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绿野荒踪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绿野征文“走进秋天”】张二嫂告状(小说)

精品 【绿野征文“走进秋天”】张二嫂告状(小说)


作者:玉树临风 榜眼,46008.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63发表时间:2023-11-21 06:42:23

一、夜半惊魂
   这天夜晚,伸手不见五指,只听见哗啦啦的脆响,紧接着张二嫂山脚下家的玻璃纷纷碎落。张二嫂尖叫着去摸灯的开关,可是灯竟然没亮。扑通通,又一些东西落在炕上,张二嫂用手一摸,黏糊糊的,还有一股臭味。她气得大声咆哮:“谁啊,这么缺德,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你心里明白,趁早把这片山林分我们一半,或者彻底给老子滚蛋,不然没你好果子吃。”外面一个男人阴阳怪气地说。
   “也就你们专干这些下三滥的事,仗着自己是个混混,胡作非为,有能耐咱们去派出所告你们。”张二嫂想起了是那些经常骚扰自己的坏人,气不打一处来。
   “你以为去派出所我就害怕了,老子派出所有人,你不是已经把老子告到派出所了吗?老子还不是好好的,我警告你,只要你一天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就绝不罢手。”外面的声音越发嚣张。
   “老天爷不灭瞎家雀儿,你等着,恶有恶报。”
   “哈哈哈哈,老子等着你,来啊,抱啊,就你,都不值得老子抱。”外面的声音越发阴险。
   “你个臭不要脸的,别欺人太甚。”
   “我就是骑在你头上拉屎了,你又能把老子咋样?”外面的声音越发口无遮拦。
   张二嫂懒得再理他,想起最近几年与这几个痞子的拉锯战,忍不住悲从中来……
  
   二、恼人的拉锯战
   二十年前,张二嫂嫁到了北村,那里是一个比较闭塞的小山村,仅隔家五里地就是一座荒山,当时镇政府允许村民购买山地栽树,张二嫂考虑到丈夫张山老实巴交的也挣不了大钱,所以就借钱买了一百亩山地,栽上松树,等孩子大了也是一笔收入。说做就做,张二嫂夫妇当年春季就栽上了松树,张山要外出打工,张二嫂为了看护好树,就在山脚压了三间简易房,给树除虫施肥浇水、挖防火道,就住下。
   因为张二嫂护理的好,所以松树成活率特别高,五六年的功夫,已经很成规模。十几年后镇里的领导去视察,还表扬张二嫂真是植树的好手,说她这样做还增加了镇里的绿化率,那年张二嫂就被评为镇三八红旗手。于是张二嫂的美名就不胫而走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片山林也引起了北村几个小混混的垂涎。这天张二嫂正在给松树打杈子,李奇、王五、赵六三个人嬉皮笑脸地和张嫂搭讪:他二嫂子,你看看你自己管理这片林子也挺辛苦的,不然我们仨也入股和你一起管理呗,你做老板。
   张二嫂一看他们就不怀好意,坚决拒绝:“谢谢了,我自己完全可以,你们就别吃闲粮操淡心了。”
   三个人吃了一鼻子灰怎肯罢休,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不是二嫂子你看这样可以吧,你把这山地匀我们一半,咱们共同致富好不好,我们绝不会亏待你的。
   “凭啥我管理这么多年都成材了匀你们,愿意栽树你们去买荒山自己栽树啊。”张二嫂没好气地说。
   “你这就不对了,当我们不知道吗?当年你买荒山的时候是镇里程书记批的,你们俩勾搭连环的,你也没花几个钱吧。你信不信我们把这件事传到北村,让你在村子里混不下去。”这一次,小混混中的李奇威胁道。
   士可杀不可辱,张二嫂听完脸红得像火,愤怒地说道:你们不要血口喷人,程书记和我可是清白的,我那时还不太认识他,钱也没少掏。再说,当时买荒山可是镇里明文允许的。
   “是吗?看你说的和真的似的。咱们暂且不说钱的事,就说这荒山,你敢肯定只有一百亩吗?老子已经量过了,有一百一十多亩,咋地,要不然咱们找人量量。”看来这几个混混还真是有备而来。这也难不住张二嫂:“对,那十五亩可是我们两口子一点点受累从荒地开出来的。”
   这一次王五上前了,更死皮赖脸:不管你们怎么开的,是不是公家的地,你们若是不分我们一部分山林,我们就到镇里告你们乱占土地。
   张二嫂觉得再和他们理论下去也没有用,于是厉声答道:愿意去哪里告就去哪里告,我都接着,想和我分林地,门都没有。
   几个小混混见得不到甜酸,甩下一句话溜了:那你就等着吧,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张二嫂也没心思干活,索性就回家了,回家后打电话和丈夫商量怎么对付这几个混混,张山主张息事宁人:媳妇,要不然咱们把四十亩地卖给他们,也就省心了,咱们哪斗得过他们。
   张二嫂不服:还真没王法了,明天我去镇里反应反应,咋也有说理的地方。
  
