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影视戏曲 >> 【菊韵】对情歌(小戏曲)

编辑推荐 【菊韵】对情歌(小戏曲)


作者:黄金山 举人,5441.0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5发表时间:2021-07-21 17:45:57

【人物】
   曾爱清:土家族男青年。(简称曾)
   满园香:土家族女青年。(简称满)
   曽:(在满家无前屋后的唱歌挑逗满家女。)
   天上鸟儿双双飞,水中鱼儿一对对;
   妹若与歌唱首歌,喜在心头笑在眉。
   我们双双把家回。
   满:(听得曾唱在家里应答。)
   屋团屋转莫唱歌,大户人家姐妹多。
   老姐听了心思汉,小妹听了满床摸。
   摸到枕头喊情哥。
   曾:
   恋姐不到学个乖,变个阳雀树上来。
   小姐下河去挑水,阳雀跟着叫呀唱。
   惹得小姐望情郎。
   满:
   小姐回来对妈说,河边有只小阳雀。
   手也好像人的手,脚也好像人的脚。
   声音叫得乖不过。
   曾:
   我两河边亲爱过,你咋回家对妈说?
   头上金钗怎样散?腰下罗裙怎样开?
   背上泥巴哪里来?
   满:
   我女爱你办法多,回家照直对妈说:
   头上金钗风吹散,腰下罗裙刺抓开。
   背上泥巴桶上挨。
   曾:
   高山跑马路不平,双手抓住马缰绳。
   马不抬头铃不响,花不逢春花不开。
   妹不招手郎不来!
   满:
   高山跑马路不平,双手抓住马缰绳。
   马一抬头铃不响,花一逢春花自开。
   妹一招手郎就来!
   曾:
   郎在高山吹号筒,妹在平地挖野葱。
   丢下号筒讲句话,衣服烂打无法穿。
   求妹给我补补缝。
   满:
   衣服破打扯布来,瞒着老妈帮你缝。
   长马掉线我也会,买颗花针青线带。
   一会给你缝起来。
   满:
   情哥约好昨晚来,高点明灯假做鞋。
   一盏清油点完哒,三根灯草熬过桥。
   哥哥说话不牢靠。
   曾:
   不牢靠就不牢靠,昨晚有事耽误了。
   一盏清油我赔你,三根灯草我去找。
   以后保证做牢靠。
   满:
   哥哥约好昨晚来,我把门儿半打开。
   半夜三更睡着了,遇到强盗钻进来。
   平白无故蚀了财。
   曾:
   叫声妹妹莫生气,强盗偷了我赔你。
   一是赔你花棉袄,二是赔你五尺红。
   龟儿强盗偷不穷。
   曾:
   挨妹坐来对妹说,没得鞋子打赤脚。
   站在人前人笑我,人家笑我打赤脚。
   想叫妹妹做什么?
   满:
   挨哥坐来对哥说,没得帕子包脑壳。
   站在人前人笑我,人人笑我光脑壳。
   想叫哥哥做什么?
   曾:
   哥唱山歌妹莫怪,只怪人前作出来。
   未曾作歌先作妹,无哥无妹不成歌。
   只怪前人莫怪我。
   满:
   歌儿不唱冷了台,磨儿不推不转来。
   铙钹无铜打不响,镜子无光照不明。
   山歌无妹你唱不成。
   满:
   情哥来哒牙床坐,有句话儿对歌说。
   昨夜三更肚子痛,是那身孕发了作,
   差点无命见情哥。
   曾:
   那些话儿不消说,你把娃儿抱给我。
   眉毛弯弯就像妹,脸巴团团就像哥。
   满月我就当爹哟!
   满:
   叫声哥哥莫生气,我把娃儿拜祭你。
   当面就是干老子,背倒就是娃儿爹。
   比亲身老子还好些。
   曾:
   养儿防老积谷防饥,
   满:
   干爹干儿差几层皮。
   曾:
   那有亲爹不敢喊,
   满:
   那有亲生不敢认,
   曾、满合唱:
   瓜藤变成野葛藤。那是万不能!

共 101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组土家苗寨的情歌对唱,歌词流畅优美,富有形象性,富有民族风情特色,富有真情实感,唱来富有情趣!表现土家族苗族青年淳朴的爱情生活!推荐欣赏!【编辑:叶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山        2021-07-21 17:46:57
  一组土家苗寨的情歌对唱,富有民族风情特色,富有真情实感,唱来富有情趣!
黄金山
2 楼        文友:红花草        2021-07-21 19:14:17
  很有情趣的情歌对唱,谱曲了唱起来,肯定很好听!学习,点赞!
回复2 楼        文友:黄金山        2021-07-22 11:49:09
  谢谢支持 唱不好
3 楼        文友:鲁芒        2021-07-21 21:44:34
  黄老的这首《对情歌》使我想起了刘禹锡的《竹枝词》: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踏(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这是一首描写青年男女爱情的诗歌。它描写了一个初恋的少女在杨柳青青、江平如镜的清丽的春日里,听到情郎的歌声所产生的内心活动。刘禹锡善于学习民歌,其诗歌具有民歌风味。看来民间文学的确是创作的基础。黄老得天独厚,你们那里的民歌也比我们这里好。这里就是《唱五更》。
小说作者,也喜欢诗歌和散文。长篇小说《风雨流年》曾获得方正科技杯网络文学大赛月度冠军。主张有感而发,不平则鸣。
回复3 楼        文友:黄金山        2021-07-22 11:49:40
  谢谢。我们这里情歌多多,我不大会唱!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