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欢喜酒家 >> 短篇 >> 现代诗歌 >> 【酒家】可允我念你如常(组诗)

精品 【酒家】可允我念你如常(组诗)


作者:麦苗儿 白丁,98.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74发表时间:2021-07-16 16:23:32
摘要:原创首发

一、夜走戈壁庄
  
   夜晚的天空很亮,亮过星星
   因为天上没有星星
   沉睡在戈壁庄的泥土也香
   远胜于春天飘渺的清风
   即便嗅觉失灵
   月色还是可以的,虽然我看不到
  
   静默的天空,默默地活着
   藤蔓,枝头,冻土
   那些写给跌落在眉眼里的花
   终于少了些理由
   用满纸的荒唐,去铺垫
   桀骜不驯的年代,被你牵走的缰绳
  
   白银似雪的土里,埋葬着梅香
   归隐于大漠深处的匈奴
   细嗅着胭脂花的痕迹
   被你押解多年的花城湖
   将铮铮马蹄,失陷在了李陵的碑下
   古道、驿站,月色终将寂凉
  
   左公柳的头上,万里浮云
   一些正在发芽的东西
   在最晶莹的时候
   湖里的淡水鱼,做了清蒸
   从前是的,现在也是
   对神,却无法容禀一切
  
   二、寻找彼岸
  
   风,挑衅着柳枝、柳梢、柳叶
   一筐落月,泛起一片凌乱
   莫测的人间,让我苦思不解
   尘世之地,有多少辉煌不曾平铺
  
   或许,这辈子再也无法读懂
   彼岸有多远,光阴有多长
   北方的风,为何死在了南方的丛岭
   父亲,我只想问一句:彼岸可有田园
  
   唉,这一切都太过遥远
   我访遍了村落,走遍了荒野
   搜遍了所有的山川河流,沟沟壑壑
   百度许久,未见彼岸
  
   您却在洪荒的背后,用粗糙的双手
   摆渡着一穗穗的五谷杂稗
   与季节交替的眸光
   种下了一滴,刻满风霜的种子
  
   您看,您用过的铧犁
   多像醉酒的汉子,跌撞着破垄而去
   那尊石碾,用乌鸦的颤音
   吱吱研磨着我的泪腺
  
   横七竖八的光阴,挤干了水份
   顶着昏暗星光的头颅
   赫然留下了您咬碎的月亮
   在布满秋叶的土丘上,独霸一方
  
   三、追溯炊烟
  
   听说今晚有雪,似乎很大
   我不关窗,也不关灯
   我怕您的脚步太轻
   错过了一场母子相逢的机缘
  
   我知道,寒风是您前行的步骤
   昏昏的夜色,狭窄的巷子
   一片贴近额头的吻
   携着灵魂,在午夜时分飞旋
  
   我知道,您心有寒舍,有炊烟
   而我的眼中只有您
   可是,梅花开的轻薄啊
   落锁的柴门在寂寞中,沉于痴迷
  
   我知道,揣在您怀中的那枚灯火
   埋在了遥不可及的年代
   旧故里遗落的声响
   也未必能渲染成一个轮回
  
   天空敞开了泥土的荒芜
   蠕动的欲念
   在那年白菊开放过的地方
   妄图,重新设置村庄
  
   缕缕思绪,如栓在孤院中的黑狗
   将门槛梳成了村姑的留海
   让夜,不得不允诺
   那些透明的物质,絮叨成厚重的包裹
  
  
   四、荒村酒栈
  
   战马,叠起一堆堆硝烟
   面带沧桑的少年
   在落日凄黄的那刻
   用劈开匈奴头颅的双手
   饮下了一杯,单于滴落的桃花
  
   大漠上穿梭巡弋的风
   带起了残月,带起了山川
   囧途奔波的大雁
   在彻夜灯火的句子里
   将饱含泪水的祁连,轻轻放下
  
   隔了千年的夜光杯
   用明月做刀,划破了沉寂的暮色
   沿着脉络,没有谁喊停下
   假如有的话,最好别让桂花作陪
   她若来了,定是一夜微醺
  
   胡琴,撩起了星空里的梦
   梦里有碧玉般的翡翠
   也有金城柳巷里莺歌燕舞的影像
   风花雪月弹奏着一副清骨
   当然,那些味道骨子里也是有的
  
   其实,花和骨头没什么区别
   花做甜羹,骨头煲汤
   可以献给,大漠、戈壁、红柳、胡杨
   噢,有谁在喊
   伙计,来壶老酒,小烧也行
  

共 108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辽旷,广袤,悠远,一望无际中,莫不是冷月孤星,写满诗歌的苍凉;土地,铧犁,亲情,泥土芬芳中,莫不是炊烟袅袅,扯不断的亲情在流淌。这一组诗歌,雄浑与寂寥相伴,豪情与轻柔想依,一次次的品读,一层层的情感翻卷。第一和第四节,曾经的历史烽烟与现实的生活哲思相融合,使人浮想联翩,一种大气恢宏的画面,一份生活卷起的浪花,激荡心头,是“大漠孤烟直,黄河落日圆”还是“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斯人营造的意境,在大漠的风里,在传说中的夜光杯中。第二和三节,追溯着家乡的脚步和亲人的步履,吾心深处是故乡,不可捉摸的彼岸,有父亲拳拳之心,此岸依旧,田园未改乡音不变。炊烟飘飘,犹如缕缕思亲的思绪,缠缠绵绵中,村巷、老院、灯火,还在母亲念儿的呼唤中。诗歌大气而不乏柔情,辽远而又细描细节,朴素的诗句,宽广的思维,精选的意向,令人回味无穷。好诗推荐!【编辑:山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1071800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泉        2021-07-16 16:25:04
  大气而柔情的一组,本来想插入一张图片,不知道什么原因,就一直无法插入。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2 楼        文友:山泉        2021-07-16 16:27:37
  “静默的天空,脉脉地活着”,改了两个字“默默”,如无不妥,请告之。
   问好麦苗儿老师!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2 楼        文友:麦苗儿        2021-07-16 17:50:48
  麻烦老师了,改的很好。问候老师安康!
3 楼        文友:山泉        2021-07-22 16:51:27
  感谢不知名的好心朋友打榜!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