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暗香】长安旧事(小说)

精品 【暗香】长安旧事(小说)


作者:易辞 秀才,2164.8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285发表时间:2021-07-22 14:29:42

楔子
  
   夜晚,府尹府邸。
   “莹儿,你还记得我们有过婚亲的?”两人坐在院里台阶上,李瀚问道。
   “记得,李瀚,对不起,十年前打战,爹为了我的安全,便将我送出长安,我都不知道……”张莹儿说着说着便流下了眼泪来。
  
   一
   长安街道,灯火通明,热闹的气氛在夜晚的长安呈现着。
   此时,长安衙府后院,李瀚独自坐在窗前,似乎在想十年前李家被灭门事情。
   十年前,皇帝驾崩,原本是由太子继承帝位,可三皇子起兵谋反。兵部尚书李武奉太子之命出兵讨伐三皇子,随后李府又被太子派兵说有密谋造反之嫌,被派兵抄家灭门,李家只有七岁的李瀚活了下来。
   如今,李瀚任长安府尹已有三个月了,他担任府尹,主要就是为了能够查清十年前李家被灭门的事。虽说李武为太子麾下,但为何太子还要抄了李府?所以李瀚为了方便查清事情缘由,则改名李轩然,他知道十年前李家的被灭门的事,如若被人陷害,用自己的真名,便会引来麻烦!
   夜逐渐深了,李瀚正褪去氅衣,准备休息。这时,门外一个晃影引起了李瀚的注意。
   “是谁?”
   那人从顿时推开了门,走了进来。一身黑衣,是一名男子,只见他单膝跪了下来,叫道:“少爷。”
   李瀚一听,着实吓了一跳。
   “你是何人?为何称我少爷?”
   “少爷,我是文旭,小时候的文旭啊!”
   李瀚顿时才想起,眼前的文旭是小时候府里的下人,和李瀚年龄相仿,便跟在李瀚身边。
   “你……你是文旭?你没死?”
   “是的少爷,灭门那晚,管家叔抱着熟睡的你往后门逃走,而我也跟在其后。管家叔说,为了你的安全,便将你放在乡下管家叔的亲戚那寄养;而这些年我便和管家叔生活在别的地方,就在前几日,管家叔因病撒手人寰了……”
   说着说着,文旭不禁泪眼星光。
   管家叔将十年前的事说给了文旭知道,而文旭也说给了李瀚听。
   李瀚走了过去,把文旭扶了起来。
   “文旭,以后你就留在府尹里,如今李家也只有你了。”
   “是,少爷。对了少爷,管家叔在临终前说,李家被抄家时,看到张魏的武将也在场!或许,李家被灭门和张魏有关!”
   李瀚一听,他不敢相信文旭说的,因为李家和张家是世交,还和张家有过婚亲的。
   “什么?这……这不可能!我们两家是世交,张家为何要这么做?”
   “少爷,当年之事是否和张家有关,最要紧的便是查明当年之事。”
   “是,我明白。好了文旭,十年前的事我会查清楚的,以后你就住在府邸吧。”
   “是,少爷。”
   随后,李瀚把文旭安置在府邸。
   夜逐渐深了,长安街道也逐渐散去了那份热闹。
  
