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影视戏曲 >> 【丹枫】朝歌王(戏剧)

精品 【丹枫】朝歌王(戏剧)


作者:鹤壁淇水 白丁,81.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74发表时间:2022-09-14 18:27:36
摘要:原创首发丹枫


   (九场古装电影戏剧)
  
   商朝帝辛刚继位,设立在东夷、西羌、鬼方和九苗的易货场就遭到当地官兵的不停劫掠和骚挠,帝辛二哥商衍被打伤。帝辛决定出征东夷,众多将军都是贵族世袭,个个养尊处优,难担重任。帝辛力排众议,设擂台选将,平民奴隶也能参加。奴隶小饱上台打擂,赢得第一。
   帝辛带黄飞虎、小饱等将出征,立约以军功封赏,奴隶平民贵族,不论贵贱。东夷,西羌,鬼方,九苗望风而溃。朝中发生旱灾蝗灾帝辛回朝抗灾,其舅责其不守祖制,废除世袭,重用奴隶,得罪了蝗神。太后逼帝辛罢小饱,拜蝗神。帝辛扒了蝗神庙,推倒蝗神,带队修渠抗旱,捕杀蝗虫。秋粮丰收,又建淇水商街,贸易旺盛。军队平北狄胜利还朝,终引得万邦来贺,共祝朝歌盛世。
  
   人物表
   帝辛—商朝之王(纣王)
   王妃—商朝王后
   黄飞虎—商大将,王妃之兄
   姜孟——帝辛之母
   姜涛——帝辛之舅
   闻仲——前朝老臣
   微子——帝辛大哥
   微衍——帝辛二哥。
   比干——帝辛叔父
   小饱——商大将,帝赐名商保国,封殿前指挥使,出身奴隶(花脸)
   小蝶——织女
   扎木利——西羌将军
   东夷王,西羌王,鬼方王,北狄王
   长随官,侍卫,侍女,士兵等
  
   序幕
  
   (商朝帝辛时期,东夷闹市大街上,饭店,药房,卖菜卖水果的,街上人来人往。
   (一个气派的大院,门头上书“大商易货场”,货场摆满货架,货架上摆着瓷器,青铜器和纺织品。
   (顾客在挑选商品,伙计忙着应酬。
   微衍手拿帐本上(唱):
   大商朝靠商业四海奔走,
   买卖好货进出财源似江,
   在外地讲诚信童叟一样,
   有钱人老百姓咱不欺不诓。
   俺,微衍是也,奉命在东夷易货场主管买卖,做得风生水起,甚是得意呀!待我看看帐册,好及时补货。
   (微衍坐案后,看帐册。
   (街上忽人喊马叫,一队骑兵冲进易货场,下马,哄抢货物,踢打伙计。
   微衍(怒):你们是官府之人,应懂礼义廉耻,大商按时交税,你们强抢货物,与强盗何异?
   (一兵将头目举刀砍微衍,惨叫声起,兵持火把烧易货场,大火熊熊燃烧,哭声,惨叫声起。
   (切光
  
