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征文 >> 【江山·耕耘】【流年】原野一丛花(散文)

绝品 【江山·耕耘】【流年】原野一丛花(散文)


作者:江凤鸣 探花,14948.5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960发表时间:2022-08-07 15:42:40

【江山·耕耘】【流年】原野一丛花(散文)
   这不是一片空旷的原野,它已然经过十四年的开垦。风微微地吹,到处起伏着秸秆的香浪,看起来丰收在望。蒲公英在田埂上绽放,趁着风,张开毛伞,在空中自由飘荡。秋日的晨阳将温暖的金针射向四方,原野上阡陌纵横,有一条大道直插远方。大道的两边,是夏收后,新冒头的稻子与谷物的新苗,它们在阳光下,茁壮成长。小鸟儿在树上来回跳跃着歌唱,呼唤着远山,呼唤着云朵,呼唤着同伴。
   这里是江山——江山文学网,一片开垦自四维网络空间的处女地,它招呼着一批又一批文学的垦荒者,开疆辟土,耕耘播种,撒下理想,收获希望。
   十一年前,有志同道合者七八位,来到江山的逝水河边,结社而居,安营扎寨。他们将自己的团队称作“流年”,希冀借助岁月风雨的吹拂、沐浴,借助心血的灌溉,让理想的种子,长成丰硕的玉米、大豆、高粱、稻禾……长成参天大树。
   他们一条沟一条沟地爬犁,一方土一方土地耕耘。那些沉睡多年的文学处女地被唤醒,被开垦者的犁铧切割,一层层翻转过来。这片原野里长满蔓草,他们深挖、深翻,不断切碎、斩断盘根错节的草根,将其曝晒在阳光下,化成肥料,滋养新生的文学小苗。
   创业不是简单的事。不仅仅是起早贪黑,不仅仅靠只争朝夕。有人说,在中国的土地上,要创业成功,必备三个条件:政策好、人努力,天帮忙。江山给予了创业者纯粹的文学环境,搭建了一个纯净的平台。剩下的就看能否天人合一,道法自然了。
   在流年开垦的逝水河畔,台风来过,暴雨来过,电闪是照明弹,雷鸣是冲锋号。创业者的团队,永远是一辆没有远方,没有目的地的公交车,有人疲惫了,有人走累了,他们下了车。有人怀揣憧憬,有人背负希望,他们上了车。车,一直向桃花源驶去。
   流年的队伍在行进的途中不知不觉中扩大,由最初的七八个人,三五根锄,发展成一群人,演变成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一座美丽的村庄。而他们的带头人纷飞的雪,也由一个张皇失措的小女子,变成了一位识途老马般的老司机。
   春去秋来,冬雪夏雨,流年社团终于有了最初的收获,他们开镰收割。
   只顾耕耘,不问收获,收获自在其中。那些沉甸甸的谷穗,在惠风中左摇右摆,仿佛是在向收割的镰刀求爱。十一载春秋交替,逝水河边的大树上已是硕果累累。十一年里,一共编发文章26981篇,含散文、小说、诗歌、随笔、剧本、赏析……其中精品文章14770篇,绝品文章109篇,如今是江山文学网排名第一的社团。
   创业之初的流年,几乎全是白丁、草根,唯一可以倚仗的就是浪漫与雄心。如今,已经有十多位编辑,在耕耘中成长为国家、省市的作家协会会员,他们中有人成为省级刊物的编辑,市、区级刊物的编审、主编,先后结集出版了《流年》《凤鸣梁溪》《地衣》《荒城》《烟雨里的风墙黛瓦》《亲爱的旧时光》等小说、散文专著,主编与被选入正式出版物的作品更是不计其数。
   对于耕耘者来说,田野有着无穷的吸引力,藏着说不清的秘密。泥土仿佛流动的波浪,让人无限畅想。
  
   二
