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欢喜酒家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酒家】岁月总留痕(散文)

绝品 【酒家】岁月总留痕(散文)


作者:岚亮 进士,9030.8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575发表时间:2022-09-06 10:58:50

【酒家】岁月总留痕(散文)
   月亮爬上来了,悬在宝石蓝的穹顶下面,皎白,银白,雪白,朦胧白。
   鹫峰山脉驮着云彩一路迤逦向东,在寿宁一个犀牛喝水的地方终于低下了高昂的头颅。两朵滑落的彩云便凝固成了两座崔嵬的山:一曰金钟,一曰笔架。金钟与笔架,两山夹一川,一川走两水:一曰西溪,一曰北溪。西溪是条青罗带,也是一条茂盛的南瓜蔓子,它延伸到金钟山下,结出了一个色彩斑斓的大南瓜。这,就是西浦村了。
   西浦,我已经来过两次。今天,我又来了,在这个石榴似火的仲秋之夜。在西浦,我老是感觉,西溪流淌的不是清澈的水,而是澎湃着醇得发绿的陈年老酒,每次总是让我沉醉不知归路,久久地恍惚。
   这里,宜于淡墨山水,也适合浓彩油画。浅天蓝,远山黛,柳烟一抹,秋水两痕。剩下的留白,皆是婉约朦胧的诗,落霞是灿烂的,白鹭是雪白的,石榴是火红的,稻浪是金黄的。一眼望去,全是浓厚的颜色和沉甸甸的画面。
   这里,宜于筑篱种花,也适合斜竿垂钓。金钟松风间,笔架竹影下,围一圈篱笆矮墙,荷把锄头,在斜斜的篱笆墙的影子里,种菊花,种牵牛,种海棠,种金桂,种紫树,种月月红,还有满天星……西水之湄,碇步之上,坐成一弯九月初三的新月。横杆鱼竿,钓溪里的鱼虾,钓水中的飞鸟,钓浅澈的星辰,钓那些沉入清深的慢缓时光。
   这里,宜于枕古做梦,也适合放歌岁月。谁说时光残酷,岁月无声?在西溪,岁月的痕迹是那么地美好,既有声,又有色——牌坊赫赫而亲亲然;青石板路长长而幽幽然;马头墙斑斑驳驳而惬惬然;老水车吱吱哑哑而悠悠然;人面生生而欣欣然……
   西溪是有足够的魅力沉醉一切的。白月光醉了,如水的眼神一片朦胧。岁月醉了,任古老厚重的气息在村子的每一个角落弥散。来到这里的人儿全醉了。
   潜在蟾潭柔蓝深处的那颗忽暗忽明的星,是我吗?
  
   二
   西浦村,迄今已有1100多年的历史,是个方圆不足两平方公里的血缘村落,世代居住着缪姓族人。
   该村缪氏始祖缪佑原居浙江会稽,唐僖宗广明元年(公元880年),其曾孙缪录因避战乱,先南迁至犀溪村的霍洋。繁衍生息数代后,七世祖缪文焕又第三次迁徙,从西溪南岸的东皋迁至与其隔水相望的宅底,即现在的西溪村。关于这次迁徙,民间有美丽传说。说的是一大雪日,缪家一长工早起放牛,牛一出栏,撒蹄就跑。牛群涉过结冰的寒溪,径奔宅底。牧人赶到,却见眼前一片奇观——虽漫天大雪,四野皑白,惟此地不见积雪,热气蒸腾,草木丰茂。主人得报,遂往察之,见实乃风水宝地,便举家迁至于此。到目前为止,缪氏家族已经在西浦繁衍四十多代。
   西浦依山傍水,风光旖旎,山水似画,人文如歌。多水,多桥,多鱼,多柳,多老树,多人文古迹。
   西浦的水,富得让人忌妒眼红。一村竟集两条阔溪,且水流丰沛。这两道碧水,淙淙潺潺,清清澈澈,基因十分强大,是名副其实的状元溪。它们分别从西和北两个方向成“丫”字型,宛若两条大青龙奔腾至西浦水尾,汇成了一个烟波浩渺的大水潭,曰蟾潭。
