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影视戏曲 >> 【菊韵】说说古今定情物(影视戏曲)

精品 【菊韵】说说古今定情物(影视戏曲)


作者:修成国 童生,998.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33发表时间:2024-06-05 22:45:38

甲:来啦
   乙:来啦
   甲:来啦,就说点喜庆的事呗?
   乙:那是
   甲:你说咱们普通人是不是都很喜欢喜庆的事?
   乙:那还用说,喜欢喜庆的事不光是普通人,不普通的人也是一样喜欢喜庆的的事情啊。难道还有不喜欢喜庆的事情的人吗?
   甲:看来我们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乙:这就算是英雄了?我没觉得这就算英雄。
   甲:你知道这喜庆事都有那些吗?
   乙:那谁还不知道呀,古人不是早就说得明明白白了吗。
   甲:那你说说看。
   乙:不就是那么四大喜事嘛,什么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嘛。
   甲:看来你还真有点文化。
   乙:怎么叫有点文化,那是相当的有文化。
   甲:那咱们今天就说说洞房花烛夜吧。
   乙:怎么?(惊讶状)你又要娶媳妇了?!你怎么事先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给你道喜呀!也顺便讨一杯喜酒喝。
   甲:现在也不晚。(伸手)拿来呀——
   乙:什么呀?你要什么——
   甲:礼钱呀。你道喜也不能光耍嘴皮子呀?你喝喜酒也不能白喝呀,得出点血是不是?不用多,按现在的市场行情,5000元就行。
   乙:随礼可以,也不能现在就要哇。怎么也得等到你举行婚礼那天呀。再说了,也没听说你离婚呀,怎么就又要结婚了,你这不是犯了重婚罪了吗?
   甲:谁犯了重婚罪了?你可不能乱扣帽子。
   乙:这个媳妇长得一定很漂亮吧?否则,你也不会冒着触犯法律的危险还来迎娶。
   甲:什么迎娶呀,犯罪呀,这都是没有的事情。
   乙:说了这么半天,你是忽悠我呢。这倒也好,我这5000元人民币省下来了,你可把我吓坏了。
   甲:你可别说,我要说的还真是与洞房花烛夜有关的。
   乙:(惊讶状)你这不是还是要结婚吗?
   甲:不是我结婚,是和结婚有着密切关系的事情。
   乙:和结婚有关系的事情?那是什么事情?
   甲:你想啊,结婚之前需要做什么?
   乙:那需要做到事情可就多了,买房呀,买家具呀,买新衣服呀,定宾馆饭店呀,通知亲朋好友呀,反正事情不少。
   甲:你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
   乙:我怎么就着急了,又不是我结婚。这不是你问我结婚前要做什么吗,我就给你想到这些,可能想的还不够周到,请谅解。
   甲:你想的够周到了,可是,现在还没到这一步呢。
   乙:那到了哪一步了?
   甲:结婚前是不是要先订婚呀?
   乙:那是呀,哪有不订婚就结婚的呀。
   甲:这就对了,今天咱们就说说这订婚的事情。
   乙:订婚有什么好说的,两个人看好了相中了,就定呗。
   甲:可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
   乙:那有什么复杂的。你这个人呀,就爱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甲:不是我愿意复杂化,而是人们就喜欢这么复杂化。今天我们就是要说说古代男女订亲时,都用什么东西做定情物的。
   乙:啊,原来你是要研究这个问题呀,这倒挺有意思。
   甲:要说古代男女的定情物,那跟现代的可是大不相同。
   乙:说说都有什么不同?
   甲:现代年轻人要定情物那可都是干货硬头货,都是真金白银,要不就是什么钻石。
   乙:是呀,都是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的要。
   甲:古代就不一样了。
   乙:古代都用什么做定情物呢?
   甲:古代年轻人定情物相对的就比较简单。
   乙:都有什么呢?
   甲:比如说《西厢记》中张生,张珙,张君瑞,和相府小姐崔莺莺的定情物就很简单。
   乙:停。崔莺莺不就是跟张生搞对象,怎么一下子出来三个人?这不是成了四角恋爱了吗?
