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星月诗话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星月·八周年】老宅(小说)

绝品 【星月·八周年】老宅(小说)


作者:淇水碧柳 举人,5920.3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122发表时间:2021-12-04 07:38:24
摘要:首创原发。

【星月·八周年】老宅(小说) 马富贵颤巍巍地走出窑洞,他望向院子里的槐树,太阳依然挂在枝头。
   “天没变啊,太阳还是从东边升起呢!莫不是这世道要变了吗?”
   马富贵看了看土炕边有点颓败的柜子,上面堆放的方便面、鸡蛋面、纯牛奶,还有面包、奶粉、水果……给清寂的窑洞增添了点温度。
   “一切如旧,又不过年,孩子们为啥给我送这么多好吃的?难不成我得啥绝症了,快死了?他们想来尽最后的孝心?”
   马富贵晃了晃白花花的脑袋,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是他有多怕死,而是前几天他因受凉感冒去乡里的卫生院输了几天液,医生给他做过检查,说他的身体棒得很,八十多岁的人比五六十岁的人身体都好。
   马富贵不去想那么多了,孩子孝敬自己点儿吃喝,天经地义,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他没有做饭,热了一盒纯牛奶,配着面包解决了早饭。
   马富贵出了窑洞,看了看晴朗的天,心感顺畅。这几天因为感冒一直闷在屋里,看见这蓝天白云心里确实舒坦。他身后的三孔窑洞,是他住了六七十年的地方,虽然破旧,却收拾得干干净净。
   这三孔窑洞是土改时,分的地主马大头的产业,一住就是几十年,马富贵在这里娶妻生子,把三个孩子抚养长大,给他们娶了媳妇,把他们送出窑洞,各自过自己的小日子去了,留下马富贵老两口守着这座老窑洞。十年前妻子病逝,他送走了相濡以沫六十多年的老伴儿。只有一条狗陪着他,独守着这座老宅。
   马富贵轻轻叫了两声:“黑头,黑头!”
   一只黑头白身的土狗,从西边的窑洞里慢吞吞地走了出来,晃着狗腰,像还没有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无精打采,满身乱七八糟的狗毛上挂着几根干草,眼角堆着眼屎,眼目浑浊,眼神涣散,吃力地摇着尾巴,走近马富贵,在主人的腿上蹭了蹭,趴在地上。
   “唉!你也老了……”马富贵看着黑头,想起了老伴桂英,这只狗是她在地里干活时捡回来的。如今这狗还在,捡狗的人却没了。
   马富贵拿出一个面包,放在黑头面前,黑头嗅了嗅,却没吃。这突如其来的高级待遇让它有点受宠若惊,犹豫着不敢享受——从小到大是吃剩饭长大的,哪里见过这么好的东西?
   马富贵叹了一口气,生老病死,这是谁也逃不过的自然规律,不过对快九十岁的马富贵来说,自己的命硬,所以就应了那句老话:人不讲究天讲究。他虽说已是耄耋之年,却很少生病,种着自己那一亩三分责任田,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马富贵扛起锄头往外走,出了门,见黑头慢悠悠地跟在他后面,“黑头,回去吧,别去地里了,在家看门吧!”马富贵轻轻摸了摸黑头的脑袋。
   黑头却固执地走到了他的前面,马富贵只好用树枝插在门鼻上,带着狗向田野走去。远处的山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翠色欲滴,山野的空气清新湿润,马富贵的背微微佝偻着,人在前狗在后,清晨的阳光把他们的身影拉得长长的,衬着远处的青山,很像一幅美丽的水彩画。
   马富贵来到地里,非常娴熟地锄着麦地里的杂草,这儿是岗坡地很贫瘠,土薄而且水浇不着,完全靠老天爷的脸色给收成。上季种的玉米因为干旱造成减产,勉强打够口粮,只能看明年的收成了。
   黑头卧在田埂上,初冬的太阳照在它的身上,它有点瞌睡,可是狗天生的警觉又让它无法入睡,它只好一个接一个打哈欠,眼睛被泪水浸得湿漉漉的,黏糊糊的涎水也不受控制地从嘴边流了出来。看着硬撑着卧在田边的黑头,马富贵又好气又好笑,他想起了冬天自己偎在向阳处晒太阳的场景,人们常说“牛马比君子”,他从黑头身上好像看到了自己苍老的模样。
   太阳快到头顶的时候,马富贵终于把这几分地锄完了,他背起锄头往家里走,一边走一边想着中午吃啥饭;黑头强打起精神跟在他身后,一人一狗,自成风景。
   回到家,马富贵看见村长马天保正坐在自家门旁边的青石条上吸烟,从地上散落的好几个烟头看,他来了好长时间了。
