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东篱采菊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东篱】蚂蚁(散文)

绝品 【东篱】蚂蚁(散文)


作者:岚亮 进士,7542.8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452发表时间:2021-05-26 13:47:44

【东篱】蚂蚁(散文)
   童年的记忆,犹如五彩缤纷的万花筒,斑斓且清新。
   那些弱小的动物,成了我童年的玩伴,以至于让我一旦回忆起“发小”,竟加上了蜗牛、知了、蚂蚁……
   我顽皮得很,像只野猴子,曾逮过不少的昆虫。那些抖着翅膀在阳光下飞翔的蜻蜓,趴在树梢上声声叫着夏天的知了,提着灯笼在瓜棚下巡逻的萤火虫,撑着尖角在草地上匍匐前行的“野山牛”……只要是捉在手上闻着不臭的,不咬人的,都是我的玩物。说来有点不可思议,见识过那么多的“宝贝”,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居然是小小的蚂蚁。
   蚂蚁,在很多人眼中,其形貌并不佳,而我则不这样看,蚂蚁,体态精巧,简直就是美的“微雕”,比我看到的鼻烟壶的做工还精致。聪明的大脑袋,长长的触角,纤细的腰肢,修长的腿……我曾捉一只捧在手心,欣赏它的美,嘴里发出啧啧的声响。
   我老家称蚂蚁为“蚅蚅”,称白蚁为“白眼”。白蚁不属蚂蚁,称其为白眼是有道理的,因为白蚁非善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确实是地地道道的“白眼狼”。但把蚂蚁叫做蚅蚅就有点欠妥了。 蚅,是蝴蝶类的幼虫,似蚕,指头般大小,与蚂蚁八辈子也搭不上边。可怜的舟浦人,玩笑开得太离谱了,把我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山叫子”的童年涂抹得也太潦草了,灌输的是乡野之趣,可这也是一种教育,我得感谢这些关于蚂蚁的启蒙。有趣,会使教育更有吸引力。
  
   二
   儿时我住在一幢叫“柳溪别院”的老屋里。老屋很大,两进,三天井,六池塘,东西两厢居住着十几户人家,一百多人丁。有那么十几个孩子,居然都对蚂蚁感兴趣,一旦有蚂蚁出洞的消息,那可是呼之即来。
   老屋的院边墙角,蚂蚁多如牛毛,大多是一些小如细沙,浑身金黄,通体晶亮的黄蚂蚁。我之所以喜欢逗蚂蚁,缘于乡村“趣玩”的传承。两三岁,我便趴在地上观摩阿哥阿姐们逗蚂蚁玩了。打四岁起,我们就成立了“逗蚁武工队”。开始,目的很简单,无所事事,玩腻了“老鹰抓小鸡”之类的游戏,便去诱蚂蚁,丰富一下活动内容。蚂蚁的习性有点像老鼠,爱偷油,最好的诱饵应该是肉,其次是饭粒,还有就是死蜻蜓之类的东西了。当时正值困难时期,人们三餐难保,农家哪有多余的油肉和饭菜呀。但我们才不管那么多呢,每每到了诱蚂蚁的时候,我们就在家里家外满世界地找诱饵。父母们会发现饭篮里的剩饭突然不见了,瓷罐里用来炒菜煎油的咸肉片好像又少了几片,有时连搁在菜柜里的“咸菜糖”也不翼而飞了。不是父母不知底细,他们见了,往往轻叹一声,骂声“该死的山魈”,一笑了之。在父母眼里,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让自己的孩子快乐更重要的事呢?我的母亲说得最多的话就是:诱个蚂蚁还用得着那么多吃的,败家子!我不去辩驳,做个鬼脸,赶紧地跑。
   诱蚂蚁了!听到吆喝,我们立马雀跃到天井上集合。有人拿一小饭团,往屋角一放,我们便围成一圈,齐声高唱:“蚅蚅咯咯,后半山宰大猪啰!蚅蚅咯咯,大公担肉卖啰!蚅蚅咯咯,小公背秤锤啰!蚅蚅咯咯……”学会唱歌,大约是那时,而且是“蚂蚁歌”,现在还乐颠颠地哼这首歌。
