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韵】铭记恩情存如血(散文)

精品 【菊韵】铭记恩情存如血(散文)


作者:壮溪 布衣,346.6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09发表时间:2020-10-24 10:30:26

秋月印天,桂前徘徊。 忆少时屡遭险衅,然恒得恩者施救。人生多飘忽,须臾已白首,大恩无以报答,愧意绵绵久长,我唯当以永记之!
  
   一、白喉
   壮溪冲的雄家盘,杉木皮,盖木屋。屋下灌木丛,一土路,斜上龙田界,可达洪江。
   屋内一对夫妻,憔悴不堪,愁眉莫展。
   夫三十五,妻二十六,得一子,如获宝贝,甚慰喜。婴儿满六月之日,白昼啼哭,至夜更甚。夫妻轮换抱哄,走中堂,转茶堂,哼着“哦哦哦”,以致喂母乳,敲鼎罐盖,皆未能止其哭。曙色未开,赶六七里路,到公社卫生院。医生说,肚子痛,小病疾,莫用惊吓。喜不自胜,拣中药回。丈夫泡药、煎药、倒药入瓷碗,撮嘴缓吹凉汤药。妻子拥儿于怀,坐中堂竹凉床,丈夫捧药汤上前。妻子执勺,压儿下唇喂药,刚入口,便溢出,如是再三,不能下喉,腮颚及胸前短衣,粘药汤。婴脸色惨白,眼眯一缝,双唇微启,气若游丝。妻子端着孩子,木木坐着,丈夫欲抱儿不给,脸上尽是泪痕。丈夫光着膀子,立门槛内,漠视门前正开得热闹的指甲花,呆望着炎日下的楠木山。
   房舍右侧,浓密的核桃林里,传来一阵“嘎嘎嘎”——喜鹊惊叫。紧接着,有人喊:“老板贤惠,讨口水喝哟?”一个白发老者,挑两只蓝布袋,几与男主人碰鼻而立。男主人接过挑子,热情迎客落座;从方桌青花瓷壶倒碗茶,亲奉上。老人白衫对襟,眼炯然有神,不待喝凉茶,盯着女主人怀里的婴儿。自言为宝庆郎中,游医湘西十几年,专结有缘人。即从女主人手中接过男婴,用右手食指掰开男婴口,叹道:“白喉,你们黔阳人称生蛾子。对生呀!”审视后则说,“还好,不封喉!封喉,神仙也难救了!”夫妻俩作揖,哀求救儿。老人开一布袋,取一鹅茎筒、一小白瓷瓶,茎筒插瓶,灌入少许黑粉,用嘴吹入男婴喉,蛾子则破,婴口里涌出一股脓血。他以蓝布方巾,抹尽婴儿嘴中脓血迹,将其平躺凉床。少时,婴孩黑瞳放亮,肚脐起伏,呼吸平复。夫妻见状,喜极而泣,千恩万谢不尽。
   此时,老人微笑,饮尽碗中凉茶,收拾行当,准备上路。主人拖着挑子不放,意欲留宿一晚以谢。
   老先生道:“我今天一定得去洪江高坡街赴约,人要讲信用啊!”
   男主人问:“恩人留个姓名吧?让毛毛长大记得!”
   “我姓袁,就叫袁郎中吧!”老人爽朗笑道,“我和毛崽有缘,不必在意!
   临行前,他指着门前的指甲花说:“刚才,就是用了这个花籽碾的粉。”
   故事中的男婴,就是我;那对夫妻,是我的父母。
   父亲生前,常和我念叨着袁先生(我们把医生叫先生,不叫郎中)。
   指甲花果,一碰即破,黑籽跳落下来,伙伴们都说好玩。而我从不玩指甲花,数十年来,每遇之,眼前便立一鹤发白衫的老先生。
  
