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回归线上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回归】林木奶奶及身边的故事(散文)

精品 【回归】林木奶奶及身边的故事(散文)


作者:胸无大志 白丁,53.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31发表时间:2023-10-20 09:42:46
摘要:复杂的岁月,复杂的人生,虽随风而逝,逐渐模糊,但还在脑海挥之不去,念念不忘。

【回归】林木奶奶及身边的故事(散文) 林木奶奶是因为查善杏,到公社见官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困难时期,查善杏八周岁。父母双双去世后,丢下兄妹五个。最大的女孩虚岁十六,母亲在世的时候已经出嫁。大哥属虎五零年出生,当时只有十岁。相距三十里路程的姑姑,将第二个侄女查善杏,介绍给了村里的男孩做了童养媳。在婆婆文桃花家里无处安睡,就长期和姑姑共眠在一个炕头上。
   有一天,查善杏姑母的孙儿林木,在文桃花家门前玩耍。忽然,从核桃树底下传来了“啪啪啪”,三四次巴掌抽打脸蛋的声音。林木回头发现原来是祖母在殴打文桃花。她们你一言,我一语争吵不断的具体原因,林木当然一概不知。文桃花尽管年轻力壮,但并没有和林木祖母纠缠在一起相互殴打。她面对怒火冲天的林木奶奶,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不停地退缩着躲避。
   当然,文桃花虽然退却,但嘴巴却毫不示弱。林木奶奶见对方不服输,燃烧在胸腔里的怒火似乎更加旺盛。
   “我把孩子交给你的时候,说的天花乱坠。不但要她吃饱,还要叫她穿暖,穿好。这一两个月,侄女几次三番,说是肚子饿的吐酸水。我前悔肠子后悔心,悔不该把孩子推到你们家的火坑里。”
   文桃花狡辩道:“啊呀,不相信你问她,她自己做饭,自己吃喝。怎么会吃不饱呢?”
   林木奶奶气急败坏地反问道:“给你家添一口人,还要给她定量?”
   “我老头也最多超不过三碗,她一个女孩子,一碗还嫌少吗?”文桃花强辩道。
   “啊呀,我把你这个坏良心的东西。家里家外做活当大人使唤,饭却按小孩一样只吃一碗。如果是你,长夜能坚持到明吗。”林木奶奶赶上去,再次准备用巴掌教训文桃花的时候。林木的父亲林百岁,不想也来到了争吵的现场。他接过母亲的话题,大声喊骂文桃花说:“别跟这样猪狗不如的王八蛋,白费唾沫星子。还是到公社领导那里去评评理吧。”
   “公社就公社,谁还没有见过官。你们不去我还想去。老不死随便出手打人,去了一定要讨个说法。”林木奶奶虽然出手打骂人,但并不想状告入府。她大打出手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侄女吃饱肚子而已。如果文桃花现在能承诺以后给侄女充足的食物,她绝不会寻衅滋事,蛮不讲理。就是说,并不在乎谁输谁赢。既然儿子林百岁要去公社讲理,也想顺便找领导给侄女落实吃饭的问题!
   公社位于他们大队先前那个破败的寺庙里,只一里路程左右,浩浩荡荡的一伙人,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目的地。公社领导全去了基层下队,只留着田秘书一个领导上答下应。田秘书满脸红麻子,个子矮小,说话喋喋不休的唾沫星子乱飞。
   “而今全国山河一片红,婚姻法早已取缔了童养媳这种落后的社会现象。是谁又要搞复辟,走回头路。”林百岁本以为文桃花不给表妹吃饭才是大事,可领导不但对问题的实质避而不谈,竟然揪住童养媳这个话题不放,甚至将它提到了原则性的高度,好像他们母子触犯了法律法规。
   林百岁看着懵懵懂懂的母亲,在那里瞪大着朦胧的眼神发呆。母亲一定没有想到大会小会的被批斗,脖子上挂着牌子大街小巷的游行,和所谓“地富反坏右”一起劳动改造的风险。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岂能经得起如此的折腾。心想自己大男子汉不主动背这个黑锅,难道要母亲去承担责任。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大声说道:“父母双双死亡,四个孩子最大的十一二岁,既然领导不要女子做童养媳,那由谁养?公社吗,还是大队。如果公社要养……?”