   歌声,似乎也唤醒了蚂蚁,我们看着它们和我们一起“集合”。先是一只,接着是两三只,它们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行踪极为诡异,说来就来了。它们急匆匆地来到饭团边,先是鬼头鬼脑地抵近侦察一番,然后留下两只在原地守望,另一只火急火燎地赶回去报信。我们见了,知道蚂蚁上当了,就任凭鼻涕在唇上像蚯蚓一样溜转,继续放声歌唱。未几,蚂蚁大军就从墙边一处四周垒有细土的洞穴中,浩浩荡荡地杀将了过来。走在前面开路的,是几只大个子蚂蚁,按术语说,它们是兵蚁,但在我们看来,它们应该是蚂蚁的开路先锋,队伍中央,有几只色泽格外光鲜的在指指点点,应该就是将军元帅了。转眼间,蚂蚁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地摆起了长龙阵,犹如一条金色的小河,朝饭团汹涌过来。
   此时,我们不再歌唱,围在边上默默地观看。顷后,饭团就被它们分解得支离破碎,成了一颗颗的饭粒。蚁们也随之化整为零,三五一群,抬起饭粒,迈开大步往窝里搬运。也有个别爱显摆的“蛮牛”蚂蚁,仅凭一己之力,竟扛起饭粒就开路。当时我们看傻了,百思不得其解,这蚂蚁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后来知道了,蚂蚁是天生的大力士,恰似楚霸王转世,力可拔山兮!一只蚂蚁,可以举起超过自身体重一百倍的重量哦。要我说,这世上真正的举重冠军非蚂蚁莫属,要是蚂蚁参加奥运会的举重比赛,人类就甭想争金夺银。那时,我们像蓝天一样单纯,没有一点心计,每每都是眼巴巴地看着蚂蚁把战场打扫得干干净净了,我们又去拿来另一个饭团,转至另一个角落,继续高唱:“蚅蚅咯咯,后半山宰大猪啰!蚅蚅咯咯……”蚂蚁,给我的是力量的启示,不惧的性格,好像来自蚂蚁。
   到了六岁,我们已看过不少的连环画和电影,学会了打仗,懂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道理,便与蚂蚁们杠上了。
   我隔壁的隔壁,住着阿春婶一家人。阿春婶非常勤劳,每天都去地里干活,家里仅留一个比我少一岁的阿秀妹妹。一天上午,我到她家溜达,一眼望去,便看到镬灶边有几只蚂蚁在那绕弯弯。我灵机一动,即令阿秀拿来一个小饭团,两人开始诱蚂蚁。我和阿秀唱了五遍“蚅蚅咯咯”,蚂蚁们便全出来了。我顺着蚂蚁运粮的路线,跟踪追迹,仔细观察,发现蚂蚁的老巢就隐藏在灶脚下。
   这还了得,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咱们把它们的老巢给抄了吧?我跟阿秀说。阿秀点头同意。于是,我们就拿来草弯儿,在灶脚下开挖起来。不料,敌情远比我想象的严重,蚂蚁们大大的狡猾,我挖了几下,便发现了一条秘道,弯里曲去的,居然透到灶底下面去了。这蚂蚁岂不是在跟我搞地道战吗?我咬咬牙,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傻不拉几地扒了两块灶砖,像鬼子挖地雷般趴在灶脚继续挖。在看到蚂蚁老巢的那一刻,我惊呆了!太意外了,想不到蚂蚁竟都是一些天才的建筑家,它们的老巢,犹如一座神秘的宫殿,里面暗室机关密布,宛若莫高窟;内部秘道四通八达,犹似八卦阵。要想打歼灭战,取得全胜,除非是把整个灶台都扒了。这可不敢,无奈之下,我只好到溪滩上提来两桶沙子,把蚂蚁的老巢给埋了,尔后,一个人蹦着跳着偷着乐。我跟阿秀解释,蚂蚁那么小,沙子会压倒,就等着蚂蚁“搬家”吧!阿秀也不舍得蚂蚁受苦,我从她的表情看出异样,安慰她,蚂蚁负重前行,这是锻炼……
   我的童年,就是如此潦草,而且无拘无束,如同在阡陌上任意生长的野草野花,压根就不知道人间烟火里也散发着世事的无常和沧桑,觉得,一切顽皮和恶作剧,都很开心。
  
   三
   临近中午,阿春婶风风火火地回到家。我站在天井上听动静。不一会,镬灶间里就传来了阿秀的哭声。
   我竖起耳朵听得分明,阿春婶拽住阿秀的辫子在教训,你这个狗狗囡,你诱蚅蚅就诱蚅蚅呗,怎么把镬灶脚也给扒了。我一听,撒腿便跑,不曾想,听到风声的母亲恰好闻风而至,一把将我逮个正着。母亲气得浑身发抖,眼看一把象征着家教的竹枝就要落到我的身上,阿秀的父亲我的天华叔像救星般出现了,他挡住了母亲的竹枝,把我拽到跟前,对我母亲说,嫂子,娒儿闹着玩的,你当什么真呀。说罢,他拍拍我的脑瓜,笑道,你小子咋一点都不懂,灭蚅蚅用沙子埋有屁用!我不知好歹地问,叔,你说该咋灭?他说,把它诱走。我恍然大悟,妈耶,我咋就那么傻呢?
