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影视戏曲 >> 【菊韵】轻刑犯罪三部曲之《约场》(电影剧本)

精品 【菊韵】轻刑犯罪三部曲之《约场》(电影剧本)


作者:于杨月美 白丁,63.8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20发表时间:2022-09-08 00:40:33

【菊韵】轻刑犯罪三部曲之《约场》(电影剧本) (淡入)五彩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县城,它既没景点也无亮点,如今已是深冬,整个县城更显朴实无华。不过,位于县城西北的第一中学新校区建得很漂亮,它不仅依山傍水、环境优雅,而且当你走进校园时,一股别致古朴之风扑面而来。
   (画外音)于小静是高一(五班)学生,今年十五岁。如她的名字一般,小静长得纤瘦文静,个儿高挑,她扎着小刷子,精致的小圆脸上架副近视眼镜,透过眼镜看去,眼睛好美,而泛着小麦色的皮肤让人感觉更加健康。怪不得有人说,她长得有点像女演员佟丽娅。
   小静学习成绩一直很优异。今年夏天中考的时候,她的成绩在全县位列第十八名。自升入高中后,她的每次考试成绩在班里都是前几名,昨天的数学考试,小静又考了全班第二。她的梦想就是考名牌大学。
  
   01、五彩一中高一女生宿舍,冬日下午,内
   小静是住校生,每周六回家一次。今日下午放学后,她回到宿舍,抓起放在床上的早已收拾好的包包,转身往外走。这时,住在她上铺的同学翠翠拿着一本书走进宿舍,她看见小静急匆匆的样子,笑道。
   翠翠:小静,回家呢?
   小静:是呀,你啥时走?看你这慢腾腾的样子,是不打算回家喽?
   翠翠:嗯,你猜对了,我妈打电话了,说她明日和我爸过来看我。
   小静:呵呵,那你可幸福了,不用来来回回地折腾着挤公交了。
   翠翠:挤公交体验体验生活,放松放松也不错嘛。
   小静:说得也是,拜拜啦。(小静笑着向翠翠挥了挥手,蹦达着出了宿舍。)
  
   02、学校大门内外
   大门内外到处都是人,放学回家的学生在校门口处汇成人流,小静随着人流走出学校大门口。校门外的左右两侧,有序地停放着好多辆接学生回家的大客车,这些车一辆接一辆,都停放在固定的位置以方便学生上车。
   小静快步奔向她乘坐的客车,她迈步上车,顺势站在车门处放眼一望,满车都是人。
   小静(独白):天呐,我还以为我是第一呢,没想到快坐满了,这些同学都是飞过来的吗?
  
