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晓荷•实力写手】山村守望者(散文)

编辑推荐 【晓荷•实力写手】山村守望者(散文)


作者:赵声仁 秀才,1949.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9发表时间:2024-06-11 18:55:44
摘要:本文讲述了一个老村长在村庄人员急骤减少的背景下,坚定地守望村庄,用各种办法吸引投资者,吸引村里人故事。

老村长是个小网红。我认识老村长是在抖音里。他在抖音里的昵称叫山村守望者。一天晚上,我正在不经意地刷着抖音,手机屏幕左上角闪出一条字幕:山村守望者开始直播了。这是抖音平台在推荐。这个昵称立时引起我的兴趣,不由点了进去。一个并不老的中年人正在直播,他直播的背景是个小山村,这个小山村一半在山坳里,一半在山坡上。随着镜头的不断变化,我看到,一幢幢的老房子,老院子,都是空的,偶尔,有几个白胡子、白头发的老人在镜头中闪现,都是很消沉的样子。村庄东边,是个低洼地带,一棵高大的白杨树,显得异常突兀,村的顶端,有个很大的喜鹊窝,两只喜鹊,徘徊在四周,孤单地叫着。他的粉丝有五万多。
   他的声音有点沙哑,但很浑厚,说话语调频率高、嗓门大,是挺有气场的那种声音。他说:“我是山村守望者,我在我的家乡为你直播。这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山村。依的山,是蜿蜒起伏的燕山,傍的水,是滦河干流上的大黑汀水库。小山村的村名是个成语,很美丽,也很有诗意,叫天高地厚。据老人们讲,这个小山村,是由两个更小的村庄合并而成的,这两个更小的村庄,一个叫天高,在山坡上,错落无秩地散落着十几户人家,一个叫地厚,在山脚下,鳞次栉比分布着十几个小院。天高地厚,应该是天地开阔的意思,但这个村庄,隐藏在燕山深处,很小,很拘促,没有一块开阔的场地,没有一条平直的道路,出入之迂也,不转上几个弯弯,出不了天高,也进不了地厚。早的时候,曾有笑谈传出,说有山外的亲戚前来作客,绕了好半天,鬼打墙一般找不到村庄,好不容易,见到一个身背猎枪的人,打听,猎人说,我和你一样,也不知天高地厚啊。”直播间里一阵笑声。
   镜头里的老人,有人喊他老村长。他说:“是的,我在这个小村里当过四任村长,乡亲们都喊我老村长。我比这些老人们年龄要小些,但和他们一起,是这个山村的最后守望者。”
   我在农村长大,又在山区工作过10年,去过不少小山村。这个小山村,一定有好多故事。我加了关注,持续刷看山村守望者的直播。他说他不只是守望,他要让这些空了的房子重新住上人,恢复山村往日的热闹。
   我算算并不太远,心想,有机会何不到那里走一遭。
   巧合的是,我另外一个好玩抖音的朋友然而,突然私信给我,说他去了一个叫天高地厚的小山村,为一个叫山村守望者的老村长服务。他约我,那里有山有水,方便了可去那里看看。
   当那棵高大的白杨枝叶茂盛、喜鹊窝在树冠里时隐时现的时候,我和一个农场的姜老板驱车行进在前往天高地厚的路上。
   曲径通幽。越野车一会爬上山梁,一会闯进山谷,太阳忽而在前,忽而在后,转过不知多少弯,天高地厚终于出现在我的眼前。这是燕山山脉的深处。山不算太高,但环绕四周,平缓地起伏着,如同少女的腰身。浅浅的绿,浓浓的绿,相间相融,铺满了山上山下,杏花、桃花都开过了,葡萄大小的青涩的小桃、小杏羞涩地躲在树叶间。苹果、栗子正是开花旺季,白的、粉的、紫白相间的小花,向我们敞开笑脸,散发出清淡的芳香。朝东边望去,渐次开阔的水面,波光粼粼,几只帆船在水上游荡,如同几只巨笔,画着山水。必是著名的大黑汀水库了。水库北岸的山坡上,有几间窑洞一样的房子,房子门口,画有各种颜色的奥特曼系列人物。格外引人注目的,是水库西北角的一片小小的开阔地上,靠山面水,建有一幢红色的彩钢房子,篱笆圏起一个小院。像是把历史和现代结合起来,也像是将城市和乡村围拢在一起。
   山村守望者在他开办的民宿接待大厅接待了我们,被接待的,还有东北镜泊湖的一个农场场主,姓张,一个天津热衷农村老宅改造利用业务的老板,姓翟,一个白净脸的年轻女性,她也是个主播,昵称叫二丫,准备租用一幢老房子。他们都是看了山村守望者的直播,专程慕名而来,和老村长洽谈合作项目的。当然,我的朋友然而也跑前跑后,配合山村守望者接待我们。
   晚饭充分体现了山水特色。蘑菇,有栗蘑、松蘑、肉蘑;鱼虾:有花鲢、鲤鱼、青虾;家禽:笨猪、柴鸡、柴鸡蛋。做法都是传统的,炒、炖、炸。主食是玉米面野菜馅馍馍。酒是当地生产的板栗酒。五湖四海,齐聚天高地厚,山村守望者热情有加,桌上气氛热烈高昂。山村守望者用他直播的浑厚声音,数家珍一样,向我们讲述了村庄的历史:
