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菊韵】风剪云霞散成绮(小说)

编辑推荐 【菊韵】风剪云霞散成绮(小说)


作者:开拓者 进士,7614.8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692发表时间:2013-06-01 19:11:21


   我以及远方
  
   故乡在我的心中,永远是一个难解的谜。
   那是些什么样的记忆啊,是父老乡亲,是兄弟姐妹,是那些山岗上一簇簇的野花,是那些布谷鸟清澈的歌声,还是那些树梢上缤纷的彩霞,说不清,说不清,但是这些都将在我的记忆中归去。只有霞子姐的眼泪,只有国强哥的决绝,尚且能够唤起我对于故乡的记忆。
   15年前,也是这样的深秋,我和霞子姐走在通往村外工厂的公路上,白杨树飒飒地站在山岗上,抖擞着还没有落尽的叶子,那些孤独的光秃秃的树枝静默的指向渺远的天空,头顶上的白云匆匆擦亮了我们的梦想,飘向远方。其实,从农村走向城市,对于我们来说,就是走向一种诱惑,走向一种隐隐的期待和恐惧,但是有青春作伴儿,我们并不害怕,心中反而涌起阵阵的兴奋。
   霞子姐扬起了头,我看到了她因兴奋而红了的脸,那张脸像极了艳若云霞的桃花,红扑扑的,真是青春啊;两条大辫子自然垂到腰间,一晃一晃,真是韵味无穷啊;她的眼睛清澈明亮,笼罩着梦一般的轻柔,如秋天宁静的湖水。谁要是能够变成一只飞鸟,飞在这片湖水之上,我想,那应该是天下最幸福的事情。
   我的手被她紧紧地捏着,有点生疼,但她却不容我抽回,她急急地朝前走,全然不顾那些和她打招呼的工友,她今天要领我去见她的车间班长。她一边安慰我,不要紧张,一边让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掠过那些银灰色的轰鸣的机器,迫不及待地寻找着一个叫国强的小伙子,可是那个叫国强的人,却狡黠地绕到了我们的身后,在霞子姐发出一声声叹息的时候,敏捷地捂住了她的眼睛,说,“你猜猜我是谁?”
   她掰开他的手,娇嗔而害羞地望着国强。他们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一下子看到了他们眼底的纯净,这种纯净的光芒像阳光一样照耀着鸟儿翻飞的湖面,湖水荡漾,洒满了金色的祝福,真是美啊,青春的恋情!
   这个叫国强的人,最终做了我的姐夫,霞子姐温柔静美,国强哥聪明能干,他们的爱情珠联璧合,成了十里八乡青年人的一段佳话。
  