   蟾潭与蟾宫虽一字之差,却也好折桂。谁能想到呢?就是这一个小小的弹丸之村,在历史上曾哺育出特赐状元缪蟾,武状元缪元威,还有十八个进士(族谱记载41名)。故此,西浦又名状元村。
   溪多,桥就多。人说西浦之美,美就美在“三步一柳,十步一桥”。此话虽然有点夸张,但西浦确实有许多桥。从村头走到村尾,竟有三排碇步十座桥。西浦的桥,形态多样,年代各异。有石板桥、石拱桥、木廊桥、碇步桥,简直就是一个桥梁博物馆。我最留恋的,是那些充满乡愁,犹如乡村民谣般的石板桥和碇步桥。
   永安桥就是横跨在西溪上的一座石板桥。它宽约三步,一百多步长,共十七孔,十六组墩石,桥面由八十块青条石铺成。每一个桥孔,流水在奔跑不息,哗哗哗;风也在日夜兼程,呼呼呼,像神话中的连环古虹一样。一个景观令我不解:在每个桥墩上游约两米处,都竖着一根粗壮的条石,就那样孤独地任水紧紧包围。这是为何?当地人告诉我,此乃“将军石”,是专门用来护桥的。山洪暴发时,上游冲来乱石、杂物,甚至是连根拔起的大树,要是没有将军石挡着,这桥焉能在风雨中屹立千年而不倒?震撼了!
   望着这些真正的中流砥柱,不禁浮想联翩。我想起了那些在战场上为战友挡子弹的人;那些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的人;那些在疫情面前冲锋在前舍身忘死的人;那些在漫长黑夜里抛头颅洒热血去追遂光明的人。
   毕竟是状元村,西浦人的智慧,让我肃然起敬了。
   桥是最能留住岁月痕迹的。历史从桥的表面走远了,但桥的内心却仍深藏着时间的足迹。每一座桥,都承载着一段沧桑的岁月。在西浦,公路桥属一个刚刚长大的后生,木廊桥则是一个从远古走来又朝未来走去的跨世纪老人。比木廊桥更加悠远的,是那些横卧在洪荒急流之上的石板桥和碇步桥。那个日落黄昏,我久久地伫立在永安桥上,明显感觉脚下踩的不是如洗的青石板,而是历代西浦才子们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西溪奔流的不是来自远山的泉水,而是永不失传的瑰丽的“北路戏”以及一摞摞缪氏家族的浩瀚族谱。
   在西浦,根本就不必担心历史会一去不回头。清闲了,只须往蟾潭撒一张小鱼网,就可以把流逝的岁月尽情打捞。
  
   三
   蓝色西溪,沿村环绕。古老村庄,面水而居。 状元,是西浦引以为豪的金字招牌。走进西浦,迎面扑来的是一股浓浓的状元风。状元桥、状元坊、状元亭、状元巷、状元楼、状元店……一路行去,令人目不暇接。
   然而,我更在意的,是那些印刻于村舍巷弄里的岁月留痕,它们才是我心中不落的彩虹。
   一进入村庄,双眼仿佛汇入了电流,处处发亮。这是个移步皆景,景随步移的古村落。街道平平坦坦的,或铺青石板,或嵌鹅卵石,两边花木缀着。参差错落于巷弄两旁的古宅,或石基土墙,或青砖黛瓦,或门台耸立,或木楼格窗。每一条巷道,幽深而不迷失;每一堵旧墙,斑驳而不乏诗意。
   西浦的古民居群之庞大,大大出乎我意料,竟然逾百座。这些古宅,大多数为横开五间、三进二层的三合院。它们的门台形态各异,有宋式的,有重檐歇山式的,有单石条门框的。登高俯视,气势恢宏,像古迷宫一样。逛到缪步福古宅,其门户上的木头雕饰,令我赞叹不已。石榴——多子,蟠桃——长寿,桔子——吉利,蝙蝠——多福,等等,无不花开有果,寓意美好。
   西浦一村就拥有四个宗祠,分别叫南阳祠、荆山祠、凤阳祠和四教祠。此外,还有两处崇祀建筑,太阴宫和大帝宫。这在国内甚是罕见,足以证明西浦人文荟萃。
