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索赔(小说)

精品 【流年】索赔(小说)


作者:乔个休 童生,954.3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54发表时间:2022-01-14 14:39:54

张建欢打电话上来,声音带笑,怯怯的:“楚总,你在办公室吗?”
   楚积善说:“在的,怎么讲?”
   “想给你送请帖。”
   “要结婚了?恭喜啊。”楚积善为他高兴。一会儿,电梯声响,张建欢和王欢进来。张建欢人缘好,人胖乎乎,笑眯眯的。在楚积善面前,他没什么压迫感,安静地缩在沙发里,微笑。楚积善给他们倒了水,他就捧着纸杯,继续微笑。聊过几句客气话后,他们就走了。张建欢是楚积善分管的时政部编辑。王欢是隔壁医院住院医生,个子不高,也胖嘟嘟的,聪明乖巧的样子,和张建欢有得一拼,蛮般配的夫妻相。
   吃张建欢和王欢的结婚酒,可不容易,他们的马拉松长跑,已足足进行八年。八个年头,当年抗战都打赢了,他们还在卿卿我我拉锯战。张建欢,是楚积善岳母那边的亲戚,妻子洪亮的表外甥,会编程序,兼营电脑维修。当年,组建新报社,楚积善从医院宣传处抽调过来,采编合一,他负责时政部,兼办新闻版,一周五期。资金不到位,人员编制也没落实,领导心情很迫切。但堂已经摆开,一起步就迅跑,楚积善三个人,要编辑十二个版面,势单力薄,焦头烂额,没有信息来源,也没有人手去跑。楚积善负责前面四个新闻版,许多时候,都是自己拍脑袋想点子,然后带人跑出去,采写编排,一气呵成,忙通宵是家常便饭。长此以往,人就吃不消了,他清样回到家后,躺沙发上长吁短叹,妻子洪亮着急心疼,聊起人手短缺,灵机一动,想到张建欢,她表姐的儿子。
   她老家在凤凰山,海岛很小,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村头到村尾,叫一声就能听见。洪亮是个讲故事的能手,说表姐夫走海,失事得早,表姐黄彩云,靠帮人剪鞋帮赚口饭吃,张建欢、张建喜兄弟俩,放在洪家,由她和妈妈帮忙带大。张建欢姑爹胡云龙,是个鳏夫,无儿无女,家财雄厚。祖公爷就做主,女儿虽然去世,女婿依然是女婿,把张建喜过继给姑爹,改名叫胡剑锋。祖婆娘特别珍惜小孙子,不同意过继,但家里困难,饭都吃不饱,老人家贪图胡家财产,也有点心动。祖婆娘是开过眼界的,据说,当年她是大人家的阔小姐,娘家河面宽阔,散养一千只雄鸭儿。嫁妆都装了十船,沿着河岸蜿蜒而来,两岸打一声声呐喊。几十年来,她言必称:“当年初,我娘家在上河乡,人家好兮好,来来往往都是县官儿,连灰堂阶都是金的。”稍微有空,坐到阶前头,她就东山上,西山落,开始讲:“早年先,我顺碎儿,花船乘到南门码头,上岸到城底听堂会。”儿孙们乍听有些新奇,听多了,老一套,见她拉开山架,掉头就跑。
   胡剑锋姓了姑爹家的姓,但没沾多少财气。姑爹烟酒赌无所不为,坐吃山空,人家开始败落,自己喝醉酒打瞌睡,不管继子有没饭吃,一个人吃饱,一家人不饿。胡剑锋依然生活在张家,过不过继,意义不大。胡剑锋本来倔强,既有寄人篱下的尴尬,又怨母亲将他塞给人家,一会儿姓张,一会儿姓胡,同学一捉弄,思维一混乱,人就暴躁,慢慢熬成个狠角色,比张建欢年小,却往往把哥哥搞得灰头土脸。张建欢斗不过弟弟,小时候却也顽皮,肝筋热起,上了火,能躺地上哭两小时,谁提前抱他回家,他会六亲不认,冲回老地盘,找老位置躺下,哭足时间才回家。谁也没想到,长大后,他却变得很乖,性格特别柔软,暖男一个。