   时光如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的大幕已经徐徐拉开,江山文学已经在网络文学的崎岖山路上,跋涉了十四个年头。回望在新世纪崛起的来时路,已经成为一道凝固的风景线。
   相对于中国自《诗经》开启的文学历史之门,或者再向前延伸到《古诗源》中那首无名氏随口吟诵的《击壤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这帝尧时代数千年前的开篇之作,网络文学真是不足为道的弹指一瞬间。
   毋庸置疑,网络文学,虽然诞生较晚,但其发展却是迅速得让人目不暇接。仅仅几十年光景,它已经蹚过了最初的泥泞,正由活跃期、激变期迈向成熟期;从当初驳杂的声部交错,走向以主旋律为主的美学多元化展示。虽然,它距离茅盾先生所说的“大河上下,长江南北,通都大邑,穷乡僻壤,有口皆碑”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但是,它无疑给中国当代文学带来新的生机,培养了不同于传统写作的新型作者。
   网络文学开始于1998年,这一年的中国出现了一部曾经轰动文学界的网络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之后,互联网上,“白鹿书院”“网络文学在线”“汉语文学院”“文学城”“文学精品屋”“博库”“亦凡”等几十家中文文学网站,像是初夏的藕花塘般露出小荷尖尖角。王蒙、刘心武、从维熙、张抗抗、王安忆、王朔、阿城、余华、陈村等新时期的文学领军人物,悉数登场,为这新的网络文学的诞生,摇旗呐喊,颁奖捧场。
   新世纪的曙光照亮华夏大地的前后,网络文学一时风头无两。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等纷纷出版网络文学作品,仅知名文学网站“榕树下”就签约了三十七家出版社,出版图书一百一十七本,发行图书二百三十五万册。网络文学迅速向大众生活渗透。
   但好景不长。十年之后,通过作者与读者的不断磨合,不断尝试,作品海量更新,又迅速淘汰,写出了名的作者安妮宝贝、邱华栋、韩寒、郭敬明等弃舟登岸,转入纸媒写作,而大量的无名作者继续涌入网络文学的蓝海,靠奇幻、惊悚、武侠、穿越、神仙、言情将网络文学带入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折腾了数十年,网络文学还是一个下里巴人的所在。
   江山文学是网络文学的后来者,却旗帜鲜明地走纯文学的正道,为网络文学吹进一股清新的风。在江山文学,特别能体现出网络写作的开放性、交互性和虚拟性,它给网络写手,提供了可以无限延展的处女地,由你自由地挥洒汗水和才能,只要耕耘,就有收获。而且相较于传统纸媒,文学写作可以成就更加松散随意的作品。无论是小说、散文、诗歌、剧本其文学样式的界限都被淡化了,你用锄头、还是拖拉机去耕耘,随你的便。作品四不像也不要紧,这里本就鼓励你发挥杂交优势,因此在江山,写手的作品宛若万花筒一般变幻多端,让人眼花缭乱。
   江山文学,提倡草根化写作,我手写我心。这更适合女性写作。由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和制约,女性写作一直受到各种各样来自家庭生活、社会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压力与约束。她们有太多的情绪要找个平台,找个窗口去宣泄。网络写作可以使得她们最大限度地,没有门槛地将自己的最真挚的情感与体验传达出来。更由于江山文学提供了匿名、化名的便利,可以使得她们更自由地体验“我言故我在”的快感。写作可以使女性作者,更无所忌讳地将生命中许多被压抑在社会角色、家庭角色乃至于日常生活中的真实情感,顺畅地宣泄出来。
