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影视戏曲 >> 【晓荷】大义灭亲(微电影剧本)

精品 【晓荷】大义灭亲(微电影剧本)


作者:柳重安 布衣,220.4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193发表时间:2024-03-18 14:58:02
摘要:为保护新四军伤员,父亲大义凛然将绳索套住自己儿子的脖子……

大义灭亲(备用片名《忠诚》)(微电影剧本)
   编剧:柳重安
   字幕(配音)+红军长征群众送别的背景: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以后,为了保存革命力量,红军主力被迫进行战略转移——长征。为了保留革命火种,留守中央苏区的党组织也转入地下工作。受党中央安排和重托,陈毅在梅岭一带进行了三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抗战期间,蒋介石背信弃义,屠杀工农。国民党勾结地方黑恶势力欺压百姓,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一时中华大地饿殍遍地,中国人民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曾任红十军第七旅旅长的匡海龙、政委刘肩三以及田英等革命先烈先后来到江西省都昌县大港镇,凭借崇山峻岭中复杂、险峻的地理环境建立革命根据地、扩大革命队伍,并配合陈毅进行游击战争。
   依次推出片名《大义灭亲》及演员、职员表:
   匡龙海——曾任红十军第七旅旅长
   刘肩三——曾任红十军第七旅政委
   田英——少共中心县委书记
   石劲——政治宣传干部
   孙红兰——红军卫生员
   石经洲——大港镇则家山村民
   曹秀花——石经洲妻子
   石买生——石经洲大儿子
   石末仂——石经洲小儿子
   大嫂——则家山村妇
   李富贵——国民党保安中队队长
  
   第一个镜头:大港镇则家山村。日,外
   一个中年妇女头发蓬乱,吃力地要把一捆柴从刺丛中拖出来,可怎么也拉不动。几个新四军战士听到动静,立马循声过去要给她帮忙。妇女看到新四军过来,立即丢下柴火,向山上跑得无影无踪;
   一位老奶奶拄着拐杖、提着水桶从家里走出来,站在门前山溪边望着哗哗流着的溪水发呆。
   两个年轻的新四军女战士跑过来:奶奶,打水吧?我们来给你打。
   老奶奶转头看到女战士跑过来,丢下水桶一拄一拐地就往家里走,险些跌倒。女战士急忙去扶,被老奶奶抿着扁扁的嘴巴,瞪着大大的眼睛制止,还试图扬起手中的拐杖。
   石经洲一只脚踩在夹在木马中的一根枯树上,一只手掐着,另一只手正在反复拉动一张弓形锯,样子有点吃力。
   匡海龙、刘肩三、田英、石劲和几个新四军战士路过。
   田英马上蹲下身去给石经洲打下手:老哥,我也是乡下人,干这个我也在行。
   石经洲大惊失色,丢下活计,急忙往家中跑去,“嘭”地关上了门,然后从门缝里向外打量。
   匡海龙:这样不行,得想个法子,让乡亲们了解我们,信任我们。
   刘肩三:国民党把乡亲们害苦了,现在见了谁都怕。(转头对石劲):除了反复强调纪律,一定要让大家想办法接近乡亲们,见机行事,尽量多为乡亲们提供帮助。
   石劲:眼前正是收获红薯的季节。不知为什么,则家山的红薯都没怎么挖,有的还被野猪刨了。
   匡海龙:那正好!马上让大家去帮乡亲们挖红薯,都快过年了,再不挖就要烂在地里了。
   刘肩三:先弄清楚哪块地是谁家的,不要搞混了。
   石劲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第二个镜头:则家山村以及周边的山林里。夜,外,内
   山岚雾气的山林中,红军战士们抱着枪靠着树干或相互挨着睡觉。
   忽然间,从则家山最近的一户人家传来一两声小孩子啼哭的声音。
   孙红兰警醒,侧耳听时,却没了声息,再次睡去。
   小孩的啼哭声再次传来,且越来越频繁,还夹杂着一个女人拍打哄孩子的声音隐隐传来。
   孙红兰背起药箱,蹑手蹑脚往声音的方向走去。
   她来到一栋破旧的木板房前,透过昏暗的菜油灯光,看到一位母亲抱着啼哭不止的孩子在屋里不停地晃动。
   孙红兰整理了一下头发,轻轻地敲门:大嫂,孩子生病了吧?我是治病的,能让我给孩子看看吗?
   这位母亲吓了一跳,急忙“噗”的一声把灯吹灭了。则家山一片沉寂。
   孩子的哭声时而被闷着,忽然又爆发式的大哭。
   孙红兰急了:大嫂,你这样孩子会被憋死的。你别怕,就我一个人,不信你到窗口来看看。
   黑暗中,这位母亲把孩子放在床上,一个人摸索着到窗户边上往外张望。
   孙红兰感觉到了动静:大嫂,相信我们!如果我们真想伤害你,你这扇稀松的木门也挡不住,对吧?
   黑暗中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厉害。这位母亲犹豫地把破烂的木门打开了一半,孙红兰趋势侧身挤了进去,顺手把门带上。
   (无声画面)孙红兰给孩子量体温,看病,服药。
  