   三、再起波折
   第二天是周四,张二嫂早早地就去了镇政府,找到了一个张副镇长,说明了原因,张副镇长告诉她,四荒政策本来就是谁开荒谁受益。而且这个张副镇长还专门给村长打了电话,告诉村长找一下那几个人,要不然张二嫂就报派出所处理。这样张二嫂心里就有底了。
   可事实上那几个小混混的做法远远超出了张二嫂的想象力。刚过了三四天的一个早晨,北村的墙上都贴上了大字报,内容是说张二嫂和程书记勾结买了林地,让村里的经济受损。还写了很多难听的话,说两人如何关系不清。张二嫂知道了气得全身直哆嗦,丈夫知道后也打电话直埋怨:“小不忍则乱大谋,我说啥你都不听,这舆论纷纷的多不好。”
   张二嫂气得肺都炸了,呵斥道:“那些人没良心,这次给了下次怎么办,那可是咱俩血汗换来的。实在不行,明天我就去派出所告他们。”
   这件事一发生,村里的人们对张二嫂指指点点,说啥的都有。更有甚者说张二嫂和程书记是初恋,早就眉来眼去的不清不楚。唾沫星子淹死人,张二嫂实在忍不下去了,于是去了派出所。
   派出所李所长很快解决这个问题,找到了三个混混调查,可他们拒不承认,当时村里也没有监控,派出所告诉张二嫂没有证据他们也没法处理,于是只口头上警告了那几个人。
   张二嫂心里很难受,可是又很无奈。她想自己找证据然后再告他们。可是祸不单行,张二嫂林子里最好的松树被偷走了十多棵,还被砍倒了三十多十棵,这还是放羊的李大爷告诉她的。她来到现场,发现现场混乱,根本没法确认谁偷的,只好再次报警。可是仅凭凌乱的脚印,李派出所也没有办法。张二嫂觉得自己倒霉透顶了,难道一切真的无计可施吗?这时她想起老大爷还告诉她,李所长是王五的表叔。她知道就算报派出所也没用,决定使一计教训一下那几个小混混。
   一个夏天的傍晚,夕阳的余晖洒在院子里,给小院抹上了金色。在一棵大杏树下,放了一个大木桌,桌子上摆着七八个菜,都是农家的好菜。一个大水桶里镇着啤酒,各种小菜摆了一桌子。张二嫂手端啤酒很真诚地对李奇、王五、赵六三个人说:嫂子敬你们一杯,以前呢是嫂子做事不周,你们放心,我已经想通了,把林地的一半匀给你们,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们帮我查出贴大字报和偷我树的人。
   李奇、王五、赵六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猴精的赵六开始说话:嫂子说这话我们求之不得,可是派出所都办不了的事,我们三个办起来也很难。如果嫂子信得着我们,给我们一周时间去查。
   李奇、王五也附和说好。
   张二嫂紧接着提出了第二个条件:“大字报上说我和程书记有染,咱不能叫人家程书记跟我背黑锅,如果找到了,得给程书记一个说法。”
   李奇这次赶紧应着:“那……必须的。”
   “还有,匀给你们的林地得按现在的价格给我钱,毕竟我们夫妻受了这么多年的累。”张二嫂一本正经。
   王五等人一拍胸脯:那是,那是,绝对不差钱……
   事情谈妥后,几个人喝了个烂醉,然后被一一送回了家。
   家里只剩下张二嫂夫妇,张二哥知道后打电话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如果他们真找到了,你真把林地匀给他们?
   张二嫂紧闭着嘴点点头,然后说:舍不得孩子套不来狼,先给他们,然后怎么给的让他们怎么送回来。
   张二哥有点不明白:给了他们还会送回来?我看玄乎。
   张二嫂仍满有把握地说:你就晴好吧。
   张二哥还是放心不下,嘴里嘟囔着:别胡闹,到最后聪明反被聪明误。有时候吃亏就是赚香应。
   张二嫂若有所思,什么也不说,拳头攥得紧紧的。
  
