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云水禅心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八一】情缘花溪(散文)

编辑推荐 【八一】情缘花溪(散文)


作者:乡笛 秀才,1550.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822发表时间:2021-04-16 09:27:54

【八一】情缘花溪(散文) 缘分,是指素不相识的人,远隔千山万水,在茫茫人海中相遇,成为朋友、至交,甚至恋人、亲人。我的人生缘分里,从初识花溪,到迷恋花溪,最终成为花溪人,“天命”注定我与花溪有缘,这里成了我的第二故乡。
  
   儿时的梦想
   我家坐落在离息烽县城40多公里的一个偏僻、边远、落后的小山村。读小学三年级时,寨子里长我几岁的大哥哥,约我到花溪去玩,我悄悄地把爸爸、妈妈给我的零花钱积攒起来,梦寐以求地想去花溪游玩。
   征得父母同意后,在一个阳春三月的星期天,我和大哥哥结伴去花溪。天刚麻麻亮,我们揣着积攒已久的零花钱就出发了,走了10多公里山路赶车到县城,从县城坐车到了省城贵阳,又从贵阳坐中巴车到了花溪。那时没有贵遵高速,历时6个多小时,终于到了花溪公园。
   进了公园后,那清澈透底的溪水平平缓缓流淌,河面上的鸳鸯成双成对嬉戏。河里的鱼儿不时拍打着水面,有时还在水里做“跳高运动”呢。河边的蜻蜓、蝴蝶穿着五彩斑斓的“衣服”飞来飞去。
   走过百步桥时,我弯下腰,用手捧了一捧水,喝进肚里,心感又凉又甜的滋味。看到河边好多小孩在大人的呵护下坐着小船在水里游荡,调皮的小孩儿用小手划着溪水玩耍,心底里好生羡慕。
   一路往上,我们到了黄金大道。热闹非凡的黄金大道岸边垂钓的人静静地观看着溪水,专心等着鱼儿上钩;河岸旁石凳上、草坪里依偎着一对对的情侣,面对溪水说着悄悄话;有的老人在岸旁“舞刀弄枪”,还有的漫步黄金大道,嘴里哼着山歌,享受着大自然的清新气息。
   那天,我们玩得好开心,不知不觉到了下午五点,只好依依不舍离开了花溪。
   回家的路上,我坐在回县城摇摇晃晃的中巴车上做起了美梦:梦中的我长大了,在花溪上班了。蓝蓝的天空中挂着红红的太阳,我漫步在花溪公园里,观看花溪河里的鱼儿、野鸭,岸旁的野花、树木。还在花溪河里游泳嬉戏。哎呀,柔柔的溪水泡着身子,好爽啊……正在好梦连连,睡得甜甜时,同伴的大哥哥叫醒了我说:“别睡了,到息烽了。”
   后来,我读初、高中时,时常到花溪来玩。当每次游过花溪公园、天河潭、青岩古镇等景点后,都有许许多多的收获,许许多多的感受。
   花溪两边的山丘不高,像一朵盛开的荷花,每一个山丘就是那朵荷花的花瓣,点缀着、呵护着、陪伴着美丽的花溪河;在花溪河的上游,上天的天工巧匠在这里造就了一个珍稀奇特的天河潭,来到这里就像到了《西游记》上的花果山,那简直就是水、石、山、洞最佳交替组合在一起的人间仙境;踩着油光透亮的石板,来到那“老”得有许许多多“故事”的青岩古镇,你就好似穿越到了古老的时空,“闻到”战时烽火的余味。
   每次到花溪游玩,我都会想入非非:要是自己是一位姑娘,那有多好啊,那我就在这里找一个心爱的人,永永远远在这里享受花溪的美景,领略花溪的风骚。
   花溪,悄悄地成了我梦中的“情人”。想成为一名这里的人成了今生的夙愿,想在这里工作成了今生的理想,想在这里生活成了今生的追求。
  