   二
   清晨,长安街道,人来人往。
   只见街道中的张莹儿坐在马车里,翻着帘子,看着热闹的街道,来往的人们。
   “小姐,是不是觉得还是长安城热闹呢?”同在马车的丫鬟珍儿说道。
   “是啊,那时离开长安也才七岁,如今一晃便是十年了!不知他是否在长安呢?”张莹儿嘴里说着他,又会是谁呢?
   “小姐,去府邸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珍儿这么一说,张莹儿心想也是,何不前往府邸去看看呢?
   “马夫,先到李府去。”
   随后马夫便改道去了李府。
   马车到了,张莹儿下了马车,只见眼前的李府却是一片荒凉,她被吓到了,十年前的李府和如今的李府竟然大相径庭,她不知道这十年间发生了什么?心里念念不忘的他如今又在哪里呢?
   “为何李府会如此荒凉?”张莹儿走近斑驳的大门,到处长满了蜘蛛丝线。
   这时的珍儿走了过来,对张莹儿说道:“小姐,我已询问路人,路人说李府已经荒凉十年了。”
   “什么?十年了?为何会荒凉了十年?那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疑问便留在张莹儿的心中。
   “小姐,我们先回府吧,这会儿老爷夫人也在等着你呢!”
   “走吧,珍儿。”
   说完,张莹儿和珍儿便又上了马车,往张府的方向走去。
   长安府尹后堂书房。
   “文旭,可有查到?”李瀚正在翻查十年前李府被灭门的案件,可都过了三个月了,还没查到任何线索。
   “少爷,我这边没有。”
   “奇怪了,为何在府尹里会查不到呢?”
   “少爷,你说是不是凶手故意为之?”
   “如果府尹没有,那又会在哪呢?又在谁那呢?”
   这时,衙役来报。
   “禀大人,有人发现城西山崖下有一具白骨。”
   “一具白骨?走,前去看看。”
   城西山崖下。
   “大人,这是附近村民开垦田埂时,挖出来的一具白骨。”
   李瀚蹲了下来,仔细一看,又说道:“这具白骨,死了超过十年了。来人,把白骨带回府尹!”
   随后,白骨被带了回去。
   张府。
   张莹儿回到了府邸。
   “爹,娘。”张莹儿一进府邸便叫唤道。
   “莹儿,我的女儿。”张夫人满脸欢乐地对着张莹儿说道。
   “娘,莹儿回来了。”看着只有自己的娘,不见自己的爹,又说道:“娘,我的爹呢?”
   “你爹这会在卷宗府忙着呢!来,这一路可累了吧?坐下歇会,吃点东西先……”张夫人又是一番热情。
   “对了娘,刚才我去了李府,想去找李瀚,可李府却为何破败了?听路人说是十年前发生的事?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张莹儿直接问道。
   这一问,张夫人有些不知所措,便吞吞吐吐地回道:“莹儿,这……这一回来,为何要问此事?你是个姑娘家的,不要多问,好了,这一路舟车劳顿的,你回房歇息吧!”张夫人说完便出去了。
   “娘……”张莹儿心想,为何娘不说此事呢?又想十年前发生的事,想必会记录在府尹书房里,便又离开想着来到府尹里查阅。
   这时,李瀚也回府了,正在停尸房看着这具白骨,白骨手臂上只有一些刀痕,想必是生前是名武将。还有一点的,便是双腿,有明显骨折的痕迹,像是从高处坠落所致。这一切都只是李瀚的猜测而已,又来到书房,翻阅最近些年的人口失踪记录。
   书房外传来一声声说话声:“姑娘,这是府尹,不得擅闯!”
   “何人喧哗?”李瀚出了书房问道。
   “大人,这位姑娘要硬闯……”还没等衙役说完,就被张莹儿打断了话。
   “你就是府尹大人?我只是想来到府尹查阅旧事,还请大人同意!”
   “这位姑娘,府尹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都可以进来的,如若没有正三品以上官员的手印,是无法查阅府尹任何旧事的。”
   张莹儿一听,便又说道:“大人,我是张魏张宰相之女,张莹儿,如若需要手印,可等我先查阅,再向父亲取来!”
   李瀚一听,是她,张莹儿。任府尹三个月以来,他一直都是以李轩然之名,他知道自己家和张家是世家,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可眼前的张莹儿,是与他有婚亲的张莹儿,或许还是管家叔临终前所说的仇人?
   “你……你是张莹儿?张宰相……之女?”
   李瀚吞吞吐吐对着张莹儿说道,顿时回了回神,继续说道:“姑娘可要查阅什么旧事?”
   “十年前兵部尚书李府的旧事。”
   李瀚一听,没曾想张莹儿也在查自己家十年前的事。
   “姑娘,十年前李府案没有被府尹登记在册,所以查阅不到当年的事。”李瀚如实说道,
   “既然府尹查阅不到,那我就去卷宗府查,我就不相信还查不到当年的事!”说完张莹儿便要离开,此时的李瀚一听,便说道:“姑娘,可否与我一同前往?最近府尹整理旧案,旧案有的破损严重,需要去卷宗府细查!”李瀚嘴里说着,但是心想还是渴望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最想知道的是张家是否是当年带兵抄李府的人!
   张莹儿也觉得并无不妥,便让他一同前往。
  
