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八一】想起母亲(散文)

精品 【八一】想起母亲(散文)


作者:陈兵 秀才,1547.6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36发表时间:2020-11-22 08:44:20

【八一】想起母亲(散文) 十三岁那年,我就离开家乡去外地求学,只有在寒暑假期间才能回到家里。当我参加工作以后,回家的次数就更少了。因为离得远,单位管理严格,所以只能每四年申请一次探亲假,唯有此时我才能回到家中,与母亲和亲人们短暂团聚。每次假期结束走出家门时,我心中满是不舍,那真的是一步三回头地离开家离开母亲的。
   每当我回头张望时,总能看见母亲孤零零地站在家门口那冲我摆手。我不敢再回头了,我怕我狠不下心来离开我的家,离开我那年迈的母亲。为了缓解对母亲的思念,我借着回家的机会跟母亲照了很多相片。最开始是花钱到照相馆去照,后来我自己买了相机,装胶卷的那种,于是我和母亲的合影就多了起来。照片中的母亲总是在笑,可我看着她的笑容和脸上的皱纹时,眼里却总是有泪花。母亲的样子已经刻在我心里,尤其是她系着围裙在灶台边忙碌的身影。
   如今母亲已经离我而去,而在她离开时,我却没能见她最后一面。每每想起此事,我便痛断肝肠。唯有捧着我和母亲的相册垂泪,世间最疼的离别,莫过于此。
   母亲于我,是摇篮、是港湾、是依靠、是温暖。母亲的爱犹如春晖,为我驱散身边的烦恼忧愁、痛苦彷徨。母亲给我的都是最好的,最真的,她把生命中最璀璨的一切都给了我,而她自己却在岁月的长河中,慢慢老去。
   回想从前,我还是个调皮的孩童时。一天傍晚,邻居们坐在院子里乘凉聊天,我和小伙伴们院里院外的跑着撒欢。突然,我被门槛绊了一下摔倒在地,当时我就听到腿上发出了一声脆响,紧跟着疼痛袭来,我忍不住哭喊一声:“妈!”
   母亲把我抱回家放在炕上,然后急慌慌地找来了赤脚医生。医生说:“骨折了,好在不是很严重,孩子小恢复得快。多吃好的,静养。伤筋动骨一百天呐。”
   从此开始,我妈就不让我下地了,每天就跟抱窝的老母鸡一样不错眼珠地盯着我,好像我就是那没破壳的蛋。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才知道母亲一天都在做什么,才知道她总是鸡没叫就起来,月亮爬上天才会躺下。我眼中的母亲就没有闲着的时候,哪怕是坐在炕上跟我说话时,她的手也不会闲着。不是缝补衣衫,就是在纳鞋底子,要不就是搓玉米,择豆子。
   我喜欢看母亲做针线活,因为母亲的手很巧,会绣花。每当做针线活的时候,母亲就会掏出一个小布包,小心翼翼地打开,拿出里面的顶针戴在手指上。那个顶针和别的婶子大妈姐姐嫂子的顶针不一样。其他人的不是铝的就是铁的,而母亲的顶针则是铜的。那顶针原本应该是金灿灿的颜色,可因为有一层油亮亮的包浆,掩盖了本来的颜色,但也让这个顶针有了温润沉稳的气度,和母亲的气质很配。我总想把母亲的顶针据为己有,但却总也找不到。母亲把它藏得很好,因为那是母亲嫁给父亲时,姥姥给她的贴身之物,据说已经传了三代了。铜顶针虽然有些年头了,可也算不上古董,而在母亲眼里,这顶针却是世界上最贵的宝物,轻易不让我摸。如今,母亲走了,却留下这枚铜顶针陪我。那是母亲走之前特意交代的,她说:“我儿看见这个,就看见娘了,就不哭了。”
   那年月的农村,生活条件比较差。可赤脚医生说了要让我吃好的,所以母亲就绞尽脑汁给我做好吃的。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爱上了母亲系着围裙围着灶台忙碌的样子。以至于在我长大后曾在心里定下标准,我将来的妻子,必须是和我母亲一样聪明能干的,也必须是会做饭的姑娘。因为我觉得,她系着围裙在忙碌的样子,是这世间最美的画面。
   为了给我补充营养,为了让我尽快恢复且不留下后遗症,母亲在吃上算是费尽心思了。那时的农家餐桌上,哪有像现在这样的丰盛。肉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鸡蛋不是用来吃的,是用来换一些油盐酱醋和针头线脑的,美其名曰“鸡屁股银行”。为了我,母亲连“银行”都豁出去了,变着样地给我做鸡蛋吃。早上荷包蛋、中午摊鸡蛋,晚上鸡蛋羹,可把我的小伙伴们羡慕得要死。我记得,在我摔伤后的几天里,我的小伙伴们接二连三地被门槛绊倒,结果却是鸡蛋没吃成,换来一顿揍。