   曲折的调动
   长大了,我读书毕业后在息烽参加了工作。那时虽在息烽工作,但一心向往花溪。一有时间,就邀约单位的人到花溪游玩。那时,贵遵高速正在修建中,时常堵车,每来一次,都会花费好几个小时的时间,但提到花溪去玩,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躁动,花溪公园、天河潭、青岩古镇等的奇观美妙总是让我感到美不胜收、心旷神怡。
   2002年10月,我终于迎来一个大好消息。我1997年初从养龙司乡调到县计生局,在计生局一干就是六年半的时间。那时,计生工作十分艰难,老百姓对计生政策不理解。我在这个岗位上干的时间较长,“得罪”的人很多。曾经在花溪工作过,对花溪十分了解的时任市计生委主任法淑兰提出建议,调我到花溪,换一个地方工作。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十分高兴。我请求法淑兰主任帮忙找了花溪区委主要领导,在征得花溪区主要领导同意后,我立马写了调动申请。
   谁料到就在这时,我父亲病重,听到我想调花溪的消息后,在床上呻吟着劝我:“儿啊,你在息烽人熟地熟,工作好好的,为什么要去花溪呢?花溪人地生疏,你让我们怎么放心得下。”年高的母亲也不同意我调走。
   听到老父亲苦苦相劝的心里话,看到老父亲病入膏肓的样子和母亲满脸焦心愁容,我心软了,不再提出调花溪的想法了。
   不久,父亲走了。我想调花溪的心又“死灰复燃”了。我做通了母亲的思想工作,又找到了市计生委主要领导,重新写了申请,请花溪区领导签了字。
   可这时,恰遇时任息烽县委书记陈长发去北京学习,要半年才回来。在家主持工作的杨彦峰县长虽然同意我调动,但要等书记回来才能拍板,就这样,又耽搁了半年。没料到县委陈长发书记从北京学习结束后,就调南明区了。时任县长杨彦峰提升为县委书记。杨书记专门到计生委,与市计生委领导一起商量了我调动的相关事宜。
   和市计生委领导商讨后,杨书记给我做工作时说:“从内心讲,我不想让你走。我希望你从大局着想,再为家乡建设作贡献。”
   由于我心里深藏着对花溪的浓浓情意,留意全无,去意已定,下定决心请求调走。加之,市计生委领导又出面做工作,最终县委杨彦峰书记签字同意我调走了。
   2004年4月8日,历时二年多一波三折的坎坷调动历程,我终于正式调到花溪工作了。
   调花溪后,才知道花溪区有一个“潜规则”,就是凡调到花溪区的干部都要降极使用。我调花溪后,开始被安排在孟关乡政府当工作人员,3个月任孟关乡党委委员、乡政府副乡长。
   息烽的同事、朋友、亲戚知道这个消息后,都为我“打抱不平”,并为之惋惜。我在息烽是一个很有发展前途的正科级干部,调花溪不仅在乡下,还变成了副科级,都责问我是不是“吃错药了”。更让人哭笑不得的还有花溪的一些同事认为我是不是在息烽犯了什么错误,混不下去了,调到花溪“避避风头”。我真是有口难辩。
   壮士断腕,既来则安。我顾不了那么多,也管不了任何闲言碎语,打心底为我梦想的地方敞开了那扇准入的门而高兴。我暗下决心:自己选择的路,就要坚定地走下去。要为花溪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做一个合格的花溪人。
  