   四、恶有恶报
   且说这李奇、王五、赵六三人领了张二嫂的任务,三个人开始在一起商量对策。李奇最鬼头先发言:小心,这有可能是那死女人的坏心眼。
   “可是,如果咱们将计就计,把林地弄到手才是上策。”王五有些心动。
   赵六也想了想说:不如咱们一手交证据,一手买林地,而且证据是假的,她有啥办法。
   “她会那么傻?这娘们套路深,小心把咱么几个套进去。”李奇说得一针见血。
   “哪有免费的午餐。又想占便宜,又不想付出,这事难办。”赵六也一时找不出好办法。
   “有了有了,不然咱们找个替身,给他一部分钱。不管咋地,把林地先弄到手为胜。”王五又出一计。
   “行是行,可是找谁啊?”大家一下子犯难了。
   “大家还记得张二嫂的邻居周民不,曾经因为房身地和张二嫂打得不可开交,咱们要不用他,也能在张二嫂那蒙混过关。”李奇眼珠一转一个鬼主意,“王五,周民他妈是你远方亲戚,这事就交给你了。”
   王五皱着眉头:“我们是有亲戚,可是周民太轴,我怕说不动他。”
   “那好,找个机会我们请他吃饭,一起说服他。”三人终于达成了一致。
   冬天的一天,恰好张二嫂的儿子玩烧塑料,和周民的儿子打了起来,烧了周民儿子的鼻梁,周民媳妇找张二嫂理论,两个人大骂起来,李奇告诉媳妇把周民媳妇拉回了家,并说想办法报复张二嫂。
   这天晚上,李奇、王五、赵六把周民找来商量如何对付张二嫂,周民还在生气:这个女人,我现在恨不能嚼了她。
   “嚼,有个屁用,你要吃她的肉,喝她的血。”李奇在一边火上浇油。
   “那哥几个帮我想个招,不整死她我就不姓周。”
   其他三个人在一起嘁嘁喳喳了半天说:“周民,报仇的机会来了,哪天晚上,咱们看见那娘们一个人去山林的小屋住,一起去给她点颜色看看。”
   “行,你们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就不信吓不死她。”周民立刻来了精神。
   “咱们这样,既要吓唬她,还不能知道是咱们做的,所以咱们在喊得时候要变个声音。”王五思考的细致。
   “对,咱们事先在那附近准备好‘工具’。”赵六也说。
   一切准备就绪后,终于一天晚上,他们发现张二嫂一个人去了山脚的小屋,先是在林子里学狼叫,然后在林子里点鬼火,最后用石头砸碎几块窗户玻璃……想到这眼前的景象比恐怖片还恐怖,张二嫂的眼泪禁不住流出来。
   第二天,张二嫂一大早就来到了镇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再一次出警,可是赶到出事地点,作案现场已经被打扫干净。按着以往的情况,这样即使抓住了他们三人也不会承认的。于是李所长只好说:“破案得讲证据,这样,我们无论如何也没法抓人啊。”
   张二嫂也看出了端倪,李所长根本不想帮她破案。但她静下心来,又想出了好办法,“擒贼先擒王”,这一次,她装出十分真诚的态度,找到了李奇他们,郑重其事地道歉:
   大兄弟,我这回是彻底没办法了,这样吧,以后嫂子就倚着你们活下去了,我决定低价转让你一半的林地,但这要在完成我的一个心愿后,那就是一定要找出破坏林地的人,你想啊,即便是你接手了也心里干净啊。
   李奇不马上表态,眼珠子乱转,过一会儿保证说:你放心吧,嫂子,你转给我后,我保证你平安无事不就可以了吗?
   张二嫂坚决地摇摇头:不行,我答应转给你,就是想出口气,想找到背后搞动作的人,如果你不答应,对不起,我就不转给你。
   李奇见张二嫂态度坚决,一时也想不到更好地办法,于是退一步说:这样,你给我一周时间去调查,保证查出破坏者。
   “好,一言为定。”张二嫂回答得干净利落。
   李奇于是召集王五、赵六商议对策,翻过来调过去地讨论,最后最佳人选还是周民,但这次,他们决定给周民三千元的精神损失费,让他揽去全部事件的责任。而且他们还设计好了具体的细节,以免到时候李民说穿帮。
   一切就绪,四个人一起去见张二嫂。周民吭吭哧哧地说出了事情的前前后后。张二嫂不断点头,最后说:既然你承认了,我也就转林地一半给李奇你们,但是你们要说话算话。
   三个人点头如鸡啄米。李奇三人以为大获全胜,哼着歌各回各家。
   哪知第二天下午,警车打着报警器来村里直接带走了周民。周民还不服:凭什么抓我,我可是好人。
   警察只一句:去了就知道了。
   原来,那天张二嫂把整个过程录了音,所以警察有证据抓走了周民。到派出所后,周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只好把真相和盘托出。就这样,顺藤摸瓜,警察抓走了李奇三人,不仅要回了张二嫂转让的林地,而且给他们不同程度的罚款和拘留。张二嫂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五、秉公执法
   李奇三人拘留后,张二嫂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李奇他们出来后不到一个月,就又重蹈覆辙。而且这次更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加明目张胆。经常给张二嫂的山地断电,还背地里砍坏了一百多棵大树。张二嫂也一时陷入了无穷的苦恼之中:这可咋好,他们在暗处,我在明处。即便是他们明着来,如果没有证据我也无能为力。该处理的已处理,下一步还能怎么做啊?所以这次,张二嫂又害怕又无助。她也只好暂时咬碎钢牙咽进肚子,再寻找更好的办法。