   洪亮刹尾时讲,很久没有联系,不晓得近况如何。楚积善当年和洪亮谈恋爱,就是看中洪亮讲口好,眼睛炯炯有神。听老婆介绍绘声绘色,他就很感兴趣。找个星期天,楚积善和洪亮两口子,特地跑一趟凤凰山看爹娘,顺便拐到张建欢家,问黄彩云,要张建欢的联系方式。胡剑锋也不在家,楚积善知道,他作为一个穷学生,接受希望工程资助,成绩一直垫底,高考分数只够职业技术学院。
   凤凰山被规划成旅游景区后,在南岸建起通往城市的大桥,岛屿变成半岛。政府投入资金建设,小岛开始有点像模像样。周边海滩,以泥涂为主,潮水漫过,轻拍海岸,个个小坑里,弹跳鱼出来溜达,晒太阳,稍微风吹草动,就躲到洞里去。也有愣一点的,露出一对暴眼,在洞口张望,看没有后续危机,继续出来觅食。楚积善和洪亮,走在环岛路上,凉风习习。有个锻炼者,可能练蛤蟆功,在地上一跺脚,哈地发一声大喊,走几步重复一次。厕所有个坐便器的接头坏了,自来水喷涌而出,无人理会。楚积善心疼水在流失,但他没有工具,也没什么技巧,只能干着急。水在白白流淌,洪亮很心疼,看车子有点肮脏,干脆拿出塑料桶抹布,在水龙头边接水洗车,蹭一把便宜。去北岸其他地方,还要坐渡轮。渡轮靠岸,下来一位妇人,过来解手。这女的也是节俭的人,四顾寻找材料,把接头堵住。楚积善见她去竹林边,折来两根枯竹,捡起风飘来的一张薄膜,摆弄三下两下,就把流水堵住了,心里自叹不如。洪亮一抬头,惊喜地唤一声大姐,原来是张建欢的母亲黄彩云。楚积善结婚时见过,只是有些年头,表姐满脸沧桑,衰老很多,一时认不出来。
   按黄彩云给的BB机,楚积善向信息台,发去自己的号码,信息台通知张建欢,按手机号码打回来。张建欢可能正在电话边,五分钟后,就回了电话过来,小心翼翼地问:“你好,是谁打传呼给我啊?”他们还是第一次通话。楚积善自我介绍后,他就叫楚积善一声“阿爹”。这是姨爹的意思。楚积善问他,人在哪里,他说他在高兴县税务局布线路,安装网络后台。楚积善大致说了想法,问他愿不愿过来帮忙,如果适应,以后有机会转长期工。他说要几天才完工。会认真考虑的。第三天,他回过话来,说:“阿爹,我可以过来的。手头事干,今天干落结了。”
   后来的工作经历证明,物色他过来帮忙,是准确的选择。他虽然写作功夫现在还不咋样,但胜在聪明勤奋,领悟力强。他负责编辑国内外新闻两个版面,经过三五次指点调整,开始弄得有模有样,成为楚积善的好帮手。他没什么爱好,稍微有点空,一个人坐在办公桌边,不玩电子游戏,也不看书读报,就托着腮帮子在那里看,有人看人,没人看墙。大家手头忙,叫他抽空接热线,记录整理一下,他能帮忙完成,轻言慢语,说不上有多出彩,也差强人意。
   他一个人在沙洲工作,同事看他逐渐年长,性格特别糯软,就热心给他介绍对象,他不着急,也不拒绝。平时有同事和领导搞事情,他不参与,不介入,得到好处也有份。有几个同事,和他一起搭伙吃饭,带了同乡王欢过来,介绍认识后,他温柔有加,两人名字都有个欢字,说是缘分。王欢不久就迷上他,隔三岔五过来看同乡,一来二去,和他越走越近。后来就同居,同进同出,像双胞胎,粘在一起,剥都剥不开。
   张建欢是那种细细柔柔的性格,人家处得舒服,安心,感觉他托得起。他对王欢特别好,走在斑马线,都要特地拐过来,走在车子开来这边,母鸡一样护着她。他工作不久,工资不高,但都交到王欢手上。王欢来自邻市山区,兄妹多,家境困难,工资奖金,几乎都赠了娘家。他们好了八年,黄彩云着急,问他什么时候结婚,双方都说不着急,慢慢来。男方条件也差,在城里,如果没有房子,一切免谈。王欢派到京城某医院培训半年。回来后,开始派发请帖,买了近郊二手房,准备结婚。