   当然,鸡蛋再好也不能老是吃。后来母亲听说多吃骨头会好得快,于是母亲就有了新打算。可那年月买什么都凭证凭票,还都是定量供应,一家人难得买点肉,就算买也买那种肥多瘦少的,因为可以用来炼制大油,就可以省下不少菜油。那年月,就算城里拿着高工资的人家,也舍不得买一堆骨头回家,如果那样做了,简直就是败家行为,会被人看不起的。
   母亲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做傻事,但又想让我多吃肉骨头,于是母亲变了个方式。母亲用自己绣的手绢、荷包到集上悄悄跟山里来的猎户换野鸡野兔,或者跟会打渔的人家换一些小鱼小虾回来。野鸡野兔很贵,得用十几件手绢、荷包才能换来一只,小鱼小虾便宜些。山鸡野兔不常有,小鱼小虾只要不是冬天,差不多三五天就有。
   操持家务得精打细算,有了小鱼小虾,母亲也是舍不得多放油只用炖的。放上蒜瓣再加一勺黄酱,然后就慢慢咕嘟,直到那鱼刺都变成酥的为止。我在炕上养了三个多月,我胖了可母亲却瘦了。当我又能像从前那样到处疯跑的时候,母亲的笑容里满是骄傲。
   母亲对我是无私的,毫无怨言的,而我给她的回报,却不及她给我的万分之一。
   母亲八十岁那年生病住院,恰逢我从远方来到家乡的省会城市出差,顺便请了假去看她。那次我在医院陪了母亲将近一个月,我每天给她洗脸洗手,照顾她饮食起居。病房里没有卫生间,我给她准备了一个痰盂。但是粗心的我没注意到痰盂很矮,母亲坐下去就没有力气站起来,需要我过去扶她。到这时我才知道,母亲已经很虚弱了,已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那次住院回来没过几年,母亲就去了。
   记得最后一次回家看母亲时,见她在床上摊开了一些布,似乎是要做衣服的样子。我看不出那些颜色红不红粉不粉的布能做什么,便问母亲这是给谁做的衣服。母亲沉默了一下,然后回答我说是给她自己做装老的衣服,当时我的心里就如刀割般痛。那时父亲已经去世多年,我在外边上班做事。家中只留母亲一人,我不知道母亲是如何熬过那一个个孤单的夜晚的。或许她已看透,只是心里还舍不得我。母亲一向是温柔的,但温柔的下面却是无比的坚强,坚强到已经为自己准备后事的地步,坚强到让我痛悔交加的地步。
   母亲走了,今天恰是她离开的日子。我一人独坐,手里捧着相册,再将铜顶针戴在自己的手指上。平时喜好文字,结交了一些文友,不知是谁发来了音频,随手点开,确是一首诗。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泪打湿了我的衣襟,照片上母亲的脸越来越慈祥。忍不住对着照片低声呼唤:“母亲,儿,想您了。”
  

共 256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是一字一句念完这首诗的,念完这首诗的时候,眼泪已经夺眶而出。此文堪称扎心之作,字里行间金句不断。如“每每想起此事,我便痛断肝肠。唯有捧着我和母亲的相册垂泪,世间最疼的离别,莫过于此。”又如“ 母亲于我,是摇篮、是港湾、是依靠、是温暖。母亲的爱犹如春晖,为我驱散身边的烦恼忧愁、痛苦彷徨。母亲给我的都是最好的,最真的,她把生命中最璀璨的一切都给了我,而她自己却在岁月的长河中,慢慢老去。”再如“母亲对我是无私的,毫无怨言的,而我给她的回报,却不及她给我的万分之一。”我想,不用再多阐述此文的优劣。一首游子吟,一声呼唤,足矣!【编辑:燕山客】【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1123001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燕山客        2020-11-22 08:46:18
  感人至深的文字。
燕山客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