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欢喜酒家 >> 短篇 >> 传奇小说 >> 【酒家】出埃及记(小说)

精品 【酒家】出埃及记(小说)


作者:任心一 童生,702.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99发表时间:2021-07-22 16:39:59

【1】
   驼铃如同丧钟一样,用千篇一律的节奏昭示着结局的必然性。黄沙如同平滑的东方丝绸般,在热风的吹拂下荡漾出柔润绵长的波纹。可怜的旅人七倒八歪地靠在驼峰上,被热气蒸烤得失去了活力。他们的目的地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金字塔,沙卡拉六级梯形金字塔。
   这座金字塔修建于埃及第三王朝,在此之前,埃及人的坟墓都是巨大的长方形坟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一个叫做伊姆荷太普的年轻人计划将国王左塞的坟墓建造成重叠式。伊姆荷太普因此得到了国人的敬畏,希腊人将他和医药之神阿斯克莱比奥斯并称,在他死后2000年,埃及人将其奉为神明,称之为普塔之子。
   “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怎么突然就会变成智慧之神了呢?此中必有蹊跷。”说话的是一个青年男子,身子软若无骨,瘫在骆驼上,若非缚绳将他捆在了骆驼背上,他随时都会栽下来。
   “任辛,你觉得,沙卡拉金字塔就是活死人组织总部所在地吗?”一个身穿和服,腰挎武士刀的男子顶着风沙问道。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梦貘告诉我的吧。”任辛回答道。
   梦貘是一种生活在传说中的动物,《说文解字》说它“似熊而黄黑色,出蜀中”,白居易在《貘屏赞》中说:“寝其皮辟瘟,图其形辟邪”,有学者怀疑它其实就是大熊猫。流传到了日本,梦貘变成了一种能吞噬人们恶梦的怪兽。其实,所有关于梦貘的故事,都只是传说,它真正的能力也并不是吃掉人的梦,而是赋予人梦。
   根据任辛的亲身尝试,发现所谓的梦貘根本就是不可见的,因为它只存活于人的大脑中,其实是一种寄生虫,和弓形虫差不多。弓形虫是猫科动物的肠道寄生虫,能让人类大脑神经细胞之间的连接发生变化,影响人类的感觉和行为,甚至可以造成精神分裂。梦貘也差不多,它的主要功能是将一些被人类忽略的东西在梦中联系起来,让人类产生灵感,“梦想之书”的运作原理就是其中具有梦貘。
   “我在梦中看见一个戴着古埃及面具的人,他碧色的眼睛如同深不见底的古井一般。很多人,在沙卡拉金字塔前举行一种奇怪的仪式,似乎是杀牲以血祭天。那男子如同一只清拔的孤鹤。最后,大漠上盛开了红色花朵,狂风席卷大地,花朵却愈加娇艳,黄龙一般的沙柱都搅不动一朵花……”任辛说到这里却停下不说了。
   “后来呢?”
   “后来,我就醒了。”任辛的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你知道的,梦貘这东西,有多靠不住啊,它来的时候如风如影,走的时候也毫无踪迹可循。”
   硕大的金字塔隐藏在暮霭中,周围是一间间茅屋,随意推开几扇木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门扇在暮色中微微晃动,搅起腥甜的空气,任辛蓦地站住身子,手指向了地面上黯淡的斑点。
   “是血迹。”唐泽冷静地说着:“这里有不少被砍剁过的痕迹,证明曾经发生过一场屠杀,才导致了今天的荒无人烟。”
   “为什么,你说是屠杀?不说是战争?”
   “这里已经变得空无一人,这就是证据。总该有尸体留下吧,可是,一具尸体都没有。”唐泽看向了远方的金字塔:“只有一个坟冢,法老的陵墓。你说,那个面具下面,究竟是一张怎样的面孔?”
   突然,他的眼中闪烁出戾气,手按上了腰间的武士刀,他带着人快步走出了房间,只留下任辛一人在屋子里。
   扑通一声,竟然是落水的声音,唐泽仿佛看到一道黑影落入了前面的水井里,上前一看,却发现那是一口枯井,怎么会有水的声音?水井中浮起了一张苍白诡异的脸,那是一个死人,咽喉已经被割断,眼皮脱落,露出了双瞳。
   就在唐泽松一口气的时候,那尸体竟然站立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向着他冲了过去,腐烂的气息顿时覆盖了唐泽全身,原来空气中腥甜的味道就是腐烂血肉的气息。
   他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又或者是活死人?他的脚步拖沓而缓慢,不辨黑白的瞳仁无神地看着远方。
   唐泽一刀向着活死人刺了过去,将他的身子砍成两半,黑血如同喷泉一般射了出来。
   周围突然变得热闹了起来,所有的队员都被几个活死人纠缠住了,众人展开了一场混战。
   “一般的枪弹对他们没有用,除非能将他们的身体砍成两半,才能阻止他们前进。”唐泽提醒手下。
