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笔尖为暖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笔尖】小燕子,穿花衣(小说)

精品 【笔尖】小燕子,穿花衣(小说)


作者:草古 布衣,208.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078发表时间:2013-12-25 17:12:18

(一)
   又一年春天到了,天地间生机勃勃,春天真好!
   可这个春天对于大罗来说,却是灰色的。他的心,仍然浸泡在冬季的寒凉里。
   大罗并不姓大,中国的《百家姓》里也并没有“大”姓的收录。其实,他的真名叫罗德兴。大手大脚大脑袋,一米八三的个儿不是铁塔般的魁伟刚健,而是雨中梧桐一样修长伟岸,加上俊朗的脸上浓眉大眼和时不时大大咧咧的憨笑,他的一切似乎与大字有缘。于是,大家都称他为大罗。久而久之,大罗就成了他的专用名词。
   大罗走在通往新星幼儿园的街道上。快放学了,他去接在幼儿园上大班的女儿燕燕。西坠的太阳用它羞赧的颜色,宁静地照着大罗紧蹙的眉头……中午,妻子又和他吵架了,并且,这一次非常激烈。他的耳畔,反复回响着妻子梁慧充满傲气与鄙视的声音……“……不是我自夸,无论是外表或身材,我梁慧也算得上引人注目。可命运对我不公,当初怎么就昏头昏脑栽在你手里,难道鲜花的归宿注定了与牛屎为伍?……”
   是的,大罗承认,梁慧,不,他妻子,确实算得上标致美女。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身材高挑,姿态娉婷。一颦一笑,一举一止都洋溢着成熟女性的魅力,令人心旌摇曳。大罗想不通,在社交场合笑靥春桃,星眸嗔喜的妻子,怎么回到家里就横生枝节,颐指气使。动辄吆五喝六,语言尖刻,把小小的家,搞得乌烟瘴气。这次,竟把大罗比成了牛屎!
   你是鲜花没错,那我是牛屎吗?大罗心里问着。就算是,也是你这朵鲜花主动恋上了牛屎!他永远也抹不去那段尘封的记忆,跟梁慧结为伉俪无论如何都是意外中的意外。大罗自幼父母双亡,是姐姐含辛茹苦抚养他并供他上学。尽管出身卑微,但青年时代的大罗气宇轩昂,潇洒倜傥,是众多待字闺中少女心仪的白马王子。早在读大学之前,大罗就和同村的姑娘孙玉娥私订了终生。孙玉娥朴素大方,有着小家碧玉的清秀;更重要的,她是大罗儿时的玩伴,两人同一个村子成长,同一所学校上学,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高中毕业后,孙玉娥早早地找了工作,而大罗则凭着优异成绩成为一代天之骄子。青春岁月,风云诡异,大起大落的人生沉浮没有改变他们的爱。年轻的心,盈满了激情,充满了畅想;往返的鸿雁,传递着清纯而炽烈的情感。带着对爱情的美好憧憬,大学毕业后大罗回到了家乡,在县城一家大型企业当了一名设计师。树高千丈,落叶归根。人们都说大罗好样的,不好高骛远,不见异思迁,不数典忘祖。在亲友的支持下,大罗在县城按揭买了住房,五年的爱情似乎瓜熟蒂落,只欠一个花好月圆的良辰吉日。然而怎么也没想到就在罗孙两家亲人紧锣密鼓地为他们张罗喜事的关键时期,大罗石破天惊地向孙玉娥提出分手,而且态度异常决绝,任凭众多亲友苦口婆心地劝说也不回头。后来,人们才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参加工作后的大罗一次酒后意外坠落一口桃色陷阱,而陷阱的设计者就是梁慧。大罗的挺拔帅气和高学历让梁慧如痴如醉。近水楼台先得月,凭着同一单位得天独厚的条件,梁慧主动出击,秋波频频;终于在她的生日宴会上借助酒精的力量俘虏了大罗。清醒后的大罗十分懊恼,在他看来,背叛爱情是最令人不齿的行为,天理难容。可是大错已然铸成,他不愿让自己的肮脏去玷污孙玉娥圣洁的灵魂,纯洁的爱情之花,怎么能绽放于污秽的土壤?于是,带着深深的愧疚与自责,大罗选择了退却。
   孙玉娥,一个为爱痴守五年的清纯姑娘,忍着巨大的痛苦,从失恋的沼泽中顽强走出。在大罗与梁慧结婚典礼前夜,选择嫁给县城早对她心怀爱慕的高中同学奚运河。其实,他们都是同学,奚运河与大罗竟然还是同桌学友,关系一直很好,知道这个消息后,大罗心里多了一份释然,毕竟,他了解奚运河的品行。从此,大罗和孙玉娥,各自进入两个不同的人生轨迹,虽然生活在同一城市,相距也不遥远,却像是隔着万水千山,天各一方。偶尔,他们会在县城的某个角落相遇,比如农贸市场,比如幼儿园……四目相对,星眸流转;浅浅的一笑,囊括了千言万语。然后,在默默的叹息中让背影消失于彼此的视线。他们的心中,所有的念想都汇成一种祈愿:亲爱的,保重!漫漫人生路,风雨多飘摇。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我就知道你忘不了那个妖精。谁知道你背着我做些什么,谁能清楚你们那段罗曼蒂克历史隐藏着什么风花雪月的插曲。口口声声标榜纯洁,那你看看,为什么她的孩子和我家燕燕长那么相像,两个孩子的名字也别有意味,你能解释清楚吗?……”
   梁慧专横独断,唯我独尊,在家里发脾气已是司空见惯。大罗也习以为常了,所以他大多都选择沉默。他知道,在口舌刁钻的梁慧面前,无力的辩护不但洗刷不了自己的委屈,反而会招致更多的挖苦、嘲讽甚至谩骂。自己与孙玉娥,是青天白日下的秋池,清澈见底,没有半点杂质。孙玉娥的孩子叫艳艳,自己的女儿叫燕燕。燕与艳,读音一致,但意思完全不同!更何况,孩子的乳名,是梁慧自己的知识产权,怎么就如此不讲情理呢?不过,大罗也有点困惑,两个孩子年龄个儿都差不多,长相却十分酷似:一式的银盘脸,青果鼻,樱桃嘴,红朴朴的嘴巴就象熟透了的苹果……一次梁慧去幼儿园接孩子,恰逢幼儿园文艺表演刚结束,孩子们都穿着一式的表演服,她叫着燕燕,两个孩子一齐应答,那神态象极了哪本挂历上的双胞胎娃娃。由于有事待办,情急中梁慧竟然抱起艳艳就换衣服,弄得两个孩子哭闹不已。后来还是孙玉娥及时赶来