   天华叔平时视我如同己出,我捣了他的镬灶基,他不但没有怪我,反而支了我一招,循循善诱,让我终生难忘。这就是乡情。有人说,乡情是一壶陈年的酒,随着年长月久,味道会愈发醇香,更显温暖醉人。此话一点不假,我至今想起英年早逝的天华叔,仍不禁热泪盈眶。
   此后,但凡去诱蚂蚁,我们的套路就多了。“火烧赤壁”是最有效的一种玩法。我们把蚂蚁全诱来了,便用沙子在四周围一个瓮城,让所有的蚂蚁都成为“瓮中之鳖”,然后燃起柴火在围城的一角烤炙。蚂蚁不敢靠近火焰,只能退走,我们在围城的一角留着出口,我们要看看蚂蚁是傻还是精明。好家伙,那真的是且战且退啊,蚂蚁先锋围着城墙探寻着,终于找到了出口,不知是怎样传达了命令,那些被火把烤得仓皇逃命的蚂蚁一起涌向出口,没用多长时间,全部逃出了火海。
   我们还玩过“水漫金山”。蚂蚁如果在我们家的房子地基处造巢,我们就用水灌的办法,驱赶它们再找新家。也有蚂蚁逃命不及,被水冲走,也有浮游于水上的,我们曾观察蚂蚁的自救,遇到障碍物,蚂蚁的小爪子马上抓住,不再松懈,待水势过去,蚂蚁伸出脑袋四下探寻,没有了危险,才落地而去。我们这班“小法海”想施酷刑,可怜之心终不忍,将残忍变成了好玩。现在想来,我的心情还有些小激动,善良给人的回忆最是温暖的。
   有道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们总以为,被火烧水淹的蚂蚁肯定会销声匿迹了,想不到的是,蚂蚁的生命力特别顽强。几天后,蚂蚁的身影又在老屋的同一个地方出现了。
   啊,谁能想到,小小蚂蚁,却具有连人类也难以与之媲美的精神力量。蚂蚁的品质是——与生俱来的爱心、同情心、团结和忠诚。蚂蚁的精神是——咬定目标,全力以赴,永不放弃。蚂蚁的哲学是——未雨绸缪,决不做坐吃山空的“啃老族”,在夏天想着冬天,在冬天想着夏天,行动重于一切。
   还有一件与蚂蚁有关的事,一直铭刻在我的记忆深处。那年,我十岁了,童心未改,玩性依旧。夏天的一个黄昏,我到路廊槛头的大公家去“杀猪丧”(吃宰猪宴)。夕阳西下,青石板路上,牧归的牛羊,三五成群,悠闲自得。我路过路廊槛时,发现路边的石阶上有许多蚂蚁在来来往往,好像是也要赶到哪儿去赴宴,兴高采烈的样子,于是,我就心生玩趣了。吃罢饭,我在饭桌上顺了一大块肥肉,用铁丝串好,悄悄地绑在石阶边的一个角落里,心里盘算着,明天一大早,唤上一班狐朋狗友,把盘踞在路廊槛上蚂蚁全给灭了。可面对着饱餐一顿的蚂蚁,却又不舍得了,我们都蹲在蚂蚁的四围,看它们大快朵颐的吃相。
  
   四
   今年春节前夕,发小“豺狗”邀请我“杀猪丧”,我回了趟故乡。
   酒足饭饱之后,我沿着幽深的巷道,把村庄转了个遍。故乡还是故乡,村边有小溪,溪上有小桥,桥畔有人家,庭院有草木。但是,村庄不再是从前的村庄了,那些老屋拆的拆,倒的倒,烧的烧,毁的毁,一片残墙断垣,取而代之的是几排火柴盒般的洋房。村子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倘若在平时,除了在路廊槛能看到几个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几乎就很难见到青春的容颜和孩子们的笑脸。年关将近,许多外出的人儿回乡过年了,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其间不乏有像青瓜花朵般的童稚。我串了几家,发现几乎是所有的孩子,都戴着五花八门的眼镜,要么是坐在客厅里看童话片、卡通片,要么就是窝在沙发上心无旁骛地玩手机,打游戏。那是别样的风景,让我欢喜让我忧。
