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韵】像雪一样落下(散文)

编辑推荐 【菊韵】像雪一样落下(散文)


作者:黄金山 进士,6165.3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01发表时间:2021-10-17 18:59:25

冬天横亘在门外,阻挡了许多正在行进的路程。一早起来,伸手拉开窗帘,就可以证明我还是一个活在冬天里的人儿。
   雪,无休止地、无间断的、无停歇的、静静地落下、落下,落到一切可以到达的空间:沟壑,田野、山川、小溪、公路、巷道、房屋的脊背、窗户的边缘、树木的枝丫、下水道、甚至落叶堆积的角落……山上的那些绿色树叶尚有一痕隐约,但是不久也被雪掩盖住了。满眼都是白色、耀眼的、无边无际的、广袤的雪白,突然一下子成为世界的主色。道路被掩埋了,草地被掩盖了,流水被掩藏了。只有那些高高低低的房屋还在,平时嚣张的车辆稀疏起来,人行的脚印也消失得毫无踪影。雪没有犹豫,落得毫无顾忌,也没有思想,也没有考虑后果得失,只是以一种恒久的姿态落着,一天,一夜、两天,两夜,这雪是忘记停止的脚步,还是惯性的趋势无法节制?
   夜里隔着玻璃窗看雪,空中像缥缈的轻纱、妖娆的、暧昧的、轻浮的、斑斑点点地飘然而下、又寂然无声。厚厚的雪在灯下变成紫色,一种浅薄淡的紫,带着稍微的亲近向人靠近。此时的人像住进童话里的雪国世界。只是人在年纪大了以后,幻想变得短暂而已。短暂的幻想后便是理智地提醒:你这老头只是藏在你的那间屋子里,藏在自己建筑的碉堡里,你只是用日渐稀薄的幻想来安慰余生,那就是你的幸福了……
   回想那一年我背着一捆小学生课本,冒着大雪到一座高山小学。沿着弯曲的狭窄的公路前行。一只脚一只脚慢慢地踩,踩在雪上“吱吱”有声,好像是鞋底在歌唱。雪花又在头顶倾覆,感觉自己已经成了雪人的样子。不过,那时我的心情很佳,因为我是在为高山雪地里的学子们服务,再为下一代奉献生命的热能。当我把课本发到那些红红绿绿的孩子手中,他(她)们的小脸上霎时就开出花朵。朗朗的读书声在大山里传开,与雪花一起飞扬,传得很远很远。这情景煞是惊艳动人……
   下雪的日子,也很适合团聚。三朋两友,围坐一起,温一壶小酒,淡淡地喝着,轻轻地谈着;或与家人守着一炉火锅,慢慢地品,细细的嚼。或者读一本名著,最好是现代出得横排版,看得清晰,不伤眼神,读得累了就闭目小憩,做一个幽梦,让那窗外的雪落得个漫山遍野满世界,那才是妙在其中。红泥小火炉是旧趣,电磁炉上的茶壶也颇为可人。静心品茶,合乎心意了,就没有胡思乱想,就渐渐忘记你脚下的艰辛,一旦进入境界,你还竟然会忘记天上仍然还在飘着鹅毛。
   进入天命那年,我担负去看守石龙寺古庙的特别任务。去的那日也是大雪纷飞,在上山的石梯上,我竟然滑到了,摔得很不轻,从脑袋到脚杆都发出疼痛。但是我没有犹豫,很快地站起来,四周空无一人,我暗自好笑,笑自己一个教书人命中还有当“长老”的日子。我对自己生出鄙夷之心,人生不过也是一场雪,何必要至于去向往高处。我拍拍身上,那些沾在衣服上的雪纷纷坠落下去。
   进入寺庙后,我安排下住处,就对着镜子照看自己,左边脸上有了一块青紫。我想起一句诗:毁誉皆皮相,孰能察薇旨。人啊,只要心底担当清明就好。雪依旧稠密,寺里的一个阳台也被雪分开成两处。一处是原本应该的样子,一处是被雪修正后的样子。我才想到,同样是雪,却有不同的地方。我的生命也是被分割成数份的,但是即使我被生活分割得一塌糊涂,总有一个原本自我的尚可存在,即便是很小一点,很轻一笔,只要存在,就是真我。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是的,雪可以涂改山河面目,但是却很难改变人的本性与初心。我有一友人,光明磊落,心地善良,从无半点歪心。就是秉性正直,有时难以让人承受,我常和他较劲,互相生气,谁也不服气谁。明知退一步便可安然无恙,但是我就不肯。为此多次遭人强白。看着眼前的飘落的雪,它们总是安静地落到自己去的地方,没有任何言语,无声无息地听从命运的抛撒。我也应该像这些洁白的雪,不管流浪到哪里,度应该与栖身的环境随和起来。
   雪花飞舞,谁雕琼花玉树。“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也是绝妙的诗情画意,单单踏走在那厚厚的白雪上,听那脚下踩雪发出的“吱吱”声,你就陶醉了。“战退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仰望苍穹,飞雪飘飘,朦胧一片,我的思绪止不住也飘飞起来。想起“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那雪也如眼前这般生动,不禁叹道:“这雪也下得正紧!”
   突然,一股暗香飘来,是梅味儿,我得去看看。踏雪寻梅,乃雪中一大趣也。孤独的寺庙里有梅可寻,该是何等风雅,该是何等惬意。“琉璃世界,白雪红梅”,寺庙的墙角边一树红梅如胭脂一般,以自己的姿态映着雪色,显得分外精神。我伫立在那棵梅树前,它也是独立寒蓬,姿态低下,但是它没有哀求,没有妥协,没有叫喊,顽强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开出自己的花,不需要人看见,还躲避着熟人。“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这棵雪里梅树孑孓独行,毫无挂碍,它怕沾惹尘中的重量,愿意保存自己的那一份空灵。她爱排自己离开世界的时刻,容忍自己孤独地死去。死去元知万事空……只要它在死去之前能够参透这一段真禅,那就是“质本洁来还洁去。”
   雪还在落。落到低处。落到很低很低的低处,便是绝境,是极地。可是那里还是会有花开,会有鸟语,会有生命中的真实,会有你,但是会没人可能来看见,来懂得并欣赏!我渴望那样的姿态,渴望像雪一样落下,落到低处,低处,再低处,直到看不见!