   片刻过后,那些偷袭者都已经倒在精锐部队的脚下了,风在空空的村子里回旋,尸体的身上竟然长出了一种红色的鲜花。
   “这应该就是活死人组织最新研制的配方吧。他们主要研究的是人类基因改造工程,从虫草的身上得到启迪,将草木枯荣的基因融入到了人类的身上,使得人类在死去之后,身体的某些神经还能复活,能继续做临死前做的事情。”
   突然,唐泽的眉头一皱:“不好,莫非是调虎离山?”
   他说着快步向着房间走去,却看见任辛已经倒在了地上,仿佛有什么细小的东西唰地钻进了他的身体里。
   唐泽手起刀落,划开了任辛的胸口,一颗青色的花种嵌入了鲜红的血肉中,隐隐还能看到有细丝渗透到血肉中。
   “这就是你们的目的吗?将任辛也变成活死人?”唐泽的刀尖转动,硬生生地将任辛胸口的肉挖掉了一块,立刻有医务人员上前包扎伤口。
   “这应该不是普通的种子,而是微型肌肉注射器,能将改变基因的药剂注射到人的身体里。”唐泽快速背起了任辛:“我们快走,立刻离开这里。”
   然而,当他们离开房间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却让人震惊,刚刚还空无一人的村子里竟然到处都有了闲逛的人,他们每一个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身体要害部位血肉外翻,灰白的眼球丝毫没有神采。
   月光惨淡,唐泽挥舞武士刀,一刀一个,将活死人的身体砍成两半,但是却没有丝毫鲜血喷溅出来,因为,他们的血肉早就已经干涸了。这样的打法十分消耗体力,哪怕他们的手中有精良的武器,但是对这种活死人却丝毫不起效果,只有最原始的杀戮之力,才能阻止他们前进的脚步。
   突然,空中传来了骨笛的声音,凄厉如同哀泣一般,那些活死人陡然一惊,似乎听到了指令一样,动作变得迅捷了起来。
   唐泽将背上的任辛扔给了手下,脚尖在地上一点,迅速拔地而起,向着笛声传来的地方全力奔袭而去。抓住那个放牧活死人的人,他们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他的脚下踏着细碎的沙粒,始终和对方保持不近不远的距离,想用言语刺激那个吹笛人现身:“有本事就现身出来,不要缩头缩脑的。”
   话音刚落,幽怨的笛声突然停止了:“天照国第一高手,果然名不虚传啊。只可惜,你们一直都以为骨笛只能起到催眠的作用,帮人融合天书,但是却不知道,它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作用,那是神用来放牧羔羊的用具。当年,神命摩西和亚伦面见法老,想让希伯来人离开埃及,但是法老不答应,神降下十灾让法老屈服。在第十灾中,耶和华将埃及一切头生的人类乃至牲畜都杀死,上至太子,下至囚犯的长子,统统死去。这是《圣经》中的记载,但是,却并没有记载完整,那天夜里,所有死去的人和动物,都回来了,化成了活死人,发起了攻击,当时,神吹响的就是这个骨笛。现在,耶和华早已不存在了,只有法老还存活在世上,现在,耶和华的骨笛,也到了我的手中。”
   “所以,你就伤害了任辛,并将骨笛从他的身上抢走?”唐泽冷冷地说道:“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神,所谓的耶和华神和法老,也只是上一届人类的残余而已。他们拥有那个世上最先进的科技,但是却相互战斗,直到整个世界遍体鳞伤。战败的一方,也就是法老,他龟缩在金字塔中,将自己伪装成木乃伊,不觉得这样做太过于胆小吗?更有你们这样的人,竟然甘愿为他们服务,伤害自己的同类!”
   “你懂什么?跟随着神,就有可能从弱小的类人猿进化成真正的人类。”一个绿衣女子终于从暮霭中现身出来,她浑身被绿色的薄纱覆盖,只露出双眼,但是眼神却如此清澈,竟然看不出任何邪恶的念头,而她所说的话,又如此狠毒:“类人猿窃占地球的日子太长了,到了神反攻的日子了。现在整个世界已经如同一碗倾覆的脏水,神圣洁的灵魂将荡涤这个世界。唐泽,你是一个聪明人,知道此时此刻你应该站在哪一面。我知道你是一个病毒学方面的天才,你应该帮助神,用病毒洗涤这个世界。”
   “任何生命都是珍贵的,不能被伤害……”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黑暗中无数细小的东西向自己激射而出,那是密集的死亡之雨,竟然是无数的埃及血吸虫。作为一个医学家,唐泽对这种虫子太熟悉了,埃及血吸虫能寄居在人的膀胱静脉中,在人的身体里发育。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就曾经将埃及血吸虫列为一类致癌物。血吸虫原本并不大,但是现在唐泽看到的显然超过了他的想象。
   “只有神,才称得上是生命,而我作为神使,是最接近神的人,其余所有的,都是蝼蚁。就像这些虫子一样,它们听笛声的驱使,我想你也看到了,人类也能受笛子驱使,其实也和这些虫子差不多。”
   唐泽想到:在《圣经•出埃及记》中也提到过神擅长驱使各种虫子,比如虱子、苍蝇、蝗虫。他现在明白,不仅仅是耶和华,法老其实也擅长驱遣虫子,埃及血吸虫应该就是其中的一种。