   母亲这时候瞎子听灯,似乎也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自从进了公社大门,她发现田秘书一双刀子一样的眼睛,始终紧盯着林百岁不放。对自己和文桃花吵吵闹闹的一直熟视无睹。本来是自己干得好事,如果把儿子牵扯进去,那就害了一家老小。
   为了不让儿子撞上南墙,她便表现出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把侄女推到田秘书眼前做交代说:“这事自始自终一直是我跟文桃花鼓捣的结果,与我儿子没有任何关系。自己的姊妹死后丢弃的儿女,姑姑不替她操心,还有谁敢承担这份责任。这就是童养媳,……”林木奶奶把查善杏推到田秘书面前继续说道:“如果她能被公社喂养,我明天去把其他三个也给你带来。”文桃花听了把自己的儿媳妇要交给公社抚养,便泪眼婆娑地差点哭出了声:“啊呀,我们家已经养了一两年,如果公社真的要养或处理,先要给我赔偿饭钱。”
   田秘书本着政策不容许任何人收养童养媳的原则,意思是先进行批评教育,而后通过某种方式方法,让事态在政策容许的范围内,逐渐趋于正常化。
   然而,不成想林木奶奶拿一个孤儿来要挟他的同时,猪脑壳的文桃花理不出矛盾的焦点,竟然糊里糊涂的给领导添乱。作为负责人,一不能驳自己的面子,二不敢主动承认错误。他叼着烟卷思想了一会儿,才慢慢以商量的口吻,语气和蔼而委婉地告诉林百岁说:“我的意思,既然童养媳政策不容许,如果把它换个角度,以收养女儿的方式喂养,政策总不会追究吧。”他怕文桃花听了反对,眼睛盯着林百岁赶紧说:“至于女子长大后嫁人,或者与眼前这个孩子成婚,谁也不会干涉。”林百岁听了领导的讲话,心里似乎吃了秤砣。这样母亲没有错,文桃花也没有错。只是改变了名目,这有何不可!
   他瞪着许诺的眼神对田秘书说道:“不管童养媳、养女,都要在文桃花家生活。我们担心的是,如果吃不饱肚子,就等于问题没有解决!”
   田秘书听了林百岁的要求很有道理,就大声把文桃花叫到当面强调说:“文桃花,女娃既然做了你的养女,首先要让她吃饱肚子,如果经常挨饿,甚至饿出病来,或饿坏。我就按虐待儿童罪,对你予以惩处,轻则劳动改造,重则法办坐牢,这两条道路任你选择!”文桃花听了领导的叮嘱,嘴巴差点笑开了花,便不停地点头承诺说,今后一定让孩子吃饱肚子,否则,拿她试问。
   林木奶奶其实也不情愿让侄女自小就背上童养媳黑锅。听了领导的指示且能让侄女吃饱肚子,就觉得自己已经打赢了这场官司,便高高兴兴的和大家一起出了公社大门。不过,既然查善杏已经许人,也不能不与文桃花继续搞好关系。她虽然没有笑出来,还是和好如初的,让对方将侄女仍然领了回去。
   林木奶奶旧社会曾经在城里给一个财主做过佣工。解放后,成了所谓的交识(朋友)。进城赶集的时候,经常喜欢去他家串门。这财主坐牢死亡,只留着寡妇和她的养子度日。养子命运不太好,一辈子只生了两个女儿。养母女儿叫程瑞雪,长得极丑,一对外翘的门齿,将本来噘着的嘴唇,撑开着始终不能正常合拢。况且大家一致认为她有智力障碍,所以,城里乡下很少有人上门求亲。来的不是残疾人士,就是有小孩的二婚。本来经常被批斗的家庭,怎么会有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
   林木奶奶和程瑞雪的未婚夫韩进前奶奶关系密切。大龄青年韩进前外出做了几天上门女婿,被丈母娘赶出来后,林木奶奶便给韩进前推荐了程瑞雪。这一日她领着比较有点人才的韩进前,到程瑞雪家里来相亲的时候。程瑞雪的母亲一眼就相中了老佣人领来的韩进前,于是,只几天时间就答应了这门婚事。
