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丁香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丁香】悲伤,流淌成河(小说)

  【丁香】悲伤,流淌成河(小说)


作者:红尘行者 童生,644.9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618发表时间:2022-09-23 08:31:14
摘要:校园言情,虐心悲剧。

其实故事还将连续,
   我们只是在等待。
   直到过了许多年后的今天,
   过了许多年后的我,
   才明白许多年前的你,
   为什么有许多许多的沉默
   — 题记
   1
   水库大坝上。
   人山人海,人们在围观一场死亡的盛宴。
   我看到他被全副武装的法警押着,走向那个终结生命的一片绿油油的草坡。
   他的后背对着心脏的部位有一个白色的绳结,那是方便法警行刑时瞄准的死结。
   一切准备就绪,生命的终结在分秒间徘徊。
   他回头在人群中寻觅,我根本不用躲避,他早已锁定了我。
   我们彼此凝视。
   我是不是该掉几滴眼泪,或者回报悲凉留恋的微笑。
   但我什么也没做,和他一样冷漠的表情。
   我看到那双眼里射出一道寒光,连恐惧也没有。
   砰!砰砰!枪响过后,那眼神瞬间暗灭了,我竟忘了身处何地。
   那张我曾经无比熟悉的脸,那双如星光一样灿烂的眸子,马上如火苗一样熄灭了。
   枪声震碎了我的眼泪,他躺在芳草萋萋的草地上,身下是汩汩流出的鲜血。
   他去了另一个世界,我好心痛,好想抱抱他。
   法警拖着他从我的眼前走过,我傻傻的愣在那,不知所为。阳光晃在草地上,留下一条长长的窄窄的血迹。
   有没有人知道,刚才那个倒在血泊中的人,是我的挚爱,那个叫小虫的男孩。
   写到这里,谁都知道我要回忆了,是的,如今,我只剩下回忆了。
   2
   我读高中时一个闺蜜,我叫她喵喵。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喜欢往我肩膀上靠,靠的时候,还要“喵喵”的叫几声。我说,你是不是猫咪变的,她就眯缝着眼睛看我,很有女孩儿味。
   喵喵个子小小的,微胖,但眼睛大大的圆圆的,睫毛还向上翘着,突闪突闪地看人。阳光从窗外爬进来,照在喵喵的身上,萌萌哒可爱极了。
   喵喵叫我猪猪,不是我体型像,而是我懒,总丢三落四,不爱收拾东西,书桌上乱七八糟。猪猪就猪猪吧,反正我又长得不像猪。
   我们每天学习吃饭睡觉,睡觉吃饭学习,有时还到校门口的小摊上陶些钟爱的小玩意。
   如果日子就这样平平静静的无波无澜的过下去也挺好的,但生活总喜欢上演影视剧中的很狗血的桥段。
   他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他的出现,让我的生活和学习一切就乱了。
   3
   那天早上,我正往教室里走去,在教室门口看到一个戴着黑色绒线帽的男孩。
   我一抬头,便看清了他的面目。个子高高的,脸颊清瘦而轮廓分明。久未修剪的鬓角发丝很长,在风中凌乱。大眼睛黑而明亮,目光温和而沉静。
   他正好往我这边无意一瞥,和我目光不期而遇。就像小说中男女主角的邂逅一样,我们彼此一愣,在对方的眼里读到了久违的熟悉,像认识了好久的旧友。
   我一时竟回不过神来,呆愣着。
   他倒先开口,带着磁性的男声像从天边传过来:
   嗨,你好,我找缘羽。
   缘羽是喵喵的大名。
   啊?…
   我有点慌乱,不知所措。
   喵喵还未来,他便在旁边等。
   你,你是她?……
   我鼓足勇气问。
   以前的朋友。
   他宽厚一笑。
   不一会儿,喵喵过来了,看到男孩时,眼睛一亮,很兴奋的样子。
   我想我该回班了。过了好一会儿,喵喵兴高采烈的回来了,把一直在发愣的拉回了现实。
   喵喵,他谁啊?
   他呀,我初中时认识的的朋友,比我高两届,现在在三中读高三………
   喵喵开始手舞足蹈的讲他们的过往,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喵喵太兴奋了,以至于口水都喷到了我的脸上。
   对于喵喵的长篇故事,我听得心不在焉,我在焉的是那个男孩。
   整个那一天,我无心上课,精神恍恍惚惚,神不守舍。下课的铃声把我震醒了,仿佛睡梦中醒来。我一把抓住背书包要走的喵喵:
   今天那个找你的男孩叫什么?
   怎么呢?想认识他吗?他长得可帅啦。
   喵喵表情复杂的看着我。
   不怎么啊,随便问问。
   你就叫他小崇吧,艾小崇。
   什么?小虫?怎么取个这么怪的名字?
  
