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最后一个贫困户(小说)

编辑推荐 【看点】最后一个贫困户(小说)


作者:张红 童生,766.6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70发表时间:2020-11-21 20:26:36
摘要:在前任驻村书记牺牲后,孔丽顶替她来到盘龙村当驻村书记。任职期间,她不但把盘龙村打造成了旅游胜地,还找到了盘龙村最后一个贫困户袁拐子的病根……

【看点】最后一个贫困户(小说)
   在前任驻村第一书记罗艳遇到车祸,牺牲在去盘龙村的路上后,孔丽接替她来到了大山深处的盘龙村。
   一大早,她就从城里坐客车来到了大山上的万顺镇,镇上前来接她的小王用摩托车送她来到村委会所在地王家湾。
   村委会设在一幢新建两层楼的红砖瓦房里,房子后面是长满楠竹的层叠山峦,屋前有一块水泥坝子。大门前的小花台上,竖立着一根笔直的竹竿,竹竿顶部飘扬着一面国旗。
   坝子公路外边是梯田,逐层往下的田埂上长有几棵高挑的柏树。
   从万顺镇到盘龙村,新修了一条水泥公路。一路上,孔丽坐在摩托后面都观察过了,靠山坡一侧种有许多梨树,已经盛开的梨花白茫茫的一片,而靠沟槽的平坝地带的田里,都已种上了秧苗。
   路上看到的一切,都让她感到了欣慰。
   刚走进大门,正坐在大厅里商量什么事情的三个人就围了上来。小王介绍完孔丽后,又介绍起村委会那三个人来。
   村委会主任叫高德全,看上去有四十多岁了,脸上皮包骨头,一米五高的个头。都到了四月份了,他仍然戴着一顶陈旧的蓝色军帽,穿着一身蓝布衣裳和绿色军裤。管综合治理的是个年轻人,名叫王大陆,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上身穿着一件长袖白衬衣,下身穿了条牛仔短裤,这样的打扮看上去显得不伦不类的。管综合服务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名叫刘春丽,她那一身打扮倒显得比较自然,上身穿着布满花瓣的白色衬衣,下身穿了条黑色紧腿裤。
   一阵寒暄后,小王借口镇上还有其他公事,就骑着摩托车离开了。接下来,孔丽组织大家开了一次会,顺便了解一下村里的基本情况。
   “……年轻人大都出门打工去了,还留在家里的人,就是一些老弱病残。”高德全说:“前任罗书记来,把村里的公路修通了,还解决了五保户的住房问题,不知道孔书记这次来,能给我们解决些什么问题?”
   “这个……我得先摸清楚村里的情况。”孔丽说:“对了,村里还有吃不饱饭的贫困户吗?”
   “包产到户这么多年了,吃不饱饭的人家倒是没有,现在不是奔小康吗?”高德全说,“我们想的是,希望孔书记带领我们奔小康……”
   “刚才我就是问问,先了解一下情况。”孔丽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只有先摸清楚了情况,才能对症下药。我从前做过医生,这穷根就跟病根一样,只有了解清楚了才能对症治疗……这样吧,大家带我先在村里走走。我看我们这边风景独好。说不定还真能想到办法……”
   “罗书记也曾这样打算过,可惜她……”王大陆说:“现在公路倒是通到村里了,可怎么把旅游搞起来,我们还是没有数的。”
   孔丽笑了笑,站了起来。这几年她也去过不少地方,人家是怎么搞旅游的,她都打听过,对于美丽乡村建设这方面,她还是有许多想法的。关键是钱,只要落实了钱的问题,她是有信心的。身为副局长的她,这次被抽调出来担任盘龙村驻村第一书记,时间仅仅三个月。要在这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干出一番成绩来,在她来到盘龙村以前,她认为是很难的。所以,在出发前几天,她找局长商量,又征得局党委委员会大多数人的同意,决定把局里省下来的办公经费和全局职工的扶贫捐款,都用到盘龙村来。按照她的打算,这笔钱都用于一家一户的厕所改造,以改善村民们的卫生条件。