   南阳祠是必须要去膜拜的,它号称西浦一祠,其实就是后人为纪念缪蟾而建的一座“状元寺”。缪蟾,字升之,系西浦缪守愚公之子。南宋理宗绍定二年,获科举特奏名第一。绍定五年,被理宗皇帝授之为“特赐状元”。官至太子大傅、礼部尚书,还是皇姑临安公主的附马郎。皇帝陛下在诏文中赞他:“桂林瑞器,昆山宝玉。年少登科,羡龙头之首占;才貌冠世,抒输忠之勤渠,实临风之玉树,照乘之明珠也。”由此可见,他是一个集才华与颜值于一身的旷世奇才。
   缪蟾已在地下沉睡近千年了,但他的痕迹依旧在,就陈列在南阳祠里。南阳祠门前环碧水,后倚金钟山,历史上曾几毁几修。现在的建筑,修建于清乾隆五十七年。规模宏大,磅礴巍峨,重檐翘角,雕梁画栋,古色古香,气势非凡。大殿内悬有一块漆金的“状元匾”,甚是醒目。清寿宁知县董正临在凹形墙上题写的对联,颇与该祠匹配——鳌阳族衍状元派,犀浦源承太史家。
   那个上方嵌着八角藻井的老戏台,沉寂在人们的视线里。据说,当年这里可是夜夜笙歌,锣鼓喧天。这个古戏台,曾上演过各类剧种,盛演不衰的是一种俗称“乱弹”的“北路戏”。北路戏是一个古老的民间剧种,它从北边的浙江传入福建,在西浦传承久远。如今江河日下,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成为了一缕飘荡在岁月天空的淡淡云彩。南阳祠大殿的屋顶,有一奇象,屋顶翠竹掩映,却从不见一片竹叶飘落在青瓦之上。当地人说,那些竹子,通灵了,懂得尊敬状元。
   西浦的老祠堂,在风雨飘摇中已经静立了几百年。我怀疑,它们再不是一座座单纯的建筑了,而是一座座神圣的佛殿。殿堂上供着的塑像,已幻化成菩提树下让芸芸众生顶礼膜拜的佛。祠堂鼓擂响,咚!咚!咚!鼓声激昂而悠扬,经久不息,回荡的是岁月的雄浑回声。
   我呢,只不过是一个前来参拜前尘风花雪月的匆匆过客。
  
   四
   水流月光,月光如水,万家灯火,灯火阑珊。借酒微醺,我到幽深的青石板路上独步。
   西浦的夜,是嘈杂的,又是宁静的。
   嘈杂的,是如织的游客,是在鲤鱼溪的这畔。总以为西浦只有两条水,想不到村中央还有一条。这条两米来宽的清流,是属于鲤鱼的。有很多很多的鱼,大的,小的,红的,黑的,在那游啊,跳啊!它们是快乐的,自由的,从来就不须担心有人会去伤害它们,好幸福的鱼呵!西浦人爱鱼,状元故里,谁不期望自己的儿孙有朝一日能鲤鱼跳龙门呢。
   宁静的,是在水的那一边,在一座座小桥的那一边。路灯下,有人坐在门前聊天,有人在那看报,有人在那拉琴,有人靠在躺椅上闭目养神,就是没见到有人聚在一起打牌的。西浦家训云:“养性修身莫弃渔樵耕读,求知悟道需习礼乐诗书”,好一个风雅之地。廊亭里,有三五个老人,围在一起下棋,举棋着从容淡定,观棋者只看不语。他们都是西浦的土著,个个都是深谙世事、通晓今古传奇的人。他们在下着昨天,也在走着今天和明天。
   最幽静的,是中间的那条溪。溪在默默地流淌,流淌融融月色,流淌朦朦星光,流淌着缓缓游动的彩云朵。偶尔,鱼儿跃出水面打个泡,也是轻轻的,恍如岁月凋零的飞红,飘落在记忆长河中一样。
   溪边的榨油坊是那样令人感动,我坐在它的身边长久不愿离开。这座建于清代嘉靖年间的老油坊,大辗盘还在木架上趴着,老水车还在水边转着。只是它们都已衰老,再不能像过去一样把一篓篓黑色的榛果碾得喀喀作响,吱吱地榨出让光阴添香的山茶油和菜籽油了。激流如青春少年,前赴后继,冲着老水车在旋转,曲调却是那样的童贞和无邪,吱扭吱扭的。月色中望去,它又是那样让人感慨,多像一个时间的巨轮啊!
