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忆】昨日重现(散文)

精品 【柳岸•忆】昨日重现(散文)


作者:云游道人 布衣,234.5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89发表时间:2020-10-18 10:46:23
摘要:原生态的婚礼最触动人心,厚重的仪式像窖藏已久的百味,


   原生态的婚礼最触动人心,厚重的仪式像窖藏已久的百味,铆足了劲儿醉了三月三的春风。先前还是母亲灶前的丫头,烟火缭绕里熬着粥,一撮嫩绿的青菜被切成一截一截,奔泻而下,绽放朵朵涟漪。一扭身,端坐云端,母亲把珍藏一辈子的血汗、眼泪、笑容,还有未了的心愿,化作五彩的婚服、欢腾的头饰,如脐带嵌进女儿粉嫩的肌肤,将在为人妻的时光里慢慢盛开。人们不再忆起从浊泥里拔出葱白脚丫的那一声翠响,划破水面,穿透云天,喧闹的锣鼓引来一群光腚的孩童间或裹着泥土芬芳的大人们。
   城东的河流迎来了这样的时刻。
   花瓣泛着明艳的色晕,光影的明亮涤去粗鄙的尘烟,明净的湖水像将要出嫁的村姑,逃出浓妆艳抹的婚房,躲进静默里,安如处子,轻若云霞,柔似轻吻,碎了一泓心思。天光将明蓝远远的撑开,静待一段华丽的姻缘,太阳好奇地盘桓于明轩的周遭,窥望着一朵朵盛满爱情的杯盏。
   东湖的前世,该是个疯跑的野丫头。长发飘逸的芦苇,扭动着婀娜的腰身,从迷茫的远方袭来向混沌的未来奔去,水花泛起,发出哗哗的声响,几乎来不及喘气,吐着白花花的泡沫,咕噜咕噜,象耽于玩乐的顽童一时换不过气来,急得鼻涕吹起大大的气泡,连尴尬都顾不上遮掩,眨眼东去,窜天杨撑起的零零乱乱的树冠,是她最可炫耀的发饰,坑洼的河边小道,总被多情的苇草纠缠着,不远处的菜地,粪肥味儿亲切地粘着青草清新湿润的气息,撩逗着浴出晨雾的河流。人们熬着日头,河流似乎也在老去,眼前这条河就像黄土地里埋头劳作一辈子的老农,除了一身的黄尘、折叠着岁月的脸庞,实在没有什么光鲜的了。
   东湖出生的地方,原本没有响亮的名字,只是以他的属类命名为河,就像我们被叫做人一样。如果眼光再望远些,大概才称得上漳河,不过,打小就和它滚打在一起,一直都是小巧细腰的模样,怎么能那么遥远呢,光溜溜的叫它河,就像母亲光溜溜喊我的乳名。
   石板甬道,裁剪整齐的石板展示着现代技术的气场,即便是潦草的工艺,还是扑闪着精致的光泽,坎坎坷坷、曲曲弯弯的时光在此杳无踪迹,与人的起落浮沉渐行渐远,缺少了应有的气度。就像书法中讲的线条,能展示命愈挫愈勇的韧劲的线条才是最好的。笔直的石缝,严谨而刻板,击垮了泥土的亲切,穿越的焰火轰然倒地,飞扬的思绪该落在身着阿迪达斯的少男少女身上,还是红酥手,黄藤酒的怅然里?像模像样的飞檐学着情侣揽湖入怀,掐算爱情打包到来的时刻。花叶间、石缝里、波光中,也许遗落着诗经里那个纯情时代,飞动的笑靥。
   沸腾的花树、起伏的草坡,泛滥的浓艳侵袭了记忆的所有领地,好在一段深褐色的河岸,留下了依稀的潜影。太阳吻过的黑皮肤爬上河岸,没有把握好火候的阳光,把河岸烤得睡眼迷离,伙伴们把身子抖开,四肢比脑瓜长得要快,谁会想到撅着屁股烧河虾的眨眼功夫,就忘了母亲气呼呼撵着回去午睡的柳枝。原本就是黄土地里的一颗地瓜,习惯一头扎进浑浊的泥河里,哪怕耳鼻口里灌进土腥味的河水,呛得满眼生泪,仍然哈哈大笑。我们和河水肆意的流淌,谁也不扭扭捏捏。