   盘龙村共有五个村庄,都建在明月山脉上的一条宽约两公里、长达五六公里的沟槽里。沟槽的平坝被开垦成了梯田,五个村庄都背靠山峦,另外一侧,大片梯田的对面是不太陡的缓坡,漫山遍野都种有果树。
   孔丽和村委会三个人,走完了村委会上游那两个村庄,回到村委会所在的王家湾时,已经快十二点了。孔丽本想走完下游那两个村庄后再回来吃中午饭的,可村委会的三个人不愿意了。
   “孔书记,你不是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吗?再不弄饭吃,我的肚子都咕咕叫了。”刘春丽笑嘻嘻对她说,“我们还是把午饭吃了,再休息一会去吧。”
   “是呀,孔书记。”高德全说着就往村委会的的大门里走了,“中午饭都是我们自己煮,要吃上饭,还得等一会呢。”
   在这之前,孔丽并没有想过在什么地方吃饭,也没有想过自己晚上住在哪里。她认为这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村委会的人都会安排好的。可真到了吃饭的点了,看到他们还得自己动手去煮,才意识到自己太官僚了——这毕竟是在农村,在这里是没有餐馆和旅馆的。
   厨房建在大厅后门外面一块小坝子旁边,是单独砌筑的一座小房子,和厨房一墙之隔,有两个卫生间。厨房后面长着一棵高大的香樟树,它的枝桠掩映到了坝子的上空。坝子周边都是楠竹林,从里面不时传来叽叽喳喳的鸟鸣。
   刚走进厨房,刘春丽就把她推出来了。
   “孔书记,你是做大事的人,怎么能让你为这种事情费心呢?你回大厅休息一会吧。”
   被推出来后,孔丽还扭头过去看了看。王大陆正在淘米用电饭煲蒸饭,高德全坐在柴灶前准备烧火,刘春丽从冰箱里拿了一块腊肉出来……
   吃罢饭,收拾好碗筷,孔丽就想到下游那两个村子里去了。
   “你这么着急呀?孔书记。”刘春丽说,“你们城里人不都有午睡的习惯吗?二楼有间屋子都替你收拾好了,你上楼休息一会吧。”
   “不抓紧时间做点事,我心里就着急。”孔丽说,“我这次驻村只要三个月时间,不抓紧时间做点事,我是心有不甘的。”
   “那干点什么,孔书记已经有数了?”高德全问。
   “走吧。”孔丽说:“回来后,我在会上说。”
   “那感情好。”王大陆说:“只要书记有了主意,那我们盘龙村就有了希望。”
   从镇里通往王家湾那条水泥公路,在村头朝左转了个弯,通到了一公里外的袁家湾。从村委会走到村头,孔丽看到不远处的袁家湾村里长着一棵树冠巨大的黄葛树,村头那两座房子是青砖瓦房,已显得十分陈旧。
   “这袁家湾的人,大多数在改革开放后就出外做生意去了。”高德全说,“现在村里就住了两家人,其他人都搬到城里去了,过年上坟烧香才会从城里回来,烧完香就又回城里去了。”
   “那村里面边的房子都没人住了?”
   “是啊,有的房子已经空了十几年了。”
   袁家湾背靠一个山坡,山坡顶上靠后又耸立着一个山峦,孔丽看到坡上栽着许多桃树。正是春暖花开时节,漫山遍野的桃花,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走进袁家湾,孔丽看到村庄里的青砖瓦房,东一幢西一幢的,都显得比较古朴。由于村里长着那棵古老的黄葛树和一座座房子都被一窝窝竹子掩映着,整个村庄的氛围让人感觉到了另一个时空。
   “把这些空着的房间收拾干净了,还可以租给那些来这个地方游玩的人……”孔丽说。“真是藏在深闺无人识啊!”
