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泊宁静 >> 短篇 >> 传奇小说 >> 【宁静】战死(小说)

编辑推荐 【宁静】战死(小说) ——宜宾革命烈士系列之八


作者:清贫 秀才,2503.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906发表时间:2021-09-17 16:43:32
摘要:描写国民革命军连长,宜宾人苏重淮在大革命中的故事。

【宁静】战死(小说)
   一九二五年。宜宾筠连。
   “大哥,你被官府通缉了!”一位朋友这天匆匆来到了苏重淮的家里,一进门就说。这个事情表明:要不了多久,苏重淮会被当局抓起来。
   “老婆,我被官府通缉了。家里呆不下去了,我要马上走了。”为人仗义而正直,非常果断的苏重淮对自己妻子说。他知道:这一切由于自己反对官府黑暗,在社会上宣传进步思想,已经惹怒了官府,并要收拾他了。
   他和自己妻子结婚快一年了,妻子还怀着自己孩子快要生了,做爸爸的幸福和喜悦不得不马上中断。好人青年苏重淮是不想离开自己快要生了的妻子的,可是又非常的无可奈何!
   “重淮,那你怎么办?就不管我和孩子了?”他妻子十分不舍对自己丈夫说。
   “我已经危险了。这样,我先出去,等将来看情况再回来。”苏重淮只好说。实在舍不得自己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说完,苏重淮和自己朋友就马上离开了家。
   苏重淮离开宜宾筠连到了重庆。不久,他把自己的情况跟曾省斋说了。曾是老同盟会员。他根据苏重淮正义、豪爽、忠诚的特点介绍苏重淮去广州考黄埔军校,好实现苏重淮改造不平等的社会,成为一个有理想、打天下的革命军人报国的心愿。
   几天后,27岁的苏重淮去了革命风潮盛行的广州,考上了黄埔军校开始军校生活。
  
   二
   他在黄埔军校期间,十分刻苦勤奋:军事理论课文认真,军训时,十分卖力又吃得苦,受到黄成恩教官的喜欢,认为他是未来的一个不错的有发展前程的革命军人。
   这天,是一次普通的军事训练课。
   “同学们,我们今天进行滚爬训练。”头戴圆盘帽,身着蓝灰色军衣,腰间紧系着一根酱色宽皮带的极为英武的黄教官,对包括苏重淮在内的在身前一长排的身着同样军装的军事学员说道。
   “是,教官!”学员们极为严谨地回答。
   “开始!”黄教官非常严肃地一喊,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就习惯性地动了一下,显得他非常的孔武有力。
   严肃的苏重淮和战士们就扑倒在宽大的土灰色的地坝上,在自己非常非常严厉教官的监督下,举动非常积极地往前爬去。
   苏重淮进行这样的军事动作多次了,没有什么不适应,而是知道自己该怎样做怎样进行才好。
   在爬行中,他忽然听到站在一边的双手叉在因背对光线而发暗的紧系着宽皮带的皮带发亮的黄教官忽然喊了一句:“赵德力,你做些什么?出列!”
   苏重淮就看到自己前边爬着的一个叫赵德力的小个子学员,就有些发窘站了起来,走出大家爬行的行列。
   “你做些什么?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好。这样在将来,怎样成为一个合格的国民革命军人?”黄教官对他喊道。
   赵德力非常脸发红。
   黄教官喊道:“你的动作比大家慢,还东往西看,这怎么行!你要和大家保持一致,知道吗?”
   “知道。”
   “重做!”
   “是,教官。”
   然后,赵德力回到学员中,趴下继续滚爬训练……
   晚上了。
   苏重淮在宿舍里,看到被黄教官训斥的赵德力。他关切问:“赵德力,你以前不是做的可以吗?”
   “苏大哥,我一不知道,就是心情不在这方面。”
   “你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
   “是不是注意力不集中?”
   “可能吧。”
   “没什么。”苏重淮说,然后又说,“以后,你有有什么事或在训练上的,都跟我说。”一心想帮助自己同志的苏重淮热心地说。
   “谢谢苏大哥。”
   ……
   在以后的军事训练中,在苏重淮的帮助下,赵德力有了进步。这让黄教官,对苏重淮非常看重!
  
