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杂文随笔 >> 【菊韵】窗外(随笔)

绝品 【菊韵】窗外(随笔)


作者:刘春 进士,7064.5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161发表时间:2022-10-13 10:39:42

【菊韵】窗外(随笔) 窗户虽小,窗外的风景一样动人。倚窗观景,也不是不可以,但我不是坐井观天的蛤蟆,我看到窗外的风景别有天地。
  
   一、二楼
   新家是二楼。当初我要二楼,是因老了,为上下方便。有人会说,不是有电梯吗?是的,但若是电梯停摆,就徒呼奈何了。曾陪孩子爬过26层,也曾从26层走下来。不亚于爬山,比爬山还费劲,主要是绕楼梯的枯燥和晕眩让人受不了,后遗症是腿脚多天不能恢复。
   二楼就好了,就算锻炼,爬几米也没啥。当然,前面没有其他楼遮挡,光线视线都好,阳台可以晒太阳,可以观风景,还有,不用电梯,上下楼太方便。
   二楼阳面窗下,是一片绿地。绿地四周种植多样树木,能认出的有杏树、碧桃、核桃树、山楂树,其他不认识。小区是新小区,大树不多,树木多被支撑,以防被风刮倒。草地也不繁盛,虽有草,草势并不喜人。你说是天旱,几个人天天用水带子浇水,也许是土质不好,即便天天淋浴,草就是不给力,蔫蔫的,如癞子头,一处惨绿,一处枯萎,特别难看。
   忽然有一天,铲除了草地,铺上了带孔的地砖。在一个阴天,拉来草皮,工人在孔中一撮撮栽下新草,四周重新铺了草皮。晚上下了雨,心下认为,这草肯定要认真活一回了。可惜的是,还是我认为的,土质不好(估计地下是车库,地上铺的是垃圾土或者生土),草势并没有换新而讨喜。应了有心栽花花不活那句话了,无意而生的野草有点主人的气势。能认出的,如狗尾巴草、芦草、蔓儿草、蒲公英等野草长势喜人。本来人家就是苦寒人家出身,有点土就能生存。即便如此,还要经常被无情刈割。不过,人家生命力旺盛,刈割了,没过几天又冒出来。一个小空地里,经常有楼上的洗衣水流下来,野草尤其茂盛,是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植物。
   你不得不感叹,同样的环境,种的草怎么就不如野草生存能力强大呢?
  
   二、鸟雀
   每天早晨,麻雀是最早的客人。叽叽喳喳地鸣叫,一定惊扰了你的睡梦。麻雀是最多的族群。城市都是楼房,你不知道,它们的巢究竟在哪里。或许是你的窗下,或许是空调的钻孔。反正,鸟雀与我们人类一样,适应能力超强。相生相伴的麻雀,何以被称作家雀,就是如此!有人居住的地方,大概麻雀也少不了的。要不然,这生活多无趣?麻雀在草地上蹦蹦跳跳,在草丛里啄来啄去,是吃虫子,还吃草籽?我以为,虫子好像很少,因为工人会定时喷药。要不,杏子、山楂成熟的时候,树上会挂一个牌子:已打农药,不要采摘。现代的麻雀似乎不怕人,距离你一两米也不跑,蹬着眼睛盯着你,歪着头打量着,似乎是说:我是受保护的,咋地?当然,你若一迈腿,轰的一声,麻雀群会一轰而飞——毕竟有翅膀与没翅膀不一样。
   草地上还有几家客人,喜鹊与灰喜鹊。灰喜鹊大概有十余只,每天来草地点卯。在草地行走,也在寻找食物。忽而飞起,到树叶中隐身。喜鹊好像有两三个家庭,和睦得很。春天的时候,也有追逐求偶,在树间飞来飞去,喳喳叫着,传送着喜讯。喜鹊常常在高楼大厦之间穿梭,时而在楼顶上驻足跳跃,时而在空调上休憩……
   每天无事,我与老伴会在窗户里观赏这些可爱的精灵。老伴爱心泛滥,总要把剩饭馒头屑,扔到窗外草地,进行投食。鸟雀们很是领情,一大早就来窗前集合,啄食食物,兴奋异常,好像在参加一场盛宴。鸟雀似乎没有领地意识,相互之间,没有争食的打斗,只有各自的寻食。当然,远而敬之还是有的,比如,对于大自己很多的喜鹊,麻雀总要拉开距离。有时候会凑近一些,只要喜鹊挪动身子,麻雀就会飞开。
   喜鹊是非常聪明的禽类,据说喜鹊喜欢亮闪闪的东西,比如珍珠宝石之类,偷了便藏起来。只听说过没有看见过。但是,窗外的喜鹊藏东西被我看到了。那天中午,一只喜鹊在草地觅食,忽然衔起一块馒头屑,蹦跳着到围墙边一棵树下,放下馒头屑,叼几片落叶盖起来。然后扭头左右看了几眼,跳着飞走了。
   让我意外的是,第一场小雪后的一个中午,一只戴胜出现在眼前,沿着墙根觅食。戴胜鸟,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又称胡哱哱、花蒲扇、山和尚、鸡冠鸟等,本地称呼它臭鸟。它与啄木鸟同属益鸟,其嘴细长而尖,能插入泥土、石缝间挖食蠕虫、蜘蛛、蝼蛄等幼虫和昆虫。
   这种鸟遍布全国各地,但由于自身繁殖能力较弱,现在已比较罕见了。戴胜好像哑巴,没怎么听到过它的鸣叫声,名有咕咕,是咕咕之声?俗名臭鸟,臭咕咕是它?初不知道臭从何来?莫非喜欢在粪堆里找食物?后查资料,原来是其巢中秽物堆积,臭气四溢,故有臭鸟俗名。我在内蒙当兵时,曾见到一对戴胜,在厕坑里停留,人去惊飞。其名字虽然是臭的,羽毛却很漂亮——头顶着五彩羽冠,全身棕色,两翅和尾栗黑色,有棕白色横斑。虽不能与孔雀媲美,但肯定比喜鹊漂亮。戴胜鸟象征着祥和、美满、快乐。唐朝的诗人贾岛还曾为它们赋诗一首:“星点花冠道士衣,紫阳宫女化身飞。能传世上春消息,若到蓬山莫放归。”
   这只戴胜本应该在野外出现,却来到这里,可能是迫不得已,才勉为其难到城里寻觅食物。水泥森林不适合它们,但它们又能如何?那天,我把冰箱里冻成一个疙瘩的饭团,从窗户里抛出去。戴胜吓了一跳,飞开又回来,看到阳光下的饭团,迈开大步走过去,啄了几下,后再无所见。
  
