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敏思家园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敏思】归还股权(系列小说)

编辑推荐 【敏思】归还股权(系列小说) ——《清风舍》系列小说之归还股权


作者:绿袖子的田园 秀才,1155.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31发表时间:2022-01-14 22:43:47
摘要:清风舍,行走其间,仿佛每一条青石垒铺的小路,每一块古旧斑驳的墙体,都能渗透出故事来。在那里,我们的心可以慢慢沉淀下来,不自觉地融化在幽静、朴实、安宁的氛围中--------

【敏思】归还股权(系列小说) 第二天,程念清去爸爸的律师管叔叔的事务所。
   亭亭玉立的程念清令管律师眼前一亮,由衷夸赞:“小念清,长成美少女了,有程家风采。”
   程念清听了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有些敷衍的笑了笑:“叔还是这么帅。”
   “比你爸帅?”
   “那不可能,我就没见过比我爸帅的男人。”
   “哈哈,这话怎么不吃醋还爱听。”
   “因为你也觉得没人比得了我爸呀。”
   “的确如此。”管律师给程念清倒了杯茶,问道:“找我什么事?”律师嘴里永远没有费话。
   程念清便也直奔主题:“我想把深圳的股权还给我爸。”
   管律师吃了一惊,眼中迷雾丛生:“为什么?”
   “就想还给爸。”
   “你爸知道吗?”
   “不想让他知道。”
   “你是转让方,他是受让方,你们都要签字的,双方签字方生效。”
   “我先签,签好你再给我爸,让他签。”
   “是所有吗?”
   “对,所有。”
   “念清,管叔叔想知道你转让的原因。”
   程念清沉默了好一会,艰难地说道:“叔,我也不瞒你,我不是我爸亲生女儿。”
   管律师一惊,但他相信程念清说的,没有人会拿这种事开玩笑,他没问原由,不想让程念清更难受,不过心里着实替程董难受,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程董捧在手心里的女儿怎么不是他的了?他冒出个私生子来还差不多啊。
   “叔,你说我能要吗?”
   “你爸不会同意的,我了解他的为人。”
   “所以我更不能要,叔,我从网上大概了解了下,不是一定要双方同时签字才生效,如果股权转让合同有特殊约定或者法定生效条件的,待生效条件成就时也能产生法律效力,对不对?”
   “对。”
   “那我们就定个特殊约定或法定生效条件。我先签字,待生效了你再交给我爸。”
   “了解得如此细致,看来你是铁定不要了,好吧。”
   管律师从电脑里打了一份股权转让合同,递给程念清,再次问她:“你真想好了?真不后悔?这可是几亿资产啊。”
   程念清点点头:“这些是我爸奋斗大半辈子的心血,本该是他的。”
   程念清没一丝犹豫,很快在转让方上签上自己名字。
   “叔,还有一事委托你。”
   “你说。”
   “我想把清风舍医舍的股份转让给我大姑二姑,一样操作,我先签字,然后你交给我大姑二姑。”
   “你什么都不要?”
   “我要了,爸爸的爱我要,爷爷奶奶的爱我要,大姑二姑的爱我也要。”
   “真是个傻孩子,也是个善良孩子。念清啊,你虽然不是你爸亲生的,但你们一样心性善良。”管律师感慨万端。
   从事务所出来,程念清像脱下一件沉重的黄金甲,觉得一身轻。她用双臂抱住自己身子,觉得不再那么可耻了。从现在起,她只想回报程家,而不是索取。
   回到家,她把母亲喊到房间里,对她说道:“从现在开始,我身无分文了,在我没工作前,你养我。”
   “身无分文?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把爸给我的全部还给了爸。”
   “你那些股份吗?”
   “对,刚办完股份转让。”
   “你——”玉莲这下忍无可忍了,她指着女儿暴跳如雷,“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为什么还给他?那是钱,是钱,那么多钱,你说不要就不要了?说还就还掉了?我们以后还过不过日子?还怎么过日子?你脑子坏掉了?进水了?”