   甲:什么四角恋爱呀,张珙是张生的名字,张君瑞是张生的字,三个名字其实是一个人。没文化了吧。
   乙:啊,原来是这样。那他们的定情物简单到什么程度?
   甲:他们的定情物就是一条手绢。
   乙:什么?一条手绢?是什么样的手绢?
   甲:我也没见过。可能是一条丝绸的吧?
   乙:是浙江杭州丝绸,还是江苏苏州丝绸?
   甲:可能是苏州那个地方的,因为苏绣更出名一些。
   乙:手绢上面秀的什么图案?
   甲:那谁知道?应该说鸳鸯戏水吧?
   乙:我说你是不是在这蒙人呢。
   甲:我怎么蒙人了呢?
   乙:那部中国四大戏剧代表作《西厢记》,是元代王实甫创作的,写的是唐代的事情,距今已经有一千六七百年的时间,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看着了?
   甲:我倒是没看着,但是我听着了。
   乙:(惊讶状)哎呀呀!你听着了?你是怎么听着的?你当时爬人家床底了?
   甲:这什么话呀,那时候,别说我呀,我爹我爷爷都没出生呢。
   乙:那你怎么听着的?
   甲:我从二人转里听着的。
   乙:二人转里怎么听着的?
   甲:二人转《西厢记》里有一段唱词。
   乙:怎么唱的?
   甲:你听着:
   “表的是洛阳公子张君瑞,
   傲骑骏马抖丝缰,
   大比之年去科考,
   带领书童离家乡。
   行走来到普救寺,
   巧遇莺莺女红妆。
   张生看莺莺长得好,
   莺莺看张生的模样强。
   看得他两眼出神神魂飘荡,
   看到她神妖一动动了情长。
   她有意似无意忙把手绢丢在地,
   他不忙又着忙捡起来袖内藏。”
   听到这里,你明白了吧。
   乙:是明白了,莺莺故意丢一个手绢,被张生赶紧捡起藏在袖子里了。
   甲:这手绢不就成了定情物了吗。
   乙:是。可我去过那么多的寺庙,游览那么的风景区,也没碰到一个给我丢手绢的姑娘啊。
   甲:人家那是缘分,你是没那个缘分。
   乙:也是。这个手绢就成了定情物,那么还有用什么做定情物的?
   甲:还有哇,你比如梁山伯和祝英台,他们的定情物也很特别。
   乙:他们的定情物有什么特别的呢?
   甲:说来你可能会不信,他们的定情物是一只绣鞋。
   乙:什么?一只绣鞋?
   甲:对,是一只绣鞋。
   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你是在那个博物馆看到的?
   甲:没有。也是听到的。
   乙:在哪里听到的?
   甲:在二人转里。
   乙:又是二人转。
   甲:对。二人转《楼台会》就是唱的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那里面有一段唱词也说到了这件事情。
   乙:怎么唱的?
   甲:你听:
   “咱们高山念书整三载,
   你没有看出我是一个女花容。
   我托咱的师母把媒保,
   拿只绣鞋做证凭。
   不料那日家书到,
   说我的母亲把病生,
   我信以为真回家转,
   梁兄你送我下山峰,
   这一路之上所提都没提醒,
   梁兄你真是一个傻相公。”
   你听清楚了吧?这定情物就是一只绣鞋。
   乙:对,是一只绣鞋。为什么是一只呢?
   甲:这你就有没文化了。听我说呀,一般的鞋都是论双的吧,祝英台把其中的一只自己留下,另一只给了师母,师母保媒时把它给了梁山伯,如果男女双方同意了,两只绣鞋放在一起,不就成双成对了吗?看来,你也是一个傻相公。
   乙:原来是这样,我是有点傻。
   甲:古代交通工具不发达,男女一旦分开,男的或者外出经商做买卖,或者进京赶考,一走就是很长时间,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十几年,人会变化很大,有时候甚至认不出来了。有个物件做证凭,双方才能相认。
   乙:说得对。那时候是有这个问题。不过,我发现一个问题,你说的这两个定情的故事里面,怎么都是女的主动给男的送定情物呢?看来,古代女的追求爱情比男的更强烈更主动一些。
   甲:那也不一定。下面这个故事,就是男的主动追求女的。
   乙:也有男的主动追求女的?