   纳底的布鞋,曾经是我们最不上心的物件,尤其是雨天,泥里水里啪嚓、啪嚓,盖过了痛快的笑声,全然忘记,劳作一天的母亲还得熬夜洗刷厚厚的顽劣。午饭后的河岸,它又担起了一个角色——鱼缸。滑溜滑溜,好不容易逮着一条小鱼,赶忙两手掬着,河水顺着指缝滴里搭拉的淌着,再没有比这个时候的河水让人心疼,手指狠命的并着,还是无济于事,一只眼盯着乱蹦的小鱼,一只眼瞄着掌中的水位,连小鱼蹦了七下都看的真切,比上午的数学测验用心多了。一下子从广阔天地被掠到转不过弯的手掌里,灰暗的小鱼不住的翻腾,腹部的白光,一闪一闪,像闪电,那是一种力量,一种不能用手腕去衡量的力量!连水带鱼倒进灌满脚臭味的布鞋里,已经忘记小鱼最后是什么结局,反正记得穿着湿漉漉的布鞋,脚底光叽光叽,脚趾死劲地弓着,像拉船的纤夫——
   不同的腔调,各色的装束,冷俊的镜片,高挑的鞋跟,张扬的耐克,碾碎了的阳光弥漫着繁花的香气,如婚礼上的红葡萄酒一样。泥土很老了,像盼着能很快遗忘的老人。哪怕是睡在石板路下,人们也不愿亲近邋遢、散发着腥味的泥土,一尘不染的鞋底,用最时尚的方式讲述着美好,粉色口罩遮去的童颜,绽放在大人的视线里,准备下腰捡起一枚飘落的花瓣,也被妈妈温柔地止住了。人们越来越喜欢画一些线,把美好勾出来,当然那是他们眼里升级版的生活。
   现代化的逼近,使人们与大自然越来越远,人们越来越一厢情愿的按着自己的设计去亲近自然,不惜错乱了自然的脾性,让我们丧失了对自然准确的解读。
   离土地越来越远,跟河流越来越陌生,多数人都学着过这样的生活。游泳馆里,东碰西撞的回声几乎跌进清澈透明的池水,人们躺在椅子上,透过玻璃的阳光,像游泳馆工作人员的眼光,明亮而空洞。络绎不绝的人们,进进出出在完成一项任务,几百元钱几个小时的计量,是生活升级的最好例证。
   说是采了日月之精华,其实我们关注的,不见得就是自然的精髓,就像一个人的美,你移植了精致五官,没有人家的精神,依然是干瘪的图画。自然是酒一样的东西,你怎么就那么自信,能提拉出其中的一两脉香气?
   原本傻哈哈的过着日子,不大习惯用美好这个深刻的命题思考生活。人生百味酿出的液体,逢喜狂饮、遇挫寄情,哪是一个词,一句话能说清?尽管闻起来清香扑鼻,喝进嘴里,滑过喉咙,落如胸腔,像经历的风风雨雨。人们贪杯,或许贪得就是“一杯进去,恍如一生”的味道吧!
   像是东湖的故人,或者是一见钟情,亲昵地投入东湖的怀抱,撒着娇,纤手轻掠,掐去一朵粉红的桃花,却忽略了一冬一春难掩的艰辛。如自家一物,被外人碰触,颇觉不舍。
   喜欢的杀伤力不亚于仇恨。
   在河畔出生,变老,我是河的一部分,还是河是我的一部分,已不重要,就像柳梢的月亮,或是村南总也看不透的小树林。小树林的神秘逗得好奇格外茂盛,余晖的火红淹没了的小树林,会不会出现什么怪物——托着腮稍一耽搁,天就黑了,母亲喊我吃饭。
   生活像琥珀,把喜怒哀乐全吸裹进粘稠的流光里,加以时日,融为一体,想分是分不开的。粘在琥珀里的故事无人参透,总要顾此失彼。东湖,必将被时光裹去,成为琥珀里的风景。游客更多的只是过客!东湖的前世和未来他们无暇顾及。
   河边生活的人们都攒了厚厚一大本,永远叨咕不完。远望,一溜儿绿叶婆娑的杨树遮掩的细细的河流,在大片大片的绿野里,像是给沉闷镶上闪耀的金边。稀疏的河草、小得可以忽略的小鱼,还有在空中写满无聊的蜻蜓,劳作后的泥手,或是伸进河水的泥腿,心里总能惊起一片喧嚣。
   要说,那才是属于村里人的河,乱树交错的河滩,日子一样浑浊的河水,河面泛着的波光俨然是黑紫背上汗珠的色泽,还有经常引来孩子们惊叫的水蛭,我们叫他马鳖。因为它会从脚趾缝钻进你的肉里,需要拿鞋底狠命的拍打才肯出来。一次下河,我的脚趾缝奇痒,伙伴骗我钻进了马鳖,在我的脚面、小腿留下他狠命的鞋印。
   河面蹦跳着金色的光斑,从河沿走过的人们,总爱把眼光从纷繁的世事里释放出来,像在屋里憋了一天的孩童,门锁一响,还不等下工回来的父母发令,早已飞了出去。河是生活的影子,你搭理不搭理,它是不在意的。人们不用担心是不是慢待了它,它没那么矫情!