   婚礼有点热闹,双方合起来,摆五十桌酒席。大部分是女方亲友。张建欢人缘好,所有能约到的亲朋同学,天南地北,都请过来,还是赶不上女方。楚积善夫妻也去了,相对能上台面,安排坐到生亲家席上。王欢父母家人,一看就老实,话都讲不响。建欢这方也同样,一声不吭,出不得轨。楚积善洪亮左顾右盼,看见建欢斜挎背包,应酬握手,就向他走去,建欢笑着走近:“阿爹,阿姨,你们来了。”
   洪亮掏出五千块钱红包递给他。这是洪亮两个月工资。沙洲有点浮夸,虽属三线城市,讲排场,礼金高。楚积善揣摩,有时机,倒是可以做这题材,刹刹歪风邪气。但是目前不行,他做时政,很少会做批评报道。张建欢客气,推让两下,说不用不用。洪亮坚持要给,说是礼数。再推让两下,他收进包里。
   胡剑锋在隔壁桌,埋头苦吃,不和边上的人交流,别人和他搭讪,他也不响,只笑笑。他继父也来了,半身瘫痪,出院恢复不久,但烟酒还是离不了,歪着嘴往里倒酒。听说在家也一样,老母做些生头酒,烧菜用,他每天拳着手,挽着勺子,在周边蹒跚。老母早已识破他的意图,故作不知,问他干啥,他装佯,喉结一上一下吞咽,说走动走动,锻炼锻炼。洪亮和娘家联系频繁,知道胡剑锋许多典故。她和楚积善咬耳朵,说剑锋是个奇葩,在学渣堆里厮混两年,居然开始清醒懂事,一路高歌猛进,拿到本科学历学位,又拿了硕士、博士,还考上公务员。但工作环境板板六十四,他好像适应不了,干两年就辞职了,自办了一家法律服务所。楚积善听了倒欣赏,不应该说是奇葩,而是奇才。
   在婚姻上,胡剑锋是迟落船,早上岸,早早就结了婚,又早早离了婚。胡剑锋人高马大,一表人才。他高中同学里,有个天真女生,叫管西亚,非常佩服他的毅力,日久生情。即使去英国留学,也不放弃他,时时刻刻盯他不放。管西亚出身富豪人家,刚成年,名下就有别墅。万元以上包包,挂满一个柜。她家有两家上市公司,由三个同父异母哥哥把控。哥哥疼爱妹妹,有求必应,只要她开口,便大把款打过来,哥哥还送她几辆跑车。她没到生日,就开始嚷嚷:“大哥,你准备给我多少钱?我要买生日礼物。”
   大哥二话不说,给她打两万:“自己去买。喜欢什么买什么。”
   她屁颠屁颠跑去二哥房间,二哥给她转一万八千元。她噘嘴:“二哥真小气。”
   三哥和她对路,还没开腔,就打了钱过来。爸妈还在上海给她买婚房,两百多平方米,装潢好了,空在那里,叫个保姆,隔天打理一次。她见暂时没住,便租给别人,一个月可拿四万多房租。少年朋友开酒吧,请她入股,她出二十多万元。开业那天,呼朋唤友,叫一帮亲友捧场,大家给她打赏,她报了自己卡号,一晚上下来,赚了五十多万。她说爱爹地,嗲声嗲气:“爹地我爱你。下辈子,我还给你做女儿。”
   她爸说:“去去,下辈子我自己做富二代。”
   父女俩拌嘴,全家都开心,笑得前仰后合。胡剑锋却不合拍,不捧场,和整个场合格格不入。他特别敏感,女方有钱,对他来说,心里有种压力,就是过不去。他不喜欢进女方家庭,感觉抬不起头。两人结婚时,就别扭,女方倒没什么话出,蜜罐里长大,鬼灵堂似的,但对人没多少心计,是他自己不开心,一开口就会顶牛。终于还是离了婚,几年后重新结婚,找了个普通女子。可能只有这样,他才重拾自信。
   楚积善边听妻子轻言慢语,边观察现场,看见一个高大男人非常活跃,就问那人是谁,洪亮定神看过,悄声说:“那是王欢的伯伯,叫王端阳,在隔壁县当书记。”
