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东北风情 >> 短篇 >> 诗词古韵 >> 【东北】七律•谒鉴湖女侠墓(古韵)

编辑推荐 【东北】七律•谒鉴湖女侠墓(古韵)


作者:写手孙世元 白丁,0.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70发表时间:2021-10-21 17:01:20

《七律•谒鉴湖女侠墓》
  
   平水韵•仄起•首句押韵•九青
  
   雨润三桥入画屏,孤山四次葬娉婷。
   龙泉啸月东瀛亮,铁笔嘶风故国暝。
   事败锡麟遭活剐,时危秋瑾问枭刑。
   名留碣石怜冰玉,血祭轩辕照汗青。
  
   注:
   鉴湖女侠------即秋瑾,女,字竞雄,号鉴湖女侠,浙江绍兴人。秋瑾是为推翻数千年封建统治而牺牲的女烈士,为辛亥革命做出巨大贡献,1907年7月15日凌晨,秋瑾从容就义于绍兴轩亭口,其墓位于杭州西湖孤山西北麓,西泠桥南端,属于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墓呈方形,用花岗岩砌成,高1.7米,正面嵌孙中山题字“巾帼英雄”石刻,背面为徐自华、吴芝瑛题书《鉴湖女侠秋瑾墓表》,两块碑石均为原墓被毁时收藏的原物。墓穴内秋瑾烈士遗骨骨殖坛中,置石砚一方,上刻“秋瑾墓一九八一年九月自鸡笼山迁西泠桥畔”。墓座上端为汉白玉雕秋瑾全身塑像,高2.7米。头梳髻,上穿大襟唐装,下着百褶散裙,左手按腰,右手按剑,眼望西湖,英姿飒爽。
   三桥入画屏------即西泠líng桥与长桥、断桥并称为杭州西湖三大情人桥。
   四次葬娉婷------秋瑾就义当天即1907年7月15日始葬于绍兴府城卧龙山西北麓,其后十次迁葬,其中有四次移葬西湖畔。
   首迁: 1907年10月,迁往绍兴常禧门外严家潭。
   二迁: 1908年2月迁葬于杭州西泠桥西侧。
   三迁: 1908年12月1日,因御史常徵“告发”,被迫迁葬回绍兴城外严家潭。
   四迁: 1909年秋,远迁湖南湘潭昭山,与王子芳(秋瑾丈夫)合葬。
   五迁: 1912年夏,迁葬湖南长沙岳麓山。
   六迁: 1913年秋,还葬杭州西湖西泠桥西侧原葬处。
   七迁: 1964年,迁葬杭州西湖鸡笼山。
   八迁: 1965年初,由杭州鸡笼山迁回西泠桥原葬处,改为圆丘墓,墓表石刻冯玉祥题联:“丹心已结平权果;碧血常开革命花”。
   九迁: 1966年文革动乱发生,墓被拆除,遗骸再葬于杭州鸡笼山。
   十迁: 1981年10月,还葬于西湖孤山西北麓,西泠桥南堍。墓顶设汉白玉雕像。(即今墓)
   龙泉啸月------龙泉即龙泉剑,秋瑾15岁时跟表兄学会骑马击剑,尤其擅长舞剑,她的故乡是以出产干将莫邪而闻名天下的古越国,她自己随身所带的剑就是出自故乡的龙泉宝剑。1903年,她在北京期间就写了《宝剑歌》一诗。其诗云:“炎帝世系伤中绝,茫茫国恨何时雪;世无平权只强权,话到兴亡毗欲裂。千金市得宝剑来,公理不恃恃赤铁,死生一世付鸿毛,人生到此方英杰……秋瑾的女儿王灿芝继承了她妈的特点,秋瑾死后,她女儿六岁开始习武,长大后去东北到处寻找处死秋瑾的清代官员贵福,决意为母报仇,但因九一八事变,找到时贵福已死,由此抱恨终身。