   “看样子孔书记真要搞旅游了?”王大陆问。
   “现在城里人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车,有车就不怕路远。各地的乡村旅游都搞得风声水起的,有的地方还专门花巨资去打造,我们这个地方什么都是现成的,不但空气好,还有山有水有花的,为什么不可以搞起来呢?”
   “水库在鲁家老湾,有几百亩地那样大,”高德全说。“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堤坝拦起来的。孔书记,你看梯田那边有条小河沟,就流到水库去的。”
   “嗯,好啊。”
   “鲁家老湾是个大村子,村头有一块大的石头坝子,村庄里还有明清时期一座地主庄园,以前盘龙村的村小就设在庄园里,后来因为搞计划生育,村里的小孩少了,招不满一个班的学生,学校也只好解散了……”
   在去鲁家老湾的路上,高德全这样介绍着,孔丽一边听,一边朝前望着。
   公路的尽头,消失在了一片树林里,她想:鲁家老湾就在那片树林里吗?
   走进树林,公路爬上了一段缓坡,然后又朝下呈S盘旋。由于树荫掩映、遮挡,看不到更远的地方。走出树林,往右的路边有一座背朝公路新建的青砖瓦房,从房顶看过去,屋前种有几窝竹子。
   “这座房子就是村上给袁拐子建的,他原来住的是座土墙房子,墙上有缝,风都吹得进屋。”高德全说,“现在,全村就他一个人还没有脱贫,家里连电视机都没有。”
   “他是个瘸子吗?”
   “不瘸,就是不务正业,还游手好闲的。”
   公路从房子背后绕到了房子前面,孔丽看到屋前的水泥坝子上摆着几个蜂箱,来来回回的蜜蜂嗡嗡叫着,在房子的侧墙边长着一棵高挑的麻柳树,枝桠都掩映到公路这边来了。麻柳树下边是一片缓坡,再远的地方就是水库了。
   “这里就是个独户子,鲁家老湾还在前面。”王大陆说。
   走到麻柳树那边,孔丽看到鲁家老湾了。公路直达村庄前的坝子,坝子一边有一堵宽大的古砖墙,在墙的的中部开有两扇大木门。
   “袁拐子!袁拐子!”
   听到高德全的叫声,孔丽透过公路临湖一侧的树林,看到从湖边跑过来一个人。来人约四十岁的样子,个头看上去只要一米五高的样子。
   “袁拐子,她就是新来的孔书记!”刘金丽说。
   “孔书记,我早就盼着你来了!”
   袁拐子气喘吁吁,跑到了孔丽的跟前。
   “为什么?”孔丽微微一笑,觉得这个人挺逗的。
   “盼着你来给我介绍一个老婆啊!”袁拐子说,“有个媳妇,我才算是脱了贫……”
   听到他这样说,大家笑了起来。
   “袁拐子!你是不是又去偷看人家李素芳洗澡了?”高德全厉声说,“如果她再到村委会来告你,我就让派出所的人把你抓起来……”
   “高主任!你怎么哪壶不响提哪壶啊……”袁拐子绯红了脸,“我还在钓鱼,不跟你们说了!”
   看到袁拐子转身跑走后,孔丽问道:“他不瘸啊,你们怎么叫他拐子呢?”
   “他小时候掉进了水库里,是被杨拐子救起来的,从那以后,村里人就这样叫他了。”
   “那个李素芳呢?”
   “她是个寡妇,自从自己的老公十多年前去逝后,到现在都没重新嫁人。”刘金丽说,“去年,她常常到村委会来告袁拐子偷看她洗澡……”
   “这个袁拐子一直都没娶过媳妇?”
   “他十多岁就死了父母,又不会理家,家里穷,谁看得上他呀?”
   “我有办法让他娶个媳妇。”孔丽笑着说。
   “那你就是观音菩萨下世了!”刘金丽说,“到时候,他还不得给你烧高香啊。”
   “我们共产党人本来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孔丽说,“这件事我管定了。到时候你们看结果吧。”
   “孔书记来扶贫,还管起个人的婚事起来了?”王大陆摇了摇头,“我看难!”