   文学的本意,其实就是个体情趣的宣泄。
   江山文学办站的本意就是提携草根,始终是业余而纯净的网络文学,它更加属于网络而不是文学。在江山文学网站,文学不再是一个成品,不需要读者的仰视和评论家的俯视,它需要的只是作者和读者的参与,通过读与写的交互,使得文学创作始终保持精神的原点,而不是物质的支点。
   我想江山文学,集体结社,集体耕耘的模式,使得一般意义上的个体性写作,变成了一种民间化的、集体性的创作。这为女性网络写作,提供了一个精神环保意义的保护墙,为女性作者在文学的原野上耕耘,提供了无限可能。
   江山文学,是网络文学写作中,女性写作的一种独特体验。
  
   三
   不必讳言,当今网络文学的写作者中,主要以女性为主。即使像江山文学这样的后起之秀,在文学的处女地上辛勤耕耘的多数作者依旧是女性。江山的原野太广袤了,至今它收获的成品文章已达到93.5万篇。就算这里有半数为女作者所写,那也是46万多的洋洋大观,即使采取抽样调查的方式,也难以让人写出总结性判断。由收获的数量可以想见,江山文学的山野是多么逶迤高耸,江山的溪河是多么绵长壮观。山高水长,风光无限。
   那就回到逝水河畔,以流年这个文学庄园作为一个标杆,来审视女性作者在文学庄园里的耕耘、灌溉与收获。
   流年的才女们是江山原野里一丛靓丽的鲜花。她们在逝水河畔绽放了十一个春秋,栉风沐雨,常开不谢,飘香万里。
   高山、大河、红日、蓝天、惊悚、战争、苦难,这些文学中的男性话题,女性作者很少触及,她们一般都避开重大叙事,避开灾难血腥、避开重大社会变革,更多地关注清风、明月、家庭、婚恋,注重生活日常中的细节。流年的女作者们也是这样,她们更追求岁月静好、温情和睦、亲情、友情与爱情,追求人的生命体验,人性中的真善美。
   李大钊先生尝作诗说:桐叶落而天下惊秋,听鹃声而知气运。前边一句,后人浓缩为“一叶知秋”。那就让我们从流年才女们的文集中,抽出用作书签的年代柳叶、杨花,来回望她们的耕耘,她们的收获。
   我们要观赏的第一枝花,当属流年社长纷飞的雪,她像是一枝雪域高原的雪莲花。她的座右铭是:只是女子,侍奉文字。她对文学的痴迷,不可救药。还是在十五岁的花季,她失去了军人父亲。这无疑将影响到她的整个生命历程。她对文字的痴迷,不仅是为了宣泄,更是为了疗伤。她的文字沉郁顿挫,总是在生命的感伤中走过,黯然伤神,悲天悯人。她的散文初读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深藏匠心。读她的文字,仿佛在时光隧道的旧时光里穿行,似梦非梦,变幻奇诡。她擅长将故事与现实叠加,让音乐成为叙事散文的幕后音。《时光,重叠在一片湖上》《每一朵雪花都是奔跑的疼痛》《芒花茫》这些篇章读来,让人觉得婉转、细腻、神秘、悠长,一唱三叹,透着对人生的淡淡感伤。
   风逝是流年逝水河畔最早的耕耘者之一,当之无愧的社团元老。她是一枝带刺的玫瑰。生长在出“大汉”的胶东海滨,她与父兄一样直率、豪放,充满正义感。她的作品都很在状态,与一般女性作家不同的是,她的散文、小说很少卿卿我我,就算女性主人公,也像是个“女汉子”。她作品的特点是现实、写实、素朴、实在,是现代版的“土豆山药派”。她的小说《新墙头记》,刻画了老木匠两个不孝儿子的自私与儿媳的刻薄,深刻鞭笞了当今“金钱至上”流毒下,滚滚红尘里的人性恶。母亲养育了五个儿女,却要在年老之后,为自己的养老伤透了心。母亲的泪水,化成了读者心中的火焰,让每个有良心、良知者,都怒火中烧。风逝不仅突破了旧版戏剧故事《墙头记》忠孝的局限,更是提出了新时代让人困扰的老人养老难题。风逝以她中学教师的敏锐,非常擅长从家庭琐碎中,引出重大的社会课题。
