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文璞书苑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文璞】喜鹊(散文)

精品 【文璞】喜鹊(散文)


作者:沙漠孤月清 举人,3389.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555发表时间:2023-01-15 14:58:27

【文璞】喜鹊(散文)
   我坐在冬日的暖阳里。
   两只雕塑大象,立在路旁,面对十字路口和来往的行人。它们涂了亮漆,锈蚀斑斑的金属构件,泛出朴素厚重的光泽。海风沿着楼群之间的缝隙徐徐吹来,略带凉意。
   我闭上眼睛,把额头放进阳光和风里,感受自然不经意地抚摩。
   地面上湿漉漉的,昨夜曾飘落一些雨丝。我以为这个季节的雨,应该会变成雪的。毕竟,雪是冬季的主人。雨,不过偶尔的过客。可这场霏霏小雨,非但没有结晶为一场小雪,倒是淅淅沥沥、细细密密,像早春的雨窸窣而落,带着一种纤细的欣喜。清晨时,雨丝还在莫名其妙地飘落,令人猜想,或许,这就是第一缕春意。
   行人缄默地走着,沿着自己的路线,在方形的水泥地砖上印下自己的足迹。薄薄的雨水上,足痕清晰,逶迤,直到被另一行足迹覆盖。像叠加的时间,下一秒总是取代上一秒的位置。
   几声清脆的鸟鸣,让我睁开了眼睛。两只喜鹊落在金属雕像的脊背,逡巡片刻,一只跳到地面上,似乎在觅食。另一只“喳喳”叫着,在雕像上往来踱步,仿佛在与地面上那一只说话。
   我不懂鸟语,自然不知道它们在说些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它们是在沟通,而且并不忌讳几米外我的在场。这让我多少有些惊喜,对它们的宽厚感到欣慰。虽然喜鹊并不讨厌人类,而且,似乎更愿意在人类的身边生活,但近距离地接触依然难得。毕竟,在它们眼中,人类还是一个难以捉摸的物种。所以,它们总是与人类不即不离,保持着一种合理抑或安全的距离。曾经,我就坐在公园里,注视飞来飞去的喜鹊,期冀哪一天有一只翕然落在我的肩上,和我交流几句。但没有,它们总是从我的头顶或者身边掠过,留下一截黑白分明的风,以及我听了一辈子也不懂的“喳喳”声。
   当然,它们没必要与我交流。我们之间虽然彼此礼遇,但绝不会萌生诸如爱情之类的高级情感,我们只是生命流星,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和空间中相遇,或者说,擦身而过。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那“喳喳”的鸣声,充溢着一种喜悦,如果翻译成它们的语言,似乎应该就是喜鹊世界的咯咯笑声。
  
