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瘦罗和胖罗(小说)

精品 【流年】瘦罗和胖罗(小说)


作者:李卫荣 布衣,344.8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403发表时间:2021-07-27 15:46:38

瘦罗和胖罗的家在河北省一个小乡村,俩人是亲叔伯兄弟,瘦罗比胖罗大点儿,是哥哥,胖罗是弟弟。两人虽然都是高个儿,可是质量不同,瘦罗细高细高,胖罗胖高胖高。
   孩子们打架时,只要有瘦罗参与,胖罗永远冲挡在瘦罗前面,是瘦罗的盾牌,也是瘦罗的靠山。黑塔般的胖罗往哥哥跟前一站,多强横的孩子也不敢动瘦罗一指头。因此除“瘦罗胖罗”外号之外,孩子们还给俩人起了个共同外号:狼狈。据说狈是狼的首领,狼战斗(狼群打架或者围攻捕食猎物)时,狈骑在那只最大最健壮的狼身上指挥战斗,胖罗是狼,瘦罗是狈。孩子们为什么没在外号后面加上“为奸”呢?因为瘦罗和胖罗哥儿俩很仁义,从不主动惹是生非。
   两人学习都好,高考却都落榜了。尤其胖罗,高三年级顶尖的学生,一模二模三模都第一,老师们公认清华北大非他莫属。可是胖罗高考的成绩比瘦罗还惨,瘦罗离录取分数线差一百多,胖罗差二百多。胖罗的父母想让他复读一年,被胖罗坚决拒绝,说我从六岁就念书,十二年了,我一看见课本就头疼。
   好在早有一份肥得流油的捡破烂差事等着哥儿俩。千万别以为用“肥得流油”形容捡破烂是讽刺,不是的,这差事真的肥得流油。
   瘦罗胖罗的姑姑姑父就在京城捡破烂,而且一捡就是十几年。这十几年里,给大学毕业的儿女在京城买了房,给自己在村里盖了楼房。高考前夕,姑姑开着宝马车带着很多礼物来到娘家,跟哥嫂们商量,说他和孩子爸不想再捡破烂,打算回家养老。俩侄子若考上大学呢,由她供孩子读书;若考不上,就让俩孩子接他们老两口班捡破烂。哥嫂起初有点儿不乐意,说俩孩子高中毕业,就算考不上大学也不能干捡破烂的营生,太丢人了。姑姑说我开着宝马,家有三层楼房,儿女大学毕业在京城都有住房,我丢人吗?这都是十几年捡破烂挣的钱啊!姑姑的话被俩侄子听见了,赶紧说姑姑我们听您的,考不上大学一定接您的班,您就和姑父放心在家养老吧!
   两个落榜少年决定明天就去京城接班捡破烂。
   吃完晚饭,胖罗跟父母说我和哥哥明天要走了,想到村外的庄稼地看看,再回家的时候说不定这些庄稼就收割看不见了呢!
   母亲拿过一件长袖衬衫给胖罗披上,说野地里蚊子成团凶着哪,穿长袖的省着被蚊子叮着。临出门还一个劲儿嘱咐儿子早点儿回来,天黑她不放心。一旁的父亲被母亲的话逗笑了,你们老娘儿们就是婆婆妈妈的事多,俩大小伙子在一起,还怕被歹人打劫不成?