   三
   长安卷宗府。
   二人来到卷宗府,却被侍卫拦了下来。
   “卷宗府重地,你们是何人?”
   “我是长安府尹,府尹最近在整理旧案,有些旧案过于破损,则过来查找。”李瀚拿出手印,证明自己是长安府尹。
   “大人请进!”
   两人便走了进来。
   “卷宗府掌管天下案件,相信能在这里查到十年前的案件了。”张莹儿说道。
   “斗胆一问,不知姑娘为何要查询十年前李府之事呢?”李瀚心想知道张莹儿为何要查询十年李府被灭门之事。
   张莹儿沉默了片刻,说道:“十年前,爹将我送出长安,那时候还小也不知道爹为何要如此。还有李府的他,李瀚。我们两家是世家,早已定下婚亲,等我回来再去李府时,却是一片荒凉。所以,我想知道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李瀚……还是去查阅案件要紧!”张莹儿说道李瀚,便没往下说,又往书房里去了。
   李瀚听得很仔细,原来眼前的她还一直心怀着他。
   “爹。”张莹儿一见是张魏便喊道。
   “莹儿,你怎么来了。”张魏一见是女儿,便起了身。
   “下官李轩然,参见张大人!”李瀚毕竟是下官,也只能向张魏行礼。
   “你是……新任府尹!免礼吧,你们怎么……”张魏看到他们二人走了进来,有些疑惑地问道。
   “大人,最近府尹正在整理旧案,可有些旧案过于年久,所以想来卷宗府细查。”李瀚说道。
   “那莹儿,你来卷宗府做什么?”张魏又看了看身边的女儿问道。
   “爹,我是来查十年前李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如今的李府一片荒凉?”
   “胡闹,你一个姑娘家做这些什么?赶紧回府去!”
   “爹,为什么你们都不和我说十点前李府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李瀚他……”张魏心里也明白,心想十年前的事也不是不能说出来。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我便说给你听。”
   这时的李瀚则问道:“大人,下官是否回避?”
   “府尹大人无需回避,此事说来也是我的错。十年前先帝驾崩,原本是太子登基,可三皇子却起兵谋反,我作为三皇子麾下,不得不听命三皇子。那年长安城成了一片血海,而与我迎战的就是李武,我于心不忍,我们两家也是世家,更是兄弟,可我们又各奉其主,不得不听命。”张魏说着说着便沉默了片刻,接着又说道:“后来,李武游说与我,让我叛变三皇子,加入太子一党。我那时也就答应了他,可没曾想三皇子心狠手辣,叛变的消息被我麾下武将所知,告知了三皇子。在我带兵加入太子时,又被三皇子派兵追杀,好在李武及时出现,救下我。可他却被追兵追杀,不得已跳下悬崖……后来,我归顺太子麾下后,才得知我麾下武将竟然带兵夜抄李府,等我赶到时,只有血海的李府!都是我……都是我的错啊!”张魏说出了当年李府抄家之事,原来他心里一直为在愧疚着。
   一旁的李瀚听着听着,不觉泪水直流,他不相信十年前的竟然是这样的,他吞吞吐吐地说道:“大人,你说的……可有谁还知道?”
   “没有人知道,只有我。至于我的麾下武将,我已经将他杀了!”
   “又无人证,全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我不相信……”李瀚心里很痛,他直直对着眼前的张魏说道。
   “府尹大人,你这是?”张魏看着眼前失控的李瀚问道。
   “我……就是李瀚!”这几个字,从李瀚的嘴里说了出来。
   站在一旁的张莹儿一听,便走了过来说道:“李瀚,真的是你吗?”
   “什么?你是……瀚儿,你没死?”张魏一听他是李瀚,便走到他的面前又说道:“太好了瀚儿,你听伯父说,伯父所说都是真的,如若你不信于我,便跟我前来吧!”
   李瀚一听,如今只有张魏的一面之词,他也想知道张魏要带他去哪!
   随后张魏上了马车,李瀚和张莹儿也跟着上了马车,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只有张莹儿呆呆地看着他,她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
   皇陵。
   三人纷纷下了马车。
   “爹,这是……皇陵?一旁的张莹儿不禁说道。
   “你们随我来。”
   两人又跟着张魏走进皇陵,由于皇陵的皇陵历代帝王嫔妃的长眠之地,还有厚葬一些功高至伟的文官或是武将。
   张魏将其到来一处陵墓,居然是李武的陵墓。
   “这是李武的陵墓,当年李家被灭门,李武又被三皇子麾下兵将追杀跳崖,等我再去寻找时,也没有发现其踪迹。后来,我向皇上请奏,追封李武!如今瀚儿你还活着,或许我的心里才有丝丝安慰了!”张魏说着,又对着李武的陵墓鞠躬!
   张魏带着李瀚来到皇陵,原来李武已经被追封国公谥号了!
   “什么?那这陵墓岂不是空墓?”李瀚说道。
   “是啊,如今你父亲的遗骨都还没能找回!可是当年跳崖后,我派人去寻找,可都寻找无果。”