   东瀛亮-----即日本经过明治维新迅速崛起,再通过学习西方,“脱亚入欧”,改革落后的封建制度,走上了发展资本主义的道路,并利用日趋强盛的国力,逐步废除与西方列强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收回国家主权,摆脱了沦为殖民地的危机,成为亚洲唯一能保持民族独立的国家,而后随着经济实力的快速提升,军事力量也快速强化,更在1895年以及1904年~1905年,分别于中日甲午战争与日俄战争中击败昔日强盛的两个大国——大清帝国(1636~1912)与沙皇俄国(1721~1917),因而跻身于世界资本主义列强的行列。于是招引了大批清朝学子东渡重洋前往日本学习富国强民,拯救民族危亡之道。
   铁笔嘶风------秋瑾幼年随兄读书家塾,好文史,能诗词,其文笔得到过孙中山称颂赞许,曾以“鉴湖女侠”等笔名,在杂志上发表《演说的好处》《敬告中国二万万女同胞》《警告我同胞》等多篇文章,抨击封建制度丑恶,宣传女权主义,号召救国。
   故国暝------ 故国即①历史悠久的国家。②祖国。③故乡。暝,是指1.日落;天黑。 2.黄昏。意指满清统治下的祖国长夜难明。
   锡麟遭活剐-----锡麟,即徐锡麟(1873年12月17日 [1] —1907年7月7日),字伯荪,号光汉子,浙江绍兴府山阴东浦镇人,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1901年任绍兴府学堂教师,后升副监督。1903年应乡试,名列副榜,同年以参观大阪博览会名义赴日本,结识陶成章,参加营救章炳麟活动,并与留学日本的秋瑾结下深厚的革命友谊。1905年,他们两人同时加入同盟会,后来徐锡麟又介绍秋瑾加入复兴会,成为孙中山和黄兴的亲密战友。同一年,为了抗议清廷与日本政府相互勾结,禁止学生在日的革命活动,许多留学生罢学回国。回国后,秋瑾和徐锡麟先后来到浙江绍兴的大通学堂,把这里做为培养革命人才的基地,为进行武装起义做准备。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2月,徐锡麟与秋瑾约定在皖、浙同时举行反清武装起义。起义原定7月19日举行,因一会党人员在上海被捕,招供出革命党人的一些别名暗号,两江总督端方电令恩铭拿办。恩铭全称为于库里•恩铭(1845年—1907年7月6日),字新甫,于库里氏,汉姓白,世居长白山,后迁至锦州城东百官屯。恩铭少年时家境清贫,得锦州名士文格资助,进学读书。1873年(同治十二年)中举后,以知县职衔赴山东邦办治理黄河,后出任太原知府,升按察使,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升安徽巡抚,由于接到昔日恩师两湖仕学院监督俞廉三推荐徐锡麟为官的亲笔信,恩师推荐,辞意恳切不能不办。于是,恩铭直接把徐锡麟看成亲信并破格提拔为安徽巡警处会办兼巡警学堂监督。1907年7月6日,安徽安庆的巡警学堂正在举行毕业典礼。几百名学生笔直地站在操场上,恭恭敬敬地等待着安徽巡抚恩铭的检阅,不久, 恩铭在学堂会办(相当于教务长)徐锡麟的陪同下走进操场。恩铭一边向学生们点头致意一边向前走,一点也没注意到陪同他的徐锡麟已落在后面。突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学生队伍中飞出来并恰好落在恩铭脚下, 竟是颗炸弹,恩铭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但那颗炸弹“哧哧”冒了阵烟并没爆炸。这时,徐锡麟一个箭步跳上前来,架起恩铭,嘴里边说:“大人不要害怕,刺客马上就能抓住。”边从靴筒掏出把手枪,对准恩铭胸口“啪啪”就是几枪,恩铭还没反应过来已命归西天。