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风恋碧潭 >> 短篇 >> 传奇小说 >> 【风恋】换子风波(传奇小说)

编辑推荐 【风恋】换子风波(传奇小说)


作者:肖和良 白丁,39.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957发表时间:2023-09-27 06:01:05
摘要:两家的孩子互换后,天天和大雷回归了各自家庭,现在是张夏天和韩大雷。张夏天和韩大雷寒暑假时,俩人经常在一起。在张家庄时,他们在一起练武,先是大雷教夏天,后来是夏天教大雷,他们一起爬树抓蝈蝈,小河里摸鱼,水田里、小溪里捉泥鳅,宁静的夜晚,两人躺在山里的空坪、草地上,数着天上的小星星。在城里,大雷成了夏天的文化课的业余老师,在城市的公园里,他们一起骑旋转木马和空中飞机,开碰碰车。

一、
   丁老师把韩夏天和李冰森两个打架的学生喊到办公室。
   “韩夏天同学,你一个月打了三个同学,谁都打不过你,是不是?我看你爸能不能打得过你。”
   “老师,你这招叫借刀杀人。”韩夏天说。
   “哟,这会儿连成语都用上了。”
   “你自己说说,数学、语文、音乐、美术,哪个老师喜欢你,你自己说说?”
   “体育老师。”韩夏天说。
   办公室另外几位老师听到他们对话,就哄堂大笑。
   韩夏天的爸爸韩明,戴一幅金丝眼镜,文质彬彬,风度翩翩。他是文化馆作家。他在单位上班,手机铃声响了,是天天学校的丁老师打来的。
   “丁老师,您好!有事吗?”韩明接话说。
   “请您赶快来趟学校,你儿子又把人给打了。”
   韩明来到丁老师办公室,接过老师递过来的一张张图画作业,问:“丁老师,这都是天天画的?这么多,不错嘛。”
   “这才是他画的。”
   韩明接过一看,这张画上可是咬牙切齿的小孩形象。
   “我是学美术出身,他这画?”
   “看来,你孩子并没有遗传你的天赋。不过他打架倒是挺在行的。”言下之意是……
   “不不,那不能,我从小就不打架。我想,他应该也不会。”
   “不会,李冰森,你告诉老师,你几年级了?”
   “四年级。”李冰森同学回答道。
   “看到了吗?一个一年级的学生把四年级的学生打成这样。你还说没有天赋?”
   “像你们这样的单亲家庭,不可以作为不管孩子的理由。”
   “等等,丁老师刚才说什么?”韩明打断丁老师的话。
   “我说不可以不管孩子。”
   “不是,再往前。什么单亲家庭?什么像我们这样。你这可是有点歧视了。”
   “什么叫单亲?他妈又没死?怎么单了?再说,我们在管孩子。你又没跟我们一起生活,你又不住我们家,你怎么知道我们不管孩子?”
   “我最看不惯,动不动就人家单亲家庭?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咱们今天就处理天天打架的问题,好不好?”
   这时李冰森的爸爸走进了丁老师办公室。
   “爸,你来啦?”李冰森看到爸来到,就走到他爸身旁。李爸看着李冰森脸上的伤痕。
   “你怎么被打成这样呀,儿子?”李爸心痛的问道。
   “你就是那孩子他爸?”
   天天爸点了点头,应道:“我是。”
   “打我儿子这事儿怎么说?”
   “先生,有件事你得搞清楚,我儿子打了你儿子,你儿子没打过我儿子,那是两回事。”天天爸说。
   “啥意思?”李爸道。
   “如果说,我儿子单独打了你儿子,那是我儿子不对。可你儿子跟我儿子都动手了,你儿子没打过我儿子,那是你儿子没事,不能怪我儿子。总得有胜的一方嘛。”
   “不可能,我儿子明显是没还手。”
   “输了就得认。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你不承认也改变不了事实。”
   “这我还就不信了?”
   “怎么着,你的意思让他们俩再打一架?”
   “爸,我打不过他。”李冰森说。
   “你这孩子。”李爸说。
   “这么着,让他们俩掰手腕,你儿子赢了,我就认了。我儿子要是赢了,你就得赔钱。”
   “三、二、一,开始。”
   大家都来看两人掰手腕,
   “加油!用力!坚持!”
   双方的爸爸,都为自己孩子助阵叫喊。
   一开始,天天处于劣势,眼看手腕向天天这边倒,可一下子又翻过来,倒向李冰森的手腕这边,不一会,天天压下了李冰森的手腕,天天赢了。
   “好样的,天天。”韩明说。
   可天天一下场,就晕倒在地。
  