   二
   对于喜鹊,我并不陌生。甚至一段时间里,我还曾经深入到它们的生活之中,终日端详它们素雅的身影翕乎往来,品味它们叫声中传递的欢乐和哀伤。
   那时,我索居于一个山坳的楼群之中,最常见的动物就是麻雀、喜鹊和猫。有时,也有蜗牛。居所窗外,是一片偌大的草坪,散散落落地种植了杨树、桃树、银杏树、樱花树、龙爪槐、丁香等树木。它们高低错落,郁郁葱葱,形态各异,成为一片喜鹊、麻雀和猫们觅食玩耍的快乐天地。
   据说,喜鹊很聪明,智商在禽类中高居前列。确实如此,仅从它们筑巢的能力和水平来衡量,就闪烁出智慧的美丽光芒。
   高高的杨树顶端,有一个巨大的巢,架在并不很粗壮的枝丫上,有时随着微风摇摆,让人担心,仿佛随时都可能坠落。那是两只喜鹊的家。筑巢由雌雄喜鹊共同筑造,从秋末以来,树叶簌簌而落,它们就开始筑巢,辛勤地在树梢和不远处的一排树木之间往来。回来时,嘴里都会衔着一根干树枝,一片草叶,或者一块泥土。它们耐心地搭设自己的居室,做工精致细腻,对材料的要求也颇为严格,似乎连树枝的粗细和长短都很讲究,从不会敷衍。偶尔,我会在树下仰头观看它们在枝头劳作。它们一边忙着搭设树棍,一边叽叽喳喳地讨论,仿佛一对即将结婚的新人在研究婚房的布置。不时,就会有树棍掉落。所以,如果你足够仔细就会发现,只要是树上有喜鹊巢的大树下,总是会有一些散落的树棍。估计,那应该是一些被喜鹊认为不合格的建材,就遗弃树下。就这样,历经几个月,一根一根地叼来,搭上去,再去寻找另一根,不断地寻找、不断地衔回小树枝,交织叠放搭建起一座飞禽的空中别墅。
   从树下看,黑黢黢的巢穴并不美观。光秃秃的枝桠之间,它突兀地悬挂在冬季天空的萧索灰凉中。但其内部构造却格外讲究。框架由枯枝编成,内壁填充厚层的泥土,内衬草叶、棉絮、兽毛、羽毛一些细软的东西,每年还会添加新枝修补旧巢使用。而且,还会在相距不远的树木上再搭建一座巢。看着它们勤劳的影子,不知疲惫地飞来飞去,我常常敬佩,觉得它们像中国式的女人,终日围着一个家屋里屋外地旋转,哪怕那是一间破敝的老屋,也要整理得干净舒适。
   依稀记得,在故乡的住宅楼下,曾有一个大约四十岁的矮胖女人,穿着陈旧朴素,一年四季终日忙碌在楼头的拐角处,收集各种废旧物品。她戴着口罩,露出一双美丽的眼睛。她是南方人。每天晚上,她的丈夫——一个也很矮的男人——驾驶一辆三轮车过来,把收集的废品转车拉回去,然后分拣送到不同的回收单位。他们默默地把废品分类装上三轮车,捆扎严实,然后妻子就坐在男人身边,满载的三轮车朝着夕阳的方向突突地开走了。他们很少交流,只是偶尔地低声说几句话。有时我离得很近,也听不清楚说些什么。只听得出,那是外地的语调。但他们的举动格外协调默契。譬如,捆扎车上高高叠起的废品时,女人就在一侧系好绳索,然后麻利地抛过车厢对面,男人在另一侧看不见女人,却能准确地伸手接过空中飞来的绳索牢牢扎紧。一抛一接,姿态优美,准确无误,堪称绝活。
   这种夫妻间形影不离,共同努力,经营一个家庭的行为,让夫妻感情深笃,生活默契。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描述:究竟是那对夫妻像喜鹊,还是喜鹊像那对夫妻。
   或许,生命本身就具有相似之处。
  
   三
   喜鹊是快乐的。它们喜欢玩耍,似乎也喜欢恶作剧。
   那个夏日,我坐在草坪边的石阶上,一边晒着温煦太阳,一边阅读卡夫卡的小说。那时,我患了眼疾,一只眼睛视力下降,就常在外面读书。鸟儿和喜鹊在我头顶飞来飞去,不远处的丁香散发出袅袅清香,被风吹来,进入我的鼻翼,令人陶醉。
   我放下书本,揉揉眼睛,向草坪望去。两只喜鹊正在草地上悠然啄食,黑白相间的羽毛在翠绿的草丛中忽隐忽现。倏然,喜鹊喳喳叫了两声,然后双双扇动翅膀飞到杨树上。不远处,一只猫扑了过来,像一阵风冲进了草坪。几只麻雀也窜入天空,飞向远处的小树林。草坪静静地,猫四处逡巡一圈,似乎感到了无聊,便无精打采地蹲坐下来,眯着眼睛在丁香树下四处张望。这时,一只喜鹊的翅膀徐徐降落在草坪里,在离猫很远的地方继续啄食。猫警惕起来,就弓着身子慢慢朝喜鹊靠近。喜鹊很警觉,不再啄食,抬起脑袋盯着猫的方向,当猫靠得更近一些时,就飞了起来。不过,这次它没有飞高飞远,在低空盘旋片刻,落在了一株低矮的龙爪槐枝头上,然后扭过头,有些睥睨地瞧着草地里的猫。猫沮丧地摇摇尾巴,忽然,它奔跑起来,猛地一跃攀上另一株龙爪槐,也立在枝头。两株龙爪槐相距不过二三米远。喜鹊占一株,猫占一株,遥遥相对。让我诧异的是,那只猫居然也是一身黑白相间的毛色。从我的角度看过去,阳光中居然分辨不出哪只是喜鹊,哪只是猫。它们都安静下来,在各自的枝头整理毛发,悠然自得。猫冲着喜鹊叫了两声,似乎在恳求,别跑啊,我们是一样的,玩一会呗。喜鹊喳喳回应两声,仿佛说,不对吧,假货,我才不上当呢!
   我第一次看见猫和喜鹊以这种诡异的方式对峙。或许,它们之间也意识到了生命的某种契合,共同的毛色,让它们相互欣赏,彼此娱乐。
   良久之后,猫似乎失去了兴趣,嗖地跳下龙爪槐走出草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那只喜鹊也扬起翅膀,飞进杨树上的巢。
   我也无心把视线重新挪回到卡夫卡的小说里,而是夹起书本,走进楼内。毕竟,《变形记》的怪诞有些沉重,远不若生命之间的诡谲更为轻松有趣。
   那片夏天的草坪是快乐的,但喜鹊的故事未必总是快乐。
   一次,一只刚会飞的小喜鹊不知为什么负了伤,一面翅膀无法展开,掉落在草坪里。大喜鹊在树上喳喳地大声叫,仿佛焦急地呼唤小喜鹊。一个年纪不大的保安把它捉住,养在楼角处的岗亭旁,还放置了一个不大的纸箱,作为它的巢。保安每天给它喂水喂食。闲暇时,还特意跑进草坪翻开泥土,挖一些蚯蚓。
   小喜鹊只有巴掌大,还没有完全变色,身上灰蒙蒙的,像一只褐色的丑小鸭。它耷拉一只翅膀,翅羽拖落在地面,兴奋地啄食那些还在蠕动的黑色蚯蚓。平素,它就在岗亭后面走来走去,像一只孤独的小鸭,虽然它常常扑棱着,试图飞回天空,但翅膀始终没有恢复正常。喂养一段时间后,小喜鹊忽然不见了。小保安伤心地哭了。他始终说,它还不能飞。
   于是,这个失踪事件就变得蹊跷。而且,似乎也暗示了一种不祥的结局。
   也许,杨树上的两只大喜鹊,知晓这个谜底。小喜鹊就在他们的视线中踱来踱去,也在它们的视线中神秘消失。然而,即使是一种悲剧性的厄运,它们也无能为力。它们那喳喳的叫声,既不能唤回小喜鹊的身影,也不能挽回它的生命,甚至,都无法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人们。所能表述的,仅仅是它们的哀伤。
  