   忘我的奋斗
   到孟关乡上班后,我看到孟关乡政府门头上方,挂着区委、区政府授给的计划生育“黑牌”。乡党委、政府主要领导知道我在息烽曾任过计生局长,对计生政策熟悉,就安排我分管人口与计生工作。到乡政府上班的第二天,强烈的工作责任心和紧迫感使我不敢懈怠,我立马穿着解放鞋,背着小帆布包,包里装着笔记本,连续13天到了孟关乡最边远、计生工作最落后,辖11个村民组、2800多人口、少数民族居多的地宽人多的石龙村调研计生工作。
   通过调研,我了解到孟关计生工作落后的原因主要是:计生宣传工作不到家,简单的宣传让老百姓不接受;早婚早育现象严重。经查,有的年仅12岁就怀孕了。少数民族地区“早栽秧早打谷,早生儿子早享福”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工作方法不对路,工作方式简单,工作持续性不够等。
   针对这些问题,我和乡计生办的计生干部一起在计生宣传工作上采取了“算账式”(算多生一个小孩从小到大的成本,算超生后被处罚的后果);“对比式”(找周边少生致富的典型与越生越穷的进行比较);“渗透式”(通过在校学生回家向父母宣传,编成计生山歌巡回演唱,定期下乡展览计生宣传画,利用乡村广播定期宣传计生政策等);“奖励式”(把计生优惠奖励政策宣传到一家一户,落实到一家一户)等实实在在的“四式”宣传。在控制早婚早育上采取“摸清一个家底(把15岁以上的未婚女孩的情况登记掌握);送去一张提示(对早婚早育的处罚政策送到每户农家);发出一张告知书(对已造成早婚早育的对象发出处罚决定);加强一个联系(对早婚早育的对象进行追踪管理服务)的“四个一”措施。
   由于措施有力,方法得当。加之务真求实,真抓实干,很快扭转了孟关乡计生工作的被动局面。计生工作当年就取消了“黑牌”,获得了区委、区政府计生工作考核一等奖。2005年8月10日,全区还在孟关乡石龙村召开计生宣传和控制早婚早育现场会。
   2006年,我从孟关乡调区计生协会,分管计生流动人口工作,我了解到区计生工作存在问题主要是流动人员计划外生育严重后,主动出击,与周边毗邻的平坝县、清镇市、长顺县、惠水县、龙里县、原小河区等商议流动人口管理问题,召开联席会,形成了信息共享,管理同抓、同管、同服务的管理网络,使流动人口违反计生政策的状况得到了有效控制,有序地推进了计生流动人口的管理工作。
   更难忘的是我2007年初调贵筑街道办事处任主任、书记的六年多时间里,我带领一班人马做了许多有益于花溪长远发展的极其艰辛的工作。
   首先是根据市委时任主要领导的要求,尽快打通大寨村门口进入国宾馆的迎宾路右半幅长约800米长的城市道路,此路段涉及40多户人家,1万多平方的拆迁。那时,花溪拆迁工作刚起步,拆迁中存在许许多多的问题,我与办事处的其他干部不分白天黑夜,深入所在村民家中,认真摸底,倾听呼声,宣讲拆迁意义、目的。经过艰苦细致的耐心工作,在半月时间里,完成了征拆任务,打通了原阳光水乡通往国宾馆的右半幅路。当时《贵阳晚报》二版头条登载了贵筑街道办事处《拆迁中的大寨速度》的工作实绩。
   其次,按照区委、区政府工作的部署,我们办事处承担起了洛平村现印象花溪碧桂园处、保利城处、洛平村观口寨处、云上村亚泰学院门口、大寨村奶牛场地区、桐木岭省委党校、华丰厂等区域的征地任务。当时我们处在又要发展,又要面对老百姓对地价低极为不满的交点上,做着艰难的工作。我和贵筑办的同事们在一年多的时间,排除万难,坚韧不拔,完成6000余亩的征地任务,拆迁2万多方。拆除违法建筑10万余方。
   再次,贵阳市为加强城市管理、提升城市品质,在2011年提出了“三创一办”(创文、创卫、创模,承办全国第九届少数民族运动会)的城市治理要求。地处花溪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三创一办”工作量特别大,我和全办干部职工一道用“5+2”、“白+黑”的工作精神加班加点的工作,硬是打赢了我办“三创一办”战役。
   几多酸苦,几多艰辛。在花溪工作的17年里,我承受到了许许多多的委屈,但身为花溪人,为花溪更加美好的明天所付出的心血和汗水,问心无愧,无悔无怨。
  