   “问你呀,你是不是和一个傻子生的我。”
   “你——”玉莲举起手想打程念清。
   “打死我才好,不用这般屈辱活着。”
   玉莲举起来的手最终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边抽边绝望大哭:“我作孽啊,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傻瓜,我不活了,本来还想靠你养老,这下好了,什么都没了,我怎么活,你让我怎么活,不如死了拉倒。”
   玉莲假装想撞墙,可瞄一眼程念清,见她面无表情,大有死了干净之色,只好停住,坐在地上哭得几乎昏死过去,这次不是装的,她真感觉天崩地裂到了世界末日,一个冻结她资金,一个转让股权,她还剩下什么啊,现在开始她什么都没了,成了一个穷光蛋,过惯了挥金如土的奢靡生活,冷不丁让她计算着度日,不如让她去死。
   程念清戴上耳机,听起音乐来,母亲哭得越伤心她越解恨,对付她这种奢靡女人,果然让她变成穷光蛋比杀了她更管用。
   玉莲见女儿无动于衷,知道在她面前哭死也没用,这个冤家,在程家生活久了,真以为自己是程家人了?她身上怎就没一丁点她的心机,到是长满了程家人的善良和傻劲,当初,她真不该当个甩手掌柜,让她和程家培养出这么深的感情来,这下好了,全身心倒向程家,连亲妈都不认,回来向她讨债来了。好呀,奈何不了你,找你爸去,反正她已经失去一切,无所谓,这枚炸弹到了让它发挥威力的时候了。
   程念清见玉莲猛地停止了哭,知道她想干什么,她把她拉到落地窗前,打开窗户,说道:“先把我从这里推下去,然后把我的尸体扔到程家去,炸他们个片甲不留。”
   玉莲愣住了,这聪明劲又像谁啊,玉莲不停往后退:“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你不就想把我的身世当炸弹去炸程家吗?拿去啊,我没脸活着让你炸,死了你想怎么炸就怎么炸。”
   玉莲一听,又坐在地上哭天抹泪:“冤孽啊,真是冤孽啊。”
   “冤孽?说对了,生我下来就是冤孽,这都是你自找的,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错事受到惩罚,你错得这么离谱,没让你下地狱算轻的了。”
   “还是下地狱好,什么都没了还活个什么劲。小祖宗,我该拿你怎么办啊,你怎么就这么傻啊。”
   “别哭了。”程念清喝道,“在你眼里,我没钱重要是不是?行,给你两个选择,一,我把股份要回来,后半生你抱着它们过,二,我去死,我不想再吸爸的血。你现在就选,选一,我现在就找爸要回来,选二,我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
   程念清瘆人的目光吓得她一个哆嗦,忙爬过去抱住程念清的脚,哭道:“小冤家,你让妈怎么选?妈哪条都不选,妈选你,妈只选你,妈不去程家,妈哪都不去,妈啥都不说。”
   “好,选我,这事就此打住,烂在肚里。”
   玉莲连连点头:“打住打住,烂掉烂掉。可是,我的傻女儿,你为何就不留点,哪怕留一小部分一小小部分,我们也好好好生活啊。”
   “那些没股份的人都不活了?你去马路上问问,一万个人里有几个有股份的?”
   “从来没有也就罢了,有了你为何不要。”
   “我为何不要你不知道?我们和程家没半毛钱关系,为何要他们的股份?花程家的钱你不觉得可耻?你花得就这么心安?你不怕遭报应遭雷劈?”
   “是,遭报应了,这个报应就是你,原来你回来就是来报复我,来劈我。”
   “我是来拯救你,再不拯救你,说不定哪天真让雷给劈了,人在做天在看,余生好好为自己赎罪吧。”
   “那你,”玉莲小心翼翼地问念清:“清风舍医院你还去不去?”
   “看你了,你若从此本本分分安安生生,我去,若还老样子,哼,就来个有其母必有其女,我也给你生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外孙出来。”
   “你——”玉莲气得浑身发抖,却又找不出话来叱责她,只好卑怯受着,她哪里再敢乱来啊,程家把女儿养育得冰清玉洁,这也是她最欣慰的,不能到了她身边就寡廉鲜耻 。
   “你放心,从此,我一定本本分分,一定安安生生。”
   “对了,你保险箱里还有多少钱?”
   “你又想干嘛?”
   “信不过你,我来保管。”
   玉莲指着女儿,气得又说不出话来。
   “有多少?”程念清追问她。
   “你回来到底是来干嘛的?”