   四
   喜鹊是留鸟。
   它们从不迁徙。这就说明,他们有着顽强的生命能力,如人类一样,适应春夏秋冬四季,适应严寒与酷暑。这种矢志不渝,不离不弃的生命意志,应该就是所有留鸟的本质吧。
   有人觉得,喜鹊并不美丽,黑白相间的颜色,似乎有些凝重。其实,这恰好表述一种庄重。喜鹊身形健美,颜色清丽。头部、颈部和背部,并延伸到尾部为浓墨般的黑色,但在光线中又由前向后依次分别呈现紫色、绿蓝色、绿色等幽暗的光泽。黑色双翅的翼肩,是一片耀眼的白斑。下腹面以胸部为界限,前黑后白。这让喜鹊行走起来,很像一只小型的企鹅。有时候,一群喜鹊落在草坪上,迎面看去,阳光中那片黑白涌动,仿佛一群企鹅蹒跚着从南极走来,别有情趣。
   喜鹊的叫声独特。不管是大是小,不管在什么地方或者场合,它总是那么喳喳地叫着。声音的节奏和声调几乎千篇一律,从不变化。听来似乎有些单调枯燥。然而,正是这种恒定不改的音色和音质,同样让喜鹊展现出坚定不移,始终如一的品性。所以,在儒家学者看来,圣贤、君子就拥有喜鹊的品行,为人恒定、明确、坚毅,不改初衷。即所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就是儒家的笃定和奋斗精神。
   整个冬季,寒风刺骨。但我并不孤独、落寞和寒凉,至少,这些喜鹊还驻扎在我的人生里。
   我摆摆手,老朋友一般向雕像身上的两只喜鹊打招呼。
   我幻想,应该有一对喜鹊在我的眸中恋爱、筑巢,从我的眼际起飞,飞向天空,飞向四季。当然,也需要它们产下一些蓝色的蛋,在我温润的眸光中孵化,破壳而出。一代一代,陪我老,陪我思想飞翔。
  
   (原创首发)