   水车不停地在旋转,不停地在歌唱——转动着今天的惬意生活,传唱着逝水流年的时光。我老是感到它一直在说:“记着,记着!”它到底要告诉我什么呢?是叫我也像它一样吗?沉思了许久,我终于明白——人,只要活着,就要活得像个人。做一个善良快乐的人,做一个温暖光明的人。哪怕是岁寒暮临,内心摇曳的那一缕追求之火,决不能熄灭,让沙哑的嗓子发出希望的声音。
   夜已走深,月亮沉到蟾潭的紫罗蓝里去了,朦胧白,绰绰白,隐隐白,晃晃白。
   今夜,我决定留在西浦。先去做一帘幽梦,然后等待旭日东升,去爬金钟山和笔架山。据说,山上遍是老树和翠竹,处处的曲径皆通幽。我想,在那些弯弯曲曲的古径上,肯定会留下许多先人的足迹。我要好好地去看一看,在那些状元和进士留下的脚窝里,如今都长了些什么样的树,开了些什么样的花。
  

共 446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文章是深沉的,深沉得就像岁月积淀而绽放出的哲思,令人反复回味;文章是深情的,深情得就像一位历经风霜的先贤,情浓如织中叹出金玉良言。人说岁月匆匆不留痕,其实,那是路过的人不经意,不回眸,稍加留意,相伴岁月的脚步中,处处皆风景,步步量人生。毫无疑问,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佳作,貌似游记却隐含了不老时光、历史人文、风花雪月。文字作梯,情感为戏,跟着作者的步履,走在厚重的史迹上,“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我们抚古思今,感叹的不仅仅是人生。好文推荐!【编辑:山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209060010】【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220919第0028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泉        2022-09-06 11:01:14
  老弟不仅笔耕不辍,且文章越来越精进了。虽然没在较多的佳作上留下片语,但我一直关注,且敬佩。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1 楼        文友:岚亮        2022-09-07 08:52:09
  大哥好!十分感谢给小文编辑润色。我的文,略有小进,但还是那么回事,兴趣所致啊!
2 楼        文友:山泉        2022-09-06 11:05:13
  从构思到字词和文间的意境,散文如此,确实已经到了一定的高度。这并非恭维,而是为老弟扎扎实实的进步和你自己独到的文风高兴而窃喜。
   感谢一直牵挂老哥,支持酒家!
   祝福无限!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2 楼        文友:岚亮        2022-09-07 08:54:47
  西浦那地方,是一个去了还想去的地方,大哥有暇,咱们到状元酒家欢喜一场,期待!
3 楼        文友:施云南        2022-09-06 12:11:38
  好美,喜欢这样的文字。希望有机会能去西浦看一看。
我无所凭依,只有文字,是战斗的武器。
回复3 楼        文友:岚亮        2022-09-07 08:57:24
  施云南老师好!感谢来访。西浦很美,是个状元村。你是江山状元,真的要到那看看,届时先到我老家文成,我领你去哈。
4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2-09-06 14:07:05
  岁月有2,笔下生辉。正如山泉老师的编按所言,是走在沉重的史迹上。或许我们也将成为史迹,那要看配不配在这个史迹上留痕。岚亮老师精彩篇章,读之收获沉厚。
怀才抱器
回复4 楼        文友:岚亮        2022-09-07 08:59:54
  大哥好!十分感谢精彩点评。想念山泉大哥了,便从东篱转到酒家坐坐。遥祝秋祺!
