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浪花诗语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浪花】文石滩(散文)

精品 【浪花】文石滩(散文)


作者:怀才抱器 探花,13210.9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47发表时间:2020-10-17 18:07:20
摘要:夜有所思,思念那香海文石滩的精美文石。那香海的文石滩,承载着我的浪漫之梦,晨起顾不得吃饭,就驱车以往,细读这篇宝滩,细品枚枚文石,将我所看到的文石滩呈现给喜欢的读者。

【浪花】文石滩(散文)
   清晨,我在半梦中呓语着一个词:沧海遗珠。
   醒来,元好问的诗又数遍回响于我的耳畔:“一首新诗一线书,喜于沧海得遗珠。”(《寄答飞卿》)那日去那香海看十里文石滩的情境再现于眼前。诗中的“一线书”不就是十里文石滩海岸线么?那精美绝伦的文石不就是大海的遗珠么?
   日所思,夜所梦,多么吻合,亦真亦幻的感觉。妻子说,是不是还想海边拾贝捡石,是不是想闻鸡起舞,是不是又想在银沙白金滩上筑一座童话的世界?我点点头。
   很多人期待那一场“说走就走”的旅游,谁也没有像我们这样连一顿饭的工夫都给抹去,早晨6点就站在了海阔天空风清气爽的文石滩。
   秋日太阳的半个脸从文石滩东北的鸡鸣岛爬上来,我在石坝上奔跑起舞,看着此时的一切,都成了黑暗与光明相碰时的剪影。
   “竞折腰!”我惊呼。十里长滩,布下了众多弯腰捡文石者的剪影。清晨,往往也是大海沉静未醒的状态,但赶上了大潮期,风助浪卷,发出了澎湃之音,将一切声音都湮没于涛声之中。不远处的鸡鸣岛黑魆魆地似藏又露,闻不到鸡鸣,那些捡文石者听不到鸡鸣之声,就在海滩起舞,鸡鸣的信号并不重要了,心属晨之海,喜欢将自己刻在晨曦与微光里,没有谁给他们拍下这诗意的瞬间,也并不影响他们诗意一般的心情。美的海岸,就像暗色里的一道幕布,最适合剪影,不必看清他们眼波明艳流转,不必在意身段是否曼妙流畅,不必担心光线会让剪影破碎,晨曦可以把他们漾成与大海一样的时连时断的梦幻。
   他们给我留下淡淡的剪影,但没有惆怅,这幅画在阳光的温暖里会改变,我迫不及待地走近去欣赏那些创造剪影的捡文石者的模样。
   一位老妪牵着她的孙子,抢着和我说话,解释我的疑惑:孙子想把他的花盆堆满文石,从来没有像今天早晨醒得早。哦,还真有和我一样的人啊,我的年龄一下子倒退了半个世纪,我将手中握着的文石都送给了那个孩子。
   我抱起那个孩子,举了高高,也想让别人看到我创作的这幅剪影。我很羡慕,能够有这样诗意而任性的童年,该多好。
   温润的日光,照彻了文石滩的倩影。将一片靓丽的名片呈现于我的眼前,色彩,将不一样的秋色推出,颠覆了一抹金黄的经典之色。
   仿若蓝宝石的海水,湛蓝湛蓝,是酽酽地凝聚了的蓝,还是不可改变本质的蓝,令我在岸前猜测。海水狂吻着岸,将蓝变成翡翠般的白,一簇簇,若盛开的百合花,捧着迎接每一个临岸的人。风会时而被大海收拢在怀抱,将细浪温和地推向我的脚尖,别怕打湿了鞋子,那一线干湿分明的浪痕线,提醒着我,我也不忍踏坏海的杰作。乳白色的细浪,缓慢地漫过起伏的银沙滩涂,唰唰的亲吻声,适合闭眼遐想,会让心处于静待的状态,莫非诠释着人间的情爱?脉脉温情,没有倦意;款款洗着银沙,毫无懈怠。
  
   二