   03、城东镇沟崖村于小静家中,傍晚
   小静走进家门,大喊:妈,妈!我回来了!
   栋栋今年九岁,上小学三年级。他正坐在屋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做作业,听到姐姐在外面喊叫,从屋里跑出来,扑到姐姐怀里。小静看到弟弟眼泪包着眼珠,愣住了,忙不迭地摸着他的头。
   小静:(笑着)栋栋,为啥不高兴?谁欺负你了?告诉姐姐。
   栋栋:(仰着噙满泪水的胖嘟嘟的脸蛋)姐,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事儿。
   小静:呵呵,什么事呀还搞得这么神神密密的?(小静捏了捏栋栋的鼻子)告诉姐姐,姐姐给你撑腰,替你报仇!
   栋栋:(小声)姐姐,咱爸和咱妈——
   话刚说了半截又停下,栋栋不放心地用眼睛踅摸了一圈,然后踮着脚尖,咬着小静的耳根,又用小手放在自己的嘴巴两边,刚要张口。这时,爸爸回来了,吓得栋栋赶紧把后半截话咽了回去。
   (画外音)小静的爸爸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只知道整天死趴趴的在家种地,其他什么想法也没有。倒是小静的妈妈头脑很活络,这些年一直在外打工挣钱,前两年又进了县城一家超市干售货员。
   爸爸:(笑吟吟地)小静回来了?(静爸说着,又用眼睛狠狠地盯着儿子)栋栋,你和姐姐说什么?爸爸怎么和你说的?
   栋栋:(吓得连连摆手)爸爸,我什么也没说,不信你问问我姐。
   爸爸:那就好,来,咱们进屋。你们看,爸爸给你们带好吃的了。
   小静:爸,你这是从哪儿弄来这么些菜?今天既不逢年又不过节的,搞这么隆重干吗?
   爸爸:哈,今天不是你回来了吗?咱们好好改善一下伙食。(静爸从菜厨里拿出盘碗放在餐桌上,他一边和小静说着话一边开始装菜,一会功夫,菜就摆好了)来,咱们抓紧吃饭。
   小静:好的呀,栋栋,快出来,咱们开饭喽。(栋栋在里屋不知鼓捣啥,小静大声吆呼着。)
   栋栋听到姐姐喊他,从里屋走出来。他默不作声地拿了一个交叉紧挨着姐姐坐下。
   小静:(欢快地)爸,我妈呢?她是还没回来还是又出去闯门子了?
   栋栋:姐,咱爸咱妈离婚了。(栋栋实在憋不住了,低着头怯怯地说道。)
   小静:胡说什么!赶紧打住!(小静嫌乎栋栋胡说八道,当即呵斥道。)
   栋栋:(委屈地)我没有胡说。咱爸咱妈今天刚从法院回来。咱奶奶说,妈妈在超市打工时,和超市的老板好上了,现在不要咱们了。
   小静:爸,这是真的吗?
   爸爸:(瞪着眼睛)栋栋,不是咱爷俩说好的,这事咱先不告诉姐姐吗?怎么刚说完你就忘了?(说完,静爸又和颜悦色地望着女儿)小静,你弟弟说的是真的,我和你妈是离婚了,我们今天去法院拿的离婚判决书。
   小静:啊?怎么会这样?(小静懵了,愣愣地坐着,说不出话来。)
   爸爸:这些年,你妈的心早就野了,整天家不是嫌我这就是嫌我那的,是咋看咋对我不顺眼,罢罢,她想走就让她走吧,这社会,谁离了谁都照样过。你们姐弟俩放心,你妈走了,你爸我还在呢,只要我在,天就不会塌下来。小静,你要给爸争口气,好好学习,考上名牌大学,气气那个熊娘们!
   小静:(恍惚着起身离座)爸,你们吃吧,我吃不下,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走进自己房间,小静和衣横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泪流满面……
   小静:(喃喃着)爸妈突然离婚了,真是晴天霹雳起灾星呀!天塌了,怎么办?这个女人已经抛弃了我们,抛弃了这个家,去寻找她的幸福去了。以后我该怎么办?我现在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飘浮在半空中,不知飘向何方……
  
   04、高一(五班)教室,下午,内
   课外活动到了。
   齐莉:小静,怎么啦,像霜打的茄子似的?(同桌齐莉看到小静坐在那里两眼发呆,就拉着她的手)亲,别老闷在这儿了,走,咱们出去活动活动,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画外音)齐莉和小静同岁,家住县城幸福港湾小区。齐莉皮肤很白,个头比小静长得矮些也粗壮些。齐莉的父母都是生意人,家境不错,但她学习不好,对于她来说,上学就是混天熬日,她的考试成绩每次在班里都是倒数,不过她看得很开,也满不在乎。
   齐莉亲热地拉着小静出了教室。
  
   05、教室左侧花坛附近
   花坛造景很美,假山层峦叠嶂,植入的景观小松树青翠欲滴,多处细流从山隙中涓涓地淌着,水流过处的山体上都有结冰,看上去滑溜溜的,而在背阴处的峭壁上还挂着小小的冰柱,池中的冰面更厚实,透过冰层,能清晰地看到水里聚着好多金鱼,红红的一大片,煞是好看。
   齐莉:小静,这儿僻静,咱们就在这儿待会吧。今天天气真冷,咱们就别坐着了,干脆站着说会话吧。
   小静:嗯。
   齐莉:小静,这两天你怎么回事?自打从家里回来以后,一直不在状态?能不能告诉姐们?(齐莉轻轻拍了拍小静的肩膀,关切地问。)
   小静:实话告诉你吧,我完了,我现在没家了,我爸妈离婚了。我妈现在跟人家跑了,我恨死她了,我现在见着她恨不得咬她一口。
   齐莉:噢,原来如此。(齐莉听了满不在乎地劝道)离了就离了呗,其实你也不必太在意太伤心。我觉得,有家和没家也没多大差别。你看我,倒是有家有爸有妈,可是我爸妈从来就不管我,他们只顾忙生意,眼里只有钱钱钱,对我的学习和交友啥的从来是不管不问,任我自生自灭。不过这也是好事,这些年来,我经常和社会上的一些形形色色的小青年交朋友,倒也开了不少眼界,社会阅历比你肯定强多啦,哈哈。
   小静:你爸妈再不管你,你也是有爸有妈的人,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我呢,是没妈的孩子,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我现在是孤苦伶仃,我连我弟弟也不如,他还有奶奶疼他,我奶奶整日拿他当宝贝疙瘩。我呢?往后谁管我的死活?
   齐莉:你也不要太悲观,你不是还有爸爸吗?
   小静:爸是爸,妈是妈,能一样吗?
  
