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室雅兰香 >> 短篇 >> 微型小说 >> 【雅香】亮丽的风景线(小小说)

编辑推荐 【雅香】亮丽的风景线(小小说)


作者:平林漠漠 布衣,175.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61发表时间:2023-11-16 20:24:30
摘要:农村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永久不变,是党的基本方针。

“呜哇——哇哇——呜哇!呜——”不知谁家的猫在窗外叫窝,它迫切等待自己的情侣快点到来,发出一阵阵一声声难受的抓心而又煎熬的叫嚣,等待即将到来的春日里孕育猫仔。
   睁开眼睛,春花看见窗户玻璃上小溪环绕山丘的冰花,一时灵感地想到,机不可失,现在可以起来,推车去水瓢湖麦田上撒化肥。两日前天降瑞雪,后又下雨,道路是泥泞的。她匆忙插上盛有羊肉汤的电饭锅,通上电源,在上面馏了一碗昨天上午剩下的白米干饭,吃完,从邻居家借来木头架子车,装上一百五十多斤尿素肥料,出了家门,出了村子。泥泞的道路已经被冻结,路面虽然坑坑洼洼,小车子总算不打辙,起初感觉不怎么费力气,有一种像似架着船儿在波浪上前进的感觉。车轱辘克服阻力,在惯性力的作用下前进。
   村外田野上,东西八里路的机耕路全是土路,白日里被一些车辆碾压过,除了大小疙瘩就是车扎沟和水坑,是难以行走的。好歹,与道路并行的渠道上,两排整齐的大白杨夹着一条小道,虽然路面不平,总有白雪与冰凌不间断地向前铺展。远路无轻债,她渐渐地感觉身上冒了汗,散发着热量,可是,穿着水靴的双脚却越来越冷冰。转过一个弯儿,路边树木不久被砍伐,路面上虽然有积雪与冰冻保护,水气渐渐显露,不免有些难走起来。行进一程,休息一会儿,松几口气,再走,再休息,再走,终于将车子推到自己家的承包地里。此时,稻飞虱包老头与一个胖个儿妇女也推车从她的背后赶上来,稻飞虱包老头推着两个半包化肥,那个胖个儿妇女肩上前后坠着半袋化肥,负重后行。两个人同时在她家地头停下来,彼此喘息着,口吐雾气。
   胖个儿女人问春花:“你家的那位没有来为你拉小车?”“咱用不着他,敲锣买糖,各管各行,昨天晚上他从工地才回家,现在正在家里睡觉,猪头还没有烀熟烀烂呢!”她问包老头:“你家大犍牛呢?”稻飞虱包老头回答说:“哪里还有牛,卖了好几年了。”说完,一男一女又起身,继续在田头道路上艰难地跋涉着。
   麦田里,前日的一场大雪几乎把麦苗严严实实地覆盖起来,只露出零星黄稍。她把系着布带的笆斗坠在胸前,大把大地抓起尿素,抬起胳膊,甩向田野,为雪地留下许多条暗黑色的坑坑。
   太阳还没有从东方的云雾中露面,寒冷切骨,穿在水靴里的双脚揪心地疼痛起来,脚趾头失去了知觉。
   她把尿素内袋撕了两块,分别包裹在两只脚上,穿在水靴里,顿时似乎就暖和了许多。
   距离她稍远的一块麦田里,有几个人已经撒完化肥,背着笆斗,踏上回家的途径。而拉化肥的三轮车空着,由一人驾驶,气急败坏地嘶鸣着,在泥泞不堪的道路上,冒着黑烟,走一会儿前进受阻,只好后退再后退,寻找可以前进的途径。
   她撒完化肥,也跟随车后行走,一会儿就超越过去,拉开一段距离,这才听不见三轮车的怪叫声。
   偶尔,从四下村落传来一两声沉闷的爆竹声响,预示着春节临近了。
   半道上,遇见邻居姜华和米花两人才来,男人推车,女人拉车,走走停停。她躲在小路边,凝视二人,让道。
   姜华摸一把面上的汗水,调皮说:“表嫂起五更来嗲?”
   “吆,二位怎么才来?”
   “睡过头了。”
   她一语双关打趣说“怕是你们俩人夜里耕地的吧?”
   米花说:“他还有能耐夜里耕地,一夜到天亮,小头枕着大腿睡觉!”
   一轮橙黄色的太阳从雪地上升起来,映照着田野,沟沟坎坎清晰可见。寒夜用神奇的画笔,在小河的薄冰上描绘各种各样的几何图案。
   在村头,她遇见包地大户陈广林,陈广林是一个倒站门女婿,他本姓杨,叫杨巴,因为面上有几个麻子,来到陈家门上,村上人把他改姓陈,还把麻子的麻拆开,就叫陈广林了。
   陈广林刹住电瓶车站下,按照村邻远亲规矩,他叫她一声:“姨嫂,你真早。”她也站下,打量他:“姨弟,好一段时间不见,身体怎么长膘了?承包上千亩河淌土地,不累么?”陈广林说道:“一点都不累。以前承包几十亩土地,一点补贴都没有,亏死了。今年好,政府为鲁兰河两畔大堤都打成了水泥路,省心多了,庄稼虽然长势不咋的,上级分配下来的各项补贴高高美美……当然也托大伙的鸿福。”
   她敷衍地问一声:“麦地化肥追完啦?”
   “正是为了这件事,我使用两架小飞机撒肥的,已经找到一个装肥的人,还缺少一个人,活儿也不重,半天时间,姨嫂,你来领下这个差事吧?”
   她说:“不干。”想当初,为了河淌一亩地,她是死活不同意与村委会签订土地流转合同的,村干部一个个轮流来给她做思想工作,说服动员,她就是不同意,为此,男人跟她怄气,生活中总是找她的茬儿,拿捏她的歪儿,她最后虽然妥协了,想起来至今心有余悸,耿耿于怀。
   陈广林急她:“干吧,假如你饿了,我家属马上就送饭来了,我也还没有吃呢。”
   她进一步表态:“不干。”
   陈广林说开来:“半天,一百块钱,够赶集花销的。”
   她呼出一口冷气:“不干。”
   陈广林加码刺激:“一百五。”
   她说:“贵贱不敢干。”
   陈广林哀叹一声:“算我今夜没有做好梦,遇见了你这个拐驴子!”说完调转车头方向,让车子慢慢拐向唯一一条通向鲁兰河堤的水泥路线。
   她回头转脸冲着陈广林的后影,扔下一句话:“姨弟,两条腿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多的是啊!”
   2023年初冬。
   (原创首发)
  

共 211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春花一大早将车子推到自己家的承包地里,胖个儿女人问春花为何老公没来?春花告诉她正在家里睡觉,问起包老头家大犍牛,他们告诉春花“哪里还有牛,卖了好几年了。”陈广林想让春花帮个忙,被春花坚决地回绝了。作者思路清晰,人物形象丰满,人物对话很有个性,是一篇不错的小小说。推荐阅读。【编辑:闲妹】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闲妹        2023-11-16 20:33:11
  感谢支持社团,祝冬安。
欢迎来到室雅兰香社团,共筑辉煌。
2 楼        文友:平林漠漠        2023-11-17 08:32:28
  早上好,感谢老师的编辑与指导!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