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杂文随笔 >> 【看点】井(随笔)

  【看点】井(随笔)


作者:白治双 白丁,3.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1发表时间:2020-10-24 08:50:32

【看点】井(随笔) “吃水不忘打井人”也许这句话只有在吃水的时候才会被人提起,然而当不再吃这口井里的水时,又有谁会记得它?
   这一口井如今已经被荒废二十多年,将近三十年,那个时候我还小,家里吃的水全靠从这口井里面打来,我记得当时家中要是没水,母亲会在第二天清晨鸡刚叫,就拿着两个木桶跟扁担去挑水,去得晚了这一口井里的水就不清澈,会被其他邻居打走,这也是为什么母亲会起得如此早,常常把我一个留在屋子里;有时候我醒来,看不到母亲便会号啕大哭,那个时候的我特别皮,好在那口井离自家不远,等到母亲担水回来,我已经哭成一个泪人了。
   随着时间推移,邻里邻居也都各自有了打水的日子,今天该谁家,明天该谁家,有了顺序,倒再也不会为了抢打水,而早早地起床。本来村里人就不多,奈何当时只有这么一口井供应,人吃的水及家禽喝的水全来自于这一口井。说到这,有人就会问,那什么不多打两口旱井,这也是有原因的,在那个时候,村里人都靠种田为生,出门在外打零工也赚不了几个钱,可打一口井下来,需要不少钱,为了节约,所有的用水来源全托付到了这一口井之上。
   这一口井,井深差不多有十丈,当时全靠人力往下挖,一镢头一铁锨地往下打,土也是一箩筐一箩筐地往出倒,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大工程,至于具体打了多久?我没有细问过父亲,不过每当我回到老家,看到坐落到爷爷院外,坎坢之下那口已经被杂草丛生覆盖的荒井,不得不连连叹息,它注定不会被人们铭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它里面水的或许早已干枯,我只有在小的时候还跟随母亲前去打过水,之后的记忆也就模糊了,一直到现在看到这样的场景。也许再用不了几年,它会被坎坢上面的土下来彻底掩盖,此后将再也看不到它的任何痕迹。想当初父辈们为了这么一口井,费时费力不说,还伴随着危险性才挖得这么一口井,可如今它终归要被人们所遗忘,被历史所抛弃。
   我多么想将它保护起来,奈何自己能力有限,如果真有能力去做这样一件事,想必会引起旁人耻笑,觉得我是一个傻子,但这又有何妨?毕竟那是一口值得我们去纪念的井,它实实在在地记录了父辈们的辛劳付出。然而有能力的人才不会傻得去做这样一件事,连想都不会去想,不然它也不会被荒废到这样。现在的人别说去管一口已经被荒废的井,就算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看似深深地交情,也会随着时间慢慢变淡。
   这大概是自己过于杞人忧天所至,更何况早已有诗将这一现象说明:“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共 100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井因无水而被荒废,人因无知而被淘汰。这是生活教给我们的基本常识。一口水井的诞生,寄寓了一个院或一个村的希望,大家费心巴力打出一口井,原本就是希望它能解决一个院或一个村的人畜饮水难题,打不出来水了,就只好放弃,去另寻水源,荒废它,遗弃它也不是村里人的错,除非它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编辑:湖北武戈】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20-10-24 08:52:32
  水井打不出来水了就只能作废弃处理,遗忘它也在情理之中。问候白治双先生。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