   甲:那当然。在著名古典神话故事《白蛇传》中,就是男的主动追求女的。
   乙:就是说许仙主动追求白娘子的。
   甲:对。而且那定情物也很奇特。
   乙:许仙给了白娘子一件什么东西做定情物?
   甲:一把雨伞。
   乙:一把雨伞?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不会又是二人转吧?
   甲:你说对了,还是从二人转中听到的。有一出二人转叫《水漫金山》,说的就是许仙和白娘子的故事。有一段唱词是这样的:
   “那一日游西湖同舟观景,
   天下小雨雾蒙蒙。
   许仙亲手递过伞,
   彬彬有礼好真诚。
   雨伞成了定情物,
   借它搭起连阴棚。”
   雨伞成了定情物,说得明明白白。你信不信?你服不服?
   乙:信。服。
   甲:人家白娘子也没有辜负许仙的一片深情。在许仙遭到法海迫害的时候,白娘子毅然挺身而出。你再听听这一段唱词:
   “为救许仙相公的命,
   只身来到峨眉峰。
   不怕腹中的婴儿在躁动,
   不怕护草的神仙和路童,
   今天我来盗仙草,
   为报许仙借伞情。”
   雨伞没有白借吧,人家白娘子为救许仙的命,把自己的命都豁出去了。
   乙:看来是这样,怀着大肚子,跑到峨眉山去盗仙草,真的是不一般,挺感动人的。看来古代人的定情物都很简单,也不怎么贵重。什么手绢呀,什么绣鞋呀,什么雨伞呀。
   甲:也有稍贵重一点的。
   乙:也有贵一点的?
   甲:有。比如《红楼梦》中的柳湘莲赠给尤三姐的定情物就稍微贵了一点。
   乙:柳湘莲赠给尤三姐的定情物你也知道?
   甲:知道啊。
   乙:他赠的定情物是什么?
   甲:说来你可能不信,是一把鸳鸯剑。
   乙:(惊讶状)鸳鸯剑?
   甲:对。是一把鸳鸯宝剑。
   乙:还有用宝剑做定情物的。新鲜。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不会又是二人转了吧?
   甲:你说对了,还是二人转。
   乙:看来你是个二人转迷,二人转的内容你全都知道。
   甲:全都知道那不敢当,反正是没有不知道的。
   乙:这不还是全知道吗。
   甲:有一出二人转叫《尤三姐》,是讲述《红楼梦》里
   尤氏母女的遭遇的。
   乙:就是讲尤二姐、尤三姐和她们母亲尤氏三个人事情的。
   甲:对。其中有一段唱词是这样的:
   一部红楼血泪篇,
   荣宁二府罪滔天。
   贾府叔侄喝人血,
   尤氏母女度日难。
   住在贾家小偏院,
   尤母带着二位婵娟。
   尤二姐嫩如春柳多妩媚,
   尤三姐出水芙蓉带露鲜。
   尤二姐嫁给贾琏做了小妾,
   尤三姐许配名伶柳湘莲。
   柳湘莲赠给三姐一把鸳鸯剑,
   尤三姐把它日夜收在身边。
   柳湘莲怒打薛蟠逃离贾府,
   尤三姐思念柳郎泪不干。
   怎么样?他们的定情物是一把鸳鸯宝剑,我没说错吧?
   乙:看来是没说错。
   甲:什么叫看来?你就是看去,我也没说错。我怎么敢说错呢?你想啊,《红楼梦》是中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那里边的内容几乎家喻户晓尽人皆知,借我个胆,我也不敢瞎蒙啊。
   乙:没瞎蒙,我可以证明。《红楼梦》我读过,你这回确实没瞎蒙。
   甲: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以前经常瞎蒙呗。
   乙:不是那个意思,你以前即使是瞎蒙了,我也不揭发你,放心吧。还有什么样的定情物?