   4
   从此,我们三个人便玩在一起了。
   我们时常会到护城河河畔玩上一整天。河畔上绿草如茵,杨柳依依;鸟雀儿在树丫间鸣叫嬉戏;说不出名字的细碎的野花点缀在万绿丛中;柔风吹拂,亲吻着我们的肌肤。
   我们躺在草地上,没有条理的聊彼此的过去,聊学习,聊未来,聊女孩子喜欢的化妆美食,也聊男孩喜欢的游戏。
   从中我渐渐知道了关于小虫的一些身世和家庭情况。
   小虫成长在一个单亲家庭,妈妈没有工作,且有病,常年要吃药维持。虽有城市低保,但那点微薄的收入,只不过杯水车薪。一家人的生活开销还得靠小虫在外打零工来补贴。
   小虫干过很多活计。给人家拉煤,将藕煤从一楼搬到高楼;给饭店、酒楼送外卖,给人家下水管道疏通维修,…他是一个很懂事很能干很勤快的男孩。
   我们有时会聊到一个感兴趣的话题:
   将来有一天我们有钱了,有很多钱了,我们会怎么发呢?
   喵喵说,我要买好多衣服,名牌的新衣服。
   我说,我要吃山珍海味,吃遍天下美食。
   只有小虫说,我要给妈治病,治好妈的病,带妈去旅游,然后还要找到我爸。
   小虫刚一提到“爸”这个字眼,话头就打住了,定定的看着远处。
   5
   有一次,我和小虫来到我们经常来的护城河河畔,这是我和小虫第一次单独相处。
   我很兴奋,买了好多零食和几瓶啤酒。我们大口的喝着啤酒,一瓶接一瓶。喝着喝着话就多起来。满脸绯红的小虫竟聊起了他以前从不愿意提及的爸爸。
   那时候我们一家三口挺幸福的,爸爸和妈妈在同一家国营企业上班,我读幼儿园小班。我记得每个星期天爸爸妈妈都要带我去市里最大的游乐场玩耍,坐令人惊悚的摩天轮,骑超好玩的旋转木马,还有吊秋千,踩跷跷板,玩滑梯什么的。每一次都要让我玩个尽兴。
   爸爸妈妈和和睦睦,从没见他们吵过架,辩过嘴,红过脸。爸爸对我挺好的,经常给我买各种各样的玩具,给我讲各种各样的童话故事。
   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家里的熊猫宝宝,被大人们捧在手里,放在心里。被宠爱着,被呵护着。有爸爸,有妈妈,有我,一家三口多幸福啊。
   不知怎么了,在我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开始吵架了,越吵越凶,越吵越大,吵到左邻右舍都来劝架,甚至乡下的爷爷奶奶都来了。
   再后来,爸爸就离家出走了。听妈妈说,爸爸和他的女徒弟私奔了,工作也没要了,去了南方的城市。
   爸爸的出走,对妈妈的打击是致命的,整宿整宿的不睡觉,整天整天的不吃东西,对我也是不理不睬,不管不问,精神状况越来越糟糕。终于,上不成班了,一直病休在家。
   我挺恨我爸的,为了一个女人,为了所谓的爱情,抛家弃子,这是多么自私的男人!一个没有担当没有责任心的男人就不配成家立业!
   但我恨归恨,那个人毕竟是我爸爸,给了我生命,也曾经陪伴了我一段美好的童年。他那样做,也许有他的理由,有他的苦衷。
   我一直很羡慕那些有爸有妈的孩子,他们有完整的家,完整的爱,多么幸福啊!
   现在我只想考上大学,毕业了找一份好工作。等赚到钱了,治好妈妈的病,好好的孝敬她。
   我们双手抱膝,背靠着背坐着。我一直没插话,只是静静的倾听。
   然然,这是我爸的照片,给你看看吧。
   艾小虫转过头,把一张很老旧的彩色照片递给我。
   这是小虫他爸年轻时照片,我不禁吃了一惊。
   小虫,这是你的照片吧?我笑着问。和你一模一样耶。
   不是的,我爸的。他年轻时的照片。
   清秀的脸,浓黑的眉,大而有神的眼睛,有棱有角的轮廓。小虫和他爸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虫他爸的基因真强大。
   我告诉小虫,我和他一样,也是单亲家庭。听妈妈讲,爸爸原来也在国营企业上班。那时社会上正兴起下海经商的热潮。爸爸不甘心就这样在国营企业浑浑噩噩的混一辈子,不顾妈妈的强烈反对,辞职下海了。
   临走,给妈妈撂下一句狠话:不混个出人头地,决不回来见我们母女!
   这么多年来,再无关于爸爸的消息,妈妈也渐渐死心,就当这个人从来不曾在我们生命里出现过一样。
   好在妈妈是一个自尊自强,内心坚强的女人,把悲伤和不幸藏在心里,努力工作,从一个普通工人干到了业务办公室主任的位置。所以,同样是单亲家庭,我却比小虫过得富足而轻松。
   时间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小虫起身要回家了,我却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让他起身。我把头靠在他的怀里,扬起脸,满脸娇羞的看着他:
   小虫我喜欢你。
   然然,我也是。
   他俯下身子,用手开始温柔地抚摸我黑发,…
   我把我的初吻献给了我的初恋,献给了我的最爱。
   因为彼此相同的家庭背景,相同的人生际遇,我和艾小虫的关系更加亲密融洽了。
   6
   自从我和艾小虫单独相处之后,喵喵开始渐渐的疏远我。放学了,也不再和我一起回家。不是一个人先走了,就是下课铃响后,装出埋头苦读的样子赖在教室不走。我想等她,她总是显得不厌烦的催我先走,说她还要做几道题目。
   女孩的心思是敏感的,我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可爱情总是自私的,为了爱,我可以抛弃友谊。我干脆光明正大的和小虫开启了二人世界的甜蜜之旅,留下形单影只的喵喵。
   人们常说,影视剧的剧情很狗血很传奇。其实有好多人的生活比影视剧剧情更狗血更富传奇色彩。比如我,林然然。