   二、
   天天马上被送往医院。
   “怎么样了?大夫?”韩明问医生。
   “没事,输着液呢。”
   “他怎么就晕倒了呢?”
   “这个呀很正常。可能是血糖低的原因。或者跟遗传有关。”值班医生说。
   “你什么血型?”
   “我B型。”
   “他妈呢?”
   “AB型。”
   “怎么啦,大夫?”
   “这不科学。哎,小潘,谁给天天验的血?”医生向护士小潘问道。
   “是付大夫验的。”
   “哦,没事了。小潘你忙去吧。”
   韩明和医生一起进了医生办公室。
   “我呀,先给你普及一个医学常识,”两人坐下后,医生对韩明说,“B型血和AB型血,绝不可能生出0型血的孩子。”
   “什么意思?”
   “这就是说,…”
   “你正常说就行。”
   “你听我的,我看咱们俩年龄差不多大,我跟你实话实说。这个孩子,不是你亲生的。
   付大夫验了一辈子血了,错不了。你太太在结婚前有没有跟什么人……”
   “你孩子才不是亲生的呢!”
   “这,这,这……”
   “你才戴了绿帽子了呢?”
   “你看,你别着急呀。”
   “你肯定是搞错了。”
   “这点事怎么能弄错呢?你不信大夫?”医生说。
   “那就再给孩子验一次血吧。”韩明想了想说。
   又验过一次血,他看到检验报告,还是跟原来一样,韩明都崩溃了。
  
   三、
   “你怎么来了?”韩明的前妻姜美云看到韩明的到来,说道。
   “老万呢?”
   “他屋里睡着呢。”
   韩明就往里屋冲去。
   “哎,韩明你干吗?给我站住!”
   这时里屋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老万摸不着头脑,稀里糊涂被打了一顿。
   “你快住手。干什么你呀?快放手!”姜美云过来劝阻。
   过了好一会,韩明也打累了,气喘吁吁的,才停下来。只见屋里一片狼藉。
   “我说天天怎么一点也不像我。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怪不得姜美云要跟我离婚。原来你们俩早就有一腿?”
   “你说什么?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
   韩明从手提包里拿出血型检验报告给姜美云,说:“你自己看看,天天不是我俩的孩子,就是你和老万的孩子,你说气不气人,我不打他,我打谁?”
   “冲动是魔鬼!”姜美云把检验报告还给韩明,就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血型检验报告。说:“这是老万的,你自己看看。他的血型和你一样。”
   “连老万都不是。那天天是谁的呢?”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会不会是抱错孩子了?”老万说。
  
   四、
   韩明和姜美云从天天出生医院出来。他们找到自己亲生儿子的线索。
   “原来就是你抱错孩子。怎么办?你想把天天换走吗?”姜美云说。
   “怎么说是我,那是医院不负责任,你说什么?”韩明反驳说。
   “你想换回自己亲生儿子吗?”
   “什么叫换不换,他本来就不是咱们亲生儿子。”
   “我可舍不得,都养这么大了。我一直都当他是我们亲生儿子。”
   “你就不想见见你的亲生儿子?至少咱们得知道他在哪儿?是谁?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韩明和姜美云决定找回自己亲生儿子。
  
