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隐】一叶障目(散文·征文)

精品 【流年·隐】一叶障目(散文·征文)


作者:临风听雪 秀才,2029.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63发表时间:2023-11-29 15:30:01


   一只蜗牛是怎么爬到洗菜池里的,我不得而知。
   下班急匆匆回家,拎起刚买的蔬菜,挽起袖子走向洗菜池,就看到这只把自己拉得长长的软件动物。心一下子缩紧,丢下装菜的塑料袋跑回客厅,坐在沙发上平复心率,但那个长长的亮晶晶的物体,怎么都不愿意走出我的脑海。于是,我小心翼翼地走向厨房,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快速走进去,闲眼把沥水蓝胡乱倒扣在洗菜池上,确定我再也看不到它了,才缓缓走出厨房。
   肚子饿得咕咕叫,想了想还是去提个快餐对付一顿吧,下午回家,估计它能跑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呢。边想边行动,复下楼提了快餐。
   晚上下班,换好衣服鞋子,忐忐忑忑地走进厨房,小心地提起沥水蓝。那只费了半天时间才爬到洗菜池中间的常住民,再一次跌入眼帘。
   丢下沥水蓝,悻悻地跑出厨房,有些颓然地坐在沙发上,一点吃饭的心思都没了。
   这只蜗牛,我在上个月的某一天看到过。
   洗菜的时候偶然一抬头,看到它从茉莉花和栀子花的花盆间转道,我搞不清它是先从哪个花盆出发的,更不知道它是怎么到花盆里的,或许是从蔬菜上带来的,也或许就是买花的时候,和花一起打包带来的。看到时,它长长的身体就搭在两个花盆之间。
   心一阵痉挛,丢下洗了一半的菜,跑回客厅,本想去提盒饭的,但想想它蠕动的样子,胃口大减,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去睡觉。
   梦里都是它把自己拉得长长的样子。
   它不是在花盆里吗?时隔一月有余,怎么会跑到洗菜池里了呢?
  
   二
   我很是恼火,别人怕老鼠,怕蟑螂、怕小猫小狗。我对软件动物的惧怕,即使针尖大小的毛毛虫,也怕的要死,若摘菜时不小心抓到手里,会跳起来把菜扔了,或跑到厨房外使劲摔手,似乎不这样做,哪只虫子就会钻进我肉里,爬到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啃食、蠕动。
   都说每个人都有软肋,那就是你害怕的人,或某个物种。
   小时候贪玩,只要肚子不饿,不玩到天黑是不会回家的。我的家被两条河夹在中间,一条白塔河,一条红柳湾河。两条河的河岸边,一棵沙枣树夹一棵柳树,柳树多为红柳。这让我不由想到杭州西湖的一树桃花一树柳,不同的是,西湖的桃花与柳树,只为争春报春,而家乡的这一树枣花一树柳,却是为抵御风沙。
   第一次与软件动物亲密接触,就是在红柳湾河的盐碱地里。那是个刚记事的年龄,记得是刚进入夏天,小河里的水有些凉,但不影响我们光着脚趟水。我跟在羊群的后面,堂姐的身后跟着羊群。羊是生产队的,属于集体财产。堂姐放羊是为了争工分,我跟着羊群,纯粹是为了玩。
   红柳湾河的盐碱地里,大多种植红柳。初夏的红柳树上不开花,叶子油绿油绿的。河湾里除了红柳,还有大片的草地。我们把羊群赶进河湾后,就不管了,或下河摸鱼,或折红柳的树枝编制柳条帽。
   柳条帽每天都会编制,戴在头上可以遮挡的阳光,还可以让自己变美。再摘几朵野花插在柳条帽上,那个美啊,觉得全世界都在向我们行注目礼。
   美不分男女,更不分年龄。年少的我们对美的认知也就这么多,且每天乐此不疲,全然没料到,我们折柳会打扰到寄居在红柳树上的另一个物种。
   那是个晴朗的下午,我们把羊群赶进红湾河的草地上,任它们自由吃草、奔跳。我和堂姐及几个小伙伴动手折取红柳树上的细软枝条。
   一大把枝条折够后,我们坐在草地上开始编制柳条帽。在帽子快成型时,我把最后一根枝条上的叶子全部撸去,剩下光秃秃的枝条,用来捆绑和固定柳条帽。丢叶子的时候,才发现有两只颜色与叶子一般、头上长着两个绿色触角的肥嘟嘟的虫子躺在我手心里蠕动,吓得赶紧摔手。
   可是怎么摔都摔不掉(后来才知道,我是把虫子握在手里摔的),一双黑得看不到底的小眼睛,还无辜而又坚定地看向我。
   我摊开手,扔掉手里的柳条帽,一个冲刺就跑进了草地,目的只有一个,快速的奔跑能摔掉那两个头上长角的家伙。
   等我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复坐在刚才编制柳条帽的地方,同伴们才从我刚才的举动中回过神来,目光齐唰唰地转向我:你跑什么呢?
   我尴尬地摊开手,本想着告诉他们,我撸到了两只树妞妞(小时候我们对这种虫子的称呼),结果发现,刚才还能转动眼睛的两只大肥虫,现在被我捏得汁液四溢,且还不死心地躺在我的手心里艰难蠕动,肚腹下的两排脚(至少有10只脚),牢牢地抓着我的手。心一阵痉挛,然后就是一阵一阵地作呕,再然后,失去了知觉。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睁开眼的时候,我睡在家里的大炕上,祖母坐在我旁边拿清水给我擦脸。看我醒过来了,指着地下的一个碗和碗里的纸灰,还有倒在地下的三根筷子说,我被不干净的东西跟上了,堂姐她们用推车把我拉过来的时候,我脸色腊黄,还口吐白沫,幸好她烧纸钱为我化解了。
   多年后才知道,所谓的烧纸钱化解,只是祖母的心理疗法。经历过那样的惊心动魄后,我对所有的软件动物都失去了免疫力,只要看到,心就会痉挛,会有瞬间的窒息。
  