   第三个镜头:则家山石经洲家。日,内。
   曹秀英正在柴垛边上打草鞋。忽然一只母鸡“咯咯”声传来。
   曹秀英急忙丢下手上的活计向鸡窝跑去。
   曹秀英往鸡窝张望,没看见鸡蛋。这只母鸡却围着曹秀英转着讨吃的。
   曹秀英大喊:末仂,末仂!末仂!!!是你把鸡子(蛋)捡得去吧?快点拿来,我正好凑满5个拿到大港街上去换一盅盐来,家里多久没吃盐你不知道吗?
   石末仂充耳不闻,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正在灶堂前往一只火桶中喜滋嗞地煨鸡蛋。
   曹秀英追过来,要从火中取出鸡蛋。
   石末仂一只手把曹秀英推出去老远:我把那只鸡婆也杀了吃了你信不信?
   曹秀英眼泪涟涟地往回走:经洲,经洲,你快来管管你这报应崽仔吧。他这样下去,过年我们家也别想吃上盐巴了。
   石经洲闻声过来,从门背后操起了一只扫把。
   石末仂赶紧把一只斧头举在手中。
   身板壮实的石买生拿着一条扁担赶过来厉声道:你敢动爹一下试试,我剥了你的皮!
  
   第四个镜头:石经洲家,夜,内,外
   大嫂表情欢喜地抱着一岁多的孩子站着,孩子机灵地转着小脑袋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还时不时地牙牙地“哦哦”着。
   孙红兰捏着孩子的小手站在边上。
   大嫂:经洲叔,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崽前两天是什么样,现在是什么样你也看到了。
   刘肩三对石经洲说:听说你读过私塾,早年还出山去做过生意,也算见过世面的人了,对我们说的道理应该不难理解吧?
   石经洲把旱烟猛吸了两口,疑惑地:我有三个问题。
   田英:哪三个问题?
   石经洲:第一,自古兵匪一家,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刘肩三:第二个问题呢?
   石经洲:你们的主力都逃跑了,就凭这点人如何跟国民党百万大军对抗?
   见匡海龙、刘肩三、田英他们都没说话,只是微笑着“嗯嗯”地看着他,石经洲接着说:再一个就是你们的梭镖、大刀,如何打得过国民党的飞机大炮?说完石经洲期待地望着匡海龙他们。
   匡海龙:第一个问题(拿眼看着石劲)你告诉他吧。
   石劲微对石经洲笑道:我那天无意在则家山嗣堂的案几上发现了一本族谱,没想到我们还同修呢。按辈份我应该叫您叔呢。
   石经洲有点吃惊地看着石劲:你也姓石?是纶字辈?
   石劲:对,我派名石纶理。
   石经洲欣喜地:那真是无巧不成书哈!
   石劲收敛笑容认真地:我们新四军来则家山也有些日子了,我们不仅没有抢过谁、欺负过谁,平时还帮老乡治病、干活,这是事实吧?你们见过这样的“土匪”吗?
   石经洲愣愣地看着石劲默不作声,眉头紧蹙。
   刘肩三:红军长征不是逃跑,而是战略转移,保存革命力量,为的是最后夺取全国革命的全面胜利。
   石经洲未可否地楞着,期待着下一个问的答案。
   匡龙海:最后一个问题,决定战争胜负的主要因素不是装备的强弱和人数的多少……
   说到这里,匡龙海故意停顿了下来。
   石经洲忍不住急切地问道:那是什么?
   匡龙海:是战争的起因和动机,也就是战争的正义性!
   石经洲似懂非懂地看着匡龙海,急切地:能不能说得再简单明白一点?
   匡龙海:无论是红军还是现在的新四军都是人民的军队,是劳苦大众自己的队伍。我们不是为了某个皇上和朝庭打天下,而是为了无数个像你一样终日劳作,却吃不饱、穿不暖的穷苦大众能够当家作主、过上好日子而进行的革命斗争。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与拥护,你说,这样的队伍是强大还是弱小?还有谁能够战胜吗?
   石经洲惊讶得许久都说不出话来,半晌才喃喃自语道:劳苦大众自己的队伍!为老百姓打天下!然后冲出家门向全村大声叫喊:乡亲们,不要怕!这是一支给穷人打天下的队伍!这日子有盼头了,苦日子要到头了!
   声音在山谷里久久回应“有盼头了,有盼头了”“要到头了,要到头了”
   则家山村一扇扇紧闭的纷纷打开,男女老少一手掌灯,另一只手护着灯火走出门来,走向石经洲家门前。(特写镜头:)一时则家山灯火通明,刺破了暮色四合的夜空。
  