   等到唐泽终于将这些毒虫都驱散开之后,面前早已空无一人。当他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到村子的时候,惊愕地看见活死人早已退去,地上残余着几具尸体,他所带来的人,这个世上最精良的部队,竟然已经全部都阵亡了,每一个人的身上都盛开出鲜艳的花。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他们也会变成那种活死人的,唐泽忍痛将他们的尸体切成了两段。
   当他看到任辛的时候,松了一口气,他没有死,伤口也没有异常。他注意到任辛的脖子处有血渗出,检查一番,发现有细小的牙齿曾咬开他的血脉,是在吸他的血吗?又或者是在救他?看来对方只是想抢走骨笛,并不想伤害任辛的性命。
   遥远的金字塔顶部,站着那个绿衣的女子,面纱已经解开,月光照在她白玉一般的脸上,额头用金粉勾勒出了一弯新月。她的嘴角染着鲜血,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你不用觉得奇怪,我只是答应了那个人,不伤害他的朋友。所以,任辛不能死。”她说着幽怨地看着远方:“如果我救了任辛,能换取他回到我的身边,那么,我愿意这样做。”她说着缓缓地伸出双手,她的十指已经变成了白骨,身上的绿纱褪下,浑身都是已经结痂萎缩的伤口,如同一张张干瘪的小嘴一样,仿佛向着天空发出哀嚎之声:“这就是喜欢那个人的代价。”
   她以命令的口气对唐泽说:“带着任辛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你们一直都在找的那个人。”
   唐泽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那个古怪的女子走了。女子却并没有带着他们进那个金字塔,而是在荒漠中行走了几个小时,直到唐泽双腿疲软,如同灌了铅一般,才来到一片沙漠石林之中。女子回头,神情怪异地看了唐泽一眼,却并不说话,直接钻了进去。
   唐泽犹豫了片刻,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石洞里十分闷热,充斥着腥臭的气息,走过蜿蜒低矮的甬道,他们来到一片稍显宽阔的地方,唐泽看到石壁边靠着一个男子,已经骨瘦如柴,骨骼撑不起身上那套黑色的西服,他听见有人进来,勉强抬起眼皮,干裂的嘴唇有气无力地吐出几个字:“你走吧,我不会说的。”
   突然,唐泽背上的任辛清醒了过来,目光射向了角落中的男子:“连刀?”
   那的确是连刀,他听见任辛的声音,苍白的脸变得更加煞白,猛地咳嗽了起来:“童飞廉,你,你还是将他带来了?”
   “我现在已经不叫童飞廉了,神说,如果我忠于他,他就会赐给我‘哈特谢普苏特’的名字,和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女王的名字一模一样。”童飞廉说:“我要让你看看,你为他究竟付出了一些什么。他竟然什么都不知晓,我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还好意思说吗?我变成这副模样,还不是拜你所赐!”连刀的眼神里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有愤怒、失望、痛苦,甚至还有一丝爱怜。
   “那一天,你说走就要走,要离开神。可是,你的手中掌握了通天的秘密,主人又怎么会放你走。他用我来威胁你,然而,你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我被扔进蛇虫之窟,依然没有停止脚步。你为的就是你的朋友,任辛吗?你不想让他为难,所以,你就宁愿抛弃我?”童飞廉用白骨般的手指撕扯着自己的头发,面孔也变得扭曲可怖:“所以,我将他带到了你的面前,我想让你亲眼看见他是怎么死的。”
   “不要。”连刀痛苦地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他的双腿被一块巨石压住,根本动弹不了。
   “将你掌握的秘密告诉我,将它毁掉,我就放走你们。否则的话……”童飞廉的眼中闪现出决绝的表情。
   任辛从唐泽的身上爬了下来,虚弱地扶着唐泽的肩膀:“我一直都很诧异,你为什么要连刀身上的东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想要的是破解‘P=NP’的秘诀吧。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东西呢?为了破解这个世上所有的密码?为了制造强大的人工智能?又或者是为了利用偶然性制造大型灾难?你们现在已经有了制作活死人的配方,以所谓的神的能力,我想,上面的这些都不是难题。神根本就不需要‘P=NP’。所以,我大胆地猜测,那是因为这个数学公式你隐藏着对抗神的奥秘吧。如果你真的是神的人,要保护神,你只需要将连刀杀死,就能永远保守这个秘密。但是,你却没有这样做,而是强迫他将东西交出来。所以,我猜,你其实是想利用这个秘密,去独自对付神吧。你明明是在极力维护连刀,却偏偏要让他恨你,你是想让他在你死后,不要过于伤心难过吧。”

