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文璞书苑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文璞】孤独的琴声(散文)

精品 【文璞】孤独的琴声(散文)


作者:秋水翁 秀才,1763.8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86发表时间:2024-05-15 21:53:08


   一曲半生不熟的二胡琴音,在毗河边荡漾开去,四周一片沉寂,只听见调动琴弦的“铮铮”声。
   毗河在这里转了一个弯,留下了平静的水和一路奔腾的见识,最后都交给了水草和鱼虾,至于生活在毗河边的人们,——谁知道那一路奔流的水里,写满的全是沧桑感?
   那只拉动琴弦的手太粗大,他天生不是操琴弄艺的人。他的手适合于锄头和扁担。锄头扬起的那一瞬间,一个高亢的音符突然响起,一片泛黄的树叶飘落了下来,静静地伏在土地上;锄头落下的轨迹,是他用力把琴弦拨得太高,只听“咚’的一下,土地似乎发出了一声叹息,一粒种子睁开惺忪的睡眼,看见一缕清晨的阳光——那时候,是谁把土地的声音当成了音乐?
   他见我盯得太出神,抬起头,尴尬地冲着我笑一笑:
   “老毬了,一天莫得事做,在城里呆起不安逸,来学一下拉二胡!”说完又笑一笑,满脸的褶皱挤在了一堆,像没有清洗过的扎染布,——怎么拉扯,估计都无法使其平顺起来。
   “你是乡坝里头的?哪个镇?”我好奇地问。
   “以前是广兴,现在属竹篙管了!女儿在赵镇上班,我就跟到赵镇来了。”
   我一时来了兴趣:“我是说嘛,声音啷个那么耳熟!我也是广兴的!”
   他也很兴奋起来,脸上的神情变得平静了许多。
   “在城里,不比得农村,又没得一个熟人。年轻时喜欢拉一下二胡,现在莫得事了,正好学到起。”说完,一阵哈哈大笑。
   一只白鹭此时正轻盈地飞过水面,翅膀抖动,涟漪乍现,一阵水波压过另一阵水波而去。他的笑声并没有惊扰到它孤独的飞翔。
   也许,他的一生,是一段半生不熟的音乐。在这一段音乐里,不是他一个人的演奏,但是听众却只有他一个人。
   清晨的时候,山村在鸡鸣狗吠中醒来,一个扛着锄头、背着背篼的身影,从容地走进了晨光雾气之中。每一片呈梯级的田地,在音乐家的眼里,仿佛是声音的不同阶级;在画家的眼里,那是色,也是光……他却在每一个鲜花盛开的清晨走向那片田野,又在夕阳西下的时光里,躬腰驼背地回来。他会听见土地深处的声音,那里有一种温暖的厚重,紧紧地包裹着生命的胚胎,然后用雨和风呼唤着他们从梦中醒来。
   “人老了,土地做不动了,就没有用了。”
   在一阵长长的叹气之后,只见他左手握着琴头,右手拉弦,——又一阵半生不熟的琴音在毗河边响起。
   有水的毗河,并不会老去。只是生活在河流两边的人们,在看到流水无情,感叹时光易失时,便觉得河流也渐渐地跟随自己一样:老毬了。
  
   二
   我喜欢在毗河边喝茶,一坐或者半天,甚而一天,喝最便宜的那种素茶,不会像孔乙己那样,从长衫里排出九个钱来,在这里,只需要大大方方地掏出十块钱去,坐着喝,就可以消磨很长的时光,——也不需要一盘茴香豆。一本书,一只笔就好。
   有时候会胡乱地想:茶是一个人喝的好?还是三个人喝的好?这一下子都不好子,却是四个人,老板起初以为我们正好凑一桌麻将,兴高采烈地来询问一阵,却又平静地倒茶去了。
   四个不玩麻将的人坐在茶楼里,总会聊点别的。聊生活,太苦,扫兴;聊女人,高兴,一口茶喷在桌面的书上,书页里就留下了茶渍的颜色,后来读书,看到这样的茶渍,就会闻到女人的体香,甚至在书页上摩挲半天。
   总会聊到文学,一开始便有争论,争一阵,笑一阵,然后又沉默一阵子——
   茶汤的热气冒出来,你不能急着喝,先看,盯着看,看水,看颜色,一遍又一遍地,叶子散了,脉络走进眼中,印在心里,你才可以喝第一口。文字在争论中升华了,似乎变了主题,甚至是味道。——本来没有主题,写着写着或者聊着聊着,好了,主题出来了。
   写作是一个人的事,只有孤独者才能写出好的作品。一本正经,或者一板一眼,都是不太合适写作的,——你得有儿童那样不成熟的见解,或者保持那样的童真。
   四个人喝茶,绝不能写文章,只合适聊文打趣,聊得久了,茶也就喝到位了——淡!鲁达说的:“嘴里淡得出鸟来!”
  