   “又不是没有。”母亲小声嘟囔,胖罗理解母亲的不放心,也理解母亲这句话。
   十八年前的除夕,在京城打工的罗福田下火车走夜路回家,忽然听见从路旁一座废砖窑里传出婴儿哭声。他打着手电奓着胆子走进去,手电光下,一个顶着黑魆魆头发的婴儿小脑袋露在睡袋外面。罗福田赶紧抱起婴儿向家飞奔,天太冷了,他怕耽误时间长了孩子冻死。
   这个小孩儿就是胖罗。罗福田和妻子都四十多,结婚十几年没孩子,夫妻俩觉得这孩子就是老天爷赐给他们的宝贝。夫妻俩把所有的爱都给了胖罗,吃好的喝好的穿好的,要不十八岁的儿子怎么又高又胖像半截铁塔似的呢!就这样,老两口心里还觉得对不起孩子。想人家孩子刚捡来时,浑身的绫罗绸缎,脖子挂金锁手腕戴金镯,孩子亲生父母肯定是有钱人呀!估摸两口子抱孩子回家过年,走到破砖窑前碰见劫道的歹人,歹人怕啼哭的婴儿坏事,就把孩子扔进砖窑,把孩子父母劫持走了。可怜的儿啊,你有钱的亲爹娘不知是死是活,让你跟着我们两口在农村受苦。每想到此,老两口就说咱们得为孩子找到亲爹娘,可不能让孩子一辈子都跟着咱们吃苦受罪,对不起孩子。可是怎么找呢?老两口不知道,跟胖罗商量吧,每回都让他怼回来,说找什么找,你们就是我亲爹娘,这辈子也甭想让我离开你们。
   两个落榜少年,走在散发着微微苦味的乡间土路上,身影被天上的月亮一会儿抻得老长,一会儿又被压得挺短。“哥,你不后悔我出的这个故意落榜的馊主意吧?”走了一段,胖罗问。
   “我后悔什么?就我这成绩,考上也顶多是个二三流的大学,没啥意思。倒是你有点儿可惜,全校公认的清华北大,以后就和我一块捡破烂了。”
   “我和你的情况不一样。你有一哥俩姐,虽说在外边打工不常回家,可你家里不缺钱呀!我家里就父母和我,我是父母的心尖子,爸妈一切都围着我转,好吃好喝都留给我。读高中住校这三年,我不在家爸妈连一顿带荤腥的菜都舍不得吃。我妈身体又不好,我要再读四五年的大学,真害怕把父母累没了。父母从几个月把我从破砖窑里捡回家,辛辛苦苦抚养我十八年,把我养得山大树长。我特害怕自己没机会报答父母啊!”
   “说到这儿我得有件事告诉你,叔昨天偷偷将你穿的小棉衣小睡袋及金镯金锁都拿到我家,非让我拍成照片,让我到京城后帮你寻找亲生父母,还嘱咐我千万别让你知道。叔说从你身上的物件看出,你的亲生父母肯定有钱,找到以后你能过上好生活,省得你跟他们在农村吃苦受罪。”瘦罗使劲拍一下胳膊,一个被拍死的大黑蚊子和一滩血留在胳膊上,“我知道你不愿意寻找有钱的亲生父母,可我又答应了叔。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是当事人,你应该听我的,把照片删了,我爸问起你就说已经放到寻亲网上了。”
   起风了,黑魆魆的棒子和高粱像一群巨人被吹得来回摇曳,发出沙沙的响声,不时还有“啪啪”的枪响,好像里边藏着千军万马,其实是那棒子拔节的声音。
   “回去吧,那声音怪瘆人的。”瘦罗说。
   “好吧!要不然我妈该不放心了。”
   第二天一早,瘦罗和胖罗就坐去北京的头班长途车走了。俩人原本打算开自家农用车去,把要带的被褥和所有生活用品都放车上。平时呢,就开着农用车捡破烂,他们在电视剧里见过捡破烂的,都开一辆天蓝色农用车。可是头天晚上姑姑打来电话,说他们什么都不用带,空手来就行,这里一切都现成的。姑姑还说她和姑父有两辆农用车和一辆东风小霸王汽车,都给他们,出租房里的所有生活用品包括被褥也都归他们。
   两个少年傍晌午到了姑姑和姑父的住处,一座平房院落里三间到座房。乍一从家里宽敞明亮的五间大正房踏进潮湿狭窄的小南房,俩人半天才适应。
   “您和姑父就住这小破房里?”两个少年几乎同时问,滴滴答答的汗珠从俩人的脸上淌下来,T恤的前心后背也都湿透。俩人不明白,开宝马的姑姑姑父为什么不租住宽敞的楼房呢?或者起码也得租小院儿的北房啊?
   老两口从侄子的面部表情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姑姑就说你们猜猜这三间南房的一年租金是多少?瘦罗说一千到头了,胖罗说一月一百五,一年一千八顶天了。
   “错!”姑姑朝他们伸出三个指头
   “莫非三千?”两人同时问。
   “错!”
   “三百?”