   我最终像所有怀揣梦想的年轻人一样,离开了村子,离开了故乡,离开了霞子姐和国强哥的那个工厂,我在大城市里工作、生活和恋爱。我与丈夫的相识就像所有平凡的待婚男女一样,经过介绍人的介绍,一起去公园,看电影,双方没有意见,经了他父母点头,就订婚了,结婚了,迅急如风,快得来不及体味,就有了孩子,就有了家庭的琐屑和尘世之累。
   我一直认为霞子姐和国强哥是天下最幸福的人,那在轰鸣的机器中,由战斗的友谊滋生出来的浓烈爱情,虽然没有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然而一定有彼此惺惺相惜的浪漫,当这种浪漫成为了我心中舍之不去的向往时,我感到了自己情感的匮乏!爱人,难道真是只有在黑夜降临时,才涌向心口的那一声声呼唤吗,可是我有过吗?
   我不知道。
   我抱着孩子问我的丈夫:“还记得我二十二岁的样子吗?因为爱情,我的脸儿,是否也像苹果一样红,我的眼睛是否也像星星一般的亮,我的长发是否也如瀑布一般……”
   丈夫只是笑,说着,“忘了啊,忘了。”
   爱情真的不曾靠近过我的心吗,真的远离了我吗?我也曾经担心过,这种老套的婚姻能不能经受时代浪潮的冲击。为了支撑这个家,丈夫一个人在外漂泊打拼,偌大的房子中只有我的脚步和孩子的咿呀之声,我表面上是一个极沉稳安静的人,可我每天必须要在网络上写下一篇一篇动人的爱情故事,每天必须让那些颤抖的语言靠近自己,必须一遍遍叩问幸福在哪里,不然我就会觉得这一天自己行尸走肉一般,灵魂就会飘离可怜的躯壳,只留下道道的伤痕。我一次次在挂满星星的夜空中,焦灼地叩问,爱情没有归去,永远都不要归去啊!
   日子只沉默地一晃,我就已经在婚姻里生活了18年。我已经习惯了生活的风平浪静,孩子也渐渐长大了,丈夫的鬓角处也有了几根白发,我们偶尔也会因为一些小事情而吵架,有时我会故意把碗打碎,只为倾听那破碎的声音,丈夫摔门而去,过不一会儿,他自己就折回来,也不哄我,哈哈笑着开电视,故意让电视的声音开得震天响,嘈杂之中,我让我沉闷的哭泣搅乱心底的安静,于是我的孩子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说,“妈,别哭了,你看我爸,从来不真生气!就你小心眼儿!”
   我终于明白了日子就应该这么平凡,可是我多想多想走进那些爱情的细节之中,体味那刻骨铭心的爱啊!
   一日,萍萍(霞子姐的女儿)泣不成声地打来电话:“姨姨,你回来吧,俺妈快要不行了!如果,你再迟疑几天,就可能再也见不到她……”
   后面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听清,我只明白了霞子姐就要和我早逝的父母一样,与我永别了。对于故土,我是一只早已飘飞的风筝,寂寞的天空曾经让我迷失了方向,那所有的流浪天涯都与故乡无关!父母的离去,叔父婶母的虐待,寂寞孤独的童年,让我早已厌弃了故乡,因为故乡所要掀开的实在是一幅悲凉的回忆啊!但是这一次,我好像必须要回去,一个在人生的尽头久久呼唤你的人,一定是你在这个尘世中所要依恋的人,回去看看她,我的心也会安静坦然的。
  