   三、列车
   距离窗户直线距离,大概四五百米,是贯穿东西的铁路线。曾经坐过无数次的列车,把我从家乡送到部队,又从部队拉回家乡的这条线路,叫做石德铁路。那时候,石德线路的慢车,早上从德州到省城,下午从省城到德州,雷打不动。八毛买张票,50公里,五六个站,大概两个小时,就到了省会。现在?多少年不乘坐火车了,票价也无从谈起,估计十几块是可能的。
   现在的铁路,立体高架。高架跑动车,和谐号,有时候单列,八节车厢;大多时候两列连接跑,每天来回十几趟。东来的要进站,速度慢了些,西来的刚出站,要加速。动车刷的一下子,风驰电掣,几秒钟从视线里消失。速度没说的,中国制造,世界上没有国家可比。和谐号都是银白色的,阳光下熠熠闪光。哦,不,也见到一列绿皮和谐号在上面跑,还真的很惊讶。高架大多时候是静寂的。国家投资巨大,怎么不用其多跑几趟货运呢?国家有国家的考虑,非我等可以臆测。
   每天在窗户里,我就看着钟表,为每列经过的动车和客车看时间。大致了解客运列车运行到我视线里的时间。货运列车就不一样了,来往的货运火车,很是繁忙。从树丛的间隙里,我会下意识数一数每列车的车厢多少节。得知最长的70多节,最短的也有50节左右,浩浩荡荡如长龙,蜿蜒在面前的祖国大地上。疫情这三年,货运列车似乎并没有减少,还如既往,每天轰轰烈烈地运送货物。列车大多载着集装箱疾驰。集装箱多喷涂“中国铁路”或外文字样,不知道它们送到哪里,但我觉得,这英文标识的集装箱,应该是运往国外或者从国外进口的货物!大动脉输送的是经济血脉,中国经济在疫情期间,有所增长,一枝独秀,实属不易。有一次,看到一列军列,拉着大炮、通讯指挥车辆等物品,罩着绿色篷布。我想,往东行驶,目标应该是海防前线,心里明白,这应该是往那里运送的装备吧!
  