   “三万!”姑父搭茬,“还得说年租金,还得说是老租户。要不然的话,一月就得三千多。”
   瘦罗和胖罗的眼睛和嘴同时变成乒乓球。
   “同样大的房要是北房的话,年租金六万,月租金六千。”姑姑说,“你们别瞧不起这三间破南房,刚来时我们还住不起呢,在立交桥底下住了一夏天,入冬才租了这三间房,那时一月一百。随着外地涌进北京打工的越来越多,租金也芝麻开花节节高。多年租住在这儿,房东老两口和我们都成了朋友,不好意思再涨房租了。一会儿临走前,我还要买点儿礼物带着你们俩去看望一下房东,省得我们走了给你们涨房租。不过我们得先带你们拜访小区的物业经理,不把他维持好了,他可以赶你们走,换别的人来小区收破烂。”
   老两口请两位侄子在饭馆吃完饭,没回出租屋直接就带他们来见小区物业经理(宝马车停在离小区挺远的停车场)。一番客气之后,老两口悄悄给经理一沓子钱。姑姑说这俩孩子是我娘家的亲侄儿,没考上大学,家里生活实在困难,我们老两口就决定让俩孩子接我们的班来小区捡破烂吧!也算给孩子找碗饭吃。我们呢,就回老家伺候那几亩地去。我们不在跟前,还请经理多关照。又让瘦罗和胖罗给经理鞠个躬,说了些多照应的客套话,四个人就出小区奔房东家。
   四个人来到停车场宝马车跟前,姑父说这里离房东家不算太远我们就甭开车走着去吧。姑姑说天这么热,俩孩子也累了,还是开车去吧!姑父说你傻呀,要是让房东知道咱们一个捡破烂的有宝马车,还不得给两孩子涨房租?这不等于给孩子埋雷吗?“也是。”姑姑说,打开后备箱,拿出给房东买的烟酒,四个人在正午的太阳底下直奔房东家。
   在房东家停留片刻,四个人再次来到停车场。姑父说我知道你们俩累了,开车带你们认一下废品收购公司的门,就送你们回家休息,我们老两口就走了。路上,姑姑和哥儿俩说带你们去的这家废品收购公司是公家开的,周围还有几家私人收购废品的,不能把废品卖给他们。他们不规矩,有时还蒙人。姑姑说你们也不是纯粹捡废品,也还得收废品呢!小区里有老人也翻垃圾箱捡东西,废品收购站太远,他们就把废品卖给你们,你们挣中间的差价,这样呢,油水可能比自己捡垃圾少一些。家里有一张收废品的价格表,你们按上面的价格收就行。
   “姑姑姑父您说,要是小区捡废品的人多,我们会不会赔本,连一年交物业的三千块管理费都收不回来呢?”瘦罗问。
   开车的姑父摇头:“这个问题我们不做回答,明天你们一上任就知道了。对了,你们还得尽快学个本子,往废品收购公司送废品得用东风小霸王汽车,一车拉的废品顶十个农用车的。”
   宝马开到出租屋的住处,姑姑说天快黑了,你们俩也累了,好好睡一宿,明儿个就得走马上任了。“记住姑姑的话,永远安全第一。”
   一直看着宝马车融入大街上的车流中,两个少年才走回出租屋。打开灯,两人细细地打量着屋内的一切——哥儿俩的家。
   其实没他们说得那么糟糕。
   三间倒座房最西边的是卧室,卧室里就有一大一小两张床。大床铺着竹席,床上的枕头毛巾被叠放得整整齐齐。小床靠北边是一台大电视,南边空出的地方码放一大摞好像装衣物的塑料袋,各个叠得平平整整的。三间房中间那间是厨房,各种厨具俱全之外,厨房里有大大小小的好几摞钢种盆和各种时髦的碗筷。
   “姑姑姑父真是钱多没地方花了,买这么多的锅碗瓢盆干什么呀?多占地方呀!”瘦罗说。
   “没关系,咱拿回家让爹妈分给邻居们。”
   最东边那间是厕所,里边还安有淋浴。地面及墙壁都贴着白瓷砖。房间虽小,却一尘不染,相当干净。
   两人又回到卧室,瘦罗说咱连一件换洗的衣服都没带,要不到商店买件衣服?胖罗说商店里的衣服没上百块买不下来,姑姑既然什么都不让咱们带,说不定早给咱准备好了呢!
   “也是。”瘦罗说,俩人就拿开床上的毛巾被和枕头,以为姑姑一定把给他们买的新衣服放在枕头底下了。新衣服没有,却有一个鼓鼓的大信封。瘦罗把信封里的东西倒出来——两捆人民币和一张叠在一起的纸,“肯定是姑姑给我们写的信。”俩人同时说,瘦罗让胖罗念:
   孩子,两万元是我瞒着你们姑父给你们留的学车的钱,干这行不能没有驾驶本。你们要穿戴的衣物,都在小床上的塑料袋里,四季的都有,我都洗干净叠好放进去的随你们挑。你们是我的亲侄儿,姑姑也不怕你们笑话,这房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我和你们姑父从小区垃圾桶里捡的,包括你们看见的我和你姑父身上的穿戴。希望你们珍惜这份工作,好好干。
   信读完了,两个十八岁少年的眼睛湿润了,到底是亲姑姑啊!