这时,整个操场都乱成了一团,徐锡麟趁乱招呼着三十几个学生冲向离巡警学堂不远的安庆军械库,搬出大量的枪支弹药,而闻讯赶来的清兵已将军械库团团围住, 一时枪声、炸弹爆炸声、人们的呐喊声混在一起,响彻云霄,但终因寡不敌众,许多巡警学堂的学生牺牲,徐锡麟负伤被捕。审讯官毓朗疑惑不解地问徐锡麟道:“恩铭是你恩师,你深受他的赏识且前途无量,何以不可理喻地恩将仇报?徐锡麟昂首回答:“他待我是很仁厚,但这是‘私惠’;我杀他,是天下公愤!” 待审讯完毕,只听“咔”的一声,听差给这个要犯拍了张照片,徐锡麟则不满地说:“脸上没有笑容,怎么留给后代?再拍一张。”徐锡麟那张面无表情、薄衣裹体的照片一直留到今天。对于如何处死徐锡麟,恩铭的妻子、即庆亲王奕劻的女儿要求按旧例凌迟执行才解恨、才有警示作用,于是审讯官请示两江总督端方,决定按此执行。1907年7月6日夜,在安庆抚院东辕门外刑场,几个刽子手手执铁锤,用托盘架底,先把徐锡麟睾丸砸烂,再剖腹取出心脏,挖出的心脏先祭祀恩铭“在天之灵”,再由恩铭的卫兵们将其炒熟下酒,一个即将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反动力量,在末日之前总有百倍的野蛮与猖獗,而徐锡麟被凌迟处死前却神色自若地大笑说:“功名富贵,非所快意,今日得此,死且不悔矣!”徐锡麟牺牲后,其独子也就是徐乃达的父亲徐学文不满两岁与祖母避难日本,直到辛亥革命后才回到故乡绍兴,其后在蔡元培的支持下徐学文赴德留学,1946年担任台湾樟脑局局长举家迁往台湾,徐乃达出生于台湾,2000年后徐乃达长住上海,担任美国飞翔网讯控股集团公司执行董事、上海捷康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台湾,徐乃达记得在念小学的时候当时国文课本里就有一课叫《徐锡麟传》,上这篇课文的时候,老师就说,“我们班上有位同学,他的祖父就是这个人。”然后他就叫徐乃达站起来,迎着同学们羡慕的目光。喜欢历史的徐这样认为,对于牺牲在百余年前的祖父徐锡麟,他觉得其出生富贵却赴汤蹈火投身革命最后以身许国,其见义勇为的精神至今价值犹存。1989年徐乃达陪同老父亲第一次回到大陆,在浙江绍兴徐锡麟故居,徐乃达父亲徐学文泪流满面,这也是徐乃达第一次看到自己父亲的眼泪,谈及大陆的高速发展,徐锡麟之孙徐乃达非常动情,他说:“我看到了祖父为之牺牲的富强中国!”
   时危秋瑾问枭刑-------形势危急,本来约定19日起事的秋瑾,却被徐锡麟之弟徐伟的供词和盘托出。1907年7月7日,浙江巡抚张曾扬得知徐锡麟的同党秋瑾消息后,下令绍兴知府贵福逮捕秋瑾。那天,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秋瑾和大通学堂的一些革命党人正在制定绍兴起义具体计划,忽然门哨领进一个浑身是水,面色如土的人,那人见到秋瑾,吃力地说了一句“安庆起义失败了,快,快……”话没说完就昏倒过去。秋瑾他们连忙将这个人扶起,仔细一看,原来是徐锡麟身边的通讯员。秋瑾一下子明白了所发生的一切,她不加思索地说道:“安庆起义失败,我们也暴露了,现在我们必须撤离此地。”说完,她一面收拾与起义有关的文件,准备烧毁,一面派人通知其他革命党人赶快躲避起来。而秋瑾自己却留下,众人劝说无效。这时她已得知徐锡麟等人遭清军残害。此刻,绍兴知府贵福已指派山阴县令李钟岳前去抓捕秋瑾,而县令李钟岳平素对秋瑾学问文章极为称许,常持秋瑾“驰驱戎马中原梦,破碎山河故国羞”之诗句,示其子道:“以一女子而能诗,胜汝辈多矣!”因此对抓捕秋瑾之事极表反对,故意延宕时间,让该校师生有机会逃走。7月13日午后,贵福将县令李钟岳召至府署,厉声曰:“府宪命令,汝延不执行,是何居心?