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暗香】玉兔坠(小说)

精品 【暗香】玉兔坠(小说)


作者:易辞 秀才,2160.4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61发表时间:2021-07-18 11:31:58

楔子
  
   “臣弟想请求皇兄赐婚,臣弟想娶北云熙为妻!”说着说着,便又拿出那玉兔吊坠来看了看。
   “哈哈哈,这是好事,那择日不如撞日,朕便赐婚,今日便完婚吧!”
   “臣弟谢过皇兄,臣弟就先行告退了!”
   说完,南轩便带着玉兔吊坠,一脸欣喜地出了皇宫,准备迎娶北云熙!
  
   一
   北府,府里府外布满红布条。
   只见那盖着红盖头的女子款款而来,走向门外,来往的宾客众多。欢悦声,锣鼓声,鞭炮声响彻在北府内外!
   出了府,上了轿,往魏王府的方向走去。轿子里,盖子里的北云熙却独自默默流着泪,是高兴的泪水。
   魏王府邸。
   只见魏王站在门外,一脸欢喜,心中也呈现出欢乐的心喜之态。
   他和她终究还是终成眷属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成王贪赃枉法,贪污受贿,已触犯我朝律法。念其是皇亲国戚,特命全家充军洲塞,不得有误!”
   随后,成王府邸便是抓的抓,拿的拿,乱成了一团。
   那是十二年前,成王一家都被戴上了枷锁,只有一声声的“冤枉”,就连八岁的成王之子南轩,也被戴上枷锁,一同充军洲塞。
   十二年后,南轩成为洲塞的将军。那年举家充军,成王夫妇则在前些面因痨疾而离开了人世。南轩一直认为,父母的死,和十二年前被冤枉的事有关,所以拼命打胜仗,就是为了能够回到京畿,查找当年被冤枉的缘由!
   皇宫正殿。
   “陛下,南将军为国守护洲塞十二载,应当召回论功行赏!”一旁的刑法司北辙在朝堂下请奏。
   “陛下三思,当年成王贪赃枉法,已被先帝从军洲塞,如若召回,岂不是惘顾先帝遗旨!”另一旁太傅余则也请奏着。
   “余太傅此言差矣,成王被先帝从军洲塞是真,但先帝并未指明成王一家不得回京的旨意!”刑法司北辙再说道。
   一番吵闹,却被陛下打断了话。
   “够了够了,北刑司说得有理,该赏该罚应当明确。况且先帝也并无不让成王一家回京的旨意,奉朕旨意,召成王之子南轩回京封赏!”
   皇帝圣旨一下,殿下文武百官也都不敢多言了。
   三日后,皇宫的公公来到洲塞喧旨。
   旨意很明确,要南轩五日之内赶回京畿,他看着离开的公公,一旁的侍卫容城说道:“将军,来人报朝中太傅有意阻碍您回京畿。”
   南轩心里明白,可他必须回京畿,他要查明当年举家充军的原因。
   “容城,此次回京畿,恐怕一路会不安宁。我们兵分两路,你走正路,我抄小路回,今晚我便启程!”南轩对着容城说道。
   “将军,这一路怕是艰难,你可要小心!”容城叮嘱着。
   “我知道。”
   南轩说完,心里默默地想着:终于能够回去了,十二年了,我一定要查明当年之事!
   夜逐渐来临,南轩先独自骑马抄小路回京畿了。
  
