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晓荷·实力写手】父亲的意义(散文)

精品 【晓荷·实力写手】父亲的意义(散文)


作者:大路白杨 进士,11662.0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16发表时间:2024-04-12 16:57:43
摘要:在这个世界上,拥有父亲角色的男人太多了。多到像草原上的草,像河中的一朵水滴,甚至像大地上的泥土和沙粒。然而,每一颗沙粒,每一滴水,每一株小草,在铺路、浇灌和映绿的过程中,都有着一种向上的、帮扶他人的愿望和力量,都有着一种保护和呵护身边更弱小者的欲望和念头。


   在我的印象中,被父亲创造出来的角色很近,就近在我的身边,融入我的身体里,甚至侵入到我记忆的每个角落。更多的时间中,它又漂的很远,远到一副陌生印象,仿佛正用遗忘的空洞或轻浮的体态,向我证明或索取着什么。
   这就是父亲的意义是什么?
   小时候,正在生长的身体和心理,觉得父亲非常的无所谓。在我眼里,往往自己的父亲,哪一项都比不上别人家的父亲。看到别人家的父亲,不管做事还是说话,有多厉害,就有多优秀,仿佛距离让我高高地仰望着。现在想来,其实是我的错误,完全忽略了自己父亲身上隐藏着的优点和强项。
   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有一辆别人的马车从连队路过,不小心陷入泥坑里,挖垫了半天,怎么也出不来。马车夫就叫来很多人,从前面拉,从后面帮着推,由于马车上装着很多货物,根本不能卸在泥巴汤水里,只好用人工的方式拖出来。结果喊着口号,一二三的费了半天劲,还是没有推出来。
   我父亲也是一个赶马车的人,而且赶了半辈子,多次在荒野里独自处理过这种事,平静的脸上显出很平静的目光。他不紧不慢地走过来,没有多少人被他的到来引起注意。他围着车子转了一圈,又转了圈,前前后后看了二遍时,正站在马车夫的身边。他轻轻说了一句话,我没听见说的是什么,就伸手接过马车夫手里的鞭子,把左边的边马往左边用力一拉,另外两匹马也跟了过来,驾辕马的身子也跟到左边,只见父亲用力地摇起鞭杆,鞭梢在风中尖啸地响起来,接着就听到父亲一声清脆的鞭响,四匹马躬起脊梁同时用力,沉重的马车居然摇晃着上来了。
   就这声清脆的鞭声里,让我突然对父亲有了一种由衷的骄傲和自豪。我觉着此时的父亲,真像一个高大而英俊的大英雄。
   浑身泥巴的马车夫,用一分钟的时间站在路边,傻傻的,大概也愣了。他根本就没想到,对于众多人这么难办的事,在父亲这里处理的居然这么简单,像刚做过一个短短的梦。
  
   二
   到我上了学,在中学里时,我渐渐觉得父亲矮下去很多,也平凡很多,对他的钦佩只有那一声清脆的鞭声,还是让我觉得,我的父亲还是在优秀人物以外,其他任何事情都比不上别人的父亲。比如我同学赵某某,他的爸爸是连长,一到学校来,校长就会放下手里的一切,整时整刻地围着他转,喋喋不休地听汇报。赵某某家里总有吃不完的好东西,穿不完的好衣服,带不完的好玩具。每一个从上海、天津探家回来的知青,都会给他们家送东西、带礼物。所以,每当看到赵某某吃东西时,穿新衣服时,得意地看着到学校的他爸爸时,我都会觉得我的父亲真的没有他的爸爸有本事,从而滋生出我也要当这种父亲的念头。
   我们家的孩子多,母亲没工作当家属,过年过节时,连队干部出于同情的心理,就想给我们家发些救济补贴。可是,每到这个的时候,父亲总是态度坚定的摇手拒绝。甚至我心里都已经开始想,拿到这笔钱时干什么用了,父亲这次该拿上了吧。拒绝了这么多次,我们家总该享受一次救济金。父亲依然不看我的脸色和手势,伸着两只大手,依然态度坚定的不要。
   也许,就是这种被无数次的拒绝,让我明白父亲心中强烈的尊严,活人的自尊,也让我在以后多年的生活道路上,一切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从不贪图额外的好处,甚至甘愿承受更多的难受,去为内心的那份自尊和尊严而坚韧地活着。
  