   “村长,有事吗?咋不去屋里坐?门没锁,开着呢!”马家庄自古民风淳朴,很少有偷鸡摸狗之事发生,马富贵和村里大部分人一样有个习惯,不出远门从不上锁,出门就用一根树枝插住门鼻,从来没有少过一件东西——再说他的破窑洞里也确实没有啥贵重东西,不值得小偷惦记。
   “呵呵,外面敞亮。”马天保笑着说,顺手递给马富贵一根香烟。
   “啊呀,大中华!这村干部就是不一样!”马富贵拿起烟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夹在了耳朵上,他打开院门,让村长进屋说话:“村长,进屋里喝口水吧,等这老半天,耽误你半晌工夫。”
   马天保跟在马富贵身后进了院子:“二爷,别一口一个村长的叫,屁大的官儿老挂在嘴边,这是臊俺了!你以前不是一直叫我天宝吗?还叫我的名字就行。”
   “哈哈!天宝,我就喜欢你这孩子,不像有的人,当个芝麻点大的官就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在乡亲们面前吆五喝六的……给,吃面包,喝牛奶!我去做饭。今天你就在这儿吃,咱爷俩边吃边唠!”马富贵拿起柜子上的牛奶和面包就往天宝手里塞。
   马天保把面包和牛奶放回了柜子上:“二爷,您别忙乎,我就两句话,说完就走,我还有事哩!”
   “那好!啥事?你说!”马富贵不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村长亲自上门跟他说。
   “是这,咱村里准备建红色旅游景点了,您这窑洞是革命旧址,村里要统一征收进行修缮,您看,您是不是搬到您两个孩子那儿先住着?如果他们不方便,村里再给您另找地方。”马天保一边打量着阴暗破败的窑洞一边说。
   “征收?给钱不?”马富贵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问,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给,具体咋给,给多少,还没有定下来。”马天保说。
   “给钱就好说喽!”马富贵半真半假一副见钱眼开的样子,村长马天保也笑了……
   送走了马天保,马富贵看着柜子上花花绿绿的东西,心里纠结了好长时间的问题似乎有了答案,他终于明白了为啥两个儿子争先恐后给自己献殷勤了。
   马富贵走出窑洞,再一次看着自己住了大半辈子的老窑,想到很快就要离开这老窝了,心里百感交集。
   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老窑洞,听上辈人说,这应该是村子里最早的建筑了。马富贵的父亲曾经告诉过他,他们的祖上都住在山西洪洞的老槐树下,是明清时期人口大迁徙搬迁过来的,村里的窑洞就是第一批迁徙过来的老祖宗们建的,到现在少说也有二三百年的历史了。
   这三孔窑洞是村里马大头祖上的房产,三孔窑洞坐北朝南,背依山崖,一字排开。窑洞内用青石墁顶,窑口也以青石做券,异常坚固,虽然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却依然完好如初,而且从券门上精美的雕花石刻来看,马大头的祖上一定不是寻常人,就是老人们说的“有法儿人家”吧。好在共产党得了天下,带领农民进行土地改革,劳动人民当家作主人,打土豪,斗地主,批富农,分房子,分土地,这处宅子才落到了马富贵的手里,成了他的家产。
   得到这三孔窑洞后,马富贵一家人那几年做梦都会笑醒。他们祖辈贫农,家境贫困,地没一垄,房没半间。马富贵父亲一直在给马大头家做“觅汉”(长工),后来娶了妻,两口子就借住在马大头家的马棚里。闹灾荒那几年,马富贵的父母还带着他兄妹几个去逃过荒,要过饭,现在能拥有一套真正属于自己的宅子,这是他和父亲想都不敢想的事。
   几年后他在窑洞里娶了桂英,又陆陆续续生下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最西边的窑洞放着农具杂物,养着土改时分的一头老黄牛,中间的窑洞住着马富贵夫妻和他的孩子们,东边的窑洞是马富贵父母的住房。后来父母去世,东边的窑洞就成了几个孩子的卧室;再后来,孩子们长大了成家了,一个个像出巢的鸟儿飞了出去,东窑洞就成了盛放粮食的仓库;种地实行了机械化以后,无用武之地的老黄牛也被卖了;最后,老伴儿桂英也离开了他,他的身边就只剩下黑头了。
   马富贵的思绪在遥远的过去穿梭:想当初马富贵也不是凡人呐,他带着村民们建农协,斗地主,批富农,还跟着解放军参加了几次战斗,他曾负过伤,立过功,听村里那些文化人说县志里还有他的名字呢!作为一名老党员,老村支书,马富贵对村里的工作非常支持,只是离开这窑洞,他住哪儿呢?
