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少年奇特之烦恼(小说)

精品 【流年】少年奇特之烦恼(小说)


作者:程介平 白丁,17.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78发表时间:2022-09-22 13:20:25

时光,是一个人的童年、青年、中年和老年。世事轮回的每一段故事里,都饱含着荣耀与幸福、屈辱与不堪……
   少年之心就是最珍贵的时光,请将时光收藏起来,时时记起,不要忘记。
   ——作者寄语
  
   一
   故事发生在19世纪60年代末那个乱哄哄的年代,奇特十三岁。
   初夏的一天,奇特下楼时,初次见到了新邻居。新邻居半挽袖管,裸露着白白的手臂,抱着一大堆杂物上楼,往亭子间搬家。前些日子,奇特听母亲说,孩子大了要分床睡,叫父亲暂借亭子间安一张床铺,亭子间空闲半年了,至今未有邻居搬来。父亲说不行,房子已经分配给友邦里的新娘子了。此刻在楼梯上见到,奇特心想她就是新来的新娘子了。
   这幢19世纪30年代造的石库门房子,楼道十分狭窄而且陡直,凡第一次来的,都不敢走。三层阁老裁缝的女儿已经在这里住了十八年,还从楼梯上滚下来,伤了腰,从此下楼一步一拐蹭半天。奇特也滚下来过,不过他不怕,还是生龙活虎,上下楼都要蹦蹦跳跳,把扶手当双杠。
   新娘子抱着一大包杂物上楼,正遇奇特下楼,奇特的脚尖几乎要踢到她的鼻尖。她猝不及防地止了步,皱起眉头见奇特背着书包上学去,是个清秀的愣头青,便挑起眉毛朝奇特望了望,嫣然一笑,算是打招呼。这一颦一笑,让奇特不由得低了头,贴着板壁让开空隙,让新娘子上来。新娘子的手臂还是擦着他的手背了,凉凉的,滑滑的,像一段鲜藕。奇特头心跳加快,头也不回地下楼去,下到过道,又回转头举眼瞧她,见她腋下拖了一根绳落到楼梯上,奇特时常会恶作剧,上去踩了一脚。绳子便将新娘子怀里的杂物稀里哗啦地拽落在楼梯上,散落到奇特脚下。奇特弯腰捡起,见是一些书籍,书籍里夹着几张画眼描眉的女演员戏装封面的旧唱片。新娘子慌忙返身下楼,捡起唱片掩在怀里,喘着气说:“没注意,绳子散了……”奇特一件一件地捡起,往她怀里一塞,就从后门走了出去。
   奇特平生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和女性说话、这么清晰地见到女人领口松开一颗纽扣,领口里露出的雪白部分,他的指关节还碰触到了她胸部柔软的棉质衬衣。一股来自异性的体温,像电流一般通到奇特身上,带给他一种莫名的冲动。
   少年奇特的烦恼由此而生。
  
