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老支书(小说)

精品 【看点】老支书(小说)


作者:岚山晓荷 童生,527.5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73发表时间:2021-07-19 16:13:43

【看点】老支书(小说) 老支书廖云生老汉已经八十多岁了,曾经在村里当了三十年的支书,即使不在位了,大家还是习惯地叫他老支书。
   今天是二道梁村党支部换届选举的日子,就要产生新一届党支部了。村委会的屋檐下挂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条幅。
   二道梁村委会会议室里烟雾缭绕,充斥着浓浓的劣质烟草味道。因为还在正月,在外地打工的村民还没有离开村子,全村的党员几乎到齐了。
   廖云生老汉也来了,不知为何还坐上了主席台。今天老支书没有穿那件满是油渍的老羊皮袄,而是穿着一件崭新的羽绒服,那是外孙女给他买的。人们记得自从老支书卸任后从来没有参加过村里的任何活动,今天莫非他还要参加竞选不成?
   刚才,廖云生老汉坐在自家窑洞前的椅子上沐浴着春天的朝阳,罗明阳来了。
   “二爷,今天开全体党员大会,进行支部换届选举,我来接您开会去。”
   他眯着眼睛不喜不愠,道:“老啦,走不动道喽。”
   昨天,村干部丁宝乐已经来通知过他了,他不想参与村里任何事由了。自从卸任支书一职后过着安逸的生活,摆弄一下小菜园,或是带着小花狗四处走一走,很是惬意。
   “二爷,您要是走不动道的话我背您。”
   从廖云生老汉住的窑洞到村委会要走一里多路。年轻的时候又是上山种树又是开山修路落下了病根,走不得远道。廖云生是村里唯一还住在窑洞里的住户了。他住在这口窑洞里有五十多年了。那年,他当兵复员回来后凭着一把好力气和勇气,用了一个月时间就掏挖出了这孔窑洞。他的老伴当初也就是看中他这股拼劲才被他娶进这孔窑洞的。他对这孔窑洞有感情。
   在山外公司里当老总的儿子说:“爹,跟我到城里去享福吧!”
   “不去!”住在这里冬暖夏凉,空气还好,凭什么要到城市里去吸入那备受污染的空气呢?
   “那我就在山里给您二老盖座小洋楼。”
   “你的钱多得没处花了,给村里盖座学校吧!孩子们的教室都露天了。”
   廖云生抬头看着飘扬着国旗的那所希望小学,那饱经沧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他吐出一口旱烟,突然咳嗽起来。
   “不中用啦!如今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我知道,您还因为我父亲耿耿于怀。”罗明阳拿出自己的烟卷双手捧着递了过去,“二爷,您抽着个。”
   廖老汉淡淡一笑把烟卷推了回去。“陈芝麻烂谷子的不提了。”
   罗明阳的父亲罗大发曾经是廖老支书的继任者,因为犯了错误被解除职务。那个教训实在是深刻啊!
   廖老汉抬起手擦了擦眼睛看向远处的栖凤岭。喃喃自语道:“再过二十年又成材了。”
   “其实我父亲也很难过,我见到过他曾经偷偷地用头撞墙。他也是好心办成了坏事,吃亏就吃在了没有文化上。”罗明阳叹了口气。
   “我也有责任。是我……”廖云生老汉滴下来几滴浑浊的老泪。他痛心啊!那片功德林被人砍伐时他吐血了。全村近三十个党员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心血啊!可是作为功德林的创造者却无能为力,眼睁睁地看着那大片的树木倒了下去。那是在剜他的心啊!他的心在滴血。
   毁林是罗大发的杰作。是罗大发任二道梁支部书记时犯下的过错。
   在二十世纪末深秋的一天,白云乡政府的吉普车开进了二道梁村委会。村民们还以为有谁又犯错了,招来了乡里的大干部。
   “马乡长叫你马上去乡里。”司机对时任支书廖云生说道。
   望着绝尘而去的吉普车,乡亲们疑惑了。老支书犯啥错误了?老支书都要当他的爷爷了,瞧那小司机横眉立目的样子,恨不得要把人吃了似的。
   乡长马德林已经在办公室里喝着浓茶等他了。马乡长见廖老汉一进门,指了指长条沙发,冷冰冰扔过来一句:“坐吧。”
   廖云生面对着马德林坐下来,看着居高而坐的马乡长有些不自在,好像自己在受审判似的。
   马德林看着廖云生那件满是油渍的老羊皮袄,皱了皱眉,心里说这么个土得都要掉渣的老头儿怎么就会当了三十年支书,想必二道梁村里那些满头高粱花子的村民比他还要土。
   “老廖啊!今年多大岁数了?”