   “爹!爹!”一阵阵呼唤打断了马富贵的胡思乱想,一听这高八度的大嗓门,他就知道是自己的二儿媳改娣。
   改娣扭着水桶腰提着一个塑料袋走了进来,看到马富贵在院子里站着,肥腻腻的大饼脸马上堆满了笑,就好像在漫地里捡到一百元钱那样,嗓门还是那么大:“爹,您还没吃饭吧?今天中午我包的饺子,给您拿过来让您尝尝……”
   “哦,好,你放那儿吧!”马富贵面无表情地说。
   改娣走进窑洞,把塑料袋装着的快餐杯放在了柜子上,她看了看柜子上的那堆花花绿绿,见添了几件东西,就问道:“爹,这谁又来看您了?是俺那俩大姑姐还是老三?”
   “老三。你那俩大姑姐都在家照看自己的孙男嫡女了,哪有空来看我?老二家的,你没事也回去忙吧!”
   改娣说:“爹,你儿说晚上来看你了,有事跟你说。”
   “好,晚上我给他留门。”
   改娣走了,马富贵打开快餐杯,一股韭菜的鲜香扑鼻而来,多长时间没有吃过儿媳做的饭了?饺子的热气熏进马富贵的眼里,马富贵不由得眼泪鼻涕一起流:“唉!老了,没成色了,就这熊样儿还咋能走到人前呢?”
   饺子吃了一半,院子里又进来一个人:“爷!爷!”马富贵一看,是老三家在村里教书的小女儿马振霞,她进了窑洞,看见马富贵在吃饺子,夸张地说道:“嚯,好饭啊,这不过年不过节,俺爷就吃上饺子了,好生活呀!”
   马富贵说:“嗯,好生活!拿筷子,吃几个!这是你大娘的好手艺!”
   马振霞看着马富贵胡子上挂着的清水鼻涕,咧了咧嘴:“爷啊,我是叫你去俺家吃饭了,今天俺大哥振军一家子从外地回来了,俺妈做了几个菜,让我来叫您去喝几杯!”
   “霞啊,你看我都吃饱了,就不去了。”
   “爷啊,俺爸说一定要把您叫过去,有事跟您商量了。”振霞说。
   马富贵心里有数了,他说:“霞啊,这样吧,你跟你爸说今天晚上来我这儿,有啥事就在这儿说,我这个样子就不去你们家了,还不够腌臜了。”
   振霞说:“爷,看您说的,您是咱家的老祖宗呢,谁敢嫌弃您?俺妈都把西屋收拾好了,说让你去俺家养老了!”
   “哈哈,那敢情好!你回去吧,让你爸晚上过来!”
   “中!”振霞走出窑洞,连打了三个喷嚏,她长舒一口气:天哪,这窑洞又黑又潮,这霉味直冲鼻子,不知道老爷子是咋在这儿住几十年的。
   太阳刚一落山,马富贵的二儿子马卫国和三儿子马建国就一前一后来了,马富贵正在吃晚饭,卫国看了看父亲碗里的南瓜红薯叶小米菜粥,眉头皱了皱:“俺媳妇不是给你拿了一箱鸡蛋面吗?不能做点汤?整年喝着这猪食一样的菜饭,没营养哩!”