共 15203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我相信这不是故事的结束,因为人类衍生的故事还在继续,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永无休止,但我们相信,不论天翻地覆,最终胜利的依然是正义的一方,是高尚的人类为此付出的一切。故事虽然是系列中的一个片段,与云南的故事也有异曲同工之处,但脉络相当清楚,故事也简练明了,特别是最后面的结尾,不仅隐含深意,且画龙点睛,直切主题。推荐阅读!【编辑:山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10723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泉        2021-07-22 16:42:35
  “没有恶的恣意释放,哪里会显得善的内敛悠长。”等诗意般的结语,余味无穷而发人深思。
   问好任老师!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1 楼        文友:任心一        2021-07-22 19:48:37
  感谢您的编辑。愿酒家排名得到稳步提升。
  
   这个故事,我个人实在是太喜欢了,西方神话和东方古风、科学知识融合在一起,竟然丝毫都没有违和感,堪称完美,可能也只有我能做得到了吧。“任心一”是个好名字,取自“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叫这个名字,我都陡然变得自信(也许是自负)了呢。
  
   神(小米),给人类出了三道难题,其中一道就是让一个城市所有的人,都染上传染病,而最后一道题,则是找到“主人(神)”所在的位置。于是,众人就去了。这里展现的就是这个故事。但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一切不是终结,而是开始,他们真正的敌人并不是“神”,而是能将神杀死的外星生物。最后,男主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去和老天爷打那个永远不可能打赢的劫,最后一段大结局,已经写过了。
  
   那一段,我可能忘写了,最后,人类的AI技术已经很完善了,经过人工智能的测算,最后成功的可能性只有“0.01%”,但是男主还是同意了这个计划,因为,其他所有的计划,成功率都是0,而“0.01%”,意味着还有希望。为了这个“0.01%”,几乎所有的人,有名有姓的,都牺牲了。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