   三
   我是在1982年开始工作的,父亲还是连队的一个职工,继续在泥土上奔波劳命,过着田野里刨食的日子。
   每一次回家,我都能觉得出来,父亲的力气远不如以前,身材也没有以前那么高大,甚至对我的脾气小了很多。远远目视他时,简直像个佝偻的小老头。干活时,没用多长时间,我就超出他,轻松地干到前头。回身一看,他还在田地中央,正慢慢向前挪动着。在觉得父亲身体瞬间变矮的同时,我突然升出一份高大的自我优越感。也许,此时正是我男性意识中,一份父亲的角色正在慢慢滋养起来的成长时光。我会抓起工具,重新回过头来,顺着父亲的田垅方向和他迎头赶上。
   当我锄完最后一棵草时,父亲才会抬起头来看着我,表情复杂,如一渠被搅混的水,有种想笑又想哭的样子。
   毕业分配后,我一工作就是干部身份,实现了我最初的人生目标。虽然,我从没在家里和家人面前,把自己的干部身份当成一回事,只是觉得这一生的时间,我不用再劳心劳累劳神的去干农活了,摆脱农业是件很幸福的大事,也不用再去顾及很多人的面子,费心去讨好他们。我感到有很多人正用敬佩的目光,散发着羡慕的眼神看着我。人多的时候,我会觉得父亲的头仿佛昂起了很多,弯下的腰也直挺很多。
   有一次我去找父亲,远远地看到父亲正和连长说话。顺着风,我听到了父亲在说,我是干部的爹了。我觉得中年的老连长,好像有所触动的看着父亲,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他说话摆手,语气里也表达些平等的谦和。也许,这是我给父亲带来的唯一骄傲吧。
   后来我就在城里留下来,当了小官,成了家,结婚,有孩子,把一切享受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慢慢地,我突然发现,我早就因为父亲的存在,有了一分自己当父亲的角色和属于父亲的心理,也许这才是父亲私下里送给我的最好的东西。我很明白自己身上散不去的泥土味,不管在什么重要的职位上,当了比连长还大点的官,我都不会在父亲的面前耀武扬威,相反,我会像小时候一样,低声下气地像过去当儿子一样,继续充当着他的儿子,仍然像以前那样对他的话言听计从,让他用卑微的社会阶层中,充分享受到一个父亲的角色。
  
   四
   在这个世界上,拥有父亲角色的男人太多了。多到像草原上的草,像河中的一朵水滴,甚至像大地上的泥土和沙粒。然而,每一颗沙粒,每一滴水,每一株小草,在铺路、浇灌和映绿的过程中,都有着一种向上的、帮扶他人的愿望和力量,都有着一种保护和呵护身边更弱小者的欲望和念头。
   也许,这就是父亲的意义。
   记得有一次,在学校里受了委屈,本来不想说给他,只想说给母亲。尽管声音不大,谁知他还是听到了,用力地推开厨房门,对我大声吼道:你熊吗?不能把自己当一个男人对待,有事就绷着,连这点屁事都承不住,以后怎么过?
   我和母亲都愣在一起,父亲怎么这么说?
   从那以后,我不论遇到什么事,都不会抱怨,更不会向父亲说,没想过得到他的援助,因为没用。只能自己硬扛着,一声不吭,忍着,挺着,狠咬着牙根爬起来继续向前走。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父亲正在用自己的言行,在教我学会选择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
   父亲的角色,往往就在无数个不被历史注目的角落里,不被人理解的方式中,正用草木的方式自生自灭着,从发芽到冒土到迎风而长,最终归于秋天的收获,从而给完成着全人类对整个生命链条的衔接。
   父者,子之天也,阳刚也,天始也,乾之物,宗之本。所有的解释,都把父者放在万物起始和角色本原的位置。古人在造字时,就刻意地把父字造成一个手执木棍教育子女的象形状。父,家长举教者。寓意着的含义和意义,永远都收纳在这个字体的创造意图里,从而对人类和生命的本原,做出一副明显而强制的标识。
   正是在一种本能的求生中,我们往往只把父亲当成一个男性,成为一种性别的辨识,一份生命来源的渠道,从而忽视了父亲内在的价值和意义。因而,在当代社会生活和家庭角色中,男性的懦弱和退步,甚至在婚姻中不该出现的弱势,违背了人类祖先造字时的最大本意,也忽略为父者内心所应当具备的欲望和力量。
   父亲,是一种具备滋生、领跑和佑护功能的生命体,这可能就是生命赋予他的本能,潜伏在身体和灵魂的深处,从小到大一路过来,极像种庄稼一样,把它的精萃和力量一点点地展现出来,从而让世界充满着希望和力量。
   这是父亲的意义,从人性中分泌的汁液,一代一代地佐证着生命的灿烂。
  