   对历史与现实叠加叙述,将山水中行走与独自吟唱合二为一,燕剪春光是逝水河畔最清醒与睿智的耕耘者。她的作品与她的为人一样,绝少激奋、反叛、犀利,更多的是阳光、理智、悲悯和快乐的歌唱。《我爱家乡的米粉粑》《寸心难报三春晖》《岁月飞渡》《庐山红枫》《不要为我哭泣》读春光的这些作品,正如她的名字一样温暖、宁静、平和,即使写与母亲的生离死别,也没有呼天喊地的悲怆,而是任泪水默默流淌。她是一个饱含激情的圆舞曲歌者,以柔情似水的歌吟为力量,带给作者人性本善的坚定信念。她是一枝文静优雅的风信子。
   在逝水河畔的才女中,独领风骚的要数一朵怜幽,她是流年社团最年轻的创业元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省级纸媒《安徽文学》担任编辑部主任。她的早期小说集《荒城》,即使六年后的今天再读,也不输于那些一线作家的才气与见识。她营造的意象和构筑语言的方式,常常让人叹为观止,觉得这位八零后的才女就是为写小说而生的语言天才。小怜幽是位聪明的八零后女作家,她以自己独有的方式,洞穿人性的卑劣、职场的荒诞、生活的复杂,但她的作品却很有节制,看破不说破,她很会留白,那层窗户纸,她让读者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自己去戳破。《丢失夜晚的人》《小鱼的手指》《文字药房》都是江山文学中的绝品。《文字药房》讲述了心理咨询师在文字药房开出“济世良方”治愈患者邹莉灵魂深处的失女之痛。故事抽丝剥茧般层层递进,回环往复,生动地刻画了心理咨询师与女主人公邹莉的心理交互过程。时代的一粒尘,受者的一座山。失女的苦痛让这个家庭的世界面临崩塌。小说在讲心理治疗,也在不断向生活叩问。小说设计的山重水复,柳暗花明。咨询师最终治愈了邹莉夫妇,也治愈了自己,“渡人亦自渡”。正如流年副社长山地评论的那样:当读者看完小说的最后一句,读者亦被作者带上了岸。小说没有写得剑拔弩张,却以心理暗示,让读者感受到了生活的严酷。忏悔还是不忏悔,真善美在怜幽的小说中,永远不会让读者失望。怜幽的小说,都是小人物,大问题,永远有对生活本质的叩问,对社会现象犀利的洞穿。引而不发,待机而动,怜幽的小说达到了流年小说乃至江山小说的顶峰。她应该是一朵水莲花吧,大智若愚,深刻内敛。
   流年的元老级作者,还有河南籍作家石语。她喜欢将岁月的碎片与想象的世界融合,将历史与现实一起敲碎了重构。无论是对以往的回忆,还是山水游记,她都不以故事和传奇见长,而是赋予作品睿智的哲思、哲理。《羁旅》《雪花纷飞》《那一汪湖水,那一方人》,读这些作品,你会想石语是个出色的文学电焊工,她总想将诗意与想象焊接,将生活中的断裂,用哲思补到一起。石语的哲思总是让人捉摸不定,不知道她在哪个飘落的枝叶上,会焊接上一只铁蝴蝶。如此的摇曳生姿,她应该是一枝出墙的红杏吧。她永远都是不同于哪一个的这一个。