   二
   两日午后,北云熙来到附近山林中采摘药材。
   看着满山草药,她一脸欣喜。
   这时,就不在不远处传来打斗声,北云熙循声而去,发现几名黑衣人和南轩正在打斗。
   不一会儿,南轩把那几名黑衣人都杀死了,自己也受了点轻伤,被黑衣人划了一刀。
   北云熙见状,立马跑了过去。
   “你受伤了?”
   “我……没事,就……”南轩还没说完,便昏倒了。
   “没事?都中毒了还没事!”北云熙说归说,拿出自己的膏药给南轩涂抹上,还包扎了一下。
   “没想到你……居然这么重!”北云熙想把南轩带到附近的竹屋里休息,但毕竟南轩是男人,身体自然重些,北云熙有些吃力地把南轩背到竹屋。
   时间逐渐流逝,已经日落西山了。
   这时的南轩睁了睁眼,看到一个女子正在忙碌着,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
   “你醒啦,先不要起来,先吃点东西,一会儿还要把药喝上,明天就好了!”北云熙端来了粥,也熬好了药,先给南轩喂了喂粥。
   眼前的北云熙不禁打动了正躺在床上的南轩,只呆呆地看着她。眼前的她,是那么静美,发丝依稀飘动,正打开南轩心里的涟漪。
   “谢过姑娘的救命之恩,南轩记下了!”南轩对着北云熙说道。或许是说者无意,听者也无心,便错过了。
   “你好了,就是对我们医者最好的回报。”说着又给南轩喂了一口粥。
   南轩心里久久没有这种温暖了。
   过了一会儿,只见来人。
   “小姐,我们该回去了,天色不早了。”
   来人是身边的丫鬟。
   “好,等我一下。”
   又给南轩喂了药后,说道:“今晚你要好好休息,我明日再来看你!”
   说完,南轩迷迷糊糊地看着她离开了。
   这一晚,南轩睡得特别舒服,特别香。
   清晨逐渐来临,南轩醒了过来,掀开被子,下了床。伤口已经不疼了,便又出了竹门,继续前往京畿。
   热闹的京畿,来往的人们。南轩看着有些莫名伤感,因为十二年前的过往在他的脑海里回荡着……
   “大哥,请问刑法司怎么走?”南轩问道。
   “直走,左拐,再直走就到了。”路人大哥说道。
   “谢谢!”
   南轩问完,也就走向刑法司的方向去。
   刑法司。
   “站住,刑法司重地,闲人勿进!”南轩被门口的侍卫拦了下来。
   “请麻烦通报刑法司大人,就说南轩求见!”
   “我进去通报,你且在此等候!”
   说完其中一个侍卫便进去通报了,不一会儿人出来说可以进去!
   刑法司书房。
   南轩走了进来,来到书房,只见北辙正在写书。
   “世伯!”南轩走了进来说道。
   北辙一听,抬头一看,是南轩。
   “是轩儿!十二年未见,长大了不少,在洲塞可还好啊?”北辙起了身,走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南轩。成王和北家原本是世家,当年成王被陷害贪污一事,北辙也是尽心尽力,可还是无法改变其被充军的结果。
   “世伯,轩儿很好。世伯,感谢您一直对轩儿的照顾!”说完,南轩便跪了下来。
   “轩儿,你这是做什么?”北辙便把南轩扶了起来。
   “轩儿知道,十二年前成王府贪污案您一直都尽心竭力,如今在朝堂之上也力荐轩儿回京畿。”
   “唉,也怪当年世伯无能为力,可等我找到点蛛丝马迹时,已经来不及了!”
   “世伯,当年的贪污案您是不是查到些什么了?”南轩一听蛛丝马迹便问道。
   “是,当年成王被陷害贪污,贪污银两皆是官银。如若真的是贪污,为何还要换成官银?这样做岂不是容易被查?”北辙说道当年成王贪污的疑点。
   “世伯,轩儿想重查成王府案。”
   “好,不过此事不可大张旗鼓。当年此事主审是余太傅,副审是我。每次在朝堂之上请奏召你回京畿时,他便百般阻挠,当年之事怕是与他有关!不过轩儿,你刚回来,今日便在刑法司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和世伯回府,让你世娘给你做些好吃的,明日也好上朝封赏!”北辙说道。
   “是,轩儿谢谢世伯!”
   随后,南轩也就先待在刑法司里。
  