   三
   都说猫是老鼠的天敌,老鼠只要听到猫的叫声就会吓得腿软。
   我相信,且一直认为,毛毛虫、大青虫等软体动物,就是我的天敌。
   在还没出嫁前,与要好的朋友合租一间房,房屋简陋,除了四处不进风,不隔音还不隔老鼠,屋子的墙角下敞开着大大小小好几个老鼠洞。
   刚住进去时,我们把面粉买回来,装面桶里放在面板上。晚上睡觉,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打开灯,三个头顶面粉、只露两只小眼睛的老鼠从面桶里探出头,齐刷刷且肆无忌惮地看我们。
   那是我们刚买的面啊!我气到发疯,跳下床操起擀面杖就打过去,三只小老鼠看到气势汹汹拿着擀面杖的我,跳出面桶四散奔逃。室友则吓得“啊——”一声叫,把头和身体埋进被子里,唯恐小老鼠一不小心钻进她的被子,直到早上都不敢把头露出来。
   她不怕毛毛虫,两人做饭会不约而同地分工,我和面烧火,她摘菜洗菜;她想不通,我打老鼠那么彪悍,为什么会怕比针尖大不了多少的毛毛虫,而我则认为,贼头贼脑的老鼠,见到人就吓跑了,她为什么要怕?
   是啊,为什么要怕呢?我连这些软件动物的嘴长什么样都没见过,是怕咬?还是怕什么呢?
  