   那一天,我放月假在家。这是难得的机会,为备战高考苦逼了一个月的我,还在睡房里蒙头大睡。突然,楼下传来的人群的喧哗声把我吵醒了。
   我推开窗户往下一看,看到的阵势把我下了一跳:
   楼下的马路上,一辆深灰色限量版顶级豪车兰博基尼,停在我家一楼的楼梯口,四个西装笔挺,戴着墨镜的平头男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男人,走下车来。
   那男人约莫四十多岁,穿着一身十分考究的名牌运动休闲装,留着小背头,头发虽然已有些花白,但梳理得一丝不苟,油光发亮。
   他身材挺拔,浓眉大眼,轮廓坚硬,皮肤白皙细腻。一看气质神采,就能猜出这是一个春风得意,事业有成的钻石级成功人士。
   7
   看到他的模样,我莫名其妙的觉得这个从天而降的大神,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到底在哪里见过了,我一时又想不起来了。
   我母亲激动得语无伦次,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是哭哭滴滴,牵着那个男人的手,欲罢不能。男人和身边的人耳语了几句,把妈妈带进了那一辆豪车里,四周由几个黑衣人守着,不让外人靠近。
   这一幕幕看得我懵懵懂懂,云里雾里,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像是在梦境里,或者在看一部狗血剧。
   良久,妈妈从车里出来,两眼哭得红肿的脸上挂着欣慰笑容。
   那男人又走向我,仔细端详了我一会儿,然后用手轻轻拍了拍我肩膀,高兴地说:
   你是林然然吧!长这么高了,真漂亮。
   然然,这是你爸爸,快叫爸爸!
   妈妈在旁边催促着我喊爸爸。
   ……我,我,……爸……
   平时伶牙俐齿的我紧张得口吃了。其实也不全是紧张,要我突然对一个陌生的男人开口喊爸爸,我实在开不了口。
   没关系的,慢慢来。
   男人满脸慈祥的看着我,亲切地说道。
   这位从天而降的爸爸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巨大的问号砸在我头上,直接把我砸懵了。
   那一行人,并没有停留多久,就开车离开了。甚至都没有上楼在我家坐坐,喝喝茶,聊聊家常。
   恍然间,我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我的幻觉,在梦里发生的场景。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
   然而,这是真的,真真切切的发生了。妈妈拉着我的手,坐在她身边。和我讲了许久,告诉了我许多。
   那个天天在央视频道,黄金时段播放明星广告的大名鼎鼎的林川药业集团的董事长,他竟然是我,林然然———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的爸爸,亲爸爸!
   哇塞!这也太魔幻了吧!太不可思议了吧!
   有时候,生活中的奇幻情节,命运的变化莫测完全超出人的想象,让人惊讶的大跌眼镜。
   林川先生,也就我的富豪爸爸,当年抛下我们母女后,趁着海外淘金的热潮,去了日本。当时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是全世界经济最繁荣的经济体之一。爸爸从底层打工干起,一边打工,一边坚持学习。后来,读了日本最好的医药大学,毕业后,和几个日本的中国人创办了医药公司。随着公司越做越大,就逐渐发展成一家以药业为主体的跨国集团公司——林川药业。
   为什么爸爸这么久都不来找我们母女呢?按爸爸说法:一是他不等到真正的功成名就的那一天他不会来找我们。二是爸爸找了一个极有背景的女人,成了新家,不想节外生枝。
   由于一心忙于事业,没注意休息调养,身体一直不太健康。和那个女人没有生育子女,过着丁克家庭的生活。
  
   8
   对于我的富豪老爸是如何发迹的,他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生究竟是怎样的?其实我并不在乎也并不关心。我在乎的是我现在成了豪门千金,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有钱人。
   我开始兑现我对喵喵和小虫的承诺:
   等我有钱了,我会怎么发?我说等我有钱了,我要请你们两个小伙伴下馆子,进酒楼,海吃胡喝,吃遍天下美食。
   但我并不像那些一夜暴富的暴发户一样,到处炫富显摆,唯恐天下人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有钱人。
   我刻意的保持内敛和低调,我没有和任何人包括喵喵和小虫,暴露自己有钱人的身份,更不会说在电视上铺天盖地做广告的林川药业的老板是我的亲老爸。

共 944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个有点虐心的故事,让人读后感受良多。感谢红尘行者老师投稿丁香,分享精彩佳作。祝您生活愉快,文乐开心。【丁香编辑:粉红莲秀】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共 0 条 0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