   二、竹崩
   塘形的伙伴们,都有三五个兄弟姊妹,而我是独子,很孤独。他们叫我“兔子”,心里不是滋味。
   深秋的阳光,暖烘烘的。生产队的精壮劳力,扛竹木去乡场上。六岁的我,像个小喽啰,跟着胡司令、雷婆他们玩。
   十几个小孩,先在老碾坊推木碾子、石磨,闹得天翻地覆,神鬼莫宁。太公蒋真元,提着罗汉竹长烟筒追打,大伙骂着“老鬼”,逃到碾屋田水圳边。
   谁都不服气:磨和碾子,队里的,和他卵相干!胡司令说:“我们要想法整整他!”大家摸着脑袋想。“有了!”胡司令声音没落,人已上圳边的橙子树,连扔下几个橙子。我们心里乐开了花!落毛几人搂着要掰吃,他嗖的下树,给了各人屁股一脚:“饿牢鬼!当球打呀,气死他!”他把伙伴们分成两组,要大家“踢球”。顿时,碾屋田“球”飞尘扬,喊声四起。突然,有人喊:“太公太婆来了!”果然,太公举着烟筒,太婆(胡玉秀)轮着竹扫帚,从仓库内侧的过道杀过来。我们光着脚丫,跑过壮溪,站定四方田外溪坎上的竹堆旁,瞧着太公太婆破口大骂:“饿牢鬼崽崽耶!我留着莫摘,就想再熟一点,你们做球打!哪年你们莫吃过吗?”……太公太婆骂得我们心服,正月里头去拜年,老人从不吝啬过。大家低头,没趣地搓着脚趾头上的泥。
   二老什么时候才消停的,都没经意,个个懒洋洋的,坐上竹堆子晒太阳。竹堆子很大很高,一根竹插在中间,尾巴翘在空中。不知是谁先爬上去摇,然后轮流荡,大伙还兴致地拍手唱歌。当我骑上竹尾巴时,竹堆子,顷刻像山一样崩塌。随着一声“哗——”,仿佛坠入深渊,身子不断地直落……陡然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意识很清晰,身子不复存,没有一点痛感。黑漆漆的,见不到一丝光;静静的,没有一丝声音。我恐惧,楠木山倒了,填平了壮溪冲,自己和壮溪冲的乡亲都压在山底。快要死了,见不到父母、伙伴们;想流几滴泪,也找不到眼睛,真的绝望极了,慢慢地等待生命耗尽。
   过了很久很久,我似乎还活着。听见嚯嚯的流水声,很熟悉——哦,是壮溪的声音!很欣喜。杂沓拖竹子的声音。又好像有人唤我的乳名——“蒋毛崽!”众多人喊,急切!一声接着一声,越来越清晰。那声音,就像巫师在唤回我的灵魂。我听出来了,是太公太婆和细太公蒋良成,还有胡司令、雷婆姐……真的没有死!大家都活着!身上的竹,都被他们一根根挪开,我斜躺在竹上,重见到了世界的光,眼睛睁不开。全身剧痛,发抖,动弹不得。我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我哭着,一个个喊他们,他们也呼喊着我。呼喊声都糅合在一起,像碾屋潭的瀑流声。
   此时,一个白衬衣男子,喊我一声“蒋毛崽”,有力的双手,端着我的身体,健步如飞。我觉得像腾云驾雾,瞬间就落在一老屋中堂的缝纫案板上。慢慢发现,这是雷婆姐的家,带我腾云的,是她的父亲——缝纫师傅雷海林(宝庆人)。我全身紫红紫红的,躺在案板上,不能动弹。老人们和伙伴们,门里门外守候着。雷海林脱光我的衣裤,满含一口白酒,用力喷洒在我身,宽大的手掌,先慢后快,揉遍全身……等父母赶回来时,我身上红紫全消,已在和伙伴们嬉戏。
   后来我认雷海林做义父,王喜元为义娘。太公太婆,早已魂归大山;义父义母谢世时,我却在江苏、广东等地侦查破案的征途中。
   每回壮溪冲,站在碾屋田的溪坎上,我的心很沉重,只好默默仰望着巍巍的楠木山……
  