   二
   奇特是个聪敏的孩子,虽然顽皮,但每门功课都很好,还是一班之长,兼美术课代表。
   这天的美术课,美术老师教写美术字:毛主席万岁。老师说,横要平,竖要直,笔画再直都不能用尺画,要徒手写。奇特偏用直尺画,只用了半节课时间就完成了,字写得横平竖直,却多画了两只圆圆的球。老师皱起眉头问,为什么多了两只气球。奇特说,这不是气球。老师说,那是什么?为什么要画?奇特回答说:不知道,我觉得好看啊。结果老师给了他一个X再加三个字:不及格。
   新来的邻居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金子。奇特觉得这个名字比邓丽君的靡靡之音还好听。金子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少妇,结婚分了婚房,还没有孩子,没有职业,做过越剧团演员,不知是专业的还是跑龙套的,只知道是唱花旦的,演过《白蛇传》里的小青。
   亭子间位于灶头间以及后门过道之上、晒台之下的空间,像是架空的亭子,因此叫做亭子间,只有六七个平方大小,窗户也是小的。金子新买了一张四尺棕绷床,却没法从亭子间窗户送进去,只能从奇特家前楼窗口吊上来,奇特和父亲帮着她搬进亭子间。奇特再次近距离接触到金子,发现金子不但身段苗条如水蛇,一张瓜子脸上嵌了一对丹凤眼,脸白得像羊脂,眼睛黑得像桂圆,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她有直挺的鼻梁、很深的酒窝,模样俊俏,像某部电影里超级好看的女演员。
   有个演员做邻居,奇特觉得非常新奇。对于金子的一举一动,他都充满了好奇。
   金子搬来的第二天,奇特一早起来,就见金子已经洗好一大堆衣物,拿到晒台晾。不论单件衬衫还是床单被套,甚至奶罩、三角裤,都要晾在衣架上再挂到晾衣竿上去,他觉得这是一件很新鲜的事。母亲说,这都是新娘子的做派,因为母亲从来不用晾衣架晾衣服,家门前有两根横跨弄堂的铁架子,洗好的衣服被单都是摊开在竹竿上用丫杈头插到铁架上去晾的。
   奇特喜欢看金子晒衣服,每天上学前总是先悄悄躲在前楼门后,通过晒台往三层阁漏空的楼梯格子,窥看金子把洗好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晾出来,那棉质的奶罩、有花点的三角裤迎风招展,使奇特浮想联翩。
   金子有许多与众不同,她仿佛就是戏剧里的人物还没有卸妆就走到了观众中,她说话的腔调,洗衣做饭的模样,她的身影神态,满是舞台味,晾衣服使的兰花指、走路扭得水蛇腰,都美极了。
   这样的次数多了,金子发现了他的秘密,有次朝他发飙说:“小家伙,还不上学去!”奇特就像惊弓之鸟一般,匆匆下楼而去。
   然而,少年奇特改不了窥视金子的毛病,只是做得更隐蔽,但还是被金子发现了。再次发现时,金子当作没看见,偶尔还会对他笑一笑,这一天便是奇特最开心的一天。
   金子犹如女神一般,进驻奇特心中。
  
   三
   为了能看到金子做事,奇特就更早地起来,比一家人都早,一放学就回家,早睡早起,还帮爸妈去大饼摊买豆浆、油条。爸妈赞许奇特懂事了,不用爸妈操心了,他们哪里知道,这都是因为金子的缘故。
   盛夏的傍晚,金子每天都要拎一只硕大的铅桶到水池边盛水,然后拎往亭子间,倒进浴盆。旧房子里的女人都是这样拎水在家里用浴盆洗澡的,洗一次澡得这样上上下下好几次,洗澡之后还得将洗澡水一桶一桶拎下来倒掉,又要出一身汗。
   这天,奇特在家做功课,又见金子拎水洗澡。等到亭子间门关上,他的心莫名悸动起来。他放下功课,猫着腰,赤着脚,走下六级楼梯,大着胆子来到亭子间门前,悄悄地从锁眼往里瞧。
   先是听见撩水声,随后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金子的裸体正面对锁眼,少妇的身子,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的身体,这还是第一次,让他有些害怕,有些冲动,有些颤抖,他那颗紧张得心快要蹦出胸口。爸妈上班去了,三层阁也没人,现在整幢楼里只有他和金子两人,他不用担心被别人撞见,只怕被金子发现。
   亭子间门前的地板年久失修,报修了几次,房管所来人马马虎虎修补一下,总是不管用,稍微踩一下就会咯吱咯吱响。锁眼里的金子听见门外有动静,惊恐地问了声:谁?奇特连忙逃回屋里,一颗心乒乒乓乓地似乎要跳出胸口。好不容易安定下来,见金子开了亭子间的门,从浴盆里往外舀水,奇特的心又慌乱起来,害怕金子责问自己。金子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第二天,金子仍旧和往常一样洗澡,奇特控制不住自己,又如法炮制时,发现锁眼已被从里面堵上了。他的心一阵狂跳,金子是知道他从锁眼里偷窥她的,但是没有告发他。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红砖外墙上时,金子就起来了,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手托着痰盂罐,一手拎着马桶从楼梯下来,陡直逼仄的楼梯,金子却能轻车熟路地上下。先在后门口把痰盂倒在马桶里,再拎起马桶穿过一条长长的夹弄到隔壁弄堂的便池去倒掉,然后回来,用竹条做成的马桶刷子刷马桶。金子别出心裁地在马桶里放了毛蚶壳,每天把马桶刷得震天响。一早的这件事,连同洗脸刷牙一同完成,无论刮风下雨,天天如此。
  