   五
   在父亲生病住院需要人来照顾的那一段日子里,我仿佛成为一个窥视生命的窃火者,承受着从未感受过的温暖式寒冷。悄声地沿着黑夜的漫长,顺从时间的变硬变冷,最终糊里糊涂地转过一大圈,重新回归到本来就该守护的位置上。
   我在重新选择的角度上评定着父亲。突然觉得,此时的父亲,蜷曲在病床的白色里,已经变成别样的生命体,甚至仅仅存有一个父亲的空头号。躺在床上的他就像一个无辜的、被谁遗弃的孩子地,喝着我递给他的水和汤,吃着我买来的饭和菜,收缩的手掌心放着我给他的一堆药片,甚至愿意伸出手来让我替他擦拭上面的汗渍,抹干他脸上的汗水,完全变成一副孩子的角色。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父亲仿佛习惯于听从我的话了,像习惯听从其它孩子的教导一样。我说的话他都会认真听着,然后按照我说的话去做,起码是在我的眼前认真到位,从来没有违背过我的意思。因为他明白有很多话,尤其是我说出的话,对他来说都是意义,都是一种儿子的意义,甚至是成为另一种父亲的意义。
   人生在很多时候的角色转换,是意外凸显出来的体验,也是突然爆发出来的一份力量和一种角色的自信。
   父亲临终时,是躺在我的怀里咽下最后一口扡走的。抱着他,抱紧他,觉得就像抱自己的孩子,轻飘飘地,就想抱着一具身体仍然温暖的记忆。不知道,那个时候,我真实的心情是什么,我想送走或挽留的是什么,反正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是啊,这个世界上给我生命的人走了,从此我们不再见面。他只把父亲的角色留给了我。把父亲具备的特定意义留给了我,让我在这个人生的意义上,接着他再去继续的丰富和丰满。
  
   六
   在女儿面前,甚至站在女儿的生活里,我觉得自己充当的父亲角色,虽然并不如意,却始终在坚硬而快乐的状态中存在着。就像一棵大树,高高地伸向天空,根须却深深扎在泥土里那样,我努力着把自己父亲的角色,在女儿面前力争演绎得完美无缺。更多时候,因为初次为父,也必然充当起硬撑的角色。
   记得女儿和她的同学说过,她只要向父亲要求一件事,父亲会给她两办两件事。同学不信,她们就背着重重的书包,到办公室来找我。女儿对我说,爸爸,我想要20块钱买书。我笑眯眯地不假思索从口袋里掏出50块钱,对他说全拿走吧。女儿拿钱的时候,得意地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同学。等明白她们打赌的事后,我看到那个同学的脸上继续弥留着一种特别期盼父亲的眼神,也许同学的父亲也是这样。
   后来才明白,父亲总是在女儿的心里,会有一种大树、大山、大河大江,甚至是背后岩石的安全感觉。
   记得女儿生外孙的那天,我忐忑不安地坐在产房门前。心中泛动着一种空空落落的感觉。女儿就是一棵脱离我身外的新树,也是一株有着自我独立空间的小苗子。在她即将分娩生育的那一刻,我总觉得我还在她的心中,仍然是以前的父亲角色。当很多人兴奋地围着细看孩子时,我却把医生拉过来问她,我女儿怎么样了?医生说,顺产很好,放心吧。然后用奇怪的目光看了看我。也许是父亲的角色决定了,让我去做这件本心想做的事。从感情的角度上,潜意识地流露出这种情。我知道,从此时开始,女儿就变换了角色,她成为一个成人,一个母亲,一棵永远离开我的大树、河流和岩石,成了她孩子的母亲,就像我成为她的父亲,这种选择的无奈根本不是由个人所能决定,完全是一种人性的潜能,一种动物的本能。
   她的母亲角色,我的父亲角色,从理论上说完全一样。我们总是想用自己的力量,自主地去呵护、保护那些比我们更弱小的生命,去为他们遮一片凉阴、荡一片清风,就像我当年的父亲,总是用无数细小的温暖,为我挡住来自四面八方的风和寒。
  