   不能详数的文石,就分布在那道浪痕上。每一枚文石都各具特点,就像哲人所言,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文石更是在深海里打磨出俏模样,再现身于岸,姿态各异。关键的是,她比那些一片片十分形似的树叶更有自己的灵魂,纹络就是文石灵魂的最美告白。殷红如血,捡起端详,疑手上被割伤,抚摸却润滑似玉。凝脂一样的白,透过肌肤,隐约可见浅黄的构图,需要飞思遐想才可以找到与某物的神似。有的则半白半黄,这个“半”也只能是估摸,天成浑然,将颜色兑和得如此精妙。即使很不起眼的黑褐色文石,也是非一色通黑,黑中隐褐,将最不看好的黑色演绎得惊破我们的认知。无法尽述,五颜六色,似乎局促;七彩斑斓,似乎又是不负责地笼统概括。啊,真的是翠色如流,巧夺天工。文石之灵,璞金浑玉,逞妍斗色。
   有一首歌,精美的石头会唱歌,我总以为这是一句浪漫的歌词而已,其实,这些站在海岸线上的文石是真在唱歌。从深海走来,历经数亿年,刻上花纹,充满智慧,文石唱的是励志之歌啊。善听者,歌声飞扬,音符生色。
   推浪有时也是厚此薄彼,在那文石成片处,看得会花眼,各色的文石,似乎在扎堆炫耀色彩,阳光普照,泛着彩光,眼前像七彩的光线闪过,又反复被涂抹。文石真是一个个小精灵,也懂得逗人眼球,迷人眸子。此时,真舍不得游人弯腰捡走,可下一次涨潮,说不定还会有更精致更多彩的文石重新布景。
   有一种色彩可能不为我们注意而错过。一遍一遍绽开着的浪花,一堆一堆五彩缤纷、纹理巧成的文石,绿色和褐色缠绕在一起的海菜,为文石披上了锦缎一般,是想掩去文石的光芒?一条画了一遍又描一遍的水纹线,一面望不到边际的满满的宝石蓝海水,将一岸的颜色不懈地描画下去,像彩陶的涂绘,如鲜明的敦煌壁画,色彩成了大海创作不竭的主题。在蓝色的水面,我们很难发现什么,但起伏的浪线会将蓝色之上浮着的青灰色的海鸥突然托出,此时,我并不觉得蓝黑这样的冷色调是冷的,反而有一种神秘感。关于颜色的种类划分,我反而觉得是武断了。我轻投一文石,想惊奇海鸥,看它们腾空嬉海的动景,但海鸥不惧文石,依然故我。
   可不能忽略了给文石滩以包装的颜色啊。平铺十里的一带海岸的银白沙粒,微细如粉,温暖如棉絮,即使是人工用细眼的筛子筛过几遍,也不能如此,我双手捧起,指缝里漏下,我不怕时光就这样漏走,因为我在最美的时光里,流逝与我无关,美好,斑斓,惬意,装满了时光。我不会在乎时光走得快与慢了,因为时光的颜色包围着我。我不在乎也不反感那些晶莹的沙粒钻进我的鞋子里,我视为亲昵。有人说,阻挡脚步的不是前边的高山,而是鞋子里的一粒沙子。这话不乏哲理,但没有说出文石滩沙子的美妙。不耽误我在海滩上走,有时候我脱掉鞋子,想看看是哪些多情的沙子依偎着我的足。
   好心情,可以包容一切。美丽的东西总是存在于世上,就是这一点也应该让我们去无限热爱这个世界啊。
  
   三
   被机刻的大理石切成的海岸石坝,并不显得呆板,在绿带里与海相伴与文石相视的,是石坝一侧最显眼的两种植物。灰白的蒲苇,株株举着一个灰白色的毛茸茸的朵儿,像兔子的尾巴,又像是狼毫,海风扶来,一律倾身,舞动着,调皮着,那么听话,那么整齐,这是秋色的杰作,谁说这种暗色调的蒲苇花不生动?谁言秋色里少诗意?它的生动让我当作了狼毫笔,大海为墨,持笔为这天作之合的美景赋一首诗——
   未想玉珠闲可得,岸生蒲苇做狼毫。
   斑斓千缕描觭梦,更谢海香万朵涛。
   年轻时读南北朝诗《孔雀东南飞》“蒲苇纫如丝”句,肤浅地理解为质地有韧性,写真了人物的性格。其实,它耐盐碱抗海风的品性才是“大韧”,也许它专为文石而生,草窠里也有文石散落,我才这样判断。美好总是不约而同地相聚相集,赏读时却不能忽略了这些陪衬啊。
   能够与文石色彩遥相呼应的是一岸的龙柏,翠绿如针,密密匝匝,捧着浅红的花,是文石的文采吸引了柏树花放满岸?我知道,临冬之际,它要擎出一颗颗柏果,柏果与文石,多么好的搭配,到时候可别迷失了方向,错把柏果做文石啊。
   好好赏石吧。我将捡来的一包文石倒在沙滩,坐在蘑菇亭下,细数枚枚珠宝。入乡随俗吧,无数朵栽植在文石滩上的蘑菇亭下,几乎没有空位了,用灰白色的海草搭着亭盖,专情地面对着大海,有了坐在亭下的捡石人,多了“细眼赏文石”的生动有趣的风景。
