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丹枫】撞韵者说(散文)

编辑推荐 【丹枫】撞韵者说(散文)


作者:秦伟伟 童生,964.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526发表时间:2022-08-26 17:03:11


   七泉子喜吟诗,其赋物悠扬,得句深长。网民多有爱者,有京中客投址曰:“君诗风浩荡,文心曲喻,何不投稿以振词坛?”七泉子视为钟子期,欣欣从之。
   没旬月往,京中客问曰:“君得意否?”对曰:“白脚撞韵,座前不录。”京中客骇闻曰:“于嗟!雅事何罪枷镣耶?君可假青莲不名之篇以试之,若果如此,撞韵之罪徒存。”七泉然其言。三日致问,久许答曰:“尚尔。”京中客推本溯源,使蟹脚植于头脑者,清人也。乃抱棘怀伤曰:“呜呼!戴盆弇盻,天从何望?诗设门庭,比似唐人续辫,李杜元白若在,必面刺之。”隔顿之间,七泉子编辑大片,一键挥发,倍诉愤懑之情曰:
   余骋渥洼,纵览周游,忽遇执鞭者,举手示驻曰:“此为司马孙阳之地,乌衣莫近。”余低礼肃虔,热眼相向。问其曰:“此地何名,先生何居?”执鞭者侧睨虚指,答曰:“夫山起云回,尘涨天低者,乃司马品驭之地。先生居于异器厅,正与天下至骏者论贤。”余请自荐,执鞭者乔势训谕曰:“司马先生专优拔萃,杜拟充次,严守绳墨。汝思入见,须踏蹄合印,出一毫一厘者视为折。”余沿途观之,跖戾衔珠,犹雪上趋凫。俄而,执鞭者大呼:“伯乐将出,凡驽且避。”余窥之伯乐,眼生白翳,雾眼虚视。缩牛为鼠,观山为土。彼人令旗挥动,万马怳然。虎步按鸡行,如铸金莲,许移三寸,错其千里之志。悲夫!伯乐之先患,千里马之后患。伯乐之患在眼苛求于毛发,失之全体。千里马之患在骨软痛于鞭策,毁之温存。
   余复徐行,愕视村翁持械以凿天险,余近对曰:“尊公斫壁何为?”翁暂止,扪纸出膺曰:“纸上明注,此处无山。为实纸上之言,更消后人之虑,故所尔尔。”噫乎!以图纸对江山者,岂独翁乎?譬之阡陌之途,四下可归。大人草次,划道而行。小儿禁越,死守一路。余所蔽之,儿童近道,中年失道,晚年合道。故曰:大道至简,小道至显。
   雅言之为事,不亦如此乎?自唐人始,七古歌行并重,巨笔神椽,逸兴翻飞。如楚酿留之千古,饮之酕醄不绝。香传满清,以为膏馥不足,妄添酢味,竟成羯膻。移鼎至今,独战全唐而不败者,主席一人而已。剩余当代,蚕食隐化,不复李杜之光。诗必盛唐,众心皆明。近承鱼肆,能无腥乎?今之吟坛,别立名目,自是机杼。嚼骨骼,吐浓汁。设微罟,剔大鱼。哀哉!驾考退造父,学校免仲尼,医院辞华佗,世风演化,未足奇也!若指明其谬,其人必曰:“此上之所限,非吾所能决也!”窃思百业之中,物不平,皆有鸣者。至于文场,上下无声,一何奄然。世之所云,文人惜命,信之深焉。水深有网,在之鳞也。山高有弋,在之禽也。文章如是,必伏暗器以谋腐鼠也。
  