   程念清冷笑一声:“又不想要我了?行,我走,走得远远的,谁也别想找到我,反正我就是个笑话,反正没脸见人,自生自灭最好。”
   “行,你比我狠,我给你,我全部给你成了吧小祖宗。”
   “现在就去拿。”程念清说着往母亲房间去。
   “在四楼衣帽间。”玉莲说着只好把女儿带到四楼她的衣帽间。
   走进玉莲衣帽间,程念清震撼了,这里陈列的衣服鞋子首饰包包,和电视里那些女总裁有过之无不及,全部是国际名牌,她和孟妈妈加起来都不及她一角。程念清愤怒了,这些,都是她从爸爸身上吸的血啊,而此刻,它们正向念清狰狞嘲笑。
   程念清恨不得一把火把这里烧个干净,再把这个女人捏死。
   但凡她不是她母亲,她当真会当场把她捏死。
   程念清双手死死的攥着衣角把它当做是玉莲,死命捏着。
   玉莲哪知道女儿心中滔天的怒火,站在保险柜跟前作死地还在作最后的挣扎。
   “打开!”程念清厉色吼道。
   玉莲一哆嗦,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保险柜,程念清十分震惊,里面少说有三百多万现金,还有不少美金。
   “你不是说让爸给冻结了?哪来这么现金?”
   玉莲忿忿不平地说:“以前有一半,你爸冻结前抢出一半,好在我反应快去银行抢出这些来,不然全让你爸冻结了。”
   “那是我爸善良给你留下养老钱,换我一毛都不给,连这房子都收回,让你净身出户。”
   玉莲见女儿全部取出来,央求道:“给我留点打麻将钱啊。”
   “我不是我爸女儿,所以,我没他善良。”
   程念清心头隐隐发痛,她知道,父亲是怕她有想法,才给这个女人留下一笔养老钱,心里对父亲更是愧疚,想也不想来了个大清仓,完了扔给她一万元,说道:“两个月生活费,超支自负。”说完扬长而去。
   玉莲愣在那里,一万元,放在以前,分分钟就能花没了,两月生活费,怎么生活啊,真是活不下去了。
   玉莲瘫坐在席卷一空的保险柜前,真正欲哭无泪,心里一声声骂着:“死丫头,讨债鬼,你是回来索我命啊,死丫头,讨债鬼,你是不想我活啊,死丫头,讨债鬼,你是要逼死我啊。”
   玉莲忽地又从地上爬起来,去翻她一只只名包,包里的散钱她从来不整理,希望能找到些。她把一把把散钱掏出来,点了点,也就一万多点,当初,为何就不多放些包里呢,她现在的私房钱就剩这么多,没钱供那些小情人,谁还会把她当根葱,难不成从此寂寞至死?不打牌不喝酒不唱歌不打情骂俏不醉生梦死,活着还有个啥劲啊。
   玉莲顿刻像朵寒冬的枯莲。
   她发枯的日子还在后头,程念清在楼下扯着嗓子喊她:“在干什么呢?不做饭了?”
   玉莲有气无力走下来。
   程念清指着满院子干枯的花道:“你看看花园里这些枯萎的花草,让我这个病人去清理?”
   “我去,我去行了吧?”玉莲抱怨地说着,心不甘怀不愿地去清理院子,她哪做过这些,一会手就划出血来,疼得她又想哭。
   看她弄得差不多了,程念清问她道:“今天是不是买了黄鳝?煲汤吧。”
   说完,程念清插上耳机,坐在院子里听音乐。看着她忙得像疯子,心里痛快极了。
   可是一会儿,厨房里传来玉莲像被人刺一刀的尖叫声。
   女儿要求黄鳝要买活的回来,玉莲战战兢兢伸手去抓,不想被这滑腻腻的玩意缠住手腕,且越缠越紧,吓得她拚命甩手,这一甩甩到了吊橱上面去,这玩意挂在那里竟还睁着一双绿豆小眼睛盯着她看,玉莲一声惨叫从厨房里跑出来,像有鬼在追她。
   “又怎么啦?”程念清不耐烦地问她。
   玉莲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
   “黄鳝,黄鳝它欺负我。”
   “它怎么欺负你了?”
   “它看我,它不怀好意盯着我看。”
   程念清冷笑道:“不做愧心事不怕它看你,你到底做了多少愧心事,连黄鳝都看不惯你。”
   玉莲忽然指着她边哭边骂:“都是你要活的,我----我不敢杀。”
   “然后呢?”