   想起大书法家米芾赏玩太湖石的几个字:瘦、漏、皱、透。那香海文石与太湖石是否有着神似,可我找不出瘦削石,而是粒粒饱满;没有穿漏的碎石,枚枚皆浑圆;颗颗圆润,哪有褶皱如花之状?只有“透”字贴切啊,举石凑近日光,我看到文石隐藏在石质里的纹络图案。或许这套理论就不适合那香海文石赏鉴,或许我初学赏石不到家,不能参透。
   东坡是赏石名家,据我所知,苏东坡曾经在北宋元丰八年,离任登州(今蓬莱)知府时,特地到访过文石滩,那时是11月初,应该是初冬始寒之际,从蓬莱到荣成,迤逦300里,好在38岁的苏轼体力充沛。为赏鉴文石而巡岸,不辞劳苦,其赏石经验是否因此而得,不知,但东坡在此独得石趣。他说:“山无石不奇,水无石不清,园无石不秀,室无石不雅。赏石清心,赏石怡人,赏石益智,赏石陶情,赏石长寿。”我豁然开朗,这那香海的水碧透湛蓝,原来因为文石啊。石的色、形、纹、质,都是我们关注的美点,色彩美,异彩纷呈;形态美,令人生出比拟之趣;神韵美,使人联想万千;装饰美,就是放在手心里也都灵动起来,仿佛活了一般。椭圆的,浑圆的;规则的,不规则的;心型的,花瓣样的;扁平若瓦当的,饱胀如蚕虫的,意象丰满,思之可得,即使欣赏时想得并不贴切,不要紧,起码我们的思绪飞动,我们的解读更靠近了真切。有时候我想,世上每个人,就像这形态各异的文石一样,有性格,有意趣,各不相同,欣赏别人,是一门学问,更是一种智慧,徒见人之形,不见人之性,抓不住灵魂,就永远不能正确识别一个人。可能我们心中也要求自己做到欣赏别人,但总被那个人的缺点左右着,找不到接纳的理由,其实,我们少的就是瑕疵也是美的一个要素的深刻理解,那些文石,并非个个都美得无瑕,但我们为什么可以接受,而不能接受一个人呢?在我看来有瑕疵的文石,在他人那里或许就是完美。
   东坡来文石滩得诗一首,名《文石》,其中有句说“云骨有破碎”,“琐细成珠琲”,欣赏的眼光不一定非得学了什么美学,得人世情趣者,面石就可生趣得意,即使是缺陷,也成了精彩。东坡所得并非拘泥于文石,他的诗里说“俯仰了大块”,意思是说,抬头看看,低首想想,自然之趣、世界之妙便了然于胸了。这种哲学的思虑,才是使他的文学有了超越多少人的深刻内核。他的仕途是坎坷的,但他毕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诗曰“倘有蟠桃生,旦暮犹可待”,仙境在他的笔下,不再是遥不可及,而是面石可得,怪不得他冒着寒风捡石入囊“持此石归”,同时也在表明一位端行者以石为宝视财为累的人生品格。
  
   四
   我找到一处深刻阅读文石的所在,文石滩的东首,有一座“海美术馆”,是上百画家来文石滩写生创作作品的荟萃之处,那些用水墨用油彩重新复活的文石与大海,是画家审美后精品;馆内也有文石滩文石成因的科普介绍。
   地理学者研究认为,文石滩一侧的朝阳港泻湖是一个半封闭的泻湖,西南陆域为全新世海侵前已形成的波状起伏的低剥蚀夷平面,由远古代结晶岩、中生代火山岩和第三纪砂砾岩组成,地理相近,相互作用。海水的流泻与特有的岩石碎片相互磨砺,终成文石大观,算来距今也有数十亿年了。数亿年文石不竭,不断将美石从深海底部托出,真的是一个奇迹啊,而且天天创造着奇迹,不必放进博物馆珍藏,随时可见,大自然才不吝啬呢,用不着门票,只要迈动双脚,临岸必有所获。
   植物学家说,花朵是一切植物的生殖器官。文石滩的文石呢?我觉得,应该是那香海这片神奇的海的卵。
   面对大海,反复品读。看着一望无际的银沙滩,我觉得,创造新大陆,缔造风景线的,不是那滚滚的波浪,而是波浪之下的粒粒细小的沙子,而捧起文石珍珠的还是沙子。在大海面前,沙子也不渺小,所以海和沙,是门当户对的恋人,不断亲吻着,抚摸着,演绎着爱的不竭力量和生动传奇。
   别觉得文石小小,她却是比我们人类不知要早诞生多少世纪啊!渺小与伟大,一枚文石尽释了微妙的哲学关系。文石出沙登岸,不竭不尽,人类生生不息,有着多么精彩的相似性。