   第一场
  
   (朝歌城皇宫,金殿上,盘龙柱,金龙雕壁,龙案龙椅。
   (大王着龙袍皇冠随侍从上
   大王:(唱)
   继大统登龙位做了君王,
   勤国事问农桑整肃朝纲。
   天无灾地无患风调雨顺,
   民安乐臣尽心凡事呈详。
   我朝中有陶瓷做工精细,
   纺织品青铜器不同凡响,
   大商朝靠商业营利,
   易货场东西南北在四方。
   立大志开疆土统管天下,
   竖雄心定要让国富民强。
   吾,商王帝辛是也,初继大统,五谷丰登,本王自是高兴,每日早朝,勤于理政。
   (姜涛,闻仲,黄飞虎,微子齐上
   姜涛
   闻仲
   黄飞虎
   微子
   齐声:参见大王。
   大王:众卿平身,一旁落坐。
   (众皆坐
   大王:“啊,众卿可有本奏?”
   (微子出列拱手弯腰拜:臣有本奏
   微子:(唱)
   在金殿施一礼奏于吾王。
   易货场遭劫掠官兵纵抢。
   我二弟失财货痛声呼救,
   谁料想狗贼子把他刺伤。
   大王:哎呀,二王兄伤的怎样?快快宣他上殿
   (微子拱身谢过,转身向殿下
   微子:二弟上殿呀
   (殿下有哀声:来—了—奥—
   (微衍头扎白布,胸前布挽胳膊,一瘸一拐上,施礼下拜,以手抹泪
   微衍:苦啊
   (大王下龙位扶微衍落坐
   大王:二王兄莫要悲伤,实情慢慢道来。
   (大王归座,微衍抬头,叹息:唉
   微衍:(唱)
   在东夷讲诚信不欺不诓,
   买卖好货进出财源似江。
   交税银付租钱可从未欠债,
   东夷王似老虎不把理讲。
   先抢货后抢银再把人打,
   求大王发兵去报咱的冤枉。
   大王:二王兄受苦了,且退下好生将养。
   (微衍起,拜,下
   (大王离座,搓手抖肩做兴奋状
   大王:(唱)
   东夷王抢货场把王兄打伤,
   似这样受欺辱咱商朝脸上无光。
   出兵去打他个落花流水,
   杀夷王并国土咱动动刀枪。
   (闻仲起,拱身行礼
   闻仲:啊,大王,商品交易获利,惹人眼红在所难免,外邦实在鞭长莫及,还是以和为上好。
   (黄飞虎起:啍哼
   黄飞虎:人软人人欺,国弱被人骑,
   大王,只有以战才能催和,臣愿领兵出战,杀他个人仰马翻。
   姜涛:大王,东夷路途遥远,粮草给养困难,还是和为上啊!
   黄飞虎(站立):战为好
   闻仲姜涛:和为上
   (双方激烈争吵
   (大王摆手
   大王:闻爱卿,姜爱卿呀(唱)
   叫一声众爱卿且莫吵嚷,
   听本王把厉害细说端祥,
   东夷王欺咱非一次,
   咱也曾送礼去孝敬,
   咱也曾躹躬去烧香。
   贼子何曾把咱敬?
   三天两日烧与抢。
   大商朝靠商业兴盛,
   怎忍受无缘由财货被抢?
   案板肉怎可成为习性,
   似这般易货业焉能久长?
   低头弯腰他不爱,
   钢刀能让贼投降。
   咱大商千军万马不打仗,
   老虎褪变成绵羊。
   刀要常磨刃才利,
   兵要常用才能打胜仗,
   用刀枪打一个公平世道,
   方才能称心意举国安详。
   大王:本王主意已定,明日校场点兵,退朝!
   (大王下,
   (闻仲姜涛和黄飞虎相互怒视,拂袖而下
   (切光
  