   我来到自家的老屋前。老屋早已不在了,映入眼帘的是,瓦堆朽木,满目荆棘,遍地野草,真是:“乌衣巷在何人住,回首令人忆谢家。”晚风吹过,草斜声瑟,一片荒凉,心里不由戚戚然。
   我站在一块残留的青石板上,痴痴地望,满腹的落寞和惆怅。突然,发现地皮上、草丛间、瓦片中、池塘边,有不少的蚂蚁在爬行,它们的脚步仍然是那么执着;它们的身影是那么的亲近,又是那么的遥远。昨天,毕竟已经消失,明天呢?远远还没到来。啊!“今来古往,物是人非,天地里,唯有江山不老”。
   望着那些渺小的蚂蚁,我感叹——时光不返又如何?人啊,只要活着,就得有所追求,永不放弃。这是蚂蚁的哲学,也是人生的真谛。
   我又想,现在的孩子,他们生活在蜜罐里,再也不会唱“蚅蚅咯咯”的童谣了。这究竟是好事,还是一种遗憾?我问自己,竟不知所答。
   我还是蹲下来,寻找童年的乐趣吧。我静静地看,内心在编织一幅蚂蚁图。我特别喜欢杨万里对蚂蚁的态度,他的观察细致入微,饱含哲理,有诗句曰:“微躯所馔能多少,一猎归来满后车。”老了,突然想加入蚂蚁的行伍了,驾车载物,继续讨食谋生。
  

共 463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深情回忆童年生活的散文。“我”小时候住在乡下,顽皮得像只野猴子。作者开篇为读者勾画了一位符合年代,符合孩子心理特点的乡下孩童形象。突出了孩童的“野性”,令人读罢,一位顽皮可爱的孩子犹在眼前。由此,巧妙点题,引出下文,并运用拟人修辞法,灵动翔实地介绍了蚂蚁的品种、外形特点、生活习性、分工特点以及对人类的药用价值。文中的“诱蚂蚁”,写得活灵活现,如跳动着一个个生动有趣的音符。可见作者观察仔细,用笔灵活,写出了令人共鸣的童真童趣,如有笑声不绝于耳。“我”为了“灭”蚂蚁,扒了天华叔家的灶脚。此段,深刻显示了乡情的淳朴与温暖。此后,“我们”诱蚂蚁的套路就更多了,“火烧赤壁”是最刺激的一种玩法,一次转战“新门台”的老屋,乡亲以为失火,纷纷提着水桶来救火,那一次,每人都挨了“家法”。“火烧赤壁”玩砸了,就玩“水漫金山”,孩子的顽劣可见一斑,善良也从心灵升起。今年春节前夕,“我”回了趟故乡,故乡还是故乡,但村庄变了,人越来越少,年关将近,许多外出的人儿回乡下过年了。“我”串了几家,发现所有的孩子不是看动画片,就是玩手机,面对此景,让我欢喜让我忧。文章结尾以问号作结,设问存疑,寓浓烈的感情于朴素的文字中,发人深省。全文语言幽默风趣,句式灵动摇曳,故事生动有趣,内容丰盈,从平常中见超常,挖掘了内涵,给人哲思。好文!力荐品读。问候老师祝安!【东篱编辑:李湘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105270002】【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210714第0034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李湘莉        2021-05-26 13:55:59
  一只小小的蚂蚁,岚亮老师却能成就一篇如此生动的美文,读之悦心,品之有味!大赞才情!遥握问好老哥,谨祝夏祺笔健,精彩不断!