   三
   有一次,黄教官带着苏重淮,还有两个军事战士,他们身着革命军人的军装极为英武,在大街上走。
   这时,刚过一条小街,一过来,就有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老妇女上来说:“长官,可怜可怜我吧,跟我一点钱。”
   黄教官看都不看这个老妇人一眼,就径直往前走去。
   正直心肠好的苏重淮看见黄教官这样,没有一点同情心还非常冷漠,他就站住。他把自己的右手伸向他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肚皮下的军裤包里,拿出一两个铜板跟这个老妇女说:“来,拿着。”
   “谢谢长官。”
   “不,我们是国民革命军。”
   “谢谢革命军。”
   “大娘,快拿去买点吃的。"心底善良的苏重淮说。
   “谢谢革命军。”然后,苏重淮就走了。
   黄教官看见苏重淮把自己唯一的不多的钱拿跟要饭的妇女。就说,“你怎么拿钱跟要饭的?”
   “我想我是革命军战士,就要帮助老百姓。”
   “你管这些干什么,管你自己就行。”黄教官这样说。
   苏重淮没有回答,他觉得黄教官没有同情心,还蔑视老百姓,是只满足他自己愿望的人。从今后,他除了在黄教官的指导下进行军事训练外,就少有和他在一起。
   在教官中,有一个叫覃为汗的。他三十岁,他是中共广州军委委员,是共产党员。
   他俩经常在一起。苏重淮听他讲革命的真哩,比如:苏联十月革命的成功和巴黎公社。从他那里,苏着淮认识到;革命的重要性,要打倒封建社会,外国帝国主义列强和反动军阀的统治,只有共产党领导劳苦人们起来,推翻反动统治,
   才能在将来建立一个民主、公正的人民共和国,只有这样,天下的劳苦大众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生活,这正是共产党进行革命的目标。
  
   四
   寒冷的冬天来了。
   苏重淮在宿舍里,看覃为汗跟他的《共产党宣言》《苏联革命简史》等书,经常看到半夜。他在看了这些革命性质的书籍后,更坚定地下定决心:一定要改造这个不平等的社会的信心。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
   军校不上课。苏重淮和覃为汗出军校到街上散步。来到广州码头。
   苏重淮看见在码头上肩扛沉重的货箱的劳工。这么冷的天气。他看见一个老力劳工,快六十岁了,肩扛着货物,在非常吃力往斜斜的码头上上来。可能太累的原因,人就闪了一个,
   肩上货物就落了下来,落在地上摔烂了。
   一个监工看见了。他就马上过来,抡起鞭子,往这个倒在地上的老男人的脸抽打。这个老男人被打的身子滚过来滚过去。
   十分仗义、正直的苏重淮直接一步上去。一把夺过这个监工的鞭子喊道:“不许打他!”
   “你是什么人?”这个监工没有想到,会有一个军人这样对他。
   “老子是革命军人。”
   “你少管!”
   ;“你再打他,老子弄死你。”说完,苏重淮从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拔出驳壳枪对着这个监工。
   然后苏重淮才把老男人扶起来说:“你别干了。”
   “我还有几个儿女需要我养活。”
   苏重淮也无言了,他和覃为汗就走开了。
   共产党员覃为汗从这个事情中,看到了苏重淮仗义正直的个性,认为这正是一个适合做革命军人、共产党员的人选。
   他开导苏重淮说。“你知道,为什么有些劳苦人干了一辈子的活,还是受苦,生活悲惨吗?为什么那些地主、资本家什么都不干而富的流油?”
   苏重淮不明白,看着覃为汗温和、坚毅的脸。
   “那是,地主、资本家把我们的农民、工人的血汗都榨干了的擒故。目前的反动军阀、封建势力、西方列强是一伙的。他们勾结一起,永远骑在人民的头上作威作福,让我们的劳苦人民做他们的牛马。这是绝对不行的。”停了一下,覃为汗又说:“不能永远让这面样的局面继续下去。我们的共产党就是要起来,号召人民起来,反抗他们,只有把这些吃人的反动势力打败,我们的劳苦大众才能有真正有尊严的好日子过。”
   听到黄为州的启发,这使得苏重淮更坚定地认为: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更有意志和决心打破这个旧世界。
   由于苏重淮向往革命,看不的不公正的事,受到共产党人的影响下和培养,他光荣地参加了共产党。
   到一九二七年,苏重淮军校毕业了,并担任国民党五军军官教导团五连连长。
  