   “六十有三了。”
   “都过了一个甲子了,要换作我早已经退休好几年了。”马德林手里捏着的钢笔,在办公桌上的玻璃板上蹭了蹭,发出了清脆的“嘟嘟”声。“当支书多少年了?”
   “再有两天就整整三十年了。”
   “哦!都这么长时间了!”马德林知道他是老支书,却不知道他具体在位年份。
   “都这么大岁数了,是不是该省省心啦?也好让年轻人锻炼锻炼啊!”
   廖云生就是再傻也听得出来马德林乡长这是要逼宫。
   他不是不想省心,就是扳着自己的脚趾头也想不出村里面有哪个后生晚辈能够接任他。年轻党员当中稍有能力的都到山外创业去了,留在村里的又胜任不了,否则,他也不会在支书的位子上一干就是三十年了。能在支书位子上一干就是三十年的,别说是在白云乡,恐怕在整个岭西县也不会找出第二个人来了。
   “我倒是想啊!前些年乡里一直控制着发展党员的指标。村里年轻党员中只有几个从部队上入党的退伍兵,有的还留在了城里打工。”
   “那个罗大发不就是年轻党员当中的佼佼者吗?”
   廖云生不由得一怔,原来乡里边早已有人选了,只不过是他这个前任支书在挡着道。
   罗大发走后门从乡里要来的入党指标。按廖云生的本意绝对不会同意罗大发入党。总之,他从心里就是看不上罗大发,说不上是对罗家抱有成见,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罗大发的祖上有当汉奸的历史问题。他之所以叫云生就和一次事件有关系。那年罗大发的爷爷带路,领着一百多鬼子来村里抓游击队,确切地说是来抓廖云生的父亲。鬼子在爬上第一道山梁的时候,村里人得到了消息,村里的男女老少发疯般地往北山上跑。当时廖云生的母亲怀有身孕,经过这么一折腾动了胎气,也该着廖云生命大,他的母亲把他生在了山上,当时飘过来一团团的云雾,把山上藏匿的老百姓遮挡了起来。鬼子害怕遭到八路军的埋伏没敢搜山。因此他的父亲就给他取了个云生的名字,让他记住是在云雾里出生的。
   汉奸的后代也能入党?他有些大惑不解。况且这个罗大发的父亲曾经还因投机倒把罪蹲过几天班房。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是我党执政兴国的重要法宝。再说改革开放已经十多年了,再把那些历史问题挂在嘴边上似乎就不符合潮流了。这是乡党委郭书记讲给他的。
   廖云生看了看罗大发那略显单薄的身材,给他出了一道难题。“要想入党的话到栖凤岭上种一百棵树,并且都要成活了,我就同意你入党。”
   罗大发看着栖凤岭顿生怯意,说:“能够免了吗?我可以拿钱买。”
   “不行!”笑话,竟然要花钱买党票。他廖云生绝对不会同意。
   罗大发咬了咬牙上山种树去了,他发誓不能再被乡亲们瞧不起了。就因为他祖上当了汉奸,多少年来使得他们一家受尽了乡亲们的白眼,牵连得他没上得几天学。他知道,栖凤岭上那大片的树林是廖云生带领着村里的党员种下的,把一座荒山变成了一座宝山。为此,偌大的一片树林得到了一个“功德林”的名号。从那以后,村里立下了规矩,每增加一名新党员都要在栖凤岭上种下一百棵树。种树在山下是件很容易的事,而在栖凤岭就不同了,山坡不仅陡峭而且怪石横生,稍不注意就有滚落山坡的危险。山上没有水源,栽树用的水要到十里外的山沟里去挑。