共 737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站在立秋的黄昏里,我完全可以想象本文作者在这篇“耕耘”参赛作品中,所深情描摹的江山原野,阳光明丽,雨水充足,绿植丰沛,繁花似锦。文学,温润的气息在这篇散文中升腾,漫溢,那些具有质感的文本,汇聚着锦绣江山,一方流年的朴素绮丽的景观。江山,是文学生发的丰厚土壤,是我们这些始终怀揣着文学梦想的草根作者灵感的触发之地。江山文学网,这十四年的存在,其意义是深远的,她有着与生俱来的魔力,海纳百川的胸怀,且借助了文学的神性,令无数写作者的先天禀赋经过岁月的孕育,孵化,最后转换成无穷的创作才华。分散在天涯各处文学旅人,从各自的城邦出发,汇集到江山文学麾下,成为江山人。这些土地上的耕耘者们,开疆辟土,播种耕耘,在文学领域硕果累累。十一年前的初秋,江山一隅,一群人将文学的种子植入,他们修篱筑道,逐水而居,将修筑的园子取名为“逝水流年”,本文作者写到的那些盛开在江山原野里“一丛花”,姿态万千,花香沁心。她们在江山原野里飞奔,在逝水河畔歌吟自然与生活,在文学的疆土里热情且执着,笔耕不辍,初心不改。 近些年,在纷繁的尘世,她们坚守一方文学净土,穿透生活的表层,抵达文学深处,在多样的生命体验和文字建构中,袒露心迹,真诚表达,从中短篇小说到散文随笔乃至诗歌古韵,她们创作了一篇篇具有个人风味、文学意味、艺术品位的佳作。自《耕耘》征文起始,流年社团编辑团队已然奉献了五十二篇参赛作品,以不同的文学体裁,诉说江山情,流年情,记载流年人各种形式的耕耘。而作者的这篇耕耘参赛作品,从不同的视角,不同的层面,阐述流年团队这些女性编辑们十一年里的耕耘之果——自觉的文体意识,注重生命体验的文本,紧扣生活本真,人性本真,将人间烟火与精神高地共生共存。读此文,读得感慨良多,读到五体投地,作者才思敏捷,才学丰富,在江山文学网成立十四周年之际,奉献如此华章,其心可敬。全篇读完,感觉是聆听了一曲盛大华美的大地交响乐,主题是“耕耘”。散文格调高昂,笔法娴熟,感性与理性交融,长度深度与广度皆备,可读性强,感染力足,佳作,倾情推荐!【编辑:纷飞的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208070010】【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220828第0021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2-08-07 15:52:37
  二哥,怎么说呢?
   昨夜静谧时分,读完此文,我久久没法入睡。
   《耕耘》征文截稿还剩最后几天,二哥迟迟不“耕耘”,我时时在群里念经一样:“二哥不耕,二哥不乖”。
   二哥终于耕耘了,可我却失眠了。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1 楼        文友:江凤鸣        2022-08-07 17:31:32
  雪,谢谢编按,辛苦了。这篇按语一级棒!本身就是一篇佳作、美文。散文诗一样激情、绚丽。流年的耕耘征文,兄弟姐妹们都写得激情饱满,是历年来参与最广泛,书写最认真,质量最上乘的一次。耕耘的层次、内容、深度与广度都令人欣慰。我原本是不想参加了,因为,我想到的大家都写到了。特别是才女们写得柔情似水,细腻如锦,灿如夏花。架不住雪社的嘀咕,我就不辞老兵的粗狂、豪迈写一篇大格局的文章吧,这乃是本色出演。若不嫌粗鄙,我这就算重在参与了。
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2-08-07 15:54:28
  今天一早出发去安吉拍片,利用早上途中,午休时间写按语,读了数遍,终于了悟,二哥一直在耕,这些年,陪着我们耕耘。
   此文大好!