   马富贵头也不抬,只顾稀里呼噜地喝完了碗里的菜粥,这才抹了抹嘴:“菜饭好喝哩!这是咱老百姓的饭,养胃哩,吃一辈子也不烦。有一句话咋说了,粗茶淡饭养人,大鱼大肉伤人。你老爹我活了这么大年纪,身体还这么好,全凭着这碗菜饭养着哩!”
   老三建国说:“二哥,就依着咱爹,老人家想吃啥就吃啥!”
   马富贵坐到炕边,兄弟俩争着给他递烟,马富贵摆了摆手,从柜子上拿出一根竹身铜嘴的烟杆,摁进去一把烟叶,卫国忙用火机给他点着:“爹,别吸这便宜货了,我把这盒好烟留这儿,你先吸着,啥时候我再过来了给您捎一条!”
   “就是,爹,我那儿有你孙子振军从外面拿的云烟,改天我给您送几盒您尝尝!”建国连忙说。
   “咳,这老烟末子我也吸习惯了,吸你们那洋烟觉得不带劲儿,还是烟末子提神解乏。你们也别拐弯抹角了,这些日子又是送吃的又是送喝的到底是啥意思?今天把话说亮堂了,别让我闷在葫芦里。”说话的当儿,一袋烟就吸完了,马富贵在鞋底上磕掉烟灰,又装了一锅,这次建国手脚快,连忙给父亲点着了。
   “爹,没啥事,俺觉得您年纪大了,也没有吃过啥好东西,就是买点老年人爱吃的新鲜吃食孝敬一下您老人家!”卫国笑着说。
   建国打断了他的话:“爹,俺觉得您这么大岁数,不能一个人在这老窑里住了,万一身体不舒服了身边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俺媳妇给您收拾了一间屋子,这几天您就搬过去吧,俺给您养老!”
   “老三,你咋这样了?就是养老也得从我这儿轮着来,咱爹应该先去俺家住,你嫂子也把屋子收拾好了呢!”
   马富贵使劲儿磕了磕烟锅子:“不对吧?这养老应该从老大开始吧?你们是弟兄三个,不是两个,我不能躺在你们俩身上,这话我记得是你们以前说过的呢!”
   马卫国和马建国兄弟俩的脸上有点挂不住,前几年,马富贵大病一场,住进了卫生院,住院治疗一个多月才稳定住病情,出院时医生叮嘱他们要好好照顾老人,不能让老人独居。可弟兄两个却为医药费分摊不均吵闹不休,都不愿意接老人去家里疗养。最后弟兄两个只付了三分之二的医药费,弟兄俩当时就是说的这句话:“爹,你可是养了三个儿子,不能只躺在两个儿子身上吧?”

共 10325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读罢小说,掩卷长思,各种滋味像潮水一样拍打着心之堤岸,说不清是对杨富贵两个儿子的愤怒和鄙视,还是对马富贵的尊敬和怜悯,抑或是对时代变迁的感慨和对未来的期冀,可谓五味杂陈。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一篇很成功的作品,在平凡庸常的俗世生活中,穿插着历史的记忆和现实的影子,作者就像织女一样,东边扯一块布,西边拉一块绸,用巧手剪裁成了一件美丽的锦衣。马氏二兄弟争吵不休,仅仅为少出一份医药费;在父亲面前大献殷勤,又是为多分一份补偿款,文中对这样情景的描述,可谓绘声绘色,惟妙惟肖,不禁让人想起古装戏《墙头记》来。兄弟二人的品性让父亲讨厌,虚假的亲情让他失望,最终他选择了捐献补偿款,用来给李师长塑像或刻碑,若有余钱,则交成党费。父亲的死打动了兄弟两人,他们的思想终于转过弯来,支持父亲的决定,并且决心为村里尽一份力,出一份工,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给了读者一个较为圆满的结局。整篇故事迂回曲折,枝丰叶茂,无单薄之感,历史与现实交织,高尚与卑鄙碰撞,所述之处皆触及心灵,让读者共鸣。本文不失为一篇佳作,愿推荐给大家一读。【编辑:沧桑战神】【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112130004】【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220114第0005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沧桑战神        2021-12-04 07:44:23
  作品的字里行间,飘散着浓郁的土腥味,正是这样的“土腥味”,才更增添了作品的真实感,传递着一种农村特有的质朴。
回复1 楼        文友:淇水碧柳        2021-12-04 10:00:42
  感谢战神老师的精心编辑,编者按很精彩,遥握奉茶!祝您笔顺冬安!