   四
   洗菜池里的那只长住民,三天了也只爬了三分之二,甚至,还有往下爬的趋势。估计这些天没吃到食物,饿得迷失方向了。我不敢走向前去和它说话,更不敢拿任何一个物件去把它弄走。直到第五天,一周的盒饭吃得我上火,于是,下定决心要把它弄走。我把主意打到了我家猫的身上。
   猫应该不怕这样的物种吧?
   我把猫抱起,快速放进了洗菜池。出乎我料,我还没跑出厨房门,猫就先我一步,奔跳到客厅用捉摸不定的眼神望着我。我在它眼里看到了“十万个为什么”,忽然有些心虚。将我害怕的物种让一只猫去尝试,多少是有些不厚道的。
   我走过去想摸摸猫的头,以示安慰。猫给了我一个不信任的眼神,巧妙地避开我的手,坐在它沙发上舔毛了。
   可是,问题得解决吧?只要这只蜗牛爬不出洗菜池,它就会成为我心头的“朱砂痣”,几番“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着实被折磨得不小。
   又与之坚持了两天,想着它一周没吃到东西了,估计也饿得差不多了,壮起胆子把沥水蓝揭开。还真是的,这次它没把自己拉长,缩在蜗牛壳里,只露出两个小触角,一动不动地爬在洗菜池里。我本想着戴个手套把它抓进塑料袋,转而一想,如果在抓的过程中,它又把自己拉长变成软体动物,不但害了它的性命,也会再一次吓掉我半条命。
   于是,把一周前买的菜拿出来,幸好,有娃娃菜,虽然蔫了,但盖住一只蜗牛还是绰绰有余。两片娃娃菜叶丢到蜗牛的身体上,用戴了手套的手抓住,小小的一颗,居然感觉不到怕。
   快速下楼,把装有蜗牛的塑料袋放在小区的草坪上,小心打开塑料袋的口,把菜叶拉出来头也不回地走掉。
   第二天上班路过那片草坪,菜叶不见了。蜗牛是不是还在原地?或者是否还活着?没有那片叶子的遮挡,我没有勇气走过去探寻,但那块草坪,却成了我放不下的牵挂,每天路过都要看一眼。
  
   五
   小时候被我捏死的两只树妞妞因为怕被敌人发现,长成树叶的颜色及形状,且还会随着季节的变换,它们身体的颜色也会与树叶一起变换,却在无意间把性命断送在了我的手里;现在的这只蜗牛,用一片叶子包裹,我“得救”了,它却被不知死活地扔到了草坪上。
   终究,像毛毛虫与蜗牛一样的小动物,再怎么可怕,人类只用两个指头就能让它们消失。所以,在它们的世界里,伪装,或者长相吓人,只是为了避开天敌的伤害,包括如我这样的人类。
   一叶障目,大多与真相有关。一片叶子,能遮挡的东西实在太少,但遮挡住一双眼,叶子后面的世界却很大很大。无论是自欺欺人,还是为了保护自身,有些真相,适合被遮盖起来,而有些真相,遮盖的久了,真相本身会跳出来掀起风浪。如树妞妞,如果我不折柳枝,我就伤害不到它,它就会生活在它的世界里,安然度日;如果那只蜗牛没爬出花盆,或者不把自己拉长,它就会在两个花盆间以露水为饮,活到生命的终结;如果我没有捏死两只树妞妞,以后年度中,遇到我的软体动物就不会命运多舛,死的死,伤的伤。
   万物有轮回,自然生死是为了平衡生态环境,人为制造某一个生命的生死,无论对错,都是对生命的不尊重。