   三、疹子
   不知在何处,身子被东西包裹着,只露口鼻。浑身似乎淌着汗。微开眼,透过红色的包裹物,可见低瓦电灯,亮着微弱红光。家烧枞膏光,不是壮溪冲!房间陌生,很安静,似乎我一人,心生怕意。究竟是什么地方?父母到哪里去了?嘴唇干裂,想喝水,哪怕一滴水也好!欲用手脚弄点动静,或张嘴呼喊,都是徒劳的。疲惫极了!绝望极了!
   记忆很模糊。只记得,早晨去塘形小学读书,刚跨出门坎,便栽在土阳沟里。母亲抱我躺中堂竹凉床,说搂着砣火炭。恰好公社卫生院的向医生路过,被父亲请进屋内,量体温——39.5度!他迅速给我皮试,打青霉素……后面的事,我毫无印象。
   像有什么进房,应该是好几个,脚步很轻,很轻。常听老人讲阎王派鬼索命,真的索命鬼来了?身子极度虚弱,心里毛骨悚然。
   谁在打开包裹物,又摸着我的额头。我紧闭着眼,等待着拿命去。
   “出汗退烧了!”一个男人声音。接着又说,“嗯,疹子出得很匀。你们看,最难发表的腋下、胸窝前,都表出来了呢!”
   鬼声音,应该是冷冷的;这声音,很温暖、兴奋的。难道是医院?我想。
   怯怯地睁开眼,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潇洒的长发,短袖白衬衫,正笑看着我。我瞅见父亲母亲,还有穿白大褂的医生等人,脸上都挂着笑。
   母亲告诉我,这已经是住院的第三个晚上了。我感染了疹子,一直高烧40度,昏迷不醒。医生用红布裹身发表,注射青霉素,酒精物理降温等方法,束手无策。
   按父亲的话说,是老天安排救星,来搭救我的!直到如今,我只知道他叫王医生。听说,他是省城长沙的医疗专家,来黔阳县做农村医疗调研的。那天下午四点多钟,王医生突发奇想,执意下深渡公社调研。深渡距安江六十几里,交通极不便利。王医生在县卫生局的一年轻干部陪同下,从安江先搭上洪江的便车,到沙湾公社的寨头下车,再走十几里山路,赶到深渡公社政府,月光已照人。在食堂草草吃碗面,就去卫生院。
   他俩到卫生院,母亲正在哭泣,医生在叹息。王医生询问病情,亲自检查诊断,说关键是退烧降温!卫生院的医生,一脸无奈。他立即回招待所,拿来一个小瓶子,兴奋地说:“还有两颗!”舒院长问:“什么药?”王医生摇着小瓶:“安乃近!”舒院长喜出望外:“安乃近,我只听说过!这孩子有救了!”
   王医生掰半片安乃近,擂粉和水让我喝下,再用红布把我裹好。二十几分钟,就把我的命,从阎王手里夺回来。可他给我留下一片半安乃近,飘然而去。傻傻的父母,只晓得打躬作揖。
   当我长大懂得感恩时,我的救星王医生,已无迹可寻。
  

共 334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三灾六难是人生必须经历的,虽不是什么好事,但也是丰富人生的一部分。壮溪老师就把自己亲身经历的三灾写成《铭记恩情存如血》,写得凄凄惨惨。然而,福大命大造化大,都有恩人施救逢凶化吉。感恩,是这篇散文的主题,壮溪老师的病很凶险,写得很真实,读者提着心往下读,抓住了读者的好奇心。危难的时刻就好像已经处在悬崖边沿了,生死就悬在一线。此时,有有缘人出现就是生,壮溪老师都铭记在心,以期长大后回报袁先生、雷海林、王医生,却都无法实现,惋惜、惭愧之情充斥于字里行间,只好写成这称甸甸的文字作为纪念,报答恩人的救命之恩,情真意切很感人。本文很有艺术特色,语言简练,叙事跌宕起伏,先叙事原委制造悬念,最后才点破,让人有原来如此之感。点赞,推荐欣赏佳作。【编辑:水墨砚儒】【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1025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水墨砚儒        2020-10-24 10:34:10
  壮溪老师的文字生动感人,语言有明显的地域色彩,是江山姹紫嫣红的文苑里的一朵奇异的花。
2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10-24 13:38:35
  生命的乐章,我都是学习
黄金山
回复2 楼        文友:壮溪        2020-10-24 19:06:23
  谢谢黄老师的关心支持!看到老师不断的好文好诗,羡慕极了!健康文丰!
3 楼        文友:壮溪        2020-10-24 19:01:08
  感谢水墨砚儒老师的精彩编按及鼓励!辛苦了,敬茶!
4 楼        文友:叶雨        2020-10-24 20:52:18
  几次大难几次化险为夷,大命人啊,难忘人生中的救命之恩,感觉也是一种缘分,冥冥之中注定的吧!欣赏壮溪的佳作!写得很感人。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回复4 楼        文友:壮溪        2020-10-26 09:34:30
  是啊!人生几多难,恩情不能忘!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祝叶社秋祺文安!
5 楼        文友:鲁励        2020-10-26 22:02:14
  祝贺老师的散文获精!
鲁励
回复5 楼        文友:壮溪        2020-10-27 07:21:28
  谢谢鲁励主编的鼓励!祝悠笔健文丰,秋祺!
6 楼        文友:静虚散人        2020-10-31 10:59:35
  后福如期而至!恭贺老师作品获精!
回复6 楼        文友:壮溪        2020-11-01 16:15:56
  谢谢杨老师到访鼓励!敬茶!祝你笔健文丰!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