   五、
   韩明夫妻俩来到张家庄,一路问过来,到了张兴旺家前,看见一大姐从张家出来。
   韩明问道:“你好!大姐。”
   “你,你们找谁?”大姐说。
   “请问,这里是张兴旺家吗?”
   “是,有啥事啊?”
   “你是他夫人?我想找他有些事情。”
   “是啊,老张,有人来了,找你的。”大姐向院子里喊道。
   韩明他们还未进张家大院,就听到一二一的喊声震天响。进得大门,只见一中年汉子衣着青色八卦长袍,孔武有力,显得仙风道骨。
   “我就是张兴旺,你们是?”张兴旺声音嘹亮,中气十足。
   张家大院是一个四合院,院中央场地很宽,中间有排成四行,穿着白短杉的12个徒弟在练武。
   “张师傅,哪个是你儿子?”韩明问。
   “打桩的那个就是犬子。”
   “那就是儿子了,个头比天天高,只是清瘦一些。”韩明看向那孩子,悄悄地向前妻说。
   “大雷,再坚持十分钟。”张兴旺喊道。
   “有件事,我得跟你们解释解释。是我们张家拳只传内,所以只有儿子大雷才能叫我师父。其他徒弟叫我老师。”张兴旺把他俩当做送孩子来学武的客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韩明。我们专程从城里来的,来的目的,就是想给你沟通一些事情。”
   “但讲无妨。”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您有没有发现您的孩子,跟您长得不太像。”
   “啥意思?”
   “就是说,您觉得您这个孩子,他是您亲生的吗?”
   “你放屁,我老婆是守妇道的人家。你,你,你说……”张兴旺指着韩明,气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啦,好好说话。”张兴旺老婆王菊花听到外面吵架,从里屋出来,说道。
   “你们先别着急。”姜美云接话说。
   “你听我把话说完。可能你们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是这件事,咱们两家都是受害者。”
   说着,韩明从皮包里拿出血型检验报告,给张兴旺看。
   “前段时间,我们孩子在体验过程中,发现他的血型,跟我们俩完全不匹配,于是我们就到出生医院去查,结果发现是我们两家的孩子抱错了。”
   “抱错了?”
   “对,抱错了。也就是说,你儿子是我生的,我儿子是你生的。”
   “不、不、不,你等等,等等。你的意思是说,你儿子是我亲生的,我儿子是你亲生的?”
   “没错。我们这次来,就是想跟你们沟通这个事。我们想找一个合适的契机,把本该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换回来。”
   “你放屁,你在这嘚不嘚说两句,就想带走孩子,我凭啥信你呀。”
   “你信不信我没用,白纸黑字医院证明在这写着呢。”
   “少跟我来这一套,在我这里不好使。想骗走我儿子,门都没有!你别想得美。”
   “那可是我的儿子。”
   “你是来找茬儿的吧。给我滚出去。”
   “不是,你这人怎么不讲理呀。”
   “讲理,打你出门就是理。”
   张兴旺一把抓住韩明的衣领,作势要打人。
   “哟,还要打人,罢了,罢了。难怪天天那孩子爱打架的天赋,真是你张兴旺的野种。”
   “什么,什么?打架天赋?野种?”张兴旺松开了手问道。
   “可不是吗?天天那孩子这一个月都打了三个同学,四年级学生都打赢不了他这个一年级学生。”
   “是真的吗,那孩子有这么厉害?”
   “是啊,我也是被你气糊涂了,就骂天天是野种。”
   “这么说,天天是练武的料?”
   “是不是练武的料,我不知道。但他是打架的料,这是真的。”
   张兴旺拉着韩明他们,进里屋坐下来。
   “兄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刚才是我冒失了,我向你们道歉。
   “你们再详细说说天天情况。”
   “那你也说说大雷情况。”
   “啊,那我就说说。我把大雷当成张家拳掌门人培养,你们看到的,他也很努力,打拳也是有模有样,但感觉与我小时候相比,总是差那么一点,是不是就是你们说的练武天赋,差那么一点?”
   “我要了解的是他学习生活情况。”韩明说。
   “这个你算是问到点子上了。我家没有读书的种,可大雷天生就是读书的一块料,他看书过目不忘,语文书上的课文他倒背如流,数学和其它课程成绩也是一流,是学校第一名成绩,年年拿三好学生奖状。我就对张家庄的人说了,可是我张家祖坟冒青烟了,要出一个状元郎。”
   “哼哼,这才是我韩明的儿子,遗传我家秀才的优秀基因。”韩明向着老婆和张家,得意洋洋的说。
   “还秀才基因呢。看你得意样,我看你韩明狗才才是,在医院连儿子都抱错了。还有,一点也不怜香惜玉,把老婆都弄丢了。”姜美云数落韩明的不是。
   接着两家讨论了孩子们有关问题。一是重新血型化验和亲子鉴定,别再弄错了自家的孩子。二是孩子互换。告知孩子,尊重两孩子意见。三是两家今后关系是异姓兄弟姐妹关系,过年过节要聚在一起。四是起诉孩子出生地医院,追究值班医生、护士和医院责任,赔偿两家精神损失费。至少得让他们加强职业操守和责任心。
   “这下,我可找回张家拳的继承人了。”张兴旺看着转发到手机里天天照片,自豪地说。
   为了孩子大雷回归,姜美云和老万和平分手,和韩明复婚了。
  