   四
   奇特又在美术课上走神了,他在课桌上画了一个女性的裸体,被老师发现。这下不得了,这么小年纪思想就这么黄色,那一定不是无产阶级所要培养的接班人。美术老师报告给校长,校长果断勒令奇特退学。
   奇特的父亲得知原委后,用红领巾把奇特绑起来打了个半死,奇特没有一句讨饶的话,父亲就把他关在灶头间不给饭吃。姐姐心疼他,偷偷进来给他松绑,让他吃饭。其实红领巾绑得不紧,他早就可以自由活动,只是他假装还是被绑着,和父亲别气。
   奇特退学后就跟着一帮混混在街上荡。一日,奇特看见金子挎着篮子出门,他鬼使神差地跟上去,金子却没去菜场,而是穿过夹弄去了胖司令的家。
   胖司令是这条街上的风云人物,原先是一名司炉工,后来渐渐发迹,当上造反队的小头目,因长得胖,人称胖司令。他曾纠集一帮小兄弟,一夜之间夺权,随即风光起来。常常开一辆三轮军用摩托车兜风,吆五喝六,将他手下一班小兄弟召来唤去,耀武扬威,好不神气。
   金子去胖司令家好久才出来,猛然发现奇特鬼鬼祟祟地躲在电线杆后面。她招了招手,把奇特叫到跟前,像妈妈一样亲切地说:奇奇,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你爸爸妈妈为你操碎了心,你要为爸爸妈妈争气。姐给你联系好了校长,还给你读书,你去不去?奇特说:“读书有什么用?那么多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不也成了‘臭老九’吗?”金子说:“不读书不成才,现在没有用,今后一定会有用!你要是不去上学,我就不认你这个弟弟,不准你踏入亭子间!”金子这一激将法真管用,奇特连忙说:“去!”说罢,莫名其妙的眼圈红了。
   于是奇特又复学了。
  
   五
   奇特觉得应该为金子做点什么。他把自家后客堂的腰门拆了,安在客堂和楼道处,再在楼道往后门去的过道处挂了一道布帘,关上后门关上灶间门拉上布帘,有水池的过道就成了浴室。他对爸妈说,他不想再在露天冲浴了,要在过道里洗澡。私下里,他对金子说,以后可以在过道里洗澡,不用上上下下拎水。金子十分感激,心想这个愣头青,人小心眼多,还是个有情有义的家伙。其实奇特的个子不算小,已有一米六五,比金子还高出些许。
   有了这个简陋洗澡间,虽四面漏风,但也比上上下下拎水强多了。图个轻松,金子也开始在过道里洗澡,冬天里只需备上一热水瓶水,也能洗得很惬意。
   可是,胖司令常常在这个时候端着饭碗来串门,隔着腰门和金子搭讪,奇特十分嫌鄙他。只要他来了,奇特就搬出小桌子占了腰门做作业,直到布帘里面冲凉声停歇,每次胖司令都自觉无趣地离去。一次金子洗澡时胖司令又来了,悻悻然对奇特说,做作业怎么不到弄堂里去做,弄堂多亮堂。奇特翻他白眼,不予理睬。胖司令自说自话地对腰门外布帘后的金子喊话说,晚上有事找你。胖司令说话时唾沫四溅,喷了奇特一头唾沫和饭粒,奇特怒目以对。
   晚饭后,奇特将前楼门半掩,胖司令果然来了,摸黑拉到电灯开关线,拉了几次却开不亮,骂骂咧咧道:“电灯坏了也不叫房管所来修!”胖司令有二百多斤重,手脚并用爬上楼梯,奇特暗自好笑,灯头早就被他动了手脚。眼见胖司令终于爬上楼,进了亭子间。奇特望着亭子间门发呆,随后拿了一本书装作背书的样子,悄悄到晒台找了半截竹竿拿在手里,寻思着只要亭子间发出声响,他就冲进去揍人。不过,胖司令很快就被金子推出门来,骂骂咧咧地下楼时,他看见奇特诡异的笑容。胖司令走后,奇特扔了竹竿真心背书。
  