   天高地厚,建村是在明朝永乐年间,是靖难之役后大移民的结果。600多年前,一个章姓,一个李姓,两家从山西洪洞县迁徒至此。两家约定,章姓在山坡上建房,李姓在山脚下造屋,开垦荒地,栽植果树,就此,两家人,就像山上那些栗树、梨树、苹果树一样,把根深深地扎进燕山山脉石头缝隙的土壤里,成了天高地厚这个山村后代人的祖宗。一代一代,他们踩出小蛇一样曲折狭窄的山路,从山上采来各种果子、蘑菇、野菜,他们绕过几道山梁,从滦河那边汲来一担担乳汁一样甜润的清水。袅袅炊烟,在山间盘旋,鸡鸣犬吠,在林间萦绕。男人们扛着锄镐,在蓝天白云下种谷,母亲们抱着儿女,在莺歌燕舞中推碾。就这么生息、繁衍,有的人走出了大山,有的人从外边进来大山,人丁,一口口增添,房子,一幢幢立起。匈奴鞑子的铁蹄踏过这里,抗日的烽火烧过这里,到了20世纪80年代,村里的人口达到顶峰,100多户,400多人。章、李,仍是村庄的大户人家。
   20世纪80年代中期,大黑汀水库建成。3.37亿立方米库容量的水库,就建在天高地厚的东面,和天高地厚的最近距离不到一公里。这曾给天高地厚的村民带来历史的转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由以前的单独依靠大山生活,转为山水共靠,开始了养鱼旅游等产业项目。不少已经习惯手持山镐的村民,撒起了鱼网,摆弄起网厢。吃惯五谷、猪肉、水果的味蕾,也开始钟情鲜嫩的花链、鲤鱼、草包等水鲜了。山上的栗子、核桃、苹果也随着不断装进了旅游者的口袋。
   但是,宽阔的水域,也彻底打开了山里人的眼界,也开启了通往外面世界的通道,村民开始了走出村庄、闯荡世界的进程。后来,再随着山路的加宽,随着通讯的发达,天高地厚,再不是一个封闭的山村,这里的村民,眼前也再不是大山的果木了。他们和各大城市联系起来,利用各种途径离开山村。外面的世界更大更精彩,一时孔雀东南飞,一去不复回。截止2020年,村里只剩下三四十户人家,不足一百人,这一百人中,60岁以上的老人占到七成,另外三成,是留守儿童。
   说到此处,山村守望者眼圈转出晶亮,声音有些哽咽:“怎么也没有想到,二十几年的时间,村里人走了有八成。长辈们从外面运来水泥、砖石、钢筋建起的房子,一排排地成了空巢。”
   “村民们是通过哪些途径离开村子的?”我问。
   “打工,打工是比例最大的一部分,十七八岁到五十岁,凡是在外边能吃能住能干的,都出去了,相互介绍,相互照应。小辈们考学,考学出去一部分,好学校自不必说,毕业后在城市直接找工作,买房成家,哪怕考个中专职校,也不回来种地收拾果树了,保安、外卖、饭店服务员,即使做个小买卖卖西瓜,也扎在城里。女孩呢,找婆家的前提条件是要男方城里有房,结婚后就住到县城了。上学的,打工的,找婆家的,在城里生儿育女,需要有人看护,就招魂似地,又把老人也弄去城里生活了。三下五除二,村里就所剩无几了。”
   山村守望者用纸巾拭了一下眼睛,情绪高昂起来:“我是天高地厚祖先章家的后代,我当过村里的四任村长,这个小山村的一草一木,早就融入我的血液之中。我的儿子也考大学在外地参加了工作,几次来人来话,叫我们两口子去给他们看孩子,他为我们养老。但我不去,永远不去,哪怕村里走得只剩下我一人,这个村庄成为一个人的村庄,我要坚守在这个村庄,把村人和外人更多地再吸引回来,来这里创业就业,让村庄再红火起来,让更多的人知道天高地厚。”
   “国家加大城市化进程,种植农产品收入甚微,教育医疗等重要资源都在城市,农民进城早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你用什么办法吸引人们到这里来?”姜总。
   “要紧紧抓住现代城里人不断拓展的精神需求,结合国家乡村振兴政策,利用各自现有资源,系统设计。我在直播间已经反复说过我们现有的优势和下一步的打算。”山村守望者稍作停顿,接着掰着手指说:“民宿、采摘、垂钓、捕鱼、滑冰、农家饭菜、儿童乐园、老宅改造、村房短住、耕种体验等等,这里都已经具备,每年夏秋,就有不少天津、唐山的游客前来,即使在疫情期间,也没有间断。但这只是一个方面。更关键的是我利用抖音平台,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农庄共享联盟的建立,目前已有十几家响应,一旦建立成功,将使联盟成员,资源共享,信息共享,让亿万怀有乡村情结的游人,不出网络平台,在几秒时间内,掌握全国各个农庄特点,前来打卡,进行农耕体验。眼前的东北张总、天津翟总就是前来考察并商量签订协议的。二位可以讲讲。”
