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流年】脂粉英雄之凤姐(随笔)

编辑推荐 【流年】脂粉英雄之凤姐(随笔)


作者:芦汀宿雁 举人,5781.1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41发表时间:2020-10-26 17:59:42

【流年】脂粉英雄之凤姐(随笔)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湾柳叶吊梢眉。身材窈窕,体格风骚……
   一幅生气淋漓的意态,形影活现——光艳风流的二少奶奶,又是粉面含威的管家奶奶,行止见识皆出于须眉之上,凤哥儿是也。
  
   一
   趣话,蜜语,妙故事,把脉事件的前因后果,选择最佳的应激策略,于言笑晏晏间,化尴尬于无形,别开生面,博得老少尊卑的欢悦。她是贾府不可或缺的存在。
   第三回。
   黛玉初来贾府,凤哥儿就一身炫美、“先闻其声”地华丽登场。
   携手,打谅,抹泪,朗笑,捧茶奉果……
   一句“竟是个嫡亲的孙女儿”,捧抬不露骨,一箭三雕,赞许远客黛玉,恭维了贾家姑娘,也承欢了老祖宗。
   王夫人笑问月钱、裁衣服事宜,凤哥儿干练回应“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又吩咐婆子几件事……迎客场上,大小管家嘘寒问暖,处处周到,将待客之诚落在实处,又彰显管家身份。
   宝黛爱情是《红楼梦》的核心事件。
   作为宝玉枕边人,知情者袭人生恐发生“丑祸”,“日夜悬心”。
   这孩子扮上,活象一个人。(第二十二回)
   凤哥儿敢以小戏子打趣(黛玉),足见凤黛性情相投,有理解也有羡爱。虽引出宝黛湘小儿女的口角与机锋,恰也因了这一出风波,促进了红楼禅话之宝黛情份。
   第二十五回。
   承元妃旨意,凤哥儿代赏各房暹罗贡茶。
   我吃着好,不知你们的脾胃是怎样?
   宝玉说不太好,宝钗嫌颜色不太好。只有黛玉不但说好吃,还以一句是否脾胃不好相反诘。凤哥儿乐而许之,再送些茶给黛玉,还有件事相求于她。
   一番贴心解围的应答,有送茶托事的礼常往来,也有(凤哥儿与宝黛)姐弟真心兑真意的情意。
   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儿?
   大庭广众之下,一眼窥心的凤哥儿,打趣,试探,挑明宝黛情,别有玄机。
   第三十八回。
   可知老祖宗从小儿福寿就不小,神差鬼使,碰出那个坑儿来,好盛福寿啊。
   老祖宗之伤是福寿!凤哥儿偏“不等人说”,就语出惊人,抢了头彩。
   我们老祖宗只是嫌人肉酸,要不嫌人肉酸,早已把我也吃了呢!
   至尊至贵的老祖宗面前,谁敢大放厥词?凤哥儿口里飞溜的笑话,接地气,戏谑有创意,乐翻全场。
   真真的二奶奶的这张嘴,怕死人。善辞令的袭人一词之评,赶超长篇赘述。
   在侯门似海的贾府中,与会周旋的袭人一样,凤哥儿的巧舌与辩才,是彰显管理水平和协调社交关系的一把“利刃”。
   第四十六回。
   鸳鸯是老祖宗的活拐杖,须臾不可离。
   贾赦强娶鸳鸯,就是“倒拿草棍儿戳老虎的鼻子眼儿去了”。明知是霉头,且贾赦又好色成性,谁做挑头,不是助纣为虐?