   五
   这是一九二七年七月三十一日的半夜。国民革命军汇集到了南昌,一场由共产党领导的向国民党打响的战斗就要开始。
   早在多天前,苏重淮连长他们的部队到了南昌。
   此时是8月1日深夜两点,已经按照上级命令等着军事攻击的五连连长苏重淮和他五连战士,在两点多钟,他(他们)听到了城里的枪声。
   “连长,你听有枪声!”一个他身旁的戴排长,也是他的一排长跟他同岁,小点月份,两人都是二十九岁。
   “好。起义开始了!”苏连长说,他马上又说,“根据上级的命令,我们五连将对城里的警察局进行打击。五连,跟我来。”
   “是,连长!”
   战士们回答。对于要打警察局十分积极而高涨。
   说完,苏连长把他右手抬起伸向,斜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左手迅速抬起把他肚皮正中插在宽皮带里的驳壳枪的皮带拔松,抽出来带着战士们向警察局急跑去。
   不多久。要到达位于城中心的警察局门口边了。在大门上的黄亮亮灯光下,原先只有几个警察在站岗,可能是听到离他们这里附近有枪声,惊动了他们。马上就有多个警察在门边工事上,看来是做好应对意外情况的发生。
   看到有人往他们攻来。一个警察队长喊道:“打!”
   “快,散开!”跑到最前面的苏连长喊道。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同时,他反应快。
   多个战士往大门侧后边显得发黑的围墙跑去,在出来的正门边的地上是一片黄亮亮的。
   苏连长没有急于往墙边跑去。而是卧倒在发亮的地上,他这样做在吸引警察的火力以免自己战士被打死打伤,这样,他就有即刻随时被打死的危险。
   他马上就看到:有子弹向他打来。反应很快的苏连长马上一滚开。警察打来的子弹如追着他射来,致命的死亡扑向他。
   没有被打中的他又回过来,并立刻向大门工事上的警察开枪。他没有看到有警察被他打中,此时,双方在对射。情势非常紧张而令人压抑!
   “嗯!”一个战士在墙边向敌人射击时,发出一声闷哼。就倒在黑明明的地上。可能是惯性,这个战士倒地后,往发亮的中间的地上过来些,这就暴露在警察的眼前。
   苏连长马上急滚向自己倒地的战士,不想让他被敌人当场打死。他一过来就看到:战士肖明声用双手捂住肚皮,痛得在地上翻动。
   苏连长赶快用自己宽厚的身子把自己战士挡在身后,不断向敌人射击。
   此时,在墙边的王副连长看到:自己连长和战士都危险,随时都有被打死的可能,就想了一个办法,为自己连长、战士解围。
   王副连长忽地令人意向不到的跑向敌人工事。马上,有五六个战士跟着自己的王副连长一起上。他们向敌人边冲边射击,这样就为自己非常英勇的苏连长和战士解围了。
   苏连长看的心惊,他知道,这样上去,会被马上打死的,很为自己战友担忧。然后,他马上往前看:王副连长在跑近警察,没有一丝的惧怕,还看见他向警察出动驳壳枪极力开枪。跟着他上的多几个战士也举动积极,是呀,谁也不想看到自己的指挥官一个人面对敌人。
   此时,跑在战士前面的王副连长被工事上的警察打来的子弹,击中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还是四五颗。王副连长马上捂住肚皮,一下,仰倒在地上,三个跟他一起上去的战士也被打死。
   苏连长觉得需要一种大力量来解决敌人,因为,这样不利的情况不能再持续下去,否则,我军会伤亡惨重。在他有这样想法时,他忽然看见:身后边躺着的。捂住肚皮的这战士腰间宽皮带上的手榴弹。就马上伸出手,从这战士腰间皮带上取下一枚手榴弹。一拉燃,就向工事上的警察投去。
   只见哄的一声,一股红红的火光一闪,“啊!”多个警察惨叫一声。
   苏连长意识到这可能是一次不多的机会,一旦错过了,自己的战士会更难攻坡的。就马上从地上爬起向此时烟火熏熏的工事急跑上去。一小会不到,他跑到仰倒在前面地上的王副连长的身边。他看到:仰倒在地上的王副连长双手捂住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血糊糊的肚皮,已经没有气息了,看来,王副连长刚死一会。可能在刚才王副连长带着多个战士往上冲时,苏连长的视线被多个战士遮住,苏连长没有看清楚,谁会想到:是王副连长牺牲了。
   此时,斜躺在地上的已经牺牲的王副连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血糊糊的,他的脸在亮光下,显得发白,苏连长忍住悲痛就冲上去,没有再看,因为,消灭敌人更重要。战士们也冲上去,一起打死工事上的警察。又跑进警察所里,用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解决掉警察局,获得了胜利。
   几天后,苏连长和战士们根据上级的指示回到了广州。
  