回复1 楼        文友:岚亮        2021-05-26 15:05:15
  不曾想,搁笔一瞧,已六千多字,又长了。老妹子的雅编精评,凝练强悍,强大完美,非常给力,让拙作弥漫在一片墨香里,辛苦了,大大的感谢。白云献给了蓝天,风雨献给了大地,拿什么献给你呢?我的老妹子,口头嘉奖一次吧,遥祝夏祺!
2 楼        文友:习之乐哉        2021-05-26 14:34:21
  童趣横生的一篇美妙散文。岚亮老师把蚂蚁族类的“家国”事演绎的淋漓尽致。记得读高中时,英语课本里其中有一篇课文,翻译过来就是《蚁工》,在英语老师的讲解下,大体知道了蚂蚁家族分工明确,蚁皇后权力最大,蚁工最辛苦。因是英语课,精力在背课文,兴起的一点对蚂蚁的乐趣,很快消失了。今天读岚亮老师之美文,犹如刘姥姥进大观园,蚂蚁王国的“辉煌壮观”真是叹为观止啊!拜读欣赏,其乐无穷!点赞!
回复2 楼        文友:岚亮        2021-05-26 15:13:34
  小时候,农村的孩子虽然苦,但业余生活还是非常丰富的。追花逐蜜,抓鱼捕虾,牵牛骑羊,偷果顺瓜,还有许多从乡村传承下来的游戏童谣,现在回想起来,一切是那么的美好。诱蚂蚁就是其中之一。多谢习之兄阅读小文,敬酒。
3 楼        文友:明月梅花        2021-05-26 14:40:03
  蚂蚁,原来有严密的秩序和组织,有营养,有可贵的精神品质,还藏着天真无邪的童年。让人对蚂蚁不可轻视。说真心话,不喜欢蚂蚁,但喜欢此文,于平常物见非常情。乡情,故乡的变化,以前的孩子和当今孩子的童趣,在蚂蚁中的生存状态中斑澜展现。深度好文,大赞。
回复3 楼        文友:岚亮        2021-05-26 15:20:49
  是的,相比较而言,女孩子就那么喜欢蚂蚁,因为天性爱美,不像我们那样调皮。儿时,我们曾许多小动物和昆虫过不去,我的一个发小,野得敢捉小长虫,捅马蜂窝。蚂蚁虽小,但精神卓然,令人赞叹。感谢明月梅花妹子的美评,遥握!
4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1-05-26 15:22:25
  童年的往事,现在回忆起来,足够有趣,岚亮老师的文够接地气的,乡土味十足。以蚂蚁为主线,所描述的相关事情,为文的厚味增添了许多枝蔓。因为老师的文,让人有了许多的联想!好文!赞!
回复4 楼        文友:岚亮        2021-05-27 13:12:22
  童年的时光难忘记,现在回想起来,一切都像开花的样子,真是美好。谢谢孤独兄弟留评,祝夏祺笔健。
5 楼        文友:雨中太阳        2021-05-26 16:37:10
  小小蚂蚁,在大哥笔下,竟成士兵勇士了,蚁族家国也有辉煌史啊,长见识了。孩童的童趣中,有了蚂蚁更添乐趣。大哥笔力强大,平常物却见非常情,语言幽默风趣,精美凝练。洋洋洒洒六千余字一散文,我可没这耐心 ,差不多有两千字,就想着怎么收场。创作辛苦啦,敬酒奉茶,愿初夏宁安,精彩纷呈!
女人不仅要丽质更要励志!
回复5 楼        文友:岚亮        2021-05-27 13:20:32
  我也很想写二千文,省时又省力,但每每提笔就搁不下,有太多的回忆,太多的趣事,尚未涉及。写作是分享的过程,我是一个很大方的人,眉毛胡子、不管好坏全一锅子端出来了。儿时玩过那么多的小昆虫,惟对蚂蚁和荧火虫有感觉。多谢太阳妹子的美评,遥握问好!