   七
   很多年来,我对父亲的印象并不是很好。总是觉得他总会挡在我的前面,让我不能自由自在的奔波,疯狂的奔跑。然而。我并没有意识到。它的限制是让我少摔跟头。少进坑。比别的人比他自己。少受很更多的罪。这是我意识不到的东西。直到现在,我也当了父亲,我才慢慢的明白过来。父亲的角色。父亲的意义。此时对我来说。己经花朵的开满了生命的大树。
   如今,父亲走了,我的面前虽然无人阻拦,却突然变得大地苍茫空空如也,再无替我遮挡的人。此时,我将独自一身直面迎来的风雨,自己去做一个真实而且能够承重的父亲。
   父亲就是这个世界上的最小单元,是每个人生命中最基本的元素,就像氧气,就像沙粒,就是水滴,贡献出来的就是一个伟大的世界,一个成熟的男人。
   人世间的存在,生命的延续,还是期盼中的追索,总是需要很多东西来支撑,从而构成大地上细小的元素。
   比如河流,会支撑着植物的生长;
   比如植物,完美的人间的绿色;
   比如绿色,会充满了人生的希望;
   比如希望,会让人生拥有着更多的欢乐和盼头。
   同样,父爱也一样,始终会支撑着每个人从小到大,顺带着托起着庞大重量的理念。
   每一个人,尤其是男人,从生到死,虽然角色在不停变换,从当女儿到做父母,再坐到祖父母的首位。这一代又一代的传递中,往往隐藏着一种更为巨大的力量,这就是角色的意义。
   父亲就是这种这些角色中最为重要的一个,从而构成了一个儿子对父亲的意义,有一种更深一层的理解和接受。
   我们都是在父亲的指引下,在造字人预先刻意或无形画出的棍棒下,得到了一个能够顺着风向安心而去的方位,通过庇护的屋顶和四壁厚实的家,借助一片田野和田野上的庄稼,获得一处留给你、指引者他人的更好归宿。
   我一生中最大的礼物就是父亲,这份礼物最重量的东西就是父爱。父亲就是在人生中,唯一一个能够给我力量和希望的那个人。
   怀念父亲!
   二〇二四年四月十二日于乌鲁木齐
  

共 535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人皆有父,父亲的意义就是高山对大地的意义;父亲的意义就是遮风挡雨的意义;父亲的意义更是托举的意义。作者的这篇散文,立意很高,在他对父亲的认知上,几乎只有一次让他佩服父亲的不同寻常,他认为父亲是个英雄,仰视他的伟岸。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对父亲认知由模糊到清晰,由对父亲的漠然到重视。就一般而言,人在幼年,都认为父亲是无所不能,是顶天立地的人,而当儿子翅膀硬了之后,能展翅飞翔了,父亲的高大形象在某个时期,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轰然倒塌,这是一个令两方都非常痛苦的事情,但这就是规律,无法逆转。作者写自己的父亲,推而广之,世界上所有的父亲,都在滋养呵护着待哺的幼小的生命,像小草,像沙粒,这就是父亲的意义。作者在说清了父亲的意义之后,写了父亲临终的一些具体细节,父亲把父亲的角色给了作者,作者的女儿生孩子,又成了母亲,亲情代际之间的传递一刻也不停留,父亲的意义又也在传递,父亲就是在下一辈成长的过程中拿着棍棒,把你驱向正道的那个人,永远地消失了,但意义没有消失,他曾给了作者力量和希望,在作者身上再传递下去!很好的一篇抒情散文。荐赏。【晓荷编辑:一路顺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40413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一路顺风        2024-04-12 17:00:00
  向老师问好!
2 楼        文友:何叶        2024-04-13 19:48:58
  恭喜精品!感谢支持!加油!
何叶
3 楼        文友:陌小雨        2024-04-13 20:21:40
  恭喜老师斩获精品!
山本无忧,因水成泛……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