   六
   一九二七年十二月十一日,今天晚上要进行武装起义。苏连长和战士们在进行着必要的作战准备。
   这天下午,在自己连长办公室的身着灰白色军衣,一根酱色宽皮带紧系在其粗壮的肚皮上的苏连长和自己同志在关于起义的事务上,刚做出商量后,这时,有一个人,是陈教官进来了。苏连长明白这是自己同志,共产党员。

共 700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战死犹荣,这句话在年轻的革命志士苏重淮身上是座右铭。一九二五年。宜宾筠连。苏重淮反对官府黑暗,在社会上宣传进步思想,已经惹怒了官府,并要收拾他了。当时妻子还怀着他的孩子,在这种政治局势和生活情势下,苏重淮不得不离别妻子,离开了家,暂避峰头。几天后,27岁的苏重淮去了革命风潮盛行的广州,考上了黄埔军校开始军校生活。他是一个有理想、打天下的革命军人报国的心愿。他在黄埔军校期间,十分刻苦勤奋:军事理论课文认真,军训时,十分卖力又吃得苦,受到黄成恩教官的喜欢,认为他是未来的一个不错的有发展前程的革命军人。苏重淮的一次偶然出手迎救被黄教官欺负的一位妇女,引起了共产党员覃为汗的注意。覃为汗看准了苏重淮的正直,暗中做他的思想引导他成为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在他的启发下,苏重淮更坚定地认为: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更有意志和决心打破这个旧世界。一九二七年七月三十一日的半夜。国民革命军汇集到了南昌,一场由共产党领导的向国民党打响的战斗就要开始。在战斗中,苏重淮带领部下策反,与国民党进行了对抗,但最终牺牲在二十九岁。战争的激烈,塑造了他英勇就义,战死犹荣的高贵形象。小说,语言精湛,语句生动,结构严谨,有完整的情节设计。感谢赐稿宁静,问好秋安。【编辑:开心的秋蝉】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开心的秋蝉        2021-09-17 16:44:36
  苏重淮做为一名爱国正直的义士,用生命谱写了一场战斗中的高尚歌曲。
2 楼        文友:清贫        2021-09-18 10:20:16
  感谢老师的编辑。以后还有大量的小说发上来,下一个小说:《钱壮飞》
3 楼        文友:淡泊宁静社        2021-09-18 11:39:52
  佳作欣赏,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淡泊宁静社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