   六
   一日,弄堂里突然开进一辆大卡车,车上站着七八个手持扩音喇叭的造反队,一个矮个子男人被强行揪着喊口号:我是里通外国的特务分子!打倒特务、反革命分子XXX!矮个子男人头戴一顶只有鬼故事里的无常才戴的纸糊的白色高帽子,一边喊口号,一边颤抖着拎着一面铜锣不停地敲。奇特看见金子哭得梨花带雨,躲进亭子间。不一会,亭子间就传来金子压抑愤懑的哭声,奇特从没有见过金子这么伤心。
   原来这个男人是金子的老公阿坤,他毕业于北大俄语系,是地质勘察院的工程师。因常年在野外做科研工作,很少回家。
   金子早就知道老公被隔离审查,她一直隐瞒着不说,一个人过着活寡妇的生活,忍受着难言的痛苦。想不到该来的还是会来,一群人冲进鸽子笼似的亭子间,将亭子间翻了个底朝天,把金子的结婚项链、戒指、锁片等值钱的东西当作“四旧”搜走,又发现了俄语书籍和两张印有戏装封面的唱片。于是这些书和唱片便成了金子老公里通外国、贪图封资修生活的证据,被关进牛棚。再后来送去蹲了监狱。奇特对这一切并不知情,认为是胖司令使得坏。
   一天夜里,胖司令家的玻璃窗被人砸了。胖司令气急败坏,召集全体居民开会,声称这是一件严重的现行反革命行为,必须找出犯罪分子加以严惩。他宣称一定是奇特这小子干的,这小子与无产阶级革命派势不两立,要金子指证是奇特砸了他家的窗,被金子搪塞过去。
   胖司令怎肯善罢甘休,事件正在升级,奇特毫不知情。一日,奇特正在过道里洗澡,金子急匆匆下楼来,见布帘拉着,就在楼梯半途问:洗澡?奇特答:嗯。金子说:有要紧事找你,不然来不及了!说着就掀开布帘进到过道。奇特没想到金子会突然冲进来,一个少年,即使是在同性面前也羞于裸体的,现在他赤身裸体面对一个少妇,不知如何是好。
   金子却毫不在意说,赶紧走吧!公安要来抓你了!将一块手绢塞到奇特手里:“去我妈妈家,不要出门,等风头过了再回来。”

共 779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情窦初开的少年,爱上25岁的少妇。主人公奇特只有13岁,却对新搬来的邻居金子产生了爱慕之情,金子长相甜美,心地善良,曾做过越剧演员,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让奇特着迷,使他陷入感情的漩涡不能自拔。为了怕金子太累,不让她提水上楼梯洗澡,奇特在楼道往后门去的过道处挂上一个布帘,作为洗澡间;为怀疑胖司令与金子有染,奇特砸碎了他家的玻璃;为了不让胖司令进入洗澡间,奇特搬出小桌子在腰门写作业;为了保护金子,奇特用铅笔刀捅伤了金子的丈夫,被判了劳教。几年后,奇特走出劳教所,到精神病院把金子接回了家。这就是爱,是纯真的爱,真爱不分时间,不分地域,也不分彼此年龄的大小。小说构思缜密,人物形象饱满,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描写细腻,语言特别优美。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20923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22-09-22 13:26:31
  爱,就是直教人生死相许!奇特的初恋是青涩的,却是真诚的,也是让人感动的。感谢作者的分享!
五十玫瑰
2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22-09-22 13:27:10
  感谢将美文安放流年,祝秋天安康!
五十玫瑰
回复2 楼        文友:程介平        2022-09-22 14:53:27
  承蒙编辑慧眼看得上,此文由中篇缩写
3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2-09-23 13:15:56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4 楼        文友:石语        2022-09-23 20:40:29
  读完心潮难平。奇特和女主一样,都有一颗金子般的心。男女主人公的情感兼具唯美与危险。或者,正因为唯美,所以危险。人说,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其实,对有缘又有爱的人来说,时间的差距再大又算得了什么呢。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
回复4 楼        文友:程介平        2022-09-24 11:56:10
  谢谢你人情的评论
5 楼        文友:素心若雪        2022-09-24 06:50:04
  一篇感人又离奇感人至深的感情小说,很有看点。经历百般折磨的奇特终于回来接金子回家了。对于金子来说,一个爱自己的人比一个自己爱的人更重要。知道奇特会来,所以她也一直在等你。就像唐七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夜华对素素讲:“我想要的,自始至终,只不过一个你罢了。”这是最动人,最温暖的情话。学习好小说,问候深秋快乐!
视与荷般静,原同梅样清。
回复5 楼        文友:程介平        2022-09-24 11:57:39
  很感谢你留下令我感动的留言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