   第五个镜头:则家山村外打仗田,日,外
   新四军与前来清剿的国民党反动派激烈交火。
   则家山的青壮村民三两为伴,纷纷扳下山道两边的竹子和细长树干设置捕捉野兽的吊弓阵和地弓阵,然后引领新四军绕过弓阵往山上跑去。新四军一边往山头跑,时不时回头放几枪吸引国民党反动派追来。
   国民党进入了弓阵,不是被地弓套住了脚迈不了步,就是被吊弓弹上了天拼命挣扎,一个个哭爹喊娘。
   在地下的国民党匪兵吓得不敢挪步,看到吊在半空中的匪兵又忍不住大笑起来。
   一个军官模样的国民党提着驳壳枪朝笑得最凶的那个匪兵屁股上用力踢了一脚:你笑去死啊!然后朝边上不敢挪步的匪兵吼道:楞在那里等枪子儿是吧?快给老子把竹子树干扳倒。接着又对那几个被地弓套住了脚的匪兵骂道:笨得像只猪!剌刀呢?不知道把套脚的绳子割了?准备带回去吊颈吗?
   一时间弓阵中国民党匪兵扳竹子的扳竹子,扳树的扳树,割弓套的割弓套,大呼小叫,乱成一团,没有了火力。
   匡龙海带领战士们趴在山石后注视着弓阵中的一切,这时他一声令下:打!新四军长短枪一起开火。吊在半空中的国民党匪兵有的立即停止了挣扎呼叫,活着的发出了绝望的嚎叫,套住了脚的若匪兵则伏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冲锋号响起。新四军发起了冲锋。国民党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
   匡龙海:不要追击,赶快捡拾枪支弹药,然后往山上撤退。
   突然间又枪声大作,逃跑的国民党匪兵转头向新四军冲过来。
   匡龙海大喊一声:国民党增援小队到了,撤!新四军肩挎枪支,背负弹药往深山老林跑去。
   一名新四军战士被流弹击中。几名战士又想背着他走,又舍不得丢下枪支弹药,行动非常迟缓。
   石经洲急忙跑过来:你们赶快走,把这位同志交给我!(从战士背上背过受伤的战士)。
   几名战士看看越来越近的匪兵,又看看受伤的战士,显得为难和不放心。
   石经洲:放心,我先把这位同志藏在山洞里。(背着受伤的战士转身就往山崖下走去)。
   看到石经洲消失在山崖背后的剌丛中,几名新四军战士才急忙向山上跑去。
   国民党追到弓阵,一个脚上还套着弓套的匪兵上前拦住:队长,这里有弓阵,厉害着呢,能把人倒着吊起来。(然后挽起裤腿,指着破皮流血还戴着弓套的脚踝给队长看)。
   匪兵队长转身用握着枪的手一挥,国民党迅速向山外撤退。
  