   不论是源于权利考量,还是亲密关系,凤哥儿都会发声劝谏婆婆邢夫人。可,当婆婆冷怼,她以一招“移情术”,类比贾赦父子情与老祖宗母子情,来个亲情大挪移。
   一劝谏,二推诿,三自贬转曲意支持,四金蝉脱壳……婆媳对阵中,凤哥儿一套“太极”,一招一式都透着睿智,游刃有余,维护和睦表象。
   第五十四回。
   贾府家宴上,宝玉替黛玉喝酒,凤哥儿劝道:“宝玉别喝冷酒,仔细手打颤儿,明儿写不得字,拉不得弓。”
   一串刺话儿,并非空穴来风,与第八回“宝玉在薛家吃酒的情境”遥相呼应。
   薛姨妈忙道:吃了冷酒写字,手打儿。宝钗道: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从此还不快别吃那冷的了。
   宝玉吃酒,凤哥儿何以偏就要“白嘱咐”一句?不是排揎黛玉,而是隐射宝钗母女的“热酒、冷酒”论,这番伏脉千里的“对景”,隔了几十回的远景。
   这对表姊妹,客气又生分。尽管宝钗叫着“凤丫头”曲意贴近,凤哥儿却从不正面回应。对不喜之人,比如宝钗、赵姨娘之流,凤哥儿尖利,且不遗毫发。
   一口一个林丫头,叫得那个亲。对老祖宗的心肝儿黛玉,虽非血亲,却性情相投,私交也甚厚。借黛玉作挡箭牌,请托黛玉办事,就不止一回,确是亲亲热热的“家人”。
   凤姐已走进来,忙按住她(黛玉)不许起来,只说:睡罢,我们就走。这边且说些闲话。
   进入潇湘馆,凤哥儿言行妥帖,安抚黛玉。
   当翻出男子用物,王善保家的想问罪,凤哥儿一通教训,带上仆众撤了。
   要抄检只抄检咱们家的人,薛大姑娘屋里,断乎检抄不得的!
   未到蘅芜苑,全权代言人凤哥儿就当众挑明,客居之所不得抄捡。
   表面尊亲、实则打脸的狠招,谁与争锋?抄捡次日,薛大姑娘寻了个情由,搬出了大观园。
   亲疏有别,路人皆知。不管是吃茶事件、清虚观打醮,还是大观园抄捡……以老祖宗的喜好为喜好,也有个性、利害方面的考量。
   当老祖宗高调地为宝钗庆生,凤哥儿积极筹备,大肆铺张。
   近真性,远作秀,有礼有术,这是凤哥儿的待亲之道。
   当花袭人探母时,凤哥儿以准姨娘的标准“酌量办理”,优待袭人,讨好王夫人。
   备车(两车)备人(八人),送石青刻丝八团天马皮褂子和大红猩猩毡(头戴金钗珠钏、身着桃红袄、葱绿裙),换包袱,送铺盖……从仪仗、行头、包袱皮、铺盖妆奁、行走坐卧等全套装备,“主子”省亲的排场,是袭人的风光,也就是贾府的恩典和富贵。
   凤姐早已明白了,因笑道:“不必说了,我知道了。”
   初见刘姥姥时,见礼,搀扶,客套,摆饭,凤哥儿先申明难处,又应诺把给丫鬟做衣裳的银子相赠刘姥姥,还自掏腰包,送了一吊钱。
   二十两银子和一吊钱,相当于乡下人一年用度。刘姥姥感恩戴德地回乡下了。
   有礼,有节,周全诗礼簪缨人家“怜贫惜老”的礼数,这是凤哥儿虚中有实的应酬之风。
   老祖宗喜欢积古的老人说说话儿,凤哥儿一改初见的“应酬”,视刘姥姥为活宝,“趣”低身段,殷勤相待。
   从没见过、从没吃过、从没听见过的,都经验了。扛来一大袋“野意儿”、再进荣国府的刘姥姥,享受贵客礼遇,拉去了一车“回礼”。
   凤哥儿的慷慨与善恩,攒到了女儿余庆之福。巧姐儿是刘姥姥取的名,身处苦海时又是刘姥姥倾力相救。
   在妯娌面前,伶俐机变知分寸。
   蹦一口“放你娘的屁”的粗话,演一回撒泼哭闹的“大戏”。
   锯了嘴子的葫芦,只就是一味瞎小心,应贤良的名儿!(第六十八回)
   凤哥儿滚到尤氏怀里,大放悲声!羞辱尤氏,吓趴贾蓉,不但兴师问罪,还诈要了八百两银子,嚎天动地之势,直闹到“再难往前施展”才收手。
   大闹宁国府,十分的泼猴表演,带出二分的喜感。该示弱时必示弱,该撒泼时必撒泼!这就是凤哥儿的危中抓机之术。
   绣春囊丑闻,王夫人翻脸追责。病中的凤哥儿跪在地上,连举五个理由,巧言善辩,洗刷了这个有伤风化的污点。