共 414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篇描写喜鹊的性灵文章。作者在有意无意中观察到喜鹊的种种习性,截取鸟语交谈、飞翔觅食、与猫对峙、小喜鹊失踪等几个片段予以描述,还有它们的巢穴,喜鹊的外观、叫声及留鸟特点,乃至上升到品性等等都生动呈现,以及由此衍生的一对收废品的夫妻,如喜鹊一般勤劳默契,阐述生命本身具有的相似之处。这篇散文没有集体的宏大叙事,而是让日常生活审美化,让真与美回归恬淡与雍容。散文有以下两个特点:其一,融自我于其中,蕴含浓厚个人情趣。散文写作紧贴文中的人、物、景、事,通过“我”的情感浸润,将眼中所见与心中所想自然结合起来,不动声色,举重若轻,对一草一木表达一种超然的审美,对生命个体彰显自己的尊重,对世间万物展现众生平等的热爱,表面显得淡然超脱,但真挚的情感又流溢着丝丝入扣的温馨。其二,流转生动的语言,蕴含独特音蕴之美。散文在平和简约的语言里,透露出一份柔情,低吟着一份悲悯,甚或活泼着几许机敏诙谐,如行云流水,气韵流转,寥寥数语,即可刻画传神。长短句搭配,看似寻常,组合起来朗朗上口,展现中国文字的音韵之美。这是一种真实朴素的性灵抒写,细细咀嚼,别有韵致。感谢作者赐稿文璞,文章无论从内容还是表现形式,都给人情的启迪,美的享受,堪称佳作。【文璞书苑编辑:别似幽居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30117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别似幽居人        2023-01-15 15:12:58
  欣赏沙社散文新作,撷取日常生活,描摹喜鹊习性,书写性灵,抱朴归真,佳作经典,力荐欣赏!向沙社学习!
2 楼        文友:沙漠孤月清        2023-01-15 16:26:15
  感谢幽居人社长阅读编辑这篇文稿,并给予高度评价。本来,还想对文字唠叨几句,读了编者按,就无话可说了。编按详尽概括,挖掘文章内涵,深入而细致,语言优美精准,堪称一篇精致的编按。
3 楼        文友:寂寞看风        2023-01-15 20:11:00
  两只小小的喜鹊,在人类周围快乐生活,辛勤劳作,令人感叹芸芸众生存的平凡,收废品的两口子,喜鹊与猫斗智斗勇,同样感慨生命的启迪,于是,这个冬季,令人有了一种精神。
4 楼        文友:石寸雨        2023-01-15 20:35:27
  无论读沙漠老师哪篇文章,都是一种享受,一种感悟……
文学比海,我愿做一滴水。
5 楼        文友:沙漠孤月清        2023-01-15 20:56:58
  感谢看风社长、寸雨老师阅读留评,给予文章以肯定。
6 楼        文友:优雅如枫        2023-01-15 23:19:18
  欣赏沙社的散文佳作。一对喜鹊以黑白分明的颜色,以始终如一的叫声自居。作者由此及彼,想象力极其丰富,拓展了思维的广度和深度,喜鹊象征唯美的爱情和吉祥的寓意,更是契合人类的秉性,立场坚定,坚贞不屈和执着的追求精神。读沙社的文,总是带来哲理的思考和文学的享受。向老师学习。
喜欢伴随着晨曦的脚步聆听世界的声音,闻着文字的馨香穿越时空的隧道,做一个灵魂有香气,骨子里有正气,举止优雅的女子。
7 楼        文友:刘艾玲        2023-01-16 01:37:37
  那对夫妻,些许意识流隐现。
   句式、用语,准文人散文。“像早春的雨,窸窣而落,带着一种纤细的欣喜……”窸窣、纤细,用得特别,也特别的美。“足痕清晰,逶迤,直到被另一行足迹覆盖。像叠加的时间……”这比喻,妙极!诸如此类语句,文中随处可见。
   一、四小节,起始句可是段首,作者有意独立成段,亦是给人新奇特别之美!
天行健,小女子也当自强不息!
8 楼        文友:沙漠孤月清        2023-01-16 04:34:41
  感谢如枫社长、艾玲老师阅读拙作,留评肯定。能给文友带来阅读美感和思考,作者深感荣幸,也达到了文章的目的。诚如如枫所言,最终还是写人,写精神性的东西。艾玲从纯文学的角度,对文章一些语言做了评价,给予肯定,且做鼓励。
9 楼        文友:月亮之巅        2023-01-16 23:20:21
  所见所想皆成文。读沙漠社长的这篇文章,如同看了动物世界的纪录片一样,听喜鹊的交淡,看喜鹊的觅食和与猫的对峙游戏以及小喜鹊的失踪等片断,感受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温馨画面,万物皆有灵性,喜鹊报喜,祝愿沙漠社长在新的一年里喜事连连。
10 楼        文友:飞不高蝴蝶        2023-01-18 06:56:49
  亲近自然、亲近生灵,灵魂就会愉悦,就会发现不一样的世界。一篇性灵散文,足见作者惠质兰心。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