   “你们好好想想,要是没个媳妇管着他、替他理家,他脱得了贫吗?”
   “有道理,有道理!”
   “袁拐子这个人会弄菜吗?”
   “孔书记,你莫说,这个人还挺会弄菜的,他好吃!”高德全说,“村里面的婚丧嫁娶,大家都会请他帮忙……”
   “那不就成了!”
   听到孔丽这样说,大家都带着好奇的神情看着她。她只是微微笑了笑。
  
   二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经过汇报请示,孔丽通过区扶贫办,把区规划局的人请到盘龙村来作了一次地形勘测,并委托他们对整个盘龙村的旅游景点,作了一番规划,还画成了规划图。原来准备用来改造村民厕所的那笔钱,经过村委会全体成员表决通过,被用来改造到各个景点的步道。通过分工,孔丽主要负责对外协调筹款,以及一些重大事项的策划和决策;高德全主要负责联系搬进城里面住的那些村民,争取让他们把村里空置的房子让出来,由村里通过简单装修后,进行统一管理,用来作民宿。另外,每个村庄都要搞一家农家餐馆,这个项工作由刘春丽负责落实,鲁家老湾的农家乐餐厅就定点到了袁拐子家里。至于通往各个景点的那些步道的改造和停车场的修建就由王大陆负责了,工期就只有一个月。
   一个月后,所有的工程项目都完工了,在通过村镇两级验收后,孔丽还通过区扶贫办在区电视台免费打了一个星期的广告。
   在盘龙村“美丽乡村”开业那一天,从早到晚,就有不少城里人慕名而来,村里整天都很闹热。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区里面的党政领导也闻讯来到了盘龙村。在村委会的坝子上,孔丽把村委会的成员都召集来了,看领导们有什么指示。由于筹集到的扶贫资金并不多,像公共厕所这样的基础设施也没有,寒暄一阵后,孔丽就趁一个领导想上厕所时,向他们汇报了村里面遇到的困难。当她还没说上几句话,领导们都哈哈大笑起来,还夸她汇报困难时会找时机。
   “我也不想给领导们添麻烦啊!”她笑着说,“我要不是在这个时间点汇报,领导们都不知这样的困难不解决,会意味着什么……”
   听了她的话,领导们又哈哈大笑,还夸她能干,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把一个偏僻的地方打造成了一个旅游胜地。领导们还当场商定,由区扶贫办从扶贫基金中拿出一笔钱来解决这个问题。
   “那敢情好!多谢领导!”孔丽见问题得到了解决,就笑盈盈说道。“今天中午我请客,请领导们赏光。钱由我私人出,这也不违返中央的八项规定。在我们村啊,有个叫袁拐子的,他有一手好厨艺,用的材料和佐料都是这山上野生的,特别是他弄的鱼,我都品尝过了,那是真正的麻辣鲜香嫩!鱼都是我们水库里边养的野生鱼……”

共 645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充满了乡土气息的小说。小说中的孔丽书记是一位挂职下乡的干部,下乡的时间只有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很短,但孔丽在这三个月里,把一个村子搞得活色生香,尤其是对那最后一个贫困户——袁拐子,她对症下药,因势利导,利用袁拐子的厨艺特长,让其在新开的农家乐里大显身手,并且成功撮合了袁拐子与寡妇李素芳的婚姻。小说结构合理,内容很接地气。欣赏荐读。【编辑:兰花悠悠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20-11-21 20:28:40
  小说构思精细,语言朴实,乡土气息浓郁。拜读老师佳作。
回复1 楼        文友:张红        2020-11-21 20:44:22
  辛苦老师了,谢谢。敬茶。
2 楼        文友:天生我才        2020-11-22 15:55:09
  扶贫路上故事多,送来送面送老婆。一笑。这驻村干部不是走马观花,应付了事,而是从根本上全面地解决问题,这样的好干部多多益善。
回复2 楼        文友:张红        2020-11-22 16:01:51
  有见地,点赞,敬茶。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