   三
   余府府邸。
   “大人,如您所料,他抄小路回来了!”下人来报说道。
   “如何?”余则问道。
   “派去的人都死了,也不见他的踪迹!”下人说道。
   “废物,一群废物!”余则很是生气地说道。
   “但是大人,看其……其打斗现场,他应该也负了伤,不过大人请放心,受了伤便会中毒,应该是跑不远的!”下人说道。
   “那还不快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属下明白!”
   说完便退下了,只留下余则一人。
   夜晚,北府府邸。
   “来来来,轩儿今日你可要多吃些,世娘做的都是你小时候爱吃的,来。”北夫人很是热情地给南轩夹菜吃。
   “轩儿谢过世娘,还是小时候那个味道!”南轩很是满足地吃了菜说道。
   “对了,云熙呢?怎么不见她?”南轩顿时想起小时候的玩伴,北云熙。
   “她呀,天天忙着呢,世伯已经让人叫她回府了!”
   这时,门口传来北云熙的说话声:“爹娘,我回来了!”
   南轩一听,便放下碗筷,转身一看,发现是昨日救了自己的姑娘。
   “是你!”南轩惊讶地说道。
   “你怎么在这?”北云熙也惊讶地问道。
   “云熙,坐下说话。你们怎么……”北辙有些弄不清状况地问道。
   “世伯,前两日我从洲塞回到京畿,昨日在小路被黑衣人偷袭,受了伤,好在被云熙所救。”南轩说着昨日被云熙所救之事。
   “你是南轩哥哥?”北云熙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云熙,我回来了!”南轩说完,北云熙直直抱住了他!
   “南轩哥哥,十二年了,你可知道这十二年是有多么漫长吗?”北云熙和南轩从小便在一块玩闹,两家也是早已定下的娃娃亲。
   “云熙,一个女儿家,怎能如此?”一旁的北夫人自然是叫唤着云熙。
   “为何不能如此?南轩哥哥本来也与我有婚亲的。”
   一旁的南轩心里也是开心着的,说道:“现在先吃饭吧?要不然菜都凉了!”
   “对对对,先吃饭!”说完他们便开心地吃着晚饭。
   后院水榭,他们两人坐在栏边,看着这夜空高挂的月色。
   “南轩哥哥,你看,这是小时候我们定下娃娃亲时,你家赠予我家的信物。”北云熙拿出一只玉兔吊坠,给南轩看了看。
   “那你可要好好留着,丢了我可不认!”南轩开玩笑道。
   “那我不管,这辈子我就跟着你了!”
   “对了,云熙。你是大夫吗?”南轩问道。
   “嗯,你从小便体弱多病,直到你被充军洲塞时,我都担心于你,所以那时便下定决心,要成为一名大夫……”还没等云熙说完,就被南轩打断了话。
   “原来你是为了我,不过现在的我可强壮了,这也是经常练武的原因。”
   “对了,南轩哥哥。我一直在查十二年前成王府贪污一事,我查到此事和余则余太傅有关!”北云熙说道,南轩心里却疙瘩了一下!
   “什么?你……你不需要查当年的事,如今我回来了,当年的事我一定会查到水落石出的。”其实南轩也是怕云熙有什么危险。
   “没事的南轩哥哥,还有一件事,余府公子得了慢病,有时我便前去给他医治,待时机成熟我便能在余府找到罪证的,再给我一些时间……”还没等云熙说完,就又被南轩打断了话。
   “你……你为何如此傻呢?云熙,不值得为了我而以身犯险。我回来了,当年的事我会查清楚的,你说你有时便会去余府给余公子治病?那可知余府邸书房之所在?”南轩心想,只有深入虎穴才能查找得了真相。
   “莫不是你想进余府?”北云熙知道了南轩的心思,便又说道:“南轩哥哥,如果想进余府,那必须有我的帮忙最好,明日我便前往余府给余公子诊治,你随我一同前往,但一切要小心行事!”南轩听完北云熙说的话,他不想北云熙再为自己深陷其中,但为了能够深入余府,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好,就当是最后一次罢了。陛下有旨意,五日内必须回京,那明日我和你一同前往余府,后日再去面见圣上吧!”
   南轩已做好了打算,可不知明日进余府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四
   翌日清晨,余府府邸。
   北云熙来余府给余公子治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进进出出也就没人阻拦她。
   “南轩哥哥,书房在西侧后堂厢房,你可要注意安全!”北云熙走向余公子的卧室方向,和南轩交代道。
   “嗯,我会小心的。”随后南轩假装闹了肚子,来到茅厕,又看着四周没人,来到后堂书房。
   南轩推开了门,来到书架寻找,可却什么都没有。这时,他不小心碰到了太师椅,那墙面便露出一个暗格来。南轩走了过去,打开盒子,拿出一些本子,上面记录着余则这些年贪污受贿的记录。
   南轩知道带不走账本,以免被发现,所以只在上边撕下两页,其他的便放了回去,却不知触碰到了什么机关,自己被铁笼罩住了。
   这时,余则带着下人们走了进来。
   “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不是南将军嘛,本官早就知道,就等你自投罗网了!”余则很是得意地说道。
   “余太傅,你觉得区区铁笼,就想困住本将军吗?”区区一个铁笼,对于南轩来说,不足为患。
   “本官相信南将军,不过这块玉兔吊坠的人,可就……”南轩一看是云熙的玉兔坠,他顿时担忧了起来。
   “你,你把云熙怎么了?你要是敢动她一下,我定让你余则付出惨痛代价!”南轩很是生气地说道。
   “好一个惨痛代价,口出狂言,真的是和成王一模一样。你先顾好自己吧,明日便是陛下给你的最后期限,你若是跑了,那就怪不得我了!还有,不单单是她北云熙,还是整个北府!你好好想想吧!”余则说完,正准备离开,南轩又说道。