   06、高一女生宿舍,周六下午
   转眼又到了周六,这一周,小静不想再回家,她回到宿舍躺在床上蒙头大睡。小静刚躺下,齐莉过来了,她看到小静蜷缩在被窝里,上去就把她的被子掀掉。
   齐莉:(嘻嘻哈哈)亲爱的,才几点你就睡觉,你睡得着吗?你不怕生物钟给打乱了?快起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放松一下。
   小静:(爱搭不理地)去哪?
   齐莉:去哪你别管了,跟我走就是了,包你满意,而且肯定能忘掉所有的忧愁和烦恼。(齐莉不由分说,把小静从床上拽了起来。)
   小静:咱们怎么去?(小静只好依她,坐在床沿上边穿鞋子边问。)
   齐莉:电动车就在楼下,我驮着你。
  
   07、县城马路上
   齐莉驮着小静,在县城宽阔的马路上奔驰着,她一边说笑着,一边嘴里还不时地哼唱着小调调……
  
   08、好梦发艺工作室,外
   齐莉在路侧的一家“好梦发艺工作室”门脸房前停下了。
   小静:你带我来这儿干吗?
   齐莉:我想让你换换心情。咱们进去,我帮你挑选个发型,发型换了,心情自然也就好了。今日姐们请客,免费的啊。
   小静:你经常来这儿?这店你很熟吗?
   齐莉:是的。
   小静:怪不得你的发型百变,整天弄的这么漂亮。原来背后有技术支持呀!
   (小静半推半就地说)我嘛,还是算了吧?
   齐莉:来来,别磨磨叽叽啦,进。(齐莉拉着小静往里走。)
  