   “我们要对得起姑姑。”瘦罗和胖罗同时说。
   第二天,瘦罗和胖罗开着姑姑姑父留下的农用车走马上任。他们要去的小区大门外,是一溜饭馆商店,俩人还是昨天中午吃的饭,这会儿肚子饿得早前墙贴后墙了。停好车,哥俩走进一家小饭馆,要了一摞油饼和大米粥。瘦罗从小吃饭没忖量,好吃的能把肚子吃出套间,不爱吃的胡乱搪塞几口。也就因为如此,所以瘦得像根竹竿。这会儿见着炸得焦黄香喷喷的油饼,就甩开腮帮子拼命往嘴里塞,胖罗一个油饼还没吃完,盘子里的一摞油饼就被瘦罗扫光了。
   “你吃着,我再去拿几个。”瘦罗说,没一会儿又端过来一摞。
   吃完了到柜台上交钱算账时,瘦罗傻眼了:“你们这是打劫哪?一顿早饭就三十四块?”
   “每个油饼两块,你们要了十五个。白米粥两块一碗,你们要了两碗。一共三十四块。”
   瘦罗无话可说,走出饭馆一边打着饱嗝一边和胖罗嘟囔,说照这么下去,我们俩一个月吃饭就得好几千,捡那点儿破烂怕是连饭钱都不够。
   “哥,以后咱自己做,肯定能省好些。”
   小区很大,以中间的大道为界,分为东半区和西半区,遵照姑姑和姑父“哥东弟西”的嘱咐,瘦罗在东半区,胖罗在西半区。
   姑姑家的东风小霸王汽车就停在东半区的一座楼房的山墙跟前,昨天来小区时老两口带他们看过。瘦罗把农用车停在小霸王汽车旁边,本应该立刻就干,可是他刚才吃了十一个油饼,油腻腻的这会儿有点儿犯恶心,别说不敢去翻垃圾桶,坐在驾驶座位上还老惦着往外吐呢!瘦罗想如果分散一下注意力或许好一些,就拿出手机对着来来往往的人和车偷偷拍照。

共 11368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堂兄弟俩成绩不错,高考却名落孙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他们是故意考砸的,主要是胖罗不愿意自己的养父母为了自己受苦受累,他要挣钱回报养父母的大恩大德。正好他和瘦罗的姑姑在京城捡垃圾发达了,想要回家养老,让俩侄子接班。瘦罗在京城收垃圾,遇到了胖罗的有钱的亲生母亲。可怜这个失去孩子的母亲,把瘦罗当成了自己的儿子。瘦罗见到胖罗后,把真实情况告诉了胖罗,并且要胖罗与母亲相认。胖罗理解母亲想念儿子的心情,又担心养父母,于是与瘦罗约法三章。他不要母亲的钱,支持瘦罗帮助母亲经营公司,他自己则在家经营网店,时刻陪着养父母。虽说如今的社会人心浮躁,很多人向钱看,但善良和感恩从不缺席。胖罗本来可以考上一个好大学,到城里过上好生活,可是他没有;他本来可以回到亲生母亲身边,当锦衣玉食的少爷,他没有;瘦罗无意中遇到了胖罗的母亲,他本可以将错就错,他也没有。人间自有真情在,从胖罗和瘦罗身上,从胖罗的养父母身上,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光辉。小说叙事从容不迫,沉稳内敛。没有大起大落的故事情节,却让人感受到美好人性的温暖。佳作,推荐阅读!【编辑:燕剪春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10801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21-07-27 15:51:39
  很有意义的一篇小说,告诉读者,做人就得善良,有一颗感恩的心。这样的人运气往往不太差。感谢作者的创作!祝你夏安!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2 楼        文友:李卫荣        2021-07-28 14:09:05
  谢谢燕剪春光老师的评论和指导。
3 楼        文友:风逝        2021-07-29 10:22:55
  读了很让人感动。胖罗的美好品质数次在考验中呈现其高贵:其一,故意考试考砸,为了报恩母亲,怕学费让他们受累;二、不让瘦罗替他找亲生母亲,为了给养母尽孝。三、知道瘦罗找到亲生母亲且很有钱,依然不为所动,担心着养母身体愿留在养母身边。这种纯美的品质与养母养父给予他的无私的爱有关。除了胖罗,其他人物,小说也尽情展现着人世间美好的人性。如瘦罗不冒名顶替,如胖罗养父捡到孩子生怕冻坏了飞奔回家,如姑姑为两个侄子站稳脚跟做出的努力……感谢李老师将如此美的作品投稿流年,墨香了我们的文苑。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4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1-08-02 09:55:48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