共 678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讲述着成王之子南轩重回京畿和皇帝计划捉拿贪赃枉法的余太傅,又调查十二年前成王府被陷害一事。就在南轩回京畿的路上时,却被余太傅派来的黑衣人偷袭,负了伤,这时被上山采药的刑法司北云熙所救,后由来到北府。刑法司北辙和成王府是世家,北辙也都一直倾心帮助南轩,这让南轩很是感动。来到北家才知道救了自己的姑娘,是当年定娃娃亲的北云熙,他们依旧相互惦记着对方,北云熙还拿出当年定亲的信物,玉兔吊坠。南轩得知北云熙有时去余府给余公子看病,南轩计划好自己暗探余府,可又改了计划,便是跟着北云熙进入余府,因为北云熙知道余府书房的位置,便来到书房,找到了余则贪污的来往记录,为了不被发现,便撕下两页记录,正准备离开时却被机关关在笼子里。原来这一切都是余则计划好的,南轩原本想逃,可余则威胁了他!因为余则手里拿着那块玉兔吊坠,他怕云旖受了伤害,只要五日后不出现在朝堂之上,便是欺君之罪。南轩妥协了,为了北云熙,为了北家,好在和手下容城计划好,南轩又将那两张来往记录让他交给陛下,最终余则在朝堂之上被下旨捉拿,南轩又延王位,再封将军。可南轩想娶北云熙,便求了旨意,他们便成婚了!小说环境描写细致,人物刻画鲜明,情节简单突出,文中的南轩为了查明十二年前成王府被陷害之事,原本计划暗探余府,寻找证据,也和陛下合谋,可中途却出现北云熙,与从小便订下娃娃亲的她,他有些胆怯了。不过,好在最终的南轩五日后还是出现在朝堂之上,因为陛下已经掌握了余则的罪证,最后南轩保护了心爱的她,也和她成了婚!贪赃枉法者,最终都会天网恢恢,自会被律法制裁的,品读好文,很有深意,问好老师,期待更多佳作呈现,推荐阅读!【编辑:熠苍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10719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熠苍台        2021-07-18 11:38:18
  品读好文,问好易辞老师,感谢分享好文,推荐文友阅读!
2 楼        文友:风中求静        2021-07-18 12:52:36
  拜读易辞老师小说,故事情节环环入扣,跌宕起伏。故事内容丰富,有爱情,有官场斗争,有惩恶扬善。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