   沧海遗珠存大美,我得文石伴家居。这次,我拾得上千枚文石归来,分给喜欢文石的邻居一半,我想让邻居分享我的所得,没有想为文石滩做广告,邻居急切地问,何时再去?另一半置于花盆,给文石找到一个让我天天可生诗意安放的出处,晨起赏花,再拾一枚文石入手,把玩而不想放下,每一文石,都是我的一页书,装订每一页,成传记,结成诗集。
  
   2020年10月17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共 452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文章开篇独句成段,既抒发了作者的情感又显示了文章题旨,起到了“先声夺人”的艺术效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人家说走就走,“我”连一顿饭的工夫都抺去,早晨6点就站在了文石滩,可见“我”对文石滩的向往之情。作者抓住“初升的太阳、在十里滩弯腰拾石的人们、风卷海浪,浪拍海岸”的场景细腻描摹,将一幅动感的海景画卷在读者眼前徐徐打开。“我”将自己捡来的文石给了孩子,并将孩子举高高,不难看出作者是一位仁爱、友善、和谐可亲的人!无数的文石,分布在那道浪痕上,每一枚文石都各具特点,就像哲人所言,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文石是在深海里打磨出俏模样,再现身于岸。文石的色泽与纹理无法尽述,五颜六色,似乎局促;七彩斑斓,似乎又不负责地笼统概括。绿色和褐色的海菜、描画的水纹线,宝石蓝海水、青灰的海鸥、平铺十里的沙粒,无不在作者的笔下栩栩如生,眉目传情,富有神韵。被机刻的大理石海岸石坝,并不显得呆板,与海相伴与文石相视,还有蒲苇、龙柏。作者调动各种修辞手法,展开丰富的想象力,把石坝之景烘托的生动、诗意!好好赏石吧,“我”将捡来的一包文石倒在沙滩上,坐在蘑菇亭下,细数枚枚珠宝,想起大书法家米芾赏玩太湖石,想起东坡特地到访过文石滩……文中引经据典,穿插诗词佳句,结合联想和深刻感悟,丰富了文章的思想内涵,升华了意境。“我”找到一处深刻阅读文石的所在,文石滩东首,有一座“海美术馆”,里面有上百画家来文石滩的写生创作,也有文石滩文石成因的科普介绍。文石是由海水的流泻与特有的岩石碎片相互磨砺而成,别觉文石小,她比人类不知要早诞生多少世纪,渺小与伟大,文石尽释了微妙的关系。“我”拾得上千枚文石归来,一半分给邻居,另一半置于花盆,给文石找到一个让我天天可生诗意的出处。文章结尾令人想到大丰收时节,农人从地里一袋一袋往家里扛粮食,老农扛的是裹腹之粮,而“我”扛得是精神食粮,不难看出那种喜悦与满足之情是一样一样的。凸显了作者对文石对大自然的热爱、讴歌与敬畏之情。全文语言短句明快,长句优美,长短错落,骈散结合,亦庄亦谐,灵动自然。文章釆用虚实结合,动静结合,点面结合,情景结合,景中有人,人中有景,情景交融。写景状物绘形绘声又绘色,运用各种修辞手法,调动了所有的想象与联想,文章内蕴丰富,给人强烈的情感震撼。文章大气脱俗,见识独到而深刻,给人思考,给人启迪,洋溢着厚实的文化底蕴,值得我们反复诵读!力荐品读,问候老师祝安!【浪花诗语编辑:李湘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1018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李湘莉        2020-10-17 18:37:32
  文章写得真好,充满了诗情画意,蕴藏着丰富的内容。不仅给人美的享受,还给人情感的震撼与思想的濡染,令人爱不释卷呀!感谢投稿浪花,辛苦了,敬茶,遥握问好,谨祝一切安好!