   第六个镜头:石经洲家。夜,内
   石买生着急地说:妈,雨都下这么久了,外面很冷,国民党吃不了这个苦,怎么可能还守在村外?这时都应该在大港街上睡大觉呢。我求你了,就让我去找找爹吧!
   曹秀花死死扣着大儿子的衣襟:再等一会儿吧,让我再听听动静。(说完又侧耳向窗外)
   石末仂:饿死了饿死了,怎么还不弄饭?
   曹秀花没理会,一心谛听窗外。石买生狠狠地瞪了弟弟一眼。
   忽然一阵粗重的喘气声由远及近地传来。曹秀花赶上前“噗”地吹灭了油灯,然后再次贴耳谛听窗外。
   敲门声响起:秀花,秀花,是我,快开门。
   石买生一个箭步打开门,石经洲背着一个昏迷的新四军战士进门。曹秀花急忙拿起纸媒“噗”地吹燃点亮了油灯。石买生帮忙轻轻放下一身血污的受伤战士。石末儿嫌弃地看着。
   田英、孙红兰和两名战士推门进来。
   (无声画面)孙红兰给受伤战士处理伤口。曹秀花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蛋花汤来,田英点头致谢,接过来给受伤战士喂食。
  
   第七个镜头:石经洲家。日,内
   一只黑乎乎陶制瓦罐里在小炭炉上熬着,热气四溢。
   石末仂嗅着鼻子走进来,发现了瓦罐十分欣喜低头闻了闻:鸡!(陶醉地)哇,好香啊!跑到窗户往外面看了一下,把伙房的门推上,在一只竹筒里拿出一双筷子夹了只鸡腿急切地咬了一口,马上又放开嘴巴:好烫!(用力地吹了几下)狂咬大嚼起来。
   曹秀花突然推门进来斥责道:那可是给受伤的新四军补身子的,你怎么吃起来了?(打开瓦罐看了看)好了,不要再吃了。(说完就拿起了抹布要把瓦罐端走)
   石末仂急忙拦住:给他吃?笑话!到底我是你的崽还是他是你的崽?
   曹秀花:“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人家为了我们差点把命都搭上了,炖只鸡给他吃不应该吗?
   石末仂拿起一只柴刀对着瓦罐做欲砸状:放下!不然我把瓦罐砸破了,谁也别想吃。

共 801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在国与家之间,是一个紧密的组合,有家才有国,有国,家才安,这是人类繁衍必然衍生的关系。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期,红军战略转移,发生了二万五千里长征。没有和大部队走的还有地方游击队,他们留在后方与敌人周旋。而那个时候国民党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导致许多八路军和新四军被杀害。文章娓娓道来,讲述了一段留下来的游击队与老百姓之间的关系从不信任到紧密配合的英雄事迹。游击队尽心地帮助许多老百姓,赢得了老百姓的信任。然而一次与国民党军队交火撤退时,留下了一个伤员交给石经洲照顾。可石经洲有一个不成器的小儿子是个混账玩意儿,不顾家人规劝,在被大哥石买生拉回来后,还是想去给国民党通风报信,好领取赏钱。而这一次,国民党兵丧尽天良,进村迫害了许多老百姓,抢走了老百姓家养的家禽与牲口。石经洲知道是自己小儿子做的坏事,于是大义灭亲,用绳子套住儿子的脖子,生生拖死。就连死后,小儿子也只能埋在荒郊野外,孤零零的一座坟,还没有墓碑。非常不错的一篇戏曲,戏曲生动精彩,正能量满满,表达了一个农民伟的大崇高精神与一颗善良的内心。佳作力荐共赏,感谢老师赐稿晓荷社团,欢迎继续来稿。 【编辑:陌小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40324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陌小雨        2024-03-18 14:58:31
  拜读老师佳作,问好老师!
山本无忧,因水成泛……
2 楼        文友:柳重安        2024-03-18 17:23:07
  谢谢老师精心编按!
3 楼        文友:柳重安        2024-03-18 17:24:23
  此剧本是根据革命老区一位老人的口述经艺术加工而成。
4 楼        文友:何叶        2024-03-19 07:52:22
  老师文笔不错,写啥都那么有实力,剧本很有新意,学习了。感谢支持社团,问候老师早晨好!
何叶
回复4 楼        文友:柳重安        2024-03-19 11:10:31
  感谢社长锐评!虽是谬赞,但本人也深受鼓舞。谢谢啦!
5 楼        文友:何叶        2024-03-26 00:40:21
  恭喜精品!感谢支持!
何叶
回复5 楼        文友:柳重安        2024-03-26 19:45:06
  感谢何社点石成“精”!
6 楼        文友:陌小雨        2024-03-26 11:32:57
  恭喜老师斩获精品!
山本无忧,因水成泛……
回复6 楼        文友:柳重安        2024-03-26 19:46:11
  感谢老师鼎力拉抬!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