   09、好梦发艺工作室,内
   齐莉轻轻推开门。
   齐莉:(笑着打招呼)嘿,梦哥!
   工作室老板郝梦正在忙着给顾客烫发,看见齐莉进来,一脸惊喜。
   郝梦:莉莉来了?快请坐,沙发上请。(郝梦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过来招呼
   着。)
   (画外音)郝梦,二十三岁,城东镇黄土坡村人。他身高一米七五,体态中等,看上去长得平头正脸的。郝梦高中毕业后一直在外地打工,今年春天才回到县城开了一间“好梦发艺工作室”,小店不大,但生意不错,整天忙得顾不上吃饭和睡觉。
   齐莉:梦哥,我今天给你带顾客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同桌于小静,是我的好姐妹。
   郝梦:(很有礼貌地)你好,你好,快请坐吧。
   齐莉:梦哥,你那些时尚发型杂志呢,弄哪儿去了?我想让小静自己挑一个发型。
   郝梦:好好,都在里边床头上放着,你自己过去拿吧。
   齐莉:好勒!那就不用麻烦你了,你快去忙你的吧。
   郝梦:小静,请您稍等,你先自己挑着合适的发型,我忙完这位,就给你做。齐莉走进里间拿杂志去了,郝梦对坐在沙发上的于小静说道。话音未落,听
   到莉莉在里边喊。
   齐莉(离屏音):小静,过来吧,里边安静。
   小静:好,郝哥,您先忙吧,我过去了。
   于小静听到齐莉喊她,就站起身,冲郝梦笑了笑,然后向郝梦卧室走去。小静走进卧室,看见齐莉坐在郝梦的床沿上正悠闲地翻看美发杂志,就坐到了她的身边。
   小静:(贴着齐莉的耳朵)你们认识?好像挺熟哟。
   齐莉:呵呵,我们不但认识,关系还非同一般呢。(齐莉看着小静吃惊的样子,大笑起来)哈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实话实说吧,他是我最近谈的男朋友。
   小静:啊?莉莉,你恋爱了?你才多大,就有男朋友啦?(小静惊得睁大眼睛,压低声音问)这事你爹娘知道吗?
   齐莉:不就恋个爱嘛,还非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呀?还用告诉他们?再说了我又不是头一回谈恋爱。恋爱恋爱,你不经常练练,怎么会爱呢?是吧?你呀,就是学习太用功太努力了,都成书呆子喽,不知道享受生活。生活嘛,就得要多姿多彩。(说到这里,齐莉顿了一下,把杂志递给小静)给你,你自己看,你自己挑个发型,随便哪一个,梦哥都能给你做出来。
   小静:(接过杂志,翻了翻,又把杂志递给了齐莉)天呐,这眼花缭乱的我怎么挑?再说我也不知道哪款适合我呀。谁像你,整天把自己倒饬得漂漂亮亮的。我呢,从小就这么土,不会打扮。要不你给我挑一个吧。
   齐莉:好吧,我帮你挑一个。
   两个人坐在床沿上,开始仔细翻看品评挑选……
   小静:干脆,我就拉个直板得了,这样变化小,别人不留神还看不出来。
   齐莉:好吧,尊重你的意见,那咱们出去吧。
   俩人一前一后地从里面走出来。
   郝梦:(笑着)选好了?这位再有二三分钟就忙完了,稍等一下啊。(正说着,从外面走进一个瘦高个的小伙子,郝梦一看埋怨道)穆光,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顾客都等急了。
   (画外音)穆光,个头一米八多,留着时尚前卫的发型。穆光和小静同岁,但论月份,穆光是二月出生的,小静是腊月出生的,所以穆光比小静要大十个月。穆光的家是城东镇孙子旺村,与郝梦的黄土坡村相距几里地,与于小静的沟崖村也相隔只有几里地。穆光今年夏天初中毕业后就来到这里打工,他对发艺很感兴趣,跟着老板郝梦学习了不久就能独挡一面了。

共 43498 字 9 页 首页1234...9
转到
【编者按】于小静本是一个正在读书的好学生,家庭的变故一下让她的人生发生了重大转折,迷失情感的她与穆风纠结在一起,她渴望在他那里找到自己失去的关爱与温暖,但是年轻人的情感仿佛是温度计,穆的一巴掌彻底让于小静失望,内心深处的不满,始终放不下,她需要找回那份自尊,于是就邀集众多好友,为自己撑腰。朋友们为了所谓的哥们义气,约场而至。整个事件的过程都是因为一巴掌,而讨回的又是什么?从始至终,小静的心路历程能看到,本来是安心上学,但父母的离异让她失落,走上早恋之路,男友的所谓背叛激起了她内心深处的愤怒,她并没不懂什么真正的感情,懵懵懂懂的青春更多的是冲动,约场牵扯上了更多的人,纠结着,冲动的,读者可以从中看到,不成熟的爱情又如何能走下去?一次次邀约,友情,哥们义气,年轻人之间热血沸腾,事态的发展不以某个人的控制而完结,最终结果是触碰法律,一条不归路又是如何?不能正确理性思维,才是这场事件的起因,于小静是事件始作俑者,同样也是受害者,不成熟的人生为此也将付出沉重代价。更应该让人深思,父母的决定会影响到孩子的人生,而孩子自己也要学会在生活中成长,不是迷失。退一步海阔天空,纠结在所谓尊严上最终又能收到什么?朋友们拔刀相助只能激化事态,至无法收拾的地步。冲动是魔鬼,不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最终酿成大祸,关注青少年情感善于引导,才会利于他们健康成长。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20914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枫魂帝星        2022-09-08 00:46:07
  迷失不应该,冲动更不该,背负了沉重的纠结,让人生从此改变。感谢您赐稳菊韵,问好秋安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2 楼        文友:叶雨        2022-09-08 10:43:42
  感谢来菊韵投稿,辛苦了!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3 楼        文友:远近        2022-09-08 17:05:03
  剧本很有看头,欣赏拜读!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