   张总也当过村长,作为东北老客,率真豪放,何况已有半斤白酒下肚,兴致大发。他说:他是正宗镜泊湖土著居民,当地的三种大米全世界有名,一是镜泊湖大米,唐代渤海国时期,就有“率滨之马,卢城之稻”美誉,其卢城之稻就指镜泊湖大米;第二是响水大米,在镜泊湖西北三十公里的响水乡生产,是黑龙江省的著名特产;最具特点的是真米如初石板大米,在火山石板地上生产,以天然纯净的高山火山湖水灌溉,营养价值极其丰富。这三种大米,历朝都是贡品。他这次来,就是带着镜泊湖的三种大米,加入农庄共享联盟,让每一个到联盟打卡点的游客都可以了解、买到这样的大米。让过去的贡品,走入寻常百姓家。
   幸运的是,张总当即承诺,他回去后,给我们每人寄来二斤。果真,十天之后,我收到一个快递,是张总从镜泊湖寄来的石板大米,真的非同一般,比五常大米要好吃。
   翟总作为天津老客,更是健谈。他原是一家国有大型企业的工会领导,手中握有很多游客资源,现在退休了,他看上了天高地厚那么多的闲置老房,要租用装修,和村庄守望者合作,半年后运营,他可以一大轿车一大轿车地拉来天津客人来此短住体验。这次,就是前来和山村守望者具体洽谈合作方式。
   美女二丫这时站起来,说:“我已经先走了一步,在老村长的帮助下,租下他本家大哥的一幢老房,正在装修改造。一租20年。我是个离婚的女人,我准备在这里走完我以后的生命旅程,我也愿意寻找一个与我志同道合的男人来此与我作伴。当然,我是做个尝试,一旦成功,我将再租几个院子,统一起名山水小院,愿意让长期生活在城市喧嚣中的人们,能够偶尔来此享受一下悠闲的山村生活。同老村长一道,加入守望这个山村的队伍。我相信。我会成功的”
   二丫的抖音号,我也在关注,装修进展很快,粉丝已经突破两万。
   隔窗,我们可见水库北岸的那幢红房子。我往那里看了一眼。
   “对,还有那三间红房子,”山村守望者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似地指着红房子说,“一会儿咱们可去看看。那是来自一个省城的女大学生投资建设的。她是个95后,在两年前看到我的直播后,决定辞去省城一家装修公司平面设计工作,来这里创业,靠直播吸引游客。她的抖音昵称叫鱼木恋者。大家可以搜索关注。没出两年,鱼木恋者完全收回了她三万元的投资成本,抖音粉丝达到了10万以上。她的大学同学男友,开始反对她这样做,一度二人恋爱出现裂痕。但不多日前,她的男友,特意从省城赶来,在那个红房子里,为她带上了戒指。昨天,她回男友家结婚去了,要不,今天的聚会,我会叫她来参加的”
   从这时起,我开始关注鱼木恋者。在她的浏览主页里,那座红房子经常出现,似乎是成了鱼木恋者的最爱,也成了她的一个招牌。
   我的目光深情地望向山村守望者。他长得年轻,实际也是50大几的人了。他以他独特的方式守望着这个有600多年历史的小山村,不让她寂寞,严防她丢失。他并不孤独,他很有效果。我默默地决定,过十天半个月的,我还要再来这里,到红房子里看看,到二丫的老房子里看看,当然,更要让山村守望者,带我到水库里乘船撒上一网。

共 475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老村长其实并不老,看起来只有五十来岁的样子。作者第一次与他见面,是在抖音平台的直播视频里。画面的背景图,来自一个依着燕山,靠着大黑汀水库的小山村。看起来,小山村的院落空荡荡的,毫无生机可言。出于好奇,作者便关注了老村长的抖音号。好巧不巧,在作者陪同朋友去一个叫天高地厚的小山村时,竟然见到了老村长这个真人。经过参观交谈,作者才知道原来老村长不但开办了名宿,而且还在网络上呼吁乡村爱好者前来小山村居住和投资。来自东北镜泊湖的一个姓张的农场主,和来自天津的翟姓美女主播,都是看了老村长的视频,前来小山村投资的老板。在老村长的努力下,如今的小山村早已焕然一新。看着瓜果飘香、人气兴旺的小山村,作者不由敬佩地看了看老村长......一篇语言优美、主题突出的散文,字里行间无不看出老村长热爱家乡和勤劳善良的高贵品质,作品感情真挚、内涵丰厚,力荐赏阅!感谢赐稿晓荷!【晓荷编辑:芹芹森】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芹芹森        2024-06-11 19:03:18
  一张优美绝伦的田园生活图景,一个激荡人心的乡村故事。老村长正是无数个乡村建设者的缩影,拜读佳作,受益匪浅!向老师学习,敬茶!祝创作愉快!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