   霞子姐
  
   我的车子靠近了我的村庄。远远的,我就看到了一个少女站在村口焦急地张望,那乌黑浓密的黑发披在肩上,白玉一样的脸上镶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她为了不让自己哭出声,洁白的牙齿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嘴唇。
   她看起来多像我的霞子姐啊!
   我摇下了车窗,禁不住喊道,“萍萍!”
   少女回过头,说,“姨姨,你可回来了。我妈,她,她和我爸离婚了……”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她的眼泪就滚滚而下了。
   我跟随少女直奔霞子姐的床边。她已经病入膏肓,整个人瘦得只剩下了一把骨头,脸儿像纸一般的白,眼窝深陷下去,干瘦的手指无力地垂着,我抓住她的手说,“霞子姐,你受苦了,快告诉我,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啊!国强哥,不是说要照顾你一辈子,爱你一辈子吗,他去了哪里啊?”
   可是,我的霞子姐,已经说不清任何一句话!她嚅喏着,两行混浊的眼泪从眼睛里溢出。
   我的叔父婶母也赶到了霞子姐家。
   他们也老了,叔父弓腰驼背,拄着一根拐棍儿艰难地挪移着步子;婶母也已经满头银发,她满脸的皱纹就像退潮的河岸,她搀着我的叔父,蹒跚地向我走来。寂寞无声的时光早已风干了曾经的天光云影,她喜滋滋地向我伸着手,说,“俺家丫子回来,咋不和俺说一声?俺也想让你去俺家住住……”
   面对这垂垂的老人,我的那些仇恨还有什么用啊,泪水一下子涌出了眼眶,在我决定走向村外的时候,我多想听听这句话啊,可是所有的人都看着我走向寒冷的城市,城市里纵有高楼大厦,但哪一间是我的家,哪一间有我的温暖,故乡的布谷鸟躲在深夜的树林里哭泣,云霞飘成了血一般的感叹,在城市的人来人往中,我真的不知道,我最终要给故乡留下些什么?
   婶母断断续续地和我说起了霞子姐。她说,“霞子太傻了,太傻了,也不懂得争,也不懂得抢,偌大的家产,让婆婆争抢了去;好端端的国强,让小妖精争抢了去;那小娘们儿虽然没有给国强生孩子,但是在那个别墅里吃香的,喝辣的,哪管这娘们俩儿!这不,霞子得了脏病(宫颈癌),国强就怀疑霞子在他外出打拼时和别的男人乱搞,于是国强顺理成章地提出离婚,这霞子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不明摆着是国强的阴谋吗?这边婚还没有离完,国强那边已经张罗着和那小妖精结婚了!哎,你说,这霞子过的,这霞子的命,太苦了啊!”
   我接住婶母伸过来的手,什么也说不出来,咽喉好像被一根鱼刺卡住了,冷风从窗户的缝隙中吹进来,漫天的云霞燃烧了天空,红通通的光芒照着每一个人的脸,可是我看到萍萍面对这灿烂的红光却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儿。我向柔弱的少女伸出了双臂,一把拥抱了她,孩子的泪水即刻湿了我的肩头。
   我最终留下来和萍萍一起照顾病危的霞子姐,婶母每天都会蹒跚着走进霞子姐家看我,看我是否吃得好,睡得好,有时还会做点小菜送过来。她临走的时候,总要怯怯的问我,“丫子,你什么时候去俺家啊,霞子家的死人气太浓,你一个女孩子家受得了吗?”
   我的手竟然抖了一下,筷子散落在了地上,婶母和萍萍赶紧俯下身子去拣,在青春少女和耄耋老人交叠的身影中,我仿佛听到了心底的呼唤:回来,回来吧!
  
   霞子姐已经不能进食了。她随时都会像深秋的树叶一样,被风无奈地吹走。她清醒的时候,总会一眼不眨地望着我,似乎她要把对于我的印象带到永恒的冥界之中去。她看着看着,泪水就会流下来……
   忽然有一天早晨,她指着萍萍说,“快,快,快给你姨姨拿——,拿,拿那封信,……”
   萍萍拿出一本书,书里夹着一封没有写地址和人名的信件。
   她目光悠悠地望着我,说,“看看,好吗?”
   我颤抖着拆开信件:
   静香:
   你好,我非常想念你,这么多年,你还好吗?
   可是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我多想看到你啊,因为你是唯一见证我和国强爱情的人,可我却在结婚二十年之际和我心爱的国强离了。我已经看透了人生的一切,所以我没有悲喜,我很坦然,也很安静,不要劝我回头。
   我知道,所有的人都感到不解。我在两年前就查出得了宫颈癌。我一直瞒着大家,其实国强也和我说过,他可以不与我离婚,只要我对于他的外遇不闻不问,我们就可以维持表面上的夫妻情分,他会给我治病,会送我入土,会让我的孩子叫他爸爸,可是,我的眼里容不得半点尘沙啊,我宁愿舍弃生命,舍弃一切身外之物,而只求他的真心!
   可是,他在情与欲之间无法选择,他想要凭借金钱把这两者都揽入怀中,这两者是冲突的吗?我不知道。可是,我老了啊,老了的人只有屈从命运吗?
   我和国强生活了二十年,二十年的风风雨雨为什么抵挡不了欲的侵蚀?感情是什么,感情是挂在嘴边的一句句谎言!我为国强奉养双亲,生养孩子,卖过血,借过债,可不知为什么到头来却换得劳燕分飞,我已经看透了这些,我不认为自己傻,我死得很快乐。
   回首我的一生,我竟然没有什么可以留得下!我向天地发誓,我的身心是清白的,我没有要他家的任何财产,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这就是我对于生命最初和最后的理解。我知道,我带不走国强的心,但是那年那月,我们的相恋,我们那在一起的誓言;我们共同经历的二十年的春秋,我们的萍萍,终要在这世界上留下!
   我要睡了,永远都不会醒来,但是,我还是希望国强在我身边,还是希望萍萍在我身边,但现在已经物是人非!静香,你当年见证了我们的恋情,你说,他会来吗?
   我唯一不放心的是萍萍。在第三者出现之前,我和国强的感情在表面上是很好的,萍萍一直在一种和谐的状态下成长。但是,你知道吗,静香,他和那个女人竟然已经好了十五年,十五年啊,我一点都不知道,都不知道啊,所以他们的结合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挡不住,萍萍也挡不住!
   令我不解的是,国强和那个女人都不能接受萍萍,这个可怜的孩子,曾经因为国强的离去,而自杀过。我知道,她现在心中充满了对于世界的恨,充满了无尽的悲凉和孤独,我多想在我走了以后,有人能够照顾萍萍啊,那样,我在九泉之下也心安了!
   静香,我知道,你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亲人的关怀,十八岁就被迫远离了故乡。还记得吗,当时,是我和国强在火车站送的你,你说,你永远也不要回来,太多的伤心和孤独会让你在故乡的土地上窒息,可是我相信,你会因为我,而不远千里再次来到这里,我为能够看到你而高兴,也希望你能替我照顾萍萍!我走了,永别!保重!
  