限汝立即率兵前往,将该校师生,悉数击毙,否则我即电告汝与该校通同谋逆,汝自打算可也。”言讫将巡抚两次电令,掷于面前,拂袖而出,7月13日,下午4点,钟岳会同抚标兵管带率兵300多名包围了大通学堂。这时,身边的人忙劝阻她说:“秋女士,你快逃吧,我们掩护你。”“不!”秋瑾斩钉截铁地说,“革命就要流血,我要成为中国女子为革命流血的第一人!“当钟岳会率兵破校门而入之时,秋瑾端坐室内,桌上放手枪两支,但没抵抗,束手就擒。贵福提审时秋谨百问不答,只说她也常到大通。并送过对联。贵福不敢再问,将秋瑾交李钟岳审讯。14日午后,天阴雨湿,凄风动幕,李钟岳在花厅审讯,破例为秋瑾设座,钟岳即与秋瑾对谈。秋瑾乃缕缕陈述。钟岳随手授以笔。令录供词,秋瑾提笔仅写一“秋”字,如指顶大。钟岳令其再写,秋瑾乃顺笔写成“秋风秋雨愁煞人”七字。即举世传颂的绝命之言。钟岳再让她自述经历,秋瑾首肯,索钢笔墨水,立成千余言。二人谈话2小时之久,寂静异常,不知者疑为会客,绝不象审问犯人。李钟岳向贵福报告审问情形,贵福怫然不悦曰:“你待她若上宾,当然不招,何不用刑讯?”李钟岳表示碍难用刑。贵福谓:“你看着办吧!”当晚贵福向张曾扬报告,张下手谕,就地正法。15日凌晨二时,贵福向李钟岳下令,并派心腹监督执行。三点,钟岳将秋瑾女士提出,告曰:“我本欲救你一命,但上峰必欲杀你,我已无能为力。我位卑言轻,杀你非我本意,你明白否?”言时,泪随声堕,旁立吏役,亦相顾恻然。秋瑾答:“公祖盛情,我深感戴,今生已矣,愿图报于来世,今日我惟求三件事:一,我系一女子,死后万勿剥我衣服;二,请为备棺木一口;三,我欲写家信一封。”钟岳一一应允。秋瑾遂不再言语,从容步行,赴轩亭口。于7月15日早4点就义,终年31岁。秋瑾的死,唤醒了后人,也唤醒了李钟岳,在秋瑾就义100天后县令李钟岳选择了自尽,来告慰被他监斩的秋瑾,这大抵就是榜样的力量,一个即将觉醒的民族的力量。秋瑾就义后,她的丈夫王廷钧对二人的结晶一儿一女悉心照顾,也让儿女都成长对社会、对祖国有所裨益的栋梁之材。其子王沅德 ,1897年出生。在父母的影响之下,14岁时他便已经投身同盟会,并且在实业兴国之上可谓是功勋卓著,在湖南一带经验有众多产业,面对当时社会的窘境,他也仗义疏财,资助革命赈济贫弱,新中国成立后更是将家资悉数上交,颇有其母侠之大者的风骨。1955年,58岁的王沅德因脑溢血去世。女儿王灿芝,更是深受母亲秋瑾的性格影响,自号“小侠”,修习文武。1928年时她远赴美国学习航空专业,成为了中国第一个女飞行员,被美国航空界誉为"东方女飞将"。为祖国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1967年66岁的她去世。一门英烈,满家栋梁,让人感怀!
  
   当代•写手也疯狂---孙世元
  
   2021/10/17农历九月十二

共 502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诗人逢雨之日,拜谒了鉴湖女侠秋瑾墓。这首诗中,周围景色沐于雨中,墓碑立于孤山处,更显萧瑟,此情此景,让诗人忆起秋瑾曾经历种种,三十一岁那年,为辛亥革命壮烈牺牲。除诗歌外,注中也作详实的说明,令人悲愤、感怀。这首诗歌选词考究、情感饱满、意境深邃、文笔大气。欣赏学习,倾力推荐!【东北风情编辑:彧儿】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共 0 条 0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