   即便闭上眼睛都能想象到它的一年四季,正因为这样,便忽略了它,以致它的去留消逝也不会在自己的生活里激起任何波澜。人们对于身边司空见惯的人事大多持这种态度。这既是生存的智慧,也是进化的必然吧。就像呼吸的空气,不经意时它似乎不存在,你认真起来,它似鼻息常伴,这或许才是最真实的伙伴。
   人们总爱把生命里静静的、悄悄的东西,弄出动静来。东湖也许正是在这样的心态下诞生的,原本可以悄悄开放的花,竟然喧闹了起来,一树一树,一丛一丛,像燃了火,云蒸霞蔚般的香气弥漫着。游人,对于东湖草木来讲,甚至是不速之客,游者兴奋不已,人面桃花相映红。安静却破了,像蓄满汁液的葡萄裂了,软绿的果肉呼啦泄了出来!
   钢管搭起了舞台、巨大的电子屏高傲的立在湖畔,河边萦绕的乡音被精美的普通话挤得没了立足的地方,如烧烤燎起的羊膳味,远远地游荡在幻影之外的黑暗里。现代声光电和湖水联手打造着梦境————苍苍的蒹葭呢,莹莹的白露呢?我甚至怀疑今天的人们,是否还有心情到诗经里走走,即便遍野都是原生态的粗粝,尚没有繁复修辞勾勒出爱情的微妙。
   美,是个矿藏,不是每个人都能发现,这得说缘分。
   随歌曼舞,窈窕婀娜,怎能拦得住东湖喜新的脚步!
   今天的技术,把石器时代的河水进化得趾高气扬,湖水被声光簇拥着奔向深邃的星空,像酒醉里的头面人物,它已属于光影世界里的常客。谁还记起水下污浊的黑泥,缠绕的腥味?
   人们行走于如云的绚烂里,似一幅画。浸染人间烟火的话语,让东湖多了悲喜的意境。也许是古诗文里弥漫着的倾诉在此与你邂逅,姑且跌入短暂的失忆里,尽够沉醉良久。
   倚湖而卧的长廊,伸进湖中的栈桥,娉婷于湖面的凉亭,为湖水编奏古意的咏叹,现代的躁动和传统的恬静的媾和,始终无法走进诗意的深处。也许是听惯了戏曲的缘故,翘脚的飞檐,总让人想起悠悠而起的上党邦子,漫过几个世纪的坚韧,此刻,像一枚滑落的花瓣,轻盈如风。也许眼前的凉亭,还空无一物,并不妨碍人们把西厢记的张生与崔莺莺请到这里,把欧阳修的醉翁亭移栽此处,或者还能把苏东坡“也无风雨也无晴”放在亭外的湖面。湖畔长廊里的书法碑刻,人们可以不用理会内容的高深,摇曳着的姿态,足以颠覆人们的审美。
   亭台廊桥的最大功能或许只是点化着草莽。要成为羽化灵魂的休憩之地,必然要经过一番血火煎熬、冰雪锻造,仅就这一点,东湖还年轻。人总会对一个生命的逝去,情不自禁感慨太早或是太短,其实生命的容量,不单这一个维度。
   年轻不仅仅是表示时间的概念。
   无疑,四五月的东湖,是花的舞会,色彩喷涌,甜香四溢,树枝上坠满了多彩的情话,像萌动的少女,倾泻的情愫淹没着湖畔任何一段故事。
   东湖之于暮者,或许阔出了一个世界的模样,可以埋葬很多,诸如不忍、不舍、不堪。心中开着的零落的花,会被这平静的湖水吸去,起皱的心在梆子激越的旋律里舒展开来,在丰润的水韵里,洗涤蒙尘的甲胄。

共 401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散文采用拟人、夸张、比喻等写法,把东湖的美景描述的美轮美奂,目睹着眼前美景,笔者也怀念东湖原生态的气息。童年时代这条小河给自己留下的美好印象依稀在眼前,童年在河边的快乐也记录下那个时代的印迹。时代在发着,小河也在变美,陶醉在眼前的景色中,思绪却在过去的岁月中,今昔对比,原生态的环境令人怀念,时代的发展令人感慨。散文语言精工,感怀岁月,贴近生活,回忆往昔,展望未来,从眼前的景物中回首历史,荡漾着浓浓的历史纵深感,令人感慨万端,心生共鸣!欣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1026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18 10:52:14
  问候作者,写作快乐,中秋快乐!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2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18 10:52:48
  一篇贴近生活的佳作,为佳作点赞!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3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18 10:53:21
  恭祝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你的风采!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4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18 11:14:45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回复4 楼        文友:云游道人        2020-10-18 20:52:25
  谢谢刘老师点评。
5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20-10-18 21:15:32
  欣赏云游道人的精彩散文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