回复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10-17 18:47:56
  谢谢湘莉老师的精美编按,辛苦了。写那香海,我已经写了文石滩的文石,但总觉得没有独立成篇来介绍文石滩,就是对不起文石滩。所以,我舍弃了在《那香海》一文里的那些关于文石的描写,重新来写一篇属于文石的文章。最近几次驱车,感觉疯了,梦呓之语也真,我都觉得自己的灵魂为石所摄。湘莉老师的编按,精美,有个性有特色,好喜欢,不敢说编按和小文都相得益彰,但的确让小文失色了。谢谢,遇到一个好的编辑,是写作者的荣幸,奉茶一杯,问候辛苦。遥握。
2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7 22:16:22
  此篇的笔法青春细腻,想象开阔丰富,意境幽远清新,引经据典适宜,把那文石描写的极富灵性,光芒四射,淋漓尽致,着实为文石滩做了一个美美的广告。我想,荣成市旅游局应该给你一笔广告费了。祝秋安如意!
回复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10-17 22:20:18
  谢谢岚亮老师美评。广告费,人家都捂得紧,不给的啊。一个荣成人,爱着家乡,能够表达出一个小人物的爱,心中就美美了啊。加上岚亮老师不弃不离地鼓励,再加上对文字上瘾了,有了依赖性,挺好的。我是喜欢去解读风景含义的,文石是带着足够的灵性的,不写出就觉得憋得慌。读岚亮老师的文章,颇受濡染,浪漫无敌。谢谢熬夜给怀才抱器美评。遥握!
3 楼        文友:北方天马        2020-10-17 23:03:13
  “文石”,很奇妙而又雅致的名字,玉石,宝石,雨花石,鸡血石,鹅卵石,····但还没听说过“文石”。看到此文,方知道,时间,自然,光彩,谱成古老的歌,侵印在石头中,一道道云纹,似是歌的五线谱,老师识谱放歌,唱醉了自己,也听醉了他人。文石,其名巧妙意切,我真佩服赋予海石之名字的人,起的好,叫的妙。
回复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10-18 07:06:11
  谢谢天马老师的留评解读。从我们看到的史料,起码北宋的苏东坡就使用了“文石”这个概念。在古汉语,文,通假纹。关于石头的纹理,有的如五线谱,有的则是千变万化,不一而足。意象万生,所以文石是最生动的。谢谢点评,期待天马老师的佳作,问候秋祺。
4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10-17 23:36:45
  我很小的时候就会唱那首歌曲精美的石头会唱歌,我在想那块会唱歌的石头多么的神奇啊!当一个海滩上都是这些精美的石头,会是什么样子呢?自然的神奇,大海的馈赠,让人惊叹!都说山东半岛的海滩各个不同,没想到的是竟然是这样的不同!对于生在海边的人来说,是一种幸福。而对于一位生长在海边的作家来说,他就是传递幸福的人。感谢老师的文,让我在方寸之间便领略到这片沙滩的美。这些美丽的石头真的化成了一个个文字,在给我们传输着美的感受!赞老师的好文!
回复4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10-18 07:08:53
  记得上篇文章,孤独老师到过蓬莱阁,的确,各处海滩不相同,各有特色,我最近驱车走了几个地方,这几年投资建设,改变大大的,很美。将海疆的美,奉献给读者,感受生活的好,这是作家的责任。谢谢孤独老师精彩点评,遥握,期待您的佳作。
5 楼        文友:习之乐哉        2020-10-18 09:47:14
  世界是精美的,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美好的。然而,在有些人的眼里,却看不到美的存在,不是看不到,是缺少美的视觉和美的思维。怀才老师的这篇精美的散文,让我们懂得的了,美是随处可见的。文石在大多人看来只是一块块没有生命的石头,而在怀才老师笔下,却起死回生,有了生命,有了灵性,而给文石赋予哲学的思考和人生感悟。人生的美好,生活的乐趣,从怀才老师的文字里得到了启迪。大大的点赞!