   此致
  
   霞子
   2007年7月5日
   信纸被我的泪水打湿,落在地上。霞子姐忽然异常清醒,她把萍萍的手轻轻放在我的手上,柔和安详地望着我们。
   我忽然意识到生命的回光返照也不过几个小时。我问,“萍萍,你爸现在在哪儿?离这里远吗?我一定要见见这个负心人!”
   萍萍说,“姨姨,他不会见你的,他走的时候,已经对我说过,就当他死了的。”
   我没有去看萍萍凄楚的眼神,开动了车子,疯狂地行驶在故乡的大街上。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叫国强的人。
  
   国强与淑美
  
   我来到了国强的住所,那是一个位于城郊的二层小别墅。女主人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在我的印象中,我一直以为第三者都是凶悍泼皮的样子,而我眼前这个叫淑美的女人,慈眉善目,安详柔美,眉宇之间自有一种却上心头的温柔。我说明来意,她竟然也有闪闪的泪光,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使我不忍心对她再说什么。
   国强哥也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他脸上的皱纹像刀子雕刻的一样,深深镌刻岁月的沧桑,他的目光呆滞得像一潭死水,任凭再大的风浪,也掀不起一点微澜了;而他的头发也几乎全白了,雪一般,刺痛了我的眼睛。

共 703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感人的爱情故事,一段不寻常的人生悲剧,其实,造成悲剧的是自己。如果霞子开朗点,大度点,能和婆家人和睦地相处,也不至于造成强子的背叛和家庭的分裂。女人在慨叹命运的时候,在怨恨男人背叛自己的时候,其实也应该检讨下自己。霞子走了,强子老了,而这人生悲剧却给读者留下了无限的思考?什么是爱情?爱情真的是专一的吗?爱情和婚姻的关系是怎样的?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恨情仇,谁也解释不了,“风剪云霞散成绮,正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古往今来,大概谁也说不清吧?一篇很好的作品,作者用细腻的情感,优美的文笔,为我们描述了一段人生悲剧。推荐大家欣赏!赞 【叶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叶雨        2013-06-01 19:12:56
  非常感人的一篇小说,读的我眼泪都流出来了,学习欣赏了!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2 楼        文友:开拓者        2013-06-02 14:00:29
  感谢阅读,并评论!
要作文学的追求者,开拓者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