   四、街道
   小区紧邻的就是一条大街。大街上车水马龙,在窗户中,呈现出的是繁荣。夏天的晚上必须关闭窗户,不然,一辆接一辆汽车的声响,令人不安于睡。有时候我就想,这都是上下班的人吗?早九晚五,车辆拥挤还可理解,其他时间的车辆在城市穿梭,是什么缘故?闲着没事烧油玩?逛商店、超市总有歇一歇的时候,可街上车辆并不减少。以至于,小区门口两侧,停满了好车赖车,还有共享车们。
   过去买辆自行车就如宝贝似的,后来有钱买汽车了,更宝贝。先是找个单位停放,后来单位车满为患,只能自己打游击。再后来,个个小区地下有车库,买得房子却不愿意买车库,就在大街上靠边随意一停。交警贴条好累。用老百姓的话说:汽车快烂大街了。过去有偷车一族,猖獗又疯狂。现在偷车一族好像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都金盆洗手懒得偷了,很少再听到汽车被盗的新闻。人民的城市成了人民的停车场,这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
   深夜,小车少了,大卡车多了起来。建筑大卡晚上七点以后,才能上街。拉渣土的大卡主宰了这条大街,声音沉闷却震动大地,速度之快令人咋舌。没有了小车的阻挡,便是畅行无阻,数十吨的载重,压得道路颤栗不已,楼房也随着颤动。一辆接一辆,满载使得道路不堪重负。除了大卡,还有水泥搅拌车,忽隆忽隆让城市的夜空充满了噪音。
   城市化让城市进入野蛮扩张的时代,一个个新楼盘拨地而起。突然,似乎一切静止了。疫情让建设步伐放慢放缓甚至停工。城市按下停止键,居民居家,小区静默。窗户外,街上车辆奇少,公交都停运了,只有早晨清扫洒水车的音乐在街道上空回响。似乎成了一座空城,一切都静止了,偶尔有快递小哥在街上飞驰。
   半月之后,静默解除,立刻,街道热闹起来,静止的画面,忽然活跃起来,那满街筒子的大车小辆,又开始了流动,而汽车的噪音似乎也不太难听,也能忍受,生活已经离不开这一城市的交响曲,还是让这乐章继续吧。
  
   五、搬迁
   远处,隔着铁路,是煤焦集团。刚搬来的时候,窗户里望去,看见的是一缕蓝色的火苗,从一个烟囱里冒出来。孩子说那是鬼火。我笑笑说,不是鬼火,那是燃烧的气体。我不懂那是什么气体,肯定对大气污染严重,否则,为何任其燃烧?不能想个办法,回收利用吗?估计技术上不好达到,只能舍弃。
   每天晚上,关窗帘的时候,那撮蓝焰就出现在视野,随着风或大或小或正或偏,心里不是个滋味。拉上窗帘,眼不见为净。就这样过了半年,那蓝焰没了。心里还带着问号呢,经过厂子门口的时候,发现正在拆除房屋设备,原来这个煤焦集团要搬迁。那个月,总有一种刺鼻的味道,随着风向送到小区,不得不关闭窗户。
   煤焦集团面积不小,东西两个大院子。西院大门口一对狮子威风凛凛,矗立在两侧,里面没有了办公、生产,狮子的傲气似乎也减少了许多。后来,两个院子被围挡起来,里面搞什么不得而知。不过,国庆前夕,绿色围挡统统拆掉。露出宽阔的院子,还有院子里过人的杂草和疯长的丛树。孩子看了说真敞亮!
   是啊,假如就这样不搞房地产,还真不错。城市土地寸土寸金,不知规划成什么样子,就算开发,至少应该不要砍掉或挪动院中郁郁葱葱的大树,那树可能与城市年龄相差无几,在城市这个环境里成长很不容易,与古树相比,可能不算什么,但城市的每一棵树每一片草,都无比珍贵。保留原生态,成为城市风景,总比高价人造城市森林买所谓古树,要经济得多。
  
   六、乐园
   窗户绿地南侧,是小型的儿童设施,隔着栅栏,是一所幼儿园。好像大多数小区都有儿童玩乐设施,可以点个赞。除了风雨天,每天老人带着孩子来玩滑梯、跷跷板、玩沙子等。有孩子到吃饭时间都不肯走,硬抱走还要哭闹,那是一道另类风景。孩子玩,老人坐着看,也有不放心的老人,跟着孩子走,孩子上哪儿就跟到哪儿,不厌其烦。放学后更热闹,一些一二年级的学生也加入这里,直到掌灯才走。
   每到整点,幼儿园的音乐响了,孩子们在院子里跳舞、做操、运动,老师在前面领,孩子们排队学,小手伸展,咿咿呀呀,天真烂漫。听着心都醉了。
   如今的条件多好,想起我们小时候,不能说不堪回首,总要说不如今天的儿童受到更多的重视。我们玩什么?上树爬墙,爬瓜遛枣,沙土刨窝,撒尿和泥,街上疯跑——哦,如今谁家敢放孩子独自去玩?
   祖国的花朵,在爱的阳光哺育下幸福成长。这是国家的未来,也许很多孩子会成为国家的栋梁。
  