   抄捡大观园,嗅出风向的凤哥儿,主动让“贤”于王保善家的,以白不在心上的消极怠工,避祸就吉。王善保家的上蹿下跳,引发晴雯的情绪性抵抗,也引爆刺玫瑰探春的巴掌与谶言。
   在大丫鬟面前,凤哥儿善观色,自避锋芒,以礼待之。
   鸳鸯素习是个“可恶的”。凤哥儿被打趣时不吱声,琏爷也自让鸳鸯几分。
   老祖宗摆宴,鸳鸯与凤哥儿联手捉弄刘姥姥,哄乐老祖宗。
   强娶事件中,先以不合作应对邢夫人,后用玩笑消解老祖宗怒气,巧转和乐气场,曲线救援鸳鸯。
   老祖宗寿辰时,凤哥儿受了夹板气,鸳鸯禀明实情,代为鸣冤。
   在你琏二爷还无妨,只是鸳鸯正经女儿,带累了他受屈,岂不是咱们的过失。
   鸳鸯典当老祖宗体己,多次暗中帮衬凤链,周转资金。凤哥儿恩怨分明,不忍带累鸳鸯清名而感叹不止。
   凤哥儿与鸳鸯,从承欢老祖宗到家族管理,有合作,也时有争锋,一对互惠共生的好伙伴。
   一匹尺头、两个“状元及第”的小金锞子,这份丫鬟告急、平儿亲选的表礼,贴合凤哥儿心意,补全可卿厚密之情。
   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终久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没的结些小人仇恨,使人含怨。
   柔劝小产的凤哥儿,少结仇怨,安心将养。多劳而结怨的操心,不过是表面的浮华与一时的威风罢了。有如此洞彻世情、敏慧过人的平儿辅佐与行权,于贾府掌舵人凤哥儿而言,无异于如虎添翼。活得清醒,
   深宅内院,凤哥儿和可卿同为管家奶奶,年龄又相仿,虽隔着辈分,但俩人你情我也义,倒是一对掏心窝子的知己。
   她不是十分支持不住,今日这样的日子,再也不肯不挣扎着上来。(第十一回)一句双重否定,知友知己,道出可卿的争强好胜,与凤哥儿羞说病的恃强,如出一辙。
   大家凑热闹时,凤哥儿“先瞧瞧蓉哥儿媳妇”,想的是探病。
   “快别起身,看起猛了头晕”,当可卿挣扎起身时,凤哥儿且说,并紧走两步,抓住可卿之手……赶众人,详劝解,又低低地说了许多衷肠话儿。直到尤氏打发人请了两三遍,凤哥儿才道别而去。
   听说可卿病重,凤哥儿眼圈儿红了半天。
   听可卿说希望她多来看看自己时,凤哥儿又是眼圈一红……
   可卿梦里点赞与托付,谆谆复恳恳,告诫“置义田、立家塾”以解救家族危机的善后之策。
   一见了棺材,那眼泪恰似断线珍珠滚将下来。断线之珠,惜悼可卿——卓识过人,慧极必伤,生生被风月之情吞噬了生命。
   凤哥儿话语贴心,行动贴肺,不愧是可卿生命中重情重义的知心人。
   凤哥儿心狠手辣,却也有心怀悲悯的一面,体恤她人,回护她所爱敬之人。
   虽讨厌短视、瞎胡闹的赵姨娘,但也善待她一双庶出儿女。
   诗社既起,凤哥儿走马上任,担任“监诗御史”职务,资助五十两银子,欣赏探春之才,护持一方青春王国。
   安抚卑微的贾环,教育他要有主子气度;拿出一吊钱,让丫鬟带着他去玩。
   凤姐儿又怜她家贫命苦,比别的姊妹多疼他些,邢夫人倒不大理论了。
   岫烟是邢夫人的内侄女,凤哥儿的表妹,她与迎春同住缀锦楼。拨出一两银子贴补父母,当棉衣给婆子们买酒和点心,大聚会时衣着寒素却不失气度……一个温厚、克己、自爱的好姑娘。凤哥儿冷眼敁敠之后,只会多疼她一些。
   凤哥儿照脸啐了一口,厉声道:姑娘丢了东西,你们就该问哪,怎么说出这些没道理的话来。把老林叫了来,撵出她去。
   得知聒噪事由,凤哥儿就炒了老婆子鱿鱼,为岫烟出气。
   得知岫烟丢失旧袄后,两派贴心丫头送雪褂,慷慨相赠。
   得知薛姨妈相中岫烟时,主动保媒,成全一段好姻缘。
   奉月例,送衣物,保媒,怜顾岫烟……人性之善,在凤哥儿心底也有一席之地。
   见王夫人盛怒之际,又因王善保家的是邢夫人的耳目,常调唆着邢夫人生事,凤哥儿纵有千百样言词,此刻也不敢说……
   晴雯被训时,凤哥儿慑于威压而不敢开口求情,有心却无力。