   淳朴的民俗
   花溪山美、水美、人也十分好客。
   2003年初,我刚调到花溪孟关工作时,就和乡里的几位干部应邀去付关布依民族村寨作客。刚进寨门口,就看到一群穿着布依民族盛装的男男女女站在一颗花杆旁,喜笑颜开,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当我们一行到了花杆旁后,男人们牢牢地握住花杆,女人们就拿着牛角,提着米酒,唱着布依山歌,不由纷说,拉着你,把牛角靠近你的嘴边,你还没来得及说话,酒就被倒进了嘴里。
   那甜甜的米酒顺着喉咙,流进了肚里,不一会儿,你整个人感到昏糊糊的。看到我满脸通红,实在是不胜酒力,把持花杆的人才让我进入寨中。
   在吃饭时,布依民族姑娘还会来敬酒,敬酒时,他们会唱:“咿呀,客人到了我们敬上酒,酒是农家小米酒啊嘞,酒是农家糯米酒啊嘞,我们的父母用青杠柴烤呃,我们父母用好柴来烤呃,烤啊,烤啊,黏像蛟龙血,红像彩虹色,女喝更漂亮,男喝心喜悦。酒杯敬到手啊,你就得喝酒哟,酒杯敬到手呀,你一定喝酒哟,劝你喝个醉呀,好运满山寨哟,劝你喝个醉呀,大家好万年哟,好呀好呀好万年哟……”的热情山歌。
   那欢声笑语传遍了苗族村寨,心感快乐、喜庆。
   花溪“四月八”的苗族节日里,一群小伙子、大姑娘们会对唱山歌,寻找自己的“白马王子”或“梦中情人”。
   这一天,亲人们会聚在一起,举杯庆祝,一醉方休。近些年,花溪的"四月八"已成为贵阳及其附近苗、布依、侗、壮、水、仡佬、汉等民族共同狂欢的节日,成为展示民族传统文化的盛典。少数民族男女青年还借此机会,通过自己饱含深情的舞姿与歌声寻找意中人。
   每年四月八,人们自动聚集到预定的地点跳鼓舞,对山歌、舞花带....人数以万计,场面宏大而壮观,热闹异常,人们尽情歌舞以至通宵达旦。花溪及邻县的苗族群众都身穿着民族盛装,他们吹响芦笙、箫笛,唱着山歌,跳着苗家舞蹈,以悠扬的芦笙、箫笛和清脆嘹亮的苗家“飞歌”凭吊苗族英雄和祖先。
   还有苗族同胞胜似过年的节日是农历正月初九,他们每年都会集中在花溪桐木岭跳场。场上有着青衣戴尖帽的青苗、披背牌的红毡苗、头戴银饰的花苗,吹的芦笙也各有特色。来自孟关、高坡、燕楼、湖潮、等乡镇的苗族同胞两万多人,再加慕名而来的参观者,年年都有数万人参加。

共 10107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有人说,“过贵阳不去花溪,犹如去宝山而空手归来。”也有人说,花溪之美,无论是季节之遇、山水之遇还是心灵之遇都是醉美的时光,可见花溪之美是如何的深入人心,刻入骨髓。山是花溪的魂,水是花溪的韵,山水赋予了花溪绝美的容颜和诗意。文章从儿时的梦想、曲折的调动、忘我的奋斗、淳朴的民俗、绝妙的美丽和诱人的前景几个方面来凸显花溪的自然景观、人情风物等独具特色的独特之美,花溪之美在山,在水,更在人,正是有了这些不畏艰险,排除万难的花溪人的努力奋斗才有了花溪今日的文明之美,传承之美,也正因为此,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花溪的明天会更美!质朴的文字中蕴含着浓郁的爱护和守望之情,令人动容。推荐阅读。【编辑:上官欢儿】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21-04-16 09:33:16
  问好乡笛老师,感谢老师对八一文学的支持,期待老师更多佳作,祝老师创作愉快!在老师的文字中体味花溪之美,感受花溪山水的灵韵和花溪特有的人物风情,也是一种别样的享受和幸福,再次感谢老师,祝春安!
上官欢儿
2 楼        文友:淡淡的云彩        2021-06-19 19:51:11
  去花溪是小时候的梦想,没想到长大以后参加工作被上级调到花溪,为花溪增砖添瓦,不懈努力,对花溪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作者真心喜欢上了这个地方。花溪村越来越美,相信未来会更好!
淡淡的云彩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