回复5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10-18 10:16:32
  精美的石头本来就会唱歌,只是我们没有那份情绪和心灵去倾听石头唱歌罢了。怀才抱器解读这些文石的精神蕴含,是肤浅的,可能只是一个皮毛,海洋很多有待我们深入观察倾听。把最美的风景,最智慧的石头的美,传达给热爱生活的人,才是最终目的。首先,我是被文石吸引了,感动了,因为能够与我对话的不仅仅的活生生的人,还有文石。谢谢习之先生的美评,遥远处我们彼此倾听,问候,实在是一种比石头还好的体验。谢谢,遥握,问候秋祺。
6 楼        文友:罗莲香        2020-10-18 13:56:30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蓦地,古人的诗句在我读怀才老师的文章时闪现于脑海,或许是因为有异曲同工之妙?此文极尽遐思,将文石滩的文石的色色俱全,妙趣横生解读得淋漓尽致,令人入情入境,千般神驰,万分迷醉!精彩纷呈的文石滩,有意思耐人寻味的人们的言行举止,情融于景,景致生情。本文辞采丰盛华丽唯美,读来动人心扉!好文,问候怀才老师创作辛苦啦,下午好!
回复6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10-18 14:06:18
  一番荷芰生池沼,槛前风送馨香。睡醒,仿佛觉得一片莲荷馨香来,哦,对了,是莲香惊醒了我。谢谢莲香老师的精美点评。文石滩的美,我想努力传达出来,但还是觉得笔力不尽,若有莲香这情趣这曼妙,可能文石更生辉啊。谢谢莲香老师始终给怀才抱器以热情鼓励,扬帆总是有风送,一路无碍直向前。遥握,谢谢莲香老师的美评,期待您的佳作。
7 楼        文友:雪胎梅骨        2020-10-18 20:14:22
  就像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一样,高雅的情趣大都也是相似的。那俗人眼中不起眼的石头在文人雅士眼里却可以清心、怡人、益智、陶情,甚至还能长寿。何况还是通灵宝玉般的文石呢!因此,东坡居士说“我持此石归,袖中有东海”;元好问也说“一首新诗一线书,喜于沧海得遗珠。”怀才老师妙语“沧海遗珠存大美,我得文石伴家居”。虽然无缘目睹文石的风采,能捧读怀才老师的赏石大作,也算眼福不浅了。就像湘莉老师说的“文章内蕴丰富,大气脱俗 ”,值得我们反复诵读。梅骨从昨天晚上品到今天晚上,流连忘返,沉醉其中……奇石和雄文纷呈溢彩、相得益彰,博大精深的内容和美轮美奂的形式也得到了完美的结合,美文美按美评已经足矣,梅骨最后只有一句话:通灵奇石乾坤大,精美华章日月长。
回复7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10-18 20:21:31
  昨天梅骨君就辛苦了,怀才不想打扰,点评了那篇那香海,说出了很长时间我们想说的话,原来梅骨君一日在看小文《文石滩》,真的是难为了梅骨君啊,其实,生活的美,需要我们用文学的笔墨挖掘,于是,日子就不再平凡,但愿我们在小小的石头那都可以找到快乐。喜欢梅骨君精美的点评,因为每言就直击心坎。谢谢。遥握祝君安。
8 楼        文友:雪胎梅骨        2020-10-18 21:07:58
  和上篇《那香海》一样,又是刚评完 就获精品推荐了,好像冥冥之中有真意一样。就像我们的相遇,那不经意的惊鸿一瞥,却让我们彼此永远也忘不掉。老师为文痴,为石醉,于是才有了这两个姊妹篇。创作不易,要像您的作品一样字字珠玑,句句精华,更不易。您的才气、辛劳与坚守,梅骨拜服。点评和创作是两种不同的思维,今后我要把重心放在创作上,正在让自己尽快进入写作状态。像老师一样:咬定江山不放松,立跟原在生活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回复8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10-18 21:13:29
  梅骨君看得仔细,的确,那香海和文石滩是姊妹篇,也可以说是母女篇,那香海里有文石滩,但文石滩上不见上篇痕迹,想写出独特的味道。我很欣佩梅骨君的文采和才气的。知道您事情多,难以抽身,在从容调节下,抽时间为之,我一定好好品读。期待。问安梅骨君。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