   “偷情”败露时,司棋低头不语,毫无畏惧惭愧之意。凤哥儿不恨司棋之“淫”,倒觉可异。
   照拂黛玉,交好可卿,赞叹探春,善待贾环,怜顾岫烟,扶助刘姥姥,是一位散财、播恩的大姐大。
   大小宴会,逗趣,讨好,抖机灵,是老祖宗钦定的“泼皮破落户”。
   鸳鸯抗婚,老祖宗盛怒,迁怒王夫人,埋怨凤哥儿,现场气压持续走低。
   (凤哥儿)临危出招:先是埋怨老祖宗会驯化人,就连自己也想抢人,再以“琏儿不配”推却,妙用“一对烧糊了的卷子”嬉喻自己和平儿……欲扬先抑,虚迎实拒,救场王成功救场。老祖宗转嗔为喜,众人也笑了,低气压消散了。
   在下人面前,恃才傲物,雷厉风行,是个说一不二的笑面虎。
   作为大家族的总管,凤哥儿吃透“上意”,又摸清“下情”,讨老祖宗喜欢,得姑母信任,受合府上下的敬畏,一个左右逢源的水晶心肝玻璃人。
  
   二
   凤哥儿以果敢的魄力和出众的管理才干,统御人心,牡鸡司晨,成为贾府脂粉堆里的“英雄”。
   第十三回和第十四回,协理宁国府,凤哥儿的管理才干全面展露。
   贾珍“惟恐各诰命来往,亏了礼数,怕人笑话。”可卿去世,尤氏病倒,宁府一时无女主人支撑场面。因宝玉举荐,凤哥儿被“借调”宁国府,协管丧事。
   “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列专管,临期推诿;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能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此五件实是宁国府中风俗。”
   凤哥儿号脉乱象,洞若观火。
   这二十个分作两班,一班十个,每日在内单管亲友来往倒茶,别的事不用管。
   这四个人专在内茶房收管杯碟茶器,要少了一件,四人分赔。
   卯正二刻我来点卯。
   结合府情,物有人管,活有人干,分班管事,各司其职,查岗点卯,不容混冒。
   俗话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论理,我们里面也须得他来整治整治,都忒不像了。”有仆人的公道话为证。

共 10060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有时候,人性是双重的,可恶的人,也有善良的一面。《红楼梦》里的大管家王熙凤,就是这样的人。她聪明、精明、八面玲珑,又心狠手辣,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像巧嘴的八哥一样,却也有极强的管理能力,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她在老祖宗面前,极力卖好,极力讨其喜欢。在下人面前,大肆行使至高无上的权力。对于贾琏的外室尤二姐,她恨之入骨,连腹中的孩子也不放过,骗入荣国府,将其置于死地。然而,这样心狠手辣的人,也有她善良的一面,善待刘姥姥,用自己的钱接济刘姥姥。她也重情重义,对待秦可卿情同手足,可卿的病逝,使她大为伤感。此篇文章,知识性强,从不同角度解析了王熙凤这个人。阐明了真实的人性,让人受益,也是作者熟读《红楼梦》的结果。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20-10-26 18:01:50
  雁子熟读《红楼梦》,对其中人物了如指掌,让人佩服!
五十玫瑰
回复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20-10-28 09:19:45
  每次劳烦姐姐审文。辛苦啦。
   我的红楼系列不用复审。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