   二哥大好!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2 楼        文友:江凤鸣        2022-08-07 17:35:26
  雪,我们一起走过了流年十多年来的风风雨雨,共同度过了快乐与难堪。想来思去,还是不能拂了雪的一片真情,就算不是美文,也可以是个大致上的总结。永远的友谊,永远的流年。
3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2-08-07 15:55:49
  二哥耕了,流年的耕耘才算完满,没有遗憾!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3 楼        文友:江凤鸣        2022-08-07 17:36:28
  在流年,二哥最终都是听雪的。
4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22-08-07 16:20:58
  凤鸣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洋洋洒洒七千字,给江山耕耘征文引爆一颗雷。
已是人间不系舟,此心元自不惊鸥,卧看骇浪与天浮。
回复4 楼        文友:江凤鸣        2022-08-07 17:46:21
  轻舟老哥,谢谢美言。我在流年十一年了,与雪、石语、怜幽、春光、风逝、点兵等相识更早,大家风雨同行,患难与共,坚持到今天,真心不容易。流年的耕耘征文,文友们写得真好,表达了浓浓的友情,展现了团结和友谊。最要命的是那份真情,让人不由得不感动。这样的文字我写不来。年轻是军旅生涯的熏陶,让我的文字只能是现在这种格局,这种大而无当的气质。我读哈理工的时候,老师教育我们人的一生就是做事、做人、做局,我做人不细腻,就做局吧,让文字有一个大点的格局。
5 楼        文友:雪飞扬        2022-08-07 16:28:32
  二哥的耕耘大气磅礴、摇曳生姿[强]
回复5 楼        文友:江凤鸣        2022-08-07 17:48:19
  谢谢飞扬的鼓励。别人的耕耘是深耕细作,而我没有这样的精心雅致,只能是跑马圈地。
6 楼        文友:思绪飞扬淡墨痕        2022-08-07 19:10:27
  流年二哥果然出手不凡,一耕耘便是大开大合、纵横捭阖、汪洋恣肆。一篇雄文,妥妥的,将收割一众小迷弟、小迷妹哈。
思绪飞扬淡墨痕
回复6 楼        文友:江凤鸣        2022-08-07 22:17:02
  感谢墨痕的美评。我在江山和流年耕耘了十一年,像个老农民盘点一下收获的老账。墨痕兄,谢谢鞭策哈。
7 楼        文友:石语        2022-08-07 19:40:19
  二哥此作,由宏阔的网络文学空间到江山网这一个让人留恋的平台,到生机勃勃的青葱流年,再到流年这一片原野上绚烂盛放的花朵,点面结合,格局大,笔力健,点评精准,文风大开大合又收放自如。力作,膜拜!
回复7 楼        文友:江凤鸣        2022-08-07 22:15:32
  感谢墨痕的美评。我在江山和流年耕耘了十一年,像个老农民盘点一下收获的老账。墨痕兄,谢谢鞭策哈。
回复7 楼        文友:江凤鸣        2022-08-07 22:16:26
  感谢墨痕的美评。我在江山和流年耕耘了十一年,像个老农民盘点一下收获的老账。墨痕兄,谢谢鞭策哈。
回复7 楼        文友:江凤鸣        2022-08-07 22:21:32
  不好意思哈,两次都发错了地方,我向落花表示歉意。落花非常感谢你的美评,其实这篇文字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只是一个在江山耕耘了十一年的一个文坛老农民的收获盘点。
8 楼        文友:石语        2022-08-07 19:42:22
  虽然在二哥的笔下俺妥妥的下里巴人形象,但俺喜欢这个电焊工的比喻。
回复8 楼        文友:江凤鸣        2022-08-07 22:25:40
  落花老师,俺十分欣赏你美文的地方,是你将生活的日常,提升到哲学层面的思考,这是很了不起的。一篇文章不是就是论事,而是能够文以载道,文以解惑,这是中国唐宋八大家散文的突出特点,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落花在这个方面的能力,常常让我赞叹。文字不仅美丽,而且有力量。
9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2-08-07 22:58:57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10 楼        文友:康心        2022-08-07 23:06:25
  二哥浩浩荡荡耕耘文字大片,从网络写到江山网,从江山网又到流年社团,从社团再到社团中的佼佼者。从文学耕耘到情感耕耘,从社会性写到人性个体。视野开阔,着笔细腻。祝贺二哥,也祝贺流年又妥妥获精。
用文字记录人生的轨迹,修一条心心相通的小径
回复10 楼        文友:江凤鸣        2022-08-08 13:44:11
  感谢康心美言。借着江山的耕耘征文,写一点心中感念,江山如画,逝水长流。原网络文学,行正致远。
共 21 条 3 页 首页123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