   因为成瑞雪的哥哥和养母关系一般,所以成婚后,瑞雪母亲竟然私自离开条件优越的城区,竟然跟着程瑞雪一起在乡下生活。程瑞雪丈夫无父无母,家庭十分贫穷,只三间破败的偏厦瓦房,就是说母亲和女儿女婿都挤在同一个炕上。生产队时候农民生活困难,程瑞雪两儿一女出生后,外加队里不分配口粮的母亲,共计六口人。不想,这个家庭竟然变成,吃了上顿、缺下顿的特困户。在这万般无奈之际,程瑞雪便不得不领着三个孩儿去寻乞讨要。
   如此境况,老母亲还是没有离开女儿半步;女婿也没有把丈母娘当外人和累赘一样看待。一家人粗茶淡饭,虽然饥不裹腹,贫困潦倒。但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一家竟然奇迹般地度过了层层难关。
   老人告诉林木说:“寻乞讨要是穷苦人的一条康庄大道。我当过富婆,享过清福;也戴过‘地富反坏右’的帽子,忍受过极度穷苦日子的煎熬。我爱水里淘出来一样生龙活虎的三个外孙儿、孙女。我认准了讨饭都不抛弃丈母娘的女婿,也特别感谢你奶奶给我女儿撮合的这门亲事。人啊,不在于嘴上说的好听,不在于长得人模狗样。良心,善良,才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我不觉得乞丐的女儿丢人现眼,不在乎女婿穿得破烂不堪,只要我有一口气,就要和你们一起熬过这个苦日子。事实上,不够吃,不够喝,那只是暂时的现象,绝不会长久,相信过几年就会芝麻开花节节高。”
   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在村子丁字路口那里,有一个满脸乌黑,浑身上下被炭烟渍污着煤球一样爆玉米花的小贩。他手摇着鼓风机,熊熊燃烧的炉火上面的纺锤形爆花机器,转动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他就把机子扣着锁闩的一头,装进那个铁丝编织的网兜里,脚底下踏着打开开关而后,只听轰隆一声,刚刚出锅的雪白而松软的玉米花,就笑嘻嘻地奚落着那些过路或守候在炒锅前面的孩子和老人们。最是从网兜的缝隙里蹦出来的少数玉米花儿,让那些馋涎欲滴的孩子们上串下跳的争抢不已。林木奶奶也会拐着一对小小的脚丫,跪着进入了和孩子们一起争抢爆米花的阵营。她见一个较大个的玉米花离网兜较远,就扭着一对小脚,用她手里的拐杖头斜着压了上去。遗憾的是被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抢到了手。
   “我的,这是我的,还给我。”林木奶奶想从对方手里争抢过来,不想被小姑娘推着把她摔倒在了地上。“滚,老嫁汉,谁抢到归谁。”
   “啊呀,我把你个狗娘养的王八蛋,你敢推搡姑姑不说,竟然还敢辱骂她,这事要遭报应的。”查善杏见小姑娘推倒了姑姑,还嘴里不干不净的羞辱查氏家族的祖宗,就冲上前去抓着女孩的衣领,想报这一箭之仇。
   “不,不要,你个成年妇女殴打孩子,会闯祸端。”林木奶奶一边阻止,一边过去拉开了侄女的双手。
   “谁欺负姑姑,我就要他的命”。在查善杏双手叉腰,怒气冲冲的干预之下,小女孩似乎还不服气,仍然噘着嘴巴,在那里继续声音小小的诅咒查善杏。查善杏见小小女孩这样不讲道理,就二返长安,嘴里不三不四的谩骂着,向女孩的方向虎视眈眈的赶了过去。
   “算啦算啦,那孩子比你家闺女还小,如果打一巴掌,人家父母会不追究责任?”程瑞雪上去双手抓着查善杏衣袖推了回去。
   “还是林大娘侄儿亲,关键时刻出来帮姑姑。”在爆玉米花摊前的几个中年妇女挤眉弄眼的夸赞查善杏的时候,另一个妇女瞥着嘴巴讽刺说:“要不伤了同一个祖先,姑姑脱皮掉肉都不会帮助。”