共 713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张二嫂经营林地几年受尽千辛万苦,栽培养育,一点点的把树养大成林,仰看这个树木成才,可是却被村里好逸恶劳的混混看好,千方百计要窃为己有,几次五条件谈判不成后,便使出无赖招数,打砸抢,毁坏树木,恐吓谩骂,贴大字报造谣生事人身攻击,张二嫂也曾经设计录音企图状告无赖三人,可是事与愿违,派出所领导与无赖同流合污,张二嫂哭天喊地呼天不应叫地无门走投无路,就在乌云密布令人窒息的时候,派出所来了新领导,张二嫂的问题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解决。张二嫂一定要感谢领,可是领导哪里肯接受,就连接受的米钱蜜钱都给退回来。令人感动。文章主题突出,朴实大气,生动感人,人物形象鲜活,手法泼辣简洁,开拳就打,没有赘余,更体现了共产党的好干部到处都是,法律的力量,正义的力量无穷,给我们许多深思和提示,正能量很强,阳光普照,人间正道是沧桑。推荐阅读好文章。谢谢玉树妹妹。【编辑:秋心】【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31122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心契相依        2023-11-21 10:37:53
  这样的是在边远山村出现很正常,落后!如果像他遇到的正义的好领导,出路还好,接地气正能量,构思奇特语言精炼引人入胜,给赞感谢投稿,谢谢才女妹妹,祝你好运????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