   第二场
  
   (朝歌城宫院内,内置纺车三辆,王妃手摇纺车纺线,侍女亦纺线
   王妃起:(唱)
   纺纱线织布匹岁月偷忙,
   闺门女进宫来沐恩宠恰似朝阳。
   似这般勤干活不享富贵,
   同劳动哪认得谁是侍女谁是娘娘?
   本宫我身在豪门,
   哥哥黄飞虎统管兵将。
   要说呢,俺是个王妃,从小也读诗书习过刀枪,最爱的却是织布做衣裳。
   (长随官上:禀娘娘,织女小蝶姑娘求见。
   王妃起:快让她进来。
   (小蝶端一锦盒上
   小蝶跪行礼:小蝶见过娘娘
   王妃:免礼免礼,小蝶姑娘手恁巧,穿着一身新衣裳。这布料真好看。哎,你手里捧的是啥宝贝?
   小蝶(开锦盒):娘娘,您看,
   王妃(捂脸):哎呀,拿走拿走,小蝶,上次你捉了蜘蛛,说蜘蛛会纺纱织布,今天,你又给俺看条虫子干啥?
   小蝶:娘娘,这条虫子吃桑叶,会吐丝作茧,茧子可以抽丝织布,这就是我用它的丝织布做成了衣裳。
   (小蝶转圈,裙子飘舞。黄灵儿提起小蝶裙子,抚摸着
   王妃:(唱)
   这裙子如梦似幻真呀真迷人,
   飞飞舞舞飘又扬。
   布匹仿佛有灵性,
   恍似白云悠悠在天堂。
   小蝶,娘娘赐你几颗珍珠,你快去织出一匹这样的布拿给本宫,本宫还有重赏。
   小蝶拜:谢谢娘娘!
   (侍女付小蝶珍珠,小蝶欢跳下,与正进门的帝辛碰撞了一下。
   帝辛:哎,小蝶,你穿的衣服真好看,是何布料制成?
   小蝶:大王,这是我从民间学来的桑蚕织绸技艺。
   帝辛:“好好好,小蝶,你教织工们做百套样品。本王要把此料送往易货场交易。快去罢!”
   (小蝶拜下
   (侍女搬走纺车,帝辛与王妃坐,帝辛叹气
   王妃:大王,有何烦心事,不妨给臣妾讲讲。
   帝辛:(唱)爱妃呀,
   自幼年本王立下远大志向,
   普天下莫非王土,
   尽归我浩浩大商。
   习弓马勤操练心在四方,
   自登基就盼着马踏天下,
   老臣们图安逸按压臂膀。
   易货场逢劫难王兄受伤,
   本王我借机要动刀枪。
   飞虎招来诸大将,
   一个个养尊处优身肥胖,
   世袭的官位无能的将,
   这样的蠢才咋上战场?
   削官职另选将老臣阻挡,
   爱妃啊,因此上本王我满腹愁肠。
   王妃:(唱)
   大王
   世袭祖制先朝订,
   无能的人靠的是先辈爹娘,
   养尊处优打不得仗,
   有权势谁愿去上战场?
   定有人为子求情来见君王。
   到那时将计且就计,
   料他们也同意另选良将。
   大王您呀,就耐住性子等着吧!
   帝辛:怎么,让本王等着?
   王妃:等着。
   帝辛:等着就等着。
   长随官上:禀大王,闻大人姜大人求见
   帝辛笑:爱妃真是神机妙算呀,着二位爱卿进见。
   长随官:闻大人姜大人进见喽!
   (台后应:来了!
   (闻仲,姜涛上
   闻仲姜涛齐:(唱)
   接到军令心胆战,
   要让娇儿上战场。
   流血打仗实可怕,
   为儿求情去见君王。
   来到王前双膝跪,
   求大王可怜臣白发如霜。
   大王,求您开恩,放过犬子吧!
   帝辛:本王正要祝贺二位爱卿,此番贵子可建功立业,要本王开的什么恩?
   闻仲:大王,臣那儿子,患有羊羔风,跨不得马,打不得仗呀!
   姜涛:大王,您两个表兄弟,身宽体胖,实在上不得战场。
   帝辛(怒拍案)大胆,尔身为朝廷重臣,平日里享受官爵奉禄,不思报效朝廷,反要本王网开一面,如此,要你们何用?若再出此言,休怪本王刀剑无情!
   闻仲姜涛磕头:大王息怒,息怒。
   闻仲向王妃求告:娘娘,求娘娘帮老臣求个情。
   (王妃扶闻仲、姜涛
   王妃:(唱)
   老大人白发苍苍,
   为儿郎全性命跪求吾王。
   大王要出征下了军令,
   众将军披盔甲要拿刀枪。
   大王若是循私情,
   别的将军怎会上战场?
   依本宫看那,恁还是求大王下旨选将,张榜求贤才是个良方。
   闻仲:求大王另选良将我儿就安全了。
   姜涛:是呀,咱俩求大王另选良将吧!
   闻仲姜涛齐跪:请大王下旨,另选良将。
   帝辛:老爱卿,你们同意另选良将?
   闻仲、姜涛:同意同意!
   帝辛大笑:老爱卿快快请起,待孤王拟旨宣诏。选得良将,何愁大业不成!
   (切光
  