   甲:当然还有,比如,四大古典戏剧《桃花扇》中的李香君和侯方域的爱情故事中,他们的定情物就是一把桃花扇。
   乙:啊,这个故事我知道,他们的定情物的确是一把桃花扇。
   甲:这把桃花扇本是一把宫扇,是侯方域赠送李香君的定情之物。侯方域由于政治原因不得已逃命,所赠之扇也成为李香君的情感寄托,“见扇如见人”。李香君带着这把扇子一直守候着他们的情感,至死不渝的爱情让一把折扇变成了真正的“桃花扇”。
   乙:是的。这位秦淮名伎李香君的确是值得赞扬的一个女子。
   甲:可那个侯方域就不怎么着了。
   乙:说说怎么回事?
   甲:他后来不仅背叛了与李香君的爱情,也背叛了那个朝廷。有一个清代诗人张问陶写了一首诗批判他。
   乙:怎么说的?
   甲:诗是这样写的“竞指秦淮做战场,美人扇上写文章;两朝应举侯公子,忍对桃花说李香。”
   乙:批判的对!
   甲:跟你说吧,古代男女的定情物多着呢,而且各种各样。
   乙:还有什么定情物,你再说说看。
   甲:比如还有什么别头发的金簪呀,什么荷包呀,什么梳子呀,什么同心锁呀,什么香囊呀,什么纱巾呀,什么香扇呀,什么玉佩呀,反正都是一些挺有意义的小物件。二人转《王二姐思夫》中说到的王二姐王兰英送给男人张廷秀的定情物,就是一个白玉盅。
   乙: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我,我觉得古代男女的定情物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有的甚至根本就不值什么钱。
   甲:你说对了,人家重的是情意,那时候的定情物只是一个信物,而不是什么彩礼。不像现在的人们,要定情物动不动的什么金戒指,还得要白金的。动不动的要宝石,什么红宝石蓝宝石。近些年更是厉害,订婚就要车要房,有的甚至要豪车豪宅。否则免谈。要知道,一套一百平方米以上的房子,在大中城市少则百万以上,多则千万以上。一般家庭是难以承受的。不过,也有不要大财礼的,比如革命战争时期,革命前辈们定亲都是相当的简单,知道有个戏剧叫《刑场上的婚礼》吧,革命者陈铁军和周文雍,就是一条洁白的纱巾作为定情物的。
   乙:是呀,看来现在的青年男女真得要像刚才你说得那些古人学习学习。尤其是你。
   甲:我怎么了,你怎么又扯到我头上来了?
   乙:你不是为了攀比,结婚前买了一个大房子,买了一辆豪车,借我50万元钱,都三年了还没还呢。
  
  
  
  

共 525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文章语言恢谐,幽默丰趣,列举古典名剧中具有代表性的爱情故事,并重点突出定情物,如《西厢记》中崔莺莺和张生定情物是手绢,梁山伯和祝英台的定情物是一只绣花鞋,《白蛇传》中许仙和白娘子的定情物是一把雨伞,《红楼梦》中的柳湘莲赠给尤三姐的定情物是一把鸳鸯宝剑,《桃花扇》中侯方域赠送李香君的定情之物是一把桃花扇等,古代定情物只一个信物,虽不是贵重东西,但人们看重情意。反观现代社会,人们的定情物少则几十万的彩礼,多则百万上千万的豪车豪宅。文章文笔优美,用典精湛,集思想性艺术性于一体,既让人奉腹大笑,又引人深思,可见作者学识渊博,将古典名剧中经典爱情故事巧妙呈现出来,一篇不错的戏曲。佳作推荐欣赏!【编辑:明月千里】【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40609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明月千里        2024-06-05 22:53:51
  时代在发展,人们的定情物也发生变化,古代人定情物只是一个信物,但人们重情意,现代人更注重物质,纯洁的爱情似乎与忠贞不喻无关,但绝对与定情物有关,爱情也以物质形式来量化。没有物质做基础,不配拥有爱情。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