   楚积善开始关注王书记,肥头大耳,满面红光,花蝴蝶一样,端着杯子四处敬。楚积善恍然大悟,依稀想起这人。下乡采访见过他,全市“生态环保百里行”那次,市人大常委会和环保局,牵头组织联合活动。他是成庄县委王书记。成庄是山区小县,县城单条街,两公里不到,沿大夹溪两边,一路建起来。一到晚上,夜灯初上,搭着红色大棚,大排档一路摆开。小县书记,工作不忙,请几个记者,吃特色饭菜,山珍菜肴为主。县环保局涂局长埋单,在王书记和记者面前,结结巴巴说,临时加三个,硬菜、横菜、镇场菜、领军菜。楚积善很有兴味,没想到涂局长是侃爷。他神秘地展示样品,请大家吃新鲜野味,有山麂穿山甲,山民刚送过来。记者听说保护动物,异口同声反对。生态环保行吃野味,太打脸。王书记也不高兴,局长就被他晾在那里。朦胧月光下,潺潺溪流边,简单排档上,大家捧场凑趣,野菜吃得很开心。王端阳以饱满的精神状态,端着杯子站起来,介绍县里情况,和他的抱负,他的宏伟蓝图,要开山辟地,打造一条山区经贸带。他叉着腰,打着手势,可以看出,他很有雄心壮志。
   多年过去,他不识楚积善了吧。楚积善识相,当没这回事。当时去的记者多,县委书记,不可能都记得,本来也没说过几句话。看许多人奉承他,拍他马屁。他喝得风生水起,欢乐开怀。酒宴进行很久才结束。楚积善夫妇告别出门时,他走过来,说:“楚主任,我们兄弟还没开喝。刚才一直忙,来不及和你打招呼,怠慢怠慢。你先坐一坐,不要走,哈。”
   这个哈字,他是单独发音的,很有特色。楚积善见状,拉住妻子,和他接话。两人握手,微笑,寒暄。王端阳手掌大且厚,握手有力,显示出掌控局面的欲望。楚积善重新坐回酒桌。剩余十来位重要食客,集中到桌边。其他四十九桌,在紧锣密鼓翻台收拾,稍微像样点的菜,都搬到这张桌上。食客三三五五,开始流动,大家依桌站着,举着杯子进进退退,有一句没一句交谈,醉翁之意不在酒。有报社女同事过来敬酒,敬了九个人,唯独把楚积善给拉下来,洪亮在边上和表姐拉呱,目光敏锐,抿嘴一笑,手指头轻捣一下楚积善腰眼。楚积善不以为忤,悄声回复洪亮:“都是同事,不必在意。”

共 14187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人的原生家庭固然重要,可靠后天的努力也能改变命运,人也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文中的张建欢和胡剑峰,虽出生在一个原生家庭,是一奶同胞,却性格截然不同,命运也就不同。张建欢从小乖巧,长大后在亲戚的帮助下,走出农村,又靠着自己的勤奋,使前途与命运都得到了极大的改观,可谓是事业家庭双丰收。而胡剑锋因从小过继给姑父,变得自卑,感觉受到了家庭不公平的待遇,开始破罐子破摔。当哥哥遇到贵人,跳出农门后,他在学习方面从消极变为了积极,又奋起直追,最终到达学业的顶峰,也是学业事业都有成。然而,从小的经历,在他心里埋下了阴暗的种子,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嫉妒心。这种扭曲的心理,使他用阴谋搞垮了亲哥哥。小说寓意深刻,人物形象饱满,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挖掘了人性。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20115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22-01-14 14:42:42
  耐人寻味的小说,感谢作者的分享!
五十玫瑰
2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22-01-14 14:43:20
  感谢将美文安放流年,祝福冬安!
五十玫瑰
3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2-01-15 22:37:14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