   第三场
  
   (夜,月当空
   (背景音乐起
   当奴隶呀真可怜,真呀真可怜,
   饿着肚子把话儿干,把活儿干哟意哟嗨,
   白天当牛下田地,下田地哟意哟喂,
   夜里当驴来磨面,来呀来呀来磨面。
   (浚州姜涛大人家磨房,当中石磨,
   小饱推磨磨面,露着古铜色的脊背。
   (小饱娘在用条帚扫磨盘上的谷子
   小饱推磨:(唱)
   当奴隶真辛苦命如草芥,
   身破衣肚无粮忍着饥肠。
   主人家吃好的我吃剩饭,
   涮锅水洗碗水就是好汤。
   缺吃的偏长得身高八尺,
   膀又宽腰又圆双腿老长。
   犁地拉楼不用牛,咋了?
   俺能当牛当马做栋梁。
   上山打猎擒虎豹,
   看家护院俺担当,
   还得陪伴少爷练刀枪。
   我这天天干活日夜忙,
   忍气吞声都为俺老娘。
   (后台男声吆喝:小饱,快点拉磨,磨完麦子,去地窖搬二十缸酒到院里。
   (小饱诺
   小饱一面拉磨一面唱:
   窗外洒下月亮光,
   我把月亮当姑娘。
   陪我拉磨不瞌睡,
   不要财礼影漂亮。
   有朝一日得富贵,
   娶个天仙当娇娘。
   小饱:娘,我饿的慌。
   小饱娘从怀里掏出一个窝头:儿呀,这个窝头上午娘没舍得吃,你吃吧!
   (小饱娘坐下喝水,小饱吃窝头出磨房下,
   (小饱背酒缸上,放下。
   (院里,摆满酒缸,小饱倚缸而坐
   小饱:(唱)
   背完一缸又一缸,
   双手懒抬眼皮难张,
   浑身疼得像火烤,
   酒香扑鼻味飘扬。
   好香的酒呀,哎,这酒缸这么大,喝一点也看不出少了,月亮姑娘,我尝尝?哎,尝尝就尝尝。
   (小饱解封盖,低头喝酒,抱缸喝酒,一缸酒尽,
   小饱:哎呀,酒真好喝,我再喝,顶多挨顿打。
   (小饱又喝一缸,抹嘴
   小饱:真好喝,再喝点,打得顶多重些
   (小饱连喝五缸,咧咧嘴且醉态
   小饱:(唱)
   抬眼看天上的月亮姑娘,
   你可愿嫁给我孝敬俺娘?
   心欢喜我再喝点。
   (举缸唱)
   恍惚间我有了黄金万两,
   值田地买房子抱着美娇娘,
   (小饱醉倒地,抱着酒缸呼呼睡。
   (磨房内,小饱娘起
   小饱娘:(唱)
   当奴隶常挨打天天受气,
   何日能解脱了悲苦愁肠。
   怜我儿孤零零无人疼爱,
   每日里当牛马难入梦乡。
   唉,小饱怎么还不回来?待我去看看。
   (小饱娘到院里,看到空缸翻倒,急推小饱
   小饱娘:哎呀,小饱醒来,小饱醒来,祸事来了。
   小饱醒来:(醉唱):
   娘啊娘,
   我梦见我做了商朝大将,
   吃香的喝辣的拥抱娇娘。
   (小饱娘打儿子耳光
   小饱娘:(唱)
   傻儿子快醒来面对祸秧,

共 15344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作者的《朝歌王》,说的是商朝帝辛刚继位,设立在东夷、西羌、鬼方和九苗的易货场就遭到当地官兵的不停劫掠和骚挠,帝辛二哥商衍被打伤。帝辛决定出征东夷,众多将军都是贵族世袭,个个养尊处优,难担重任。帝辛力排众议,设擂台选将,平民奴隶也能参加。奴隶小饱上台打擂,赢得第一。帝辛带黄飞虎、小饱等将出征,立约以军功封赏,奴隶平民贵族,不论贵贱。东夷,西羌,鬼方,九苗望风而溃。朝中发生旱灾蝗灾帝辛回朝抗灾,其舅责其不守祖制,废除世袭,重用奴隶,得罪了蝗神。太后逼帝辛罢小饱,拜蝗神。帝辛扒了蝗神庙,推倒蝗神,带队修渠抗旱,捕杀蝗虫。秋粮丰收,又建淇水商街,贸易旺盛。军队平北狄胜利还朝,终引得万邦来贺,共祝朝歌盛世。商朝帝王有此作为,靠得是民众拥戴!极力推荐欣赏!【梦锁孤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20920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22-09-14 18:43:45
  商朝帝王有此作为,靠得是民众拥戴!问好!
梦锁孤音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