   三
   突然想起魏治祥先生写的一篇文章《春天的读后感》,我在评语中说了一句:“起首就是大手笔”——
   “昨日,春雷轰然一声,料必惊得山野间落红无数,且惊散了无数红男绿女。”
   这开头,我读完就听到一阵雷声,仿佛做了一场大梦,至于红男绿女,倒是没有见过,——我见过绿肥红瘦!
   后来我取笑他:“要是我写,就不仅仅是一千多字了,我要写三千字!我要写梨花,不是一丛,而是一朵。”
   他笑,是那种充满童真和狡猾的笑。
   梨花盛开的时候,要下小雨,你才可以去看。其余时间看的不是人头,就是一片雪白。
   突然想起了《红楼梦》里的梨香院,那地方既住了薛宝钗,又住了戏子,最后尤二死了,停灵梨香院,贾琏号淘大哭——也许,那个喜新厌旧的男人,在那时候是真动了情。
   “那是梦开始的地方,也是梦破碎的地方”。梨花飘落,如玉碎落地一样,一片雪,一片悲凉,没有痕迹了,只留下一阵香气。
   你见过一朵梨花的孤独样子么?
   你要一个人去看,在树枝里寻她,她就在雨中。那种梨花春带雨的样子,像是一个流泪的女子。我听过她盛开的声音,在梦里,我说我们错过了许多年,原来属于的两根平行线,现在相交了。她从《红楼梦》里走来,又消失在诗词里,从秦砖汉瓦里扣出来的一片白雪,落在我的笔尖上,最后在心里留下了她的深情一吻。
   魏先生的文章最后写到了水,却虚构了月色。月在长空,水中虚无,好境界!此时真应该去冥想,去禅定。
   作者并不单纯——这是从厚重中走出来的一个男人,从浮躁中走向从容,从苦的生活中看到了人生的趣味。
   记住作者在文中的一句话:“只有静下来谛听春天并与之共鸣,你才能感到一种难言的、沉甸甸的厚重。”
   啊!太好了!狡猾之极!他告诉我们什么呢?
   只有厚重过,才能单纯,才能看得透,放得下,了悟得了。人生看透了,穿过去,也许又是一条宽阔的大路。
  
   四
   写作真是一个人的事,你看到了孤独,并享受它的时候,你就会像孩子一样回到了童年。
   像那个拨弄琴弦的大叔一样,他的半生不熟的琴声里,演奏了一种只有他能听懂的音乐——
   土地唤醒生命的声音!
  
   (原创首发)
  

共 248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篇内涵深刻的文字,开头颇有画面感,有声有形,有一路奔腾毗河水湾的广角镜头,也有对拉动琴弦的手指的细节刻画。一位放下锄头的农民,拉起半生不熟的琴,“他天生不是操琴弄艺的人”,更多的时候“锄头扬起的那一瞬间,一个高亢的音符突然响起,一片泛黄的树叶飘落了下来,静静地伏在土地上”,但却能迎来自己畅快地一乐,或者凭借琴声感叹感叹时光易失。那是一份孤独之美,是几个人相聚品茶闲聊之外的另一种情趣,从中感悟写作的真谛,静下心来,即使只有一朵梨花,同样可以写得洋洋洒洒,所以,只有经历了人生的厚重,才能悟透那种只有自己能听懂的曲调。感谢老师分享佳作,推荐阅读。【文璞书苑编辑:寂寞看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40519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优雅如枫        2024-05-17 20:31:11
  欣赏秋水翁老师的精美散文,文笔老道,语言凝练,哲理深刻。孤独的心才能弹奏出孤独的音色,厚重的土地才能读懂生命的声音,永葆童真才能写出沉甸甸的文字,孤独是一种美,孤独才能创造出不一样的人生意境。期待新作,向老师学习。
喜欢伴随着晨曦的脚步聆听世界的声音,闻着文字的馨香穿越时空的隧道,做一个灵魂有香气,骨子里有正气,举止优雅的女子。
2 楼        文友:飞不高蝴蝶        2024-05-21 09:19:27
  欣赏秋水翁的散文,有内涵,有高度,诗意美。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