   “还-----还在那挂着,清儿,好女儿,你去看看还在不在。”
   “为什么我去?我也愧心得很,我也怕它盯上我。随它去吧,它爱爬哪去爬哪去,反正要爬也是先爬到二楼。对了,你是不是买了条黄鳝精回来?难道老天爷看成不惯你,派黄鳝精来索命?一定是哦,不然怎么会盯着你看?”
   玉莲一听尖叫声更尖锐,差点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别说了,你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我的小祖宗。”
   “不说?不说你就什么都没做了?你不知道人在做天在看?”
   “啊!”玉莲大叫一声,吓得脸色都变了,哪怕明明知道女儿是在吓她,可她是真吓,害得程家没有亲生骨肉,以前不觉得,这会儿还真觉得罪孽深重,能不吓?要是程少楠找上门来,不是吓她直接会要她的命。
   话说,他怎么不来报复她?就冻结她的卡?收回股份?玉莲贱贱的想,她有点想看到程少楠气急败坏的脸,是不是还会这般英俊。
   尽管那天他抽她一耳光痛了她一个星期,心里竟爽得恨。
   程念清微眯着眸子看着她骨碌碌乱转的眼珠子,似乎看透她心里的恶念,眼角闪过一抹狠厉。
   “喂,我饿了,快做饭去。”
   “可是,黄鳝------黄鳝还挂在那呢,我不敢进去。”
   “那就再也不进去了?好啊,原本我就是个污秽之物,饿死了干净。”程念清说完抬脚就走。

共 651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清风舍》情节波澜横生,跌宕起伏;故事精彩纷呈,耐人寻味;人物栩栩如生,真实感人。每读一段都情不自禁,将自己陷入其中。程念清,多么可爱的姑娘啊,美丽的外表,美丽的心灵,美到冰清玉洁,美到无以伦比!作者有着多么高超的语言驾驭能力!竟然将如此完美无瑕的姑娘和丑陋无比的女人安排成一对母女,用丑陋贪婪、奢侈奢靡、自私堕落、寡廉鲜耻的不要不要的玉莲来对比反衬,念清就美得更加超脱不凡。本章开篇就表现了念清做足了功课,将父亲给她在深圳的股份全部归还给父亲,将清风舍医舌的股份也全部转给两个姑姑。念清瞬间一无所有,可她反而觉得一身轻,也觉得不再那么可耻了。从现在起,她只想回报程家,而不是索取。念清的纯洁善良和高尚刻画得淋漓尽致。俗话说:作恶有恶报!作者用美好的念清去回敬丑陋的玉莲,这样安排情节也非常到位!读着这样的情节,感到非常过瘾,痛快淋漓。随着念清走进玉莲衣帽间,读者会跟着念清一起震撼!这里陈列的衣服鞋子首饰包包,和女总裁有过之无不及,全部是国际名牌,她和孟妈妈加起来都不及她一角。程念清怎能不愤怒!文中还有看似不经意的一笔:“还有那些小鲜肉,少了他们的滋润,玉莲抓心挠肝又想哭。”如此,玉莲的奢侈糜烂可见一斑。佩服作者用笔巧妙,语言独特,情节安排非一般人所能。倾情推荐大家阅读共赏。【敏思编辑:情满珠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情满珠江        2022-01-14 22:48:42
  非常精彩!读过之后感到痛快淋漓。
  
   有两个小小问题:
   1.给你两个选择,一,我把股份要回来,后半生你抱着它们过,二,我去死,我不想再吸爸的血。你现在就选,选一,我现在就找爸要回来,选二,我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这两个选择玉莲都不能选吧?那么应该还有第三个选择。是不是?
  
   2.我也给你生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外甥”出来。外甥是姐姐或者妹妹的孩子的称谓。如果是女儿的孩子该称外孙,否则辈分就错了。对不对? 个见,如有不妥,见谅。
雪之韵 冰之魂……妍冰
2 楼        文友:介非        2022-01-15 08:13:44
  @妍冰@绿袖子:?[强][强][强]拜读袖子老师的精品散文爱不释手[强][强][强],又品读情满珠江老师的精彩编者按语,点睛之笔,令人钦佩[胜利]两位老师辛苦啦鲜花敬上[玫瑰][玫瑰][玫瑰]茉莉花香茶品尝[咖啡][咖啡][咖啡]
江山美丽,江山多娇,江山如画,我爱江山!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