共 209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篇写景抒情散文。开头极写雪景之美:“雪,无休止地、无间断的、无停歇的、静静地落下、落下,落到一切可以到达的空间:沟壑,田野、山川、小溪、公路、巷道、房屋的脊背、窗户的边缘、树木的枝丫、下水道、甚至落叶推积的角落……山上的那些绿色树叶尚有一痕隐约,但是不久也被雪掩盖住了。满眼都是白色、耀眼的、无边无际的、广袤的雪白,突然一下子成为世界的主色。道路被淹埋了,草地被掩盖了,流水被掩藏了”由雪景引出对旧事的回忆:雪中给学生送课本,表现了一位山村教师对教育的热爱以及尽职尽责;下雪日在家饮酒或读书的惬意;天命之年到古庙跌倒受伤,“我想起一句诗:毁誉皆皮相,孰能察薇旨。人啊,只要心底担当清明就好。”这里充满哲理,表现了作者受挫折而不失其本心的坚定意志;又联想到《水浒传》中“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一回对雪景的描写和柳宗元的《江雪》诗,见出作者也带有林冲的正气和柳宗元的傲骨;结尾对寺庙里那株红梅的描写和议论,可以说是作者的神来之笔。作者写红梅之高雅,分外精神,它“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它孑然独立,超尘脱俗,保持自己的本性,置生死于度外,“质本洁来还洁去。”这里作者无形中承认了辩证法规律,人之生死,皆是自然,不可消极对待。文如其人,红梅其实是作者高尚精神的象征物。佳作,推荐阅读欣赏。(编辑 鲁芒)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鲁芒        2021-10-17 19:02:20
  一篇写景抒情散文,哲理性很强,充满对人的生命的思考。文中的红梅,其实是作者高尚情操的象征物。佳作,推荐阅读欣赏。
小说作者,也喜欢诗歌和散文。长篇小说《风雨流年》曾获得方正科技杯网络文学大赛月度冠军。主张有感而发,不平则鸣。
2 楼        文友:黄金山        2021-10-17 19:12:19
  冬日雪飞,冷气逼人,引发许多联想,写出来作为一种人生的思考,鲁老经典编按鼓励,增辉添彩,谢谢,祝福安。
黄金山
3 楼        文友:红花草        2021-10-17 20:02:40
  洁白的雪总是给人太多的想象空间,很美的一篇抒情散文,“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老师的文笔真是了不得!向老师学习!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