共 367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只蜗牛爬到了洗菜池,吓坏了女主人,她害怕蜗牛,害怕所有的软体小虫子。害怕蜗牛,是因为她小时候无意中捏死了两只蜗牛,还被下得晕了过去。从此,蜗牛成了她的天敌。而这一次,蜗牛成了她家常驻居民,正日趴在洗菜池子里,她不敢洗菜,也无法做饭,吃了一周的外卖。实在不想吃了,她才带着手套把蜗牛拿出了洗菜池,用菜叶盖着,扔到了小区的草坪上。蜗牛虽然扔了,心里还惦念,每天路过,都要瞅一眼,并为此看到愧疚,纠结,认为是对生命的不尊重。文章描述细腻,内心世界描述的波澜壮阔。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31129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23-11-29 15:35:42
  我也害怕软体小虫,读着这篇文章,能感受到作者的那份煎熬,不想伤害蜗牛,希望它自己爬出去,可它就是不走,忍受了一周,不得不采取行动,把它扔到外面。问好,一杯香茗给你压惊。
五十玫瑰
回复1 楼        文友:临风听雪        2023-12-01 18:07:34
  编辑听雪的小文辛苦了,给姐姐敬香茶!
   姐姐也怕软体动物,听雪的文遇到知音了,那种感觉,真的不能用言语形容,或许在不害怕这种物种的人看来,我们这样的胆小者太矫情了,所以加了打老鼠那个片段。
   再次感谢姐姐!
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3-11-30 10:23:28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2 楼        文友:临风听雪        2023-12-01 18:07:57
  感谢圣女,祝福流年!
3 楼        文友:疏影横窗        2023-12-01 16:41:27
  读着这篇章,脑子里有一个又爱玩有特菜的小女孩像魔方一样拼接而成。这个小女孩时而散发女人的可爱,时而勇猛,这就是人的多面性。“”万物轮回,自然生死是生态环境的必然趋势,人为制造生命的生死都是对生命的不尊重。”很有高度的一句话。
   看着老师的文章让我也回到了童年。开心啊!
不忘初心,还原本质,真实为美。
回复3 楼        文友:临风听雪        2023-12-01 18:13:22
  能把影儿带回童年,也是一种功德,忽然觉得絮絮叨叨的日常和琐碎,也带了光芒。
   感谢影儿来读听雪的小文,辛苦了!
   给影儿上香茶!
4 楼        文友:梅子青        2023-12-04 16:08:33
  一只小蜗牛,看得我惊心动魄。作者的文章带入感很强,我似乎跟着文字,亲历了种种场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强或弱都是相对的。作者心有悲悯,对于树妞妞或是蜗牛害怕,因为自己使它们可能遭致的意外死亡心有戚戚,是一名有爱心的环保主义者。
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
回复4 楼        文友:临风听雪        2023-12-06 11:42:16
  我的朋友及同事中,有好多都说怕小猫小狗,我有些想不通,这些毛茸茸的可爱小动物怎么会怕呢?转而一想,小小的毛虫及蜗牛,长得也不可憎,我又害怕什么呢?
   如姐姐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强或弱都是相对的,都该被尊重。
   感谢姐姐百忙之中来读听雪的小文及给予听雪的鼓励,辛苦了,给姐姐敬香茶!
5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23-12-05 22:31:19
  跟妹妹一样,我也特别害怕各种软体动物,尤其是毛毛虫之类的,看见心里就一激灵,浑身不舒服,也是因为小时候被它们“偷袭”过。只不过,我不怕蜗牛,因为它有壳,只要用东西一碰它,它就缩进去看不见了。说起来,的确是一叶障目,我去棉田里捉棉铃虫时,就是先用叶子把它包起来,然后再扔到地上踩死。
闲云落雪
回复5 楼        文友:临风听雪        2023-12-06 11:57:28
  看来,害怕毛毛虫是大多女性的通病,我是被吓破胆了,看到会跳起来或跑掉,一叶障目虽自欺欺人了点,也是无奈之举哈!
   姐姐敢用脚去踩虫子,已经进步很大了呢,嘿嘿!
   感谢姐姐百忙之中来读听雪的小文,且给予的鼓励,辛苦了!
   给姐姐敬香茶!
6 楼        文友:石语        2023-12-09 15:50:33
  听雪这文,揪得我心里皱巴巴的,——太形象生动了。先抱抱你,这么怕还得忍住呕吐写一遍,不容易啊。
   我也怕软体动物,跟你一样,不过没有被吓到昏迷,你太能耍悬了,再抱抱!
   文章结尾真好,一下格局便有了。
回复6 楼        文友:临风听雪        2023-12-16 11:58:34
  吓到晕过去,是因为哪东西即使死也抓着我的手不放,记忆里,还有刺刺的感觉,这对于本就害怕这一物种的我来说,真的是致命的。即使现在遇到,我相信,我会如小时候一样,跑得比兔子还快,虽然听雪已进入老年。
   听雪的进步,是姐姐一次次鼓励得来的,给姐姐敬香茶!
7 楼        文友:桑子        2023-12-12 18:15:54
  其实不止是软体虫,准确点各路昆虫几乎都是我的天敌。家里但凡出现蟑螂蛾子之类的,我只会吓得立马跑走,为此父亲还嘲笑我,说”到底是人怕虫子,还是虫子怕人“。
  
   是啊,按道理作为人类,要弄死一只虫子实在是轻而易举。可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真的善良,还是单纯的害怕,根本不敢下手。
  
   其实换一个角度想,这些虫子虽然小,虽然它们闯入了人类的家里,可对于它们而言,也不过是在过着自己的生活而已。
宝剑、纸笔、乌鸦
回复7 楼        文友:临风听雪        2023-12-16 12:03:02
  看来怕虫子的不只听雪,至于为什么怕,这或许是个科学命题,真的想不明白。想想,就那么小点,怕什么呢?但就是怕,没来由的。
   感谢桑子老师的到访,辛苦了,给老师上好茶!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