   七、疫情
   从2020年春天起,总觉得疫情距离我们很遥远,有时还会产生一种想法:武汉、东北、天津、广州……哦,四周硝烟起,河北没出事……可惜,所谓的幸运,终于被冲没了。藁城机场的病例一下子让省城紧张起来。河北多个地方出现了疫情。两个春节没有回家,唯恐给地方找麻烦。封闭在家,窗外,小区静寂,只有紧张的情绪笼罩。吃的喝的,从栅栏里买,外边多了许多卖菜商贩。后来,可能这样不安全,小区用板子挡住了栅栏,政府规定了可以团购送货的名单。于是,大门成了唯一的渠道,手机的功能被用到极致,送货的门外亮货,取货的门内等候。
   窗外,寂静了许多。忽然,看到一个小伙子翻墙到小区外,还没等我们报告,小区群里就有人举报了。马上就有带着红箍的保安或者是志愿者,到栅栏前站岗,待那个小伙子再次翻墙进来,马上被带走……
   看来,不是我一个在窗前看风景,居家期间,多少人站在窗前往外看。远望,高瞻,俯瞰,不一样的心情会领略不同的风光。
   一孔窗户,看遍世上风景,方寸之地,阅览人间悲欢。
  

共 505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刘春老师的杂文《窗外》,给我们带来精神上的满足。疫情防控常态化带给我们的很多变化,想不到住楼房也能看到风景,而且是从窗户向外看。窗外的草地,也有树木有小草,原生草不爱生长,便换上了野草,野草长的快,还需时常剪割。有草有树,便引来了鸟雀,它们筑巢,穿梭往来带来了勃勃生机。列车,引以为自豪的中国制造,速度世界上没有国家可比。街道上,小区门口无论是不是上下班时间,都是车水马龙,车位常常车满为患。在疫情严重后,街上的车辆奇少,似乎那是一座空城,但半月之后,静谧解除,一切又恢复了正常,街上又热闹起来。远处的焦煤集团发出蓝色的火苗,半年后不见了,原来焦煤集团要搬迁。南侧有小型儿童设施,是幼儿园,孩子们跳舞、做操、进行运动,放学后还有一二年级的孩子也来这里玩儿,热闹自不必说。疫情防控封城期间,在栅栏里买东西,后在大门口买,风景何其丰富,真是多姿多彩!刘老师给我们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和惊喜。原来居家看到的在窗外的风景还有这么多!从侧面也体现了我们祖国强大的信息,是作者和读者深刻的感受。进而讴歌了祖国和人民。方寸之地,一览人间悲欢聚散。推荐欣赏!【编辑:远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210190005】【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230308第0013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远近        2022-10-13 10:41:23
  风景优美,不仅仅是在风景区,窗外的一切也能成为风景,就看你有没有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2 楼        文友:刘春        2022-10-13 10:53:52
  感谢远近老师精心编按。遥握!
老兵
3 楼        文友:黄金山        2022-10-13 11:38:43
  住在这样的美好别墅里,看窗外的风景真的是很美丽!
活到老学到老
回复3 楼        文友:刘春        2022-10-13 14:31:27
  黄兄搓,不是别墅,就是楼梯房而已。
4 楼        文友:刘春        2022-10-13 14:30:46
  5,搬迁
  
   远处,隔着铁路,是煤焦集团。刚搬来的时候,窗户里望去,看见的是疑虑蓝色的火苗====疑虑错了,应该是一缕。
   麻烦哪位老师帮修改过来。
老兵
5 楼        文友:远近        2022-10-15 07:14:03
  刘春老师,您的那句话已被乐歌给改过来了。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回复5 楼        文友:刘春        2022-10-15 08:58:50
  谢谢两位老师。
6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23-03-08 20:22:09
  如同打开一扇窗户,司空见惯的画面展现出独特的视野,让人眼前一亮。以片断式文字,捕捉万物特色的生命、人文、情怀以及社会世俗风情,透过小视野看到了大世界。随笔随心,并无刻意为文,毫无雕琢地将见解、情感、思想与哲理自然融入,其整体结构自由而不失严谨,语言缜密而活泼,富有“意趣、情趣”特色。
7 楼        文友:乐歌        2023-03-08 20:24:53
  热烈祝贺刘春老师佳作《窗外》喜获绝品,实至名归,期待更多精彩!
人生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8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3-03-09 10:55:16
  行笔恣意,却在轨道;动情默默,却直入心扉;随笔之处,颇有感悟,不拘一点,点面俱到。祝贺刘春老师佳作夺绝!
怀才抱器
回复8 楼        文友:刘春        2023-03-14 09:09:38
  谢谢怀才老师留墨,实在有愧!
9 楼        文友:相思        2023-03-09 17:16:20
  祝贺老师佳作获得绝品。问候老师。
成绩属于过去,笔尖书写未来。
10 楼        文友:刘春        2023-03-14 09:08:32
  必须感谢各位老师抬爱,获绝是菊韵老师们共同的努力!
老兵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