   从前栖凤岭山高林密,说是座宝山一点不为过。传说曾经有凤凰栖身在山上,因此而得名。
   在那个火红的年代里,白云公社也就是现在的白云乡政府,为了响应大炼钢铁号召,建立了岭西县最大的高炉。岭西县到处青山绿水的,根本就没有各种矿藏,高炉需要燃料,而这里没有煤。白云公社革委会主任看中了栖凤岭上的林木,栖凤岭上的树理所当然地成了高炉里的燃料。昼夜燃烧的高炉把整个栖凤岭上的树木化为了乌有,然而,一块钢也没能炼出来。
   当年的民兵队长,时任支书的廖大胆是廖云生的父亲,看着满目疮痍的栖凤岭哭了,一病不起。这座宝山毁在了他的手中,让他有什么面目去见列祖列宗?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后来他的儿子接任了支书一职,带着他的遗愿把一座荒凉的秃山重新变成一座宝山。
   廖云生带领着全村党员上山种树的时候,曾经得到了一个“学大寨楷模”荣誉称号,为此县委书记还亲自为他戴过大红花。
   “这么说是要我下台喽!”不就是没有完成乡里摊派的任务吗?剩下的那几户人家不是有重病在床的病人就是有上学的娃子,不对他们进行扶贫也就罢了,难道还要逼着他们砸锅卖铁不成。为此事他顶撞了马乡长,这马乡长似乎有点官报私仇的味道。廖云生脸上浮现出一丝怒意。
   “话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自己没能力让乡亲们富裕起来就要让贤嘛!”马德林打着官腔说道。
   “我要是不同意呢?”他觉得在位一天就能为乡亲遮风挡雨。“那就撤了你的职!”马德林一拍桌子似乎也上来了脾气。全乡还没有哪一个人敢违背他的意愿。
   就这样,顶着学大寨楷模和当代愚公光环的廖云生老汉被拿掉了当了三十年的支书一职。二道梁村老乡亲看得真切,这都是那个罗大发在背地里鼓捣他。人们都说罗大发是一头狼,实实在在的中山狼。罗大发为乡亲们唱了一出现实版的“夺印。”
   他不是村支书了,乡里那辆接他来乡政府的吉普车也没有必要送他回家了,他没有资格坐那辆吉普车了。三十里山路他得一步步走回去。
   廖云生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不是滋味。也许马乡长说得对,是他没有能力,始终没有使乡亲们尽早地富裕起来。或许那个头脑活络的罗大发会带领乡亲们闯出一条致富路来。
   他走的这条路,是他带领着乡亲们用了十年时间在两道山梁之间的山谷里开凿出的一条通往山外的路。虽然这条路要比翻山多走两公里,总也比上来下去的翻山越梁好吧!常言说,宁走三步远,不走一步喘,毕竟这条路可以通行车辆的。要想富,先修路,为此,他得到了一个“当代愚公”的美名,再次受到了县委书记的接见。
   廖云生回到村里时天快要黑了,山口矗立着一幢高达两米的石碑,那是村里的老石匠你一锤我一凿用了一个半月时间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上凿刻出来的,就是为了纪念“功德林”和“致富路”。仰起头看了看山上的树林,想起往事不由得潸然泪下。当年上山植树造林时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心酸啊!