   注
   戴盆:将盆覆戴在头上,阻挡视线。
   渥洼:神马名
   乌衣:贫贱者
   膏馥:本为脂膏的香味,借喻对诗文的美好的回味。
   酢味:酸味
   移鼎:历史进程
   隐化:死亡的别称
   机杼:比喻诗文创作中的新巧构思和布局。
   造父:古之善御者,赵之先祖
   .
   译文:七泉居士喜欢写诗,写的东西很有意韵,网上好多人都喜欢。有一个京中客的人给七泉居士发了投稿地址,并对他说:“你写的诗涉及宽广,内容赋予哲理,为什么不投稿以重振诗坛呢?”七泉居士把她当做知音,高兴的投稿去了。过了一个多月,她问:“你这下称心如意了吧?”七泉居士说:“我的一首诗白脚处撞韵,评委不予收录。”她很惊诧的说:“啊?诗词得罪谁了,竟然也披枷带锁了?你这样,你把李白不出名的诗用自己的名义投给他试一试,如果还是这样,那么撞韵一说就不存在了。”七泉子照着她的话去做了,三天后发问怎么样了?他稍久才说:“还是老样子。”京中客亲自调查撞韵一说是何人提起的,一查才知道是清朝人,是清朝人把螃蟹的脚根深蒂固在每个人的头脑之中,把原本简单的思想变得复杂化。
   京中客内心忧伤的叹说:“哎!把盆子扣在头上,挡住了远方的视线,还怎么去仰望蓝天?诗词里有了这些乱七八糟的规矩,就好像是在唐朝人的头上安装了一条清朝人的辫子。李白、杜甫、元稹、白居易要是在世的话,看到这种现象一定会亲自斥责他们。”就在这不一会的时间,七泉子就在手机上编辑了一大片文字,按发送键给京中客,万分悲愤的诉说自己的心情。内容如下:
   我驰骋着渥洼神马到处游览,忽然遇到一个执鞭者。他举手示意,叫我停下说:“这是伯乐的地盘,平常人不要接近。”我表现的很礼貌很恭敬,并以炙热的目光投向伯乐所居住的地方。问他:“这是什么地方?伯乐先生住在哪里?”执鞭者斜视我一眼,指着远方说:“那高峰凸起之上,白云笼罩之下,尘土飞扬与天相接的地方就是伯乐先生品鉴良马之处。先生此刻正在异器厅和普天下的贤人俊杰探讨马之优劣。”我申请自荐,执鞭者装模作样的训示我说:“伯乐先生只要出类拔萃的,为了杜绝滥竽充数,一定要遵守我的规矩。你想见伯乐先生,必须要你的马蹄印严丝合缝的对照在地上的马蹄印,出现一毫一厘的差错就视你挑战失败。我沿着地上的马蹄印观看,只见那些马蹄印都很扭曲脱离,间隔很小,十分像大雪之上一群野鸭子留下的脚印。”
   过了一会,执鞭者大叫:“伯乐先生出来了,庸人回避。”我偷看那伯乐,见他眼睛上有病,看东西不清楚。常常把大牛看成是老鼠,把大山看成是土堆。他令旗挥动,万匹千里马都很惆怅紧张的样子,明明是老虎的步伐,非要按照鸡的脚步去走。就像在老虎脚上穿上了三寸金莲,只许走三寸那么远。这和千里马要驰骋天下的意志决心是相违背的。
   可悲啊,先有伯乐生病,然后千里马才生病。伯乐的病根在眼睛过分的苛求千里马的一毛一发,而忽略了整体面貌。千里马的病根在于骨头不硬,在被鞭策之后,投喂之后就变得温顺了。就是由于温顺,所以才把千里马毁了。我又继续慢慢前行,突然诧异的看到一个村里老汉拿着工具在挖一座大山。我走近他说:“您挖山干什么呢?”老汉暂时停下来,从怀里取出一张图纸来对我说:“地图上明明显示这里没有山的,为了印证地图的准确,更为了打消后人的疑虑,所以决定把它挖走。哎!用地图去印证山川的一草一木,这样的人恐怕不止老汉一个吧。就好比村里的道路四通八达,随便走哪一条路都可以回家。那些大人们自以为是,硬是规定孩子们必须走某条路,导致孩子们就知死守着这一条路。所以我总结出童年是最接近“道”的年纪,中年往往失去了“道”,老年有幸又与“道”重逢。所以说真正的大道是最通俗易懂,最简单明了的,反而是小道才细致的罗列出条条框框来。
   诗词这种事不也是这样的吗?从唐人开始,本来七古、歌行体是可以和律诗绝句同等并重的。在唐人笔下,这些诗句被写的惊天动地,勾起无数人激动的心弦。就像被窖藏了千年的美酒一样被世世代代的人所品味,并且为之陶醉。这种酒香之气传到了清人手上,他们觉得不够香,私自往里添加酸味的东西,于是有了一股羊膻气。传到现在,要说当今诗人谁能出来和唐人挑战。扒拉来扒拉去,也只有毛爷爷可以与之决战,立于不败之地。至于说剩下的一些人,他们的诗心大多被各种利益腐蚀吞没,再也不会有李白杜甫那样写诗绝妙的人了。诗必盛唐,这是大家都明白不过的。可是清朝离我们比唐朝近,我们没能继承百花中的盛唐,却独独继承了鱼肆里的晚清,写出的诗都带酸味,带腥味。
   当今的诗坛,巧立名目,还自以为抓住了写诗的要领。其实也是干嚼骨头,倒把浓厚鲜香的汤汁吐掉了。布置下稠密的渔网也只是用来捕获小鱼小虾的,那些大鱼反而被遗漏了。哎!造父虽然精通驾驭之术,但如果穿越到现在去考驾照,一定会被劝退的。孔子如果去当教师,也一定会遭到免职。华佗如果当了医生,也一定会被领导辞退的。社会风气所导致的结果,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要是明确的告诉那些人说:“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他们一定会反驳说:“这是上面规定的,不是我能决定的。”我想各行各业中,凡是遭受不公平对待的都会有人站出来,怎么到了文坛就上面也静悄悄的,下面也静悄悄的呢?呈现出一片快要断气的样子。世人都说文人怕死,我现在对此深信不疑。水深的地方之所以有渔网的存在,是因为要捕鱼。山高的地方之所以有弓箭的埋伏,是因为要捕鸟。写文章也一样,一定有某种潜规则从中得到好处。
  