   六、
   两家的孩子互换后,天天和大雷回归了各自家庭,现在是张夏天和韩大雷。张夏天和韩大雷寒暑假时,俩人经常在一起。在张家庄时,他们在一起练武,先是大雷教夏天,后来是夏天教大雷,他们一起爬树抓蝈蝈,小河里摸鱼,水田里、小溪里捉泥鳅,宁静的夜晚,两人躺在山里的空坪、草地上,数着天上的小星星。在城里,大雷成了夏天文化课的业余老师,在城市的公园里,他们一起骑旋转木马和空中飞机,开碰碰车。在天桥上,看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和川流不息的车流。他们体验了农村和城市不一样的生活。
   两家在一起的时候,两孩子韩爸爸、张爸爸,姜妈妈,王妈妈,叫得可欢了。过年过节两家聚在一起,包饺子,做汤圆,两孩子打闹,其乐无比。两家合为一家,皆大欢喜。
  

共 495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场小学生们打架事件,偶然牵出一桩医院为产妇抱错孩子事件,故事起因明了,内容清晰,有校园儿童生活气息。看似离奇,实际上是一件医院责任问题。最后结局很理想,也符合常理,孩子各自回到自己亲生父母身边的同时,还促成了韩明和姜美云复婚,这时候看出了故事中的最好结局。关于故事中两个孩子的天性,也绝非杜撰,遗传基因合乎情理。好故事推荐共赏。(编辑 刘春庆)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春庆        2023-09-27 06:08:57
  肖老师的小说很好,生活中确有其事,有浓厚的生活气息。感谢老师赐稿支持社团,遥祝秋安。
2 楼        文友:肖和良        2023-09-27 08:21:06
   谢谢刘社长对我故事点评。在医院存在抱错孩子的事。现在对刚生下的小孩带上手环,写明孩子的父母或孩子名字(父母取名)、血型信息,减少抱错事故。因为抱错孩子会出现如韩明大打出手,张兴旺也动手打人,甚至酿成大祸的悲剧。
3 楼        文友:肖和良        2023-09-27 08:24:38
  本故事结局是理想主义者,两家的孩子互换后,天天和大雷回归了各自家庭,他们体验了农村和城市不一般的生活。过年过节两家聚在一起,包饺子,做汤圆,两孩子打闹,其乐无比。两家合为一家,皆大欢喜。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