   石碑正面镌刻着“功德碑”三个大字,并且记录着上山种树和开山凿路的时间和过程。在石碑的背面则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名,是参加这两项伟大工程的参与者。
   晚上,罗大发提着两瓶酒和两条香烟拜会廖云生来了。
   罗大发嬉皮笑脸地叫了一声“叔”。
   “坐下吧。”毕竟来者是客,廖云生再不高兴也没有过多表现,指了指那个缺了一条腿的榆木方凳说。这个凳子还是他结婚时自己做的,即使断了一条腿也舍不得丢掉。
   罗大发看了那凳子一眼,大概是怕坐翻了摔着他,没敢坐。
   “其实不是我想当这个支书,都是那个马乡长多次找我,死乞白赖地让我当,我也算得上是赶鸭子上架了,遇到事还要叔您给点拨点拨。”
   “老啦!不中用啦!跟不上时代喽。”他就是有意给罗大发讲道理,他也未必听得进去。自己不在位了就不能干预村里的工作了。
   廖云生把罗大发提来的那两瓶酒和烟塞回到他的手里。说:“走吧!不要忘了你的誓言。”
   誓言?罗大发尴尬地张了张嘴,我什么都没说啊!他有些茫然。
   廖云生见罗大发愣怔在那,提醒了他一句:“难道你忘记了入党时的誓言吗?忘记了入党的初衷吗?”
   罗大发的脸像是被巴掌打了似的火辣辣的,那些入党誓词他还真记不得了。
   “你入党难道就是为了今天能当这个官?”
   罗大发听到重重地关门声,手里提着的酒瓶掉落在地上。还真是让廖云生说到他心坎里去了,挖空心思地入党无非就是想当这个支书,好让受尽白眼的罗家扬眉吐气地站在老乡亲们面前。这正是他的初衷。
   罗大发被任命为二道梁村支部书记有一个星期了。这天杀鸡宰鸭地置办了一桌相当讲究的家宴,来招待马乡长以及乡政府其他干部。
   就当几个人喝酒喝得酣畅淋漓时,罗大发家的院子里传来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
   这是谁啊?都要把摩托开进房间里来了。罗大发推开门一看,惊得他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来。
   “谁呀?”马德林把嘴里的鸡骨头吐在了桌子上问了一句。
   “郭,郭,郭书记。”罗大发巧舌如簧的嘴此时说话有点不利索了。
   “郭书记?哪个郭书记?”马德林问。
   “咱乡里还有几个郭书记?”
   来人推开挡在门口的罗大发走了进来。“老马,原来你跑这来了,给你打电话也不接。”
   正在喝酒的几个副乡长连忙站了起来:“郭书记。”
   马德林尴尬地笑了笑,说:“郭书记,你怎么来啦?”
   “我来不行吗?”

共 931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农村党支部书记这一职应该算是兵头将尾的官职,这个职务干好了便是百姓之福,如果干差了,则是百姓之祸。老支书廖云生在这个职位上一干就是三十年,虽然没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却建成了一片“功德林”,修通了一条联通外界的路。罗大发用尽心机抢夺了村支书这一职位,其目的只是为了洗涮祖上当过汉奸的罪名。由于他入党的动机和当村支书的动机不纯,才使得上任后便犯下了伙同他人盗伐“功德林”的大罪。村里再一次竞选村支书时,老支书庄严地投了孙子廖超凡同志一票,他希望孙子廖超凡能在带领村民脱贫致富上趟出一条新路子来。一篇正能量小说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10720001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21-07-19 16:18:33
  村党支部是党在农村的最基层的组织,是本村各种组织和各项工作的领导核心,是团结带领广大党员和群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战斗堡垒。支部书记就是这个班的班长和领头人,选好这个班长关系着一个村的兴衰,老支书这一票投对了,相信廖超凡会比他干得更加出色。欣赏佳作,问候岚山晓荷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1 楼        文友:岚山晓荷        2021-07-19 21:11:26
  感谢编辑老师编辑、点评,辛苦了。
2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21-07-21 06:59:33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祝贺岚山晓荷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