共 326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之撞韵者说,文言文与译文并行,文言文看不懂者,可以看译文。七泉居士喜欢写诗,写的东西很有意韵,网上好多人都喜欢。有一个京中客的人给七泉居士发了投稿地址,并对他说:“你写的诗涉及宽广,内容赋予哲理,为什么不投稿以重振诗坛呢?”七泉居士把她当做知音,高兴的投稿去了。过了一个多月,她问:“你这下称心如意了吧?”七泉居士说:“我的一首诗白脚处撞韵,评委不予收录。”可悲啊,先有伯乐生病,然后千里马才生病。伯乐的病根在眼睛过分的苛求千里马的一毛一发,而忽略了整体面貌。诗词这种事不也是这样的吗?从唐人开始,本来七古、歌行体是可以和律诗绝句同等并重的。在唐人笔下,这些诗句被写的惊天动地,勾起无数人激动的心弦。就像被窖藏了千年的美酒一样被世世代代的人所品味,并且为之陶醉。这种酒香之气传到了清人手上,他们觉得不够香,私自往里添加酸味的东西,于是有了一股羊膻气。当今的诗坛,巧立名目,还自以为抓住了写诗的要领。其实也是干嚼骨头,倒把浓厚鲜香的汤汁吐掉了。水深的地方之所以有渔网的存在,是因为要捕鱼。山高的地方之所以有弓箭的埋伏,是因为要捕鸟。写文章也一样,一定有某种潜规则从中得到好处。要言不繁,耐品其味!极力推荐欣赏!【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22-08-26 17:08:04
  要言不繁,耐品其味!问好!
梦锁孤音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