   人老一年,谷老一天。林木奶奶自从过年后的几个时日,懒惰的让人不敢相信。她不是睡在被窝里,就是躺在门前的石头台阶上。一口水也懒得去舀,央望不动孩子的时候,宁可嘴唇上蜕皮,也不去自己动手。六月割麦天气,屋里灼热难耐。她就在地上铺几根秸秆,有时候用手抛去土地上的柴屑,在大门前的核桃树或桃树底下,枕着手掌心沉睡。九月霜降过后,林木儿子送去的饭菜,竟然放着三四天没有用餐。当林木妻子发现的时候,舌头强硬着已经不能正常发音。这时候大家才有点慌神。不光女儿孙儿的,天天坐在身旁陪伴老人,就是庄间亲朋,隔家邻居,也来不停地探视。最是程瑞雪,一天又是端饭,又是送菜,尽管知道老人已经绝食三四天有余,但她仍然还要拿一点过来孝敬林大娘。被林木妻儿委婉谢绝的时候,她率直且真诚地说,查大娘在她身上有功劳,其实送菜事小,探望为真。老人弥留之际,她还和直系亲属一起,哭的涕泪交流。
   当送葬的队伍路过查善杏家门口的时候,从大门里探出脑袋的侄女查善杏,咬牙切齿般的指着姑姑的棺椁,对其身旁的人说:“我没有靠她,在我正困难的时候,一口多余的剩汤剩饭,也不给我吃喝。”
   程瑞雪怒气冲冲地大声喝斥道:“人要讲良心。要不你姑姑把你介绍到她的眼皮底下,现而今你是活是死都不敢确定。极度困难的时期,他们一家也吃不饱、穿不暖。”
   林木奶奶就这样走了,她没有等到“节节高”的那一天。她去世不久,女儿真的过上了村里数不上第一,第二名里打不下来的日子。那是后话。
   (原创首发)

共 462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生活画卷就应该是这样,活生生,真切切,斑斑驳驳,碎碎念念。读这样的文章需要时空的代入,眼前依稀要弥漫起风雨仓惶的那些岁月。文章中的这些人,是真真实实在这块土地上生活过的人,是我们的骨肉同胞,是同一个华夏族群。在那个时候,这些人用顽强的生存欲望,为这个时代的人们保留了生命的种子。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安徽大水灾,晚上八点有人敲门乞讨,那个女人拿了一个小瓷缸对我说:给点米吧……。我说好,你等着。我用自己的大瓷缸装了满满的一缸大米,倒进了她的布袋。她太感动了,我从她的眼神看出来的。许多人家都是开门看到她们,就把门重重地关上,第二天还指责门房不负责任,放进来乞丐。那些岁月离我们不远,如今,有些人就想让人们忘记,还刻意美化,辛亏经历过那时代的人还没有死绝,良心驱使,让这样的文章面世。佳作,特此推荐!【编辑:策马南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31020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策马南山        2023-10-20 10:11:37
  感谢作者写出了这样的文字,难能可贵。问好朋友了!
人生如梦
2 楼        文友:胸无大志        2023-10-20 12:21:24
  谢谢南山老师润色。
常平
3 楼        文友:胸无大志        2023-10-20 12:45:02
  谢谢,南山老师润色!
常平
4 楼        文友:巧眉        2023-10-25 17:34:13
  好文品读学习。
大巧若拙大辩若讷
5 楼        文友:美蓉        2023-11-01 14:09:45
  作者把那一段日子写的真切感人,充满烟火气色,那是一段让人难忘,又充满了故事的岁月。在真实的艰难日月中,作者加入了一双清晰的眼睛,洞明事理,给人窺豹般的现实场景,让人忆起那逝去的岁月,感知生活的风雨晦暗。喜欢作者的写作手法,把生活表现的具体而又艺术。问好作者!
笔名:陌上蓝铃。读书是精神的飞翔,是心灵的寄托。整日在书海中徜徉,见明道如坐春风,悠悠然寝馈其间。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