共 553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回忆了十年前李府被灭门的往事,十年前李府莫名被灭门,好在有管家叔把熟睡的李瀚救了出来。如今十年前过去了,李瀚已经是长安府尹的大人了,他是为了询查当年李府被灭门的事,就在这时,小时候的下人文旭出现了,说十年前李府被灭门的事,可能和张有关,因为这是管家叔在临终前所说的,也在李瀚的心里留下了一个疙瘩,因为李家和张家是世家,他不相信张家会如此做。十年后的张莹儿再次回到长安,十年前为了躲避战乱,被张魏送出长安,可她却不知道如今的李府早已没落了。为了查清楚十年前李府到底发生了什么,张莹儿先后来到府尹和卷宗府查阅十年前的旧案,当然也和李瀚一起,李瀚为才知道她是和他有过婚亲的张莹儿。直到来到卷宗府,张莹儿一直请求张魏说出十年前是事,当张魏说出十年前太子登基时,三皇子起兵谋反,自己原本是三皇子的麾下,后来被李武游说,便在十年前的那一夜叛变三皇子,可这一消息却被自己麾下的武将所知,还告诉了三皇子,便又被三皇子派兵追杀,李武为了救下张魏,最后被逼无路,跳下了山崖,又被那一夜的大雨冲刷着山崖的土块,把李武的尸体给埋了起来,直到十年后的今日才被发现。张魏说出这些,李瀚是不相信的,但是张魏所说属实,他带他们来到皇陵,看到被皇上厚葬追谥为国公,回府尹让仵作验那具白骨,又让文旭去卷宗府查阅十年前李府的记录,都如同张魏所说!如今十年前的旧事,也就真相大白,李府被灭门之事也就和张家无关,最重要的让张莹儿和李瀚为有情人终成眷属!小说人物刻画鲜明,情节简单突出,环境描写细致,或许有时候不能根据他人的一面之词去认定他人就是凶手,要层层收集证据,有证有据,有因有果,才是好的。品读好文,问好易辞老师,期待更多精彩呈现,小说推荐阅读!【编辑:熠苍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10723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熠苍台        2021-07-22 14:32:04
  再次品读到易辞老师精彩小说,向老师学习,问好老师,推荐阅读!
2 楼        文友:风中求静        2021-07-23 18:36:37
  品读易辞老师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故事感人!
回复2 楼        文友:易辞        2021-07-23 22:42:06
  感谢老师品读,最近得空就多构思多写写了!问好老师!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