2 楼        文友:小鹿纯子        2021-12-04 08:32:33
  看完小说,也是百感交集。农村不养老人的那些人,历历在目。老话说,一个老子能养活八个儿子,八个儿子养不活一个老子。心痛!小说结尾,那两个儿子的转变,我觉得太突然,似乎不合情理,虽然这个结局让人欣慰。问好作者和编辑老师!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回复2 楼        文友:淇水碧柳        2021-12-04 10:03:25
  首先感谢小鹿老师欣赏留评支持!您说的那个问题,写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但苦于无法设定让他们转变的情节,也只有匆匆搁笔了,但愿是老父亲的死唤醒他们的良知吧!再次感谢指点!
3 楼        文友:燕飞舞        2021-12-04 10:16:19
  一口气读完杨老师的小说,余味无穷。感叹杨老师写小说高手,小说真实地反映了农村养老的现实,鞭挞了人性的自私与丑陋,颂扬了无私与真善美。情节铺垫有序,水到渠成,可读性、现实性都很强。
当认真成为一种态度,生命便不会在虚无中度过。
回复3 楼        文友:淇水碧柳        2021-12-04 11:10:38
  感谢燕飞舞老师欣赏留评支持!能得到您的认可很高兴,请多提宝贵意见!
4 楼        文友:白常学        2021-12-04 11:17:58
  淇水碧柳写小说是内行,也是她的拿手好戏。语言成熟,剪裁得当,篇篇是成熟之作。为她的佳作点赞。
回复4 楼        文友:淇水碧柳        2021-12-05 15:43:54
  感谢白老师文学路上一路陪伴和教诲,请您保重身体,祝笔顺冬安!
5 楼        文友:江南柳烟        2021-12-04 11:23:48
  老宅三孔窑洞是国家分给的,因为有具有历史意义,国家想要征用修改后作为红色旅游景点,最后老人选择还给国家。老人的高风亮节值得后辈人学习!
6 楼        文友:江南柳烟        2021-12-04 11:25:35
  碧柳善于写小说,故事环节紧紧相扣,又峰回路转耐人寻味,学习了!
回复6 楼        文友:淇水碧柳        2021-12-05 15:45:06
  感谢柳烟老师留评支持,多谢赏阅,互相学习!
7 楼        文友:张连菊        2021-12-04 13:46:07
  百般滋味,千般感受。
走过春天 留住美丽
8 楼        文友:张连菊        2021-12-04 13:47:11
  这就是生活的原味。
走过春天 留住美丽
回复8 楼        文友:淇水碧柳        2021-12-05 15:46:08
  感谢张老师欣赏留评支持,祝佳作连连,笔顺冬安!
9 楼        文友:杨天杰        2021-12-04 16:01:18
  淇水碧柳老师真不亏是写小说专家,每一篇都出新题。故事迂回曲折,可读性强。妙笔生花,为老师的佳作点赞!
回复9 楼        文友:淇水碧柳        2021-12-05 15:46:49
  感谢杨老师欣赏留评支持!您是前辈,向您学习了!
10 楼        文友:赵积琦        2021-12-04 20:21:34
  一口气读完了小说,无论是伏笔,还是叙事,结构非常完美,杨富贵的一举一动都形象逼真,甚至那条叫黑头的老狗也是安排的合情。那一辈人都感恩现在的好生活来之不易,老人的决定很是合理,希望我们也像他的孩子们最后理解父亲。最后再为作品大赞,学习了。
回复10 楼        文友:淇水碧柳        2021-12-05 15:47:44
  感谢赵老师欣赏留评支持,祝笔顺冬安!
共 12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