5 楼        文友:高原的天空        2022-09-06 18:46:50
  这年来书也怕读,文也怕写,拿起书看两行就走神,心上像压着石头,看是负担,放下也是负担。岚亮老师的文有一种魔力,使我消除了心障,通畅地读下去。这魔力,是情趣,理趣,加上不俗的文笔。
   来学习,问候您!
云烟深处懒读书
回复5 楼        文友:岚亮        2022-09-07 09:02:15
  高原老师好!你的谬赞我当鼓励收下了。一直喜欢你的文字,深沉、厚重,斑斓,大气。遥祝秋祺!
6 楼        文友:韩格拉图        2022-09-07 16:30:03
  跟随老师的描述,游了一趟西浦。西浦的山、水、桥、祠,西浦的状元楼和状元文化,无不令人沉醉。只要有心,岁月处处留痕。拜读老师美文,回味绵长。祝中秋快乐!
回复6 楼        文友:岚亮        2022-09-07 16:59:27
  十分感谢韩格拉图老师赶到酒家来看我,并为小文留言吆喝,问候老师了。
7 楼        文友:房顶月亮        2022-09-08 05:50:51
  一看题目,再看开头,一下就沉浸在这美不胜收雄浑深厚的文字里。看作者,果然是岚亮老师。一读再读,一次次醉倒在老师的文采里,醉倒在这精彩华章所描述的古村里。那山那水那桥那人,那些远去的时光幽深的岁月,映着月光流水,安抚着今天的安宁和繁华。沉醉其中不能自拔。如身临其境却终究是天遥地远。敬佩岚亮老师的文采。
回复7 楼        文友:岚亮        2022-09-08 21:29:37
  月亮兄好!谢谢你的美评和鼓励。西浦,只属于西浦。作为一个过客,我只不过是枉自嗟罢了。但那确实是一个让人留恋的地方。谢谢你的支持。仲秋快乐!
8 楼        文友:山泉        2022-09-19 22:21:12
  感谢绝品组各位老师!
   恭祝岚亮老弟佳作摘得黄冠!!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8 楼        文友:岚亮        2022-09-20 09:28:39
  衷心感谢绝品组各位老师对我的厚爱和鼓励!衷心感谢酒家和山泉大哥对我的抬爱和扶持!
9 楼        文友:罗莲香        2022-09-19 23:37:07
  亮哥的此文写得厚重又轻盈,深沉又飘逸,有让人坠入旧时光的恍惚,又有与先贤状元们灵魂相遇的惊喜。这是一场盛大的文字华典,字字摇曳,句句曼妙。西浦,一座古村落,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一个铺陈风花雪月的地方,那桥那水那月那无尽的风情,小桥流水,淙淙潺潺中流淌着多少故事,那一位位状元玉树临风,指点江山,羽扇纶巾,风华绝代,令人惊叹不已。那祠堂,厚重的历史,不朽的画卷,永不消逝的时光浓缩在庄严的氛围里。西浦人永远的骄傲,这里真是风水宝地,人杰地灵。读者随作者缤纷的文字深深陶醉,神思早已驰骋于遥远的时空。此文,文采斐然,精彩绝伦!如此惊艳之作,作者的文学造诣令人高山仰止!盛赞才情,问候亮哥,恭贺获绝品殊荣,实至名归!
回复9 楼        文友:岚亮        2022-09-20 09:32:24
  香香妹子好!收到你的留言,是我最大的幸运和幸福,万语千言,汇成一句:兄妹情谊,永记在心。鞠躬致谢了。
10 楼        文友:施云南        2022-09-20 08:20:12
  祝贺加绝,你是最棒的。
我无所凭依,只有文字,是战斗的武器。
回复10 楼        文友:岚亮        2022-09-20 09:33:15
  谢谢施云南老师,你才是最棒的!
共 14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