6 楼        文友:鸿雁南飞        2021-05-26 16:46:59
  一篇蚂蚁散文,如同小说,演绎着童年的战火狠烟,蚂蚁的王国里如比缤纷,亮哥若《动物世界》赵老师娓娓道来,穿山甲算是故事的高潮了吧。故乡的老屋已成烟云,唯有蚂蚁仍在执着。又是一代人的童年,再也不会唱童谣……
   老师的文应是时代的写照,如此精彩,笔力如此老道,韵味如此深远。难以释手。
回复6 楼        文友:岚亮        2021-05-27 13:27:39
  鸿雁南飞老弟把我夸得快要飞起来了,我除了写长点,就那么回事。小时候,我一直瞧不起蚂蚁。蚂蚁摇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知道蚂蚁的厉害,是长大以后。长大就好,可以懂事,但长大又未必好,失去了无瑕的纯真。多谢留评,遥握!
7 楼        文友:雪胎梅骨        2021-05-26 18:01:37
  哇,岚亮大哥的《昆虫记》开篇了!在活灵活现、幽默风趣的字里行间,我的眼前清晰地闪现出“抖着翅膀在阳光下飞翔的蜻蜓,趴在柳树上声声叫着夏天的知了,提着灯笼在瓜棚下巡逻的萤火虫,撑着尖角匍匐前行的野山牛”,也让我穿越到了自己的童年。没有大哥这么“猴”,可也不是多么“乖”。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我没办法,小小的蚂蚁不在话下。不敢“火烧赤壁”,却常常“水漫金山”。我还有一个独门绝技,就是从衣柜里偷出樟脑丸(我们都叫它臭蛋),在“耀武扬威”的蚂蚁大军里画一个圈,它们马上就“手忙脚乱”,“溃不成军”……长大以后,不再小瞧这小小的生命,倒是对蚂蚁的惊人力量和团结协作的精神赞叹不已。我想,如果能传承“蚂蚁啃骨头”的精神,这一生也不至于一事无成了吧?好文,大赞!遥握,问好!
回复7 楼        文友:岚亮        2021-05-27 13:37:21
  哈哈,雪胎梅骨老弟,你用樟脑丸对付蚂蚁大军,这可是有使用生化武器之嫌哦!远逝的时光,难忘的童年。罗大佑说,隔壁班的女孩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这样的感觉,我真的没有过。但居在乡下,虫草花鸟,好玩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把蚂蚁揪出来玩玩,来祭奠曾经所拥有的潦潦草草的春天吧。遥握!
8 楼        文友:罗莲香        2021-05-26 20:54:40
  亮哥对蚂蚁王国可是了解通透,如数家珍啊!有一位著名的昆虫学家,他是法国的法布尔,他对昆虫的痴迷程度达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而亮哥对蚂蚁的研究也着实是全方位多角度,可称为东方的法布尔哈。亮哥的文笔不是一般的精彩,看蚂蚁们的表演简直像看武侠片似的,气势恢宏,惊心动魄!字字有味,句句铿锵,把个蚁国的场景描写得入木三分。那些童年故事,故事中淘气的狗亮,回忆起华叔的哽咽泪奔,那穿山甲的委屈,与神医放生穿山甲的如释重负……件件写来,有情有趣有声有色有滋有味,一幅童年水墨画卷生动地展开,其乐融融,回味无穷!大赞才情,问候亮哥如意吉祥!
回复8 楼        文友:岚亮        2021-05-27 13:51:13
  看到香香妹妹芳香馥郁的留言,我心中仿佛有紫罗兰在悄悄开放,美得很。那个法国人是专家,童年的我,虽然也是家,但只是一个小玩家,只晓得拖鼻涕瞎玩,其他就不不知东南西北了。东边有山,西边有河,城里的阳春白雪与乡村的下里巴人虽然大为不同,但山娃子们也有自己的独特的童趣。我居住的老屋,孩子们多,儿时天天成群结伴地像雀群一样到处乱飞,几几查查,一点也不寂寞,诱蚂蚁仅一朵小浪花而已。多谢了,握手问好!
9 楼        文友:鸿鲲        2021-05-26 21:24:18
  没想到蚂蚁还能生出这么多故事。寻常之物到了高手笔下也能生出别样的情趣。
人生如逆旅,吾亦是行人
回复9 楼        文友:岚亮        2021-05-27 13:52:41
  谢谢鸿鹍老师的美言,高手是你,向你致敬!
10 楼        文友:日月明        2021-05-27 23:00:26
  蚍蜉撼树溯新奇,少不识愁正涩咸
   蚂蚁身轻称力士,童心诚挚道智贤
   昆蜉命贱春风再,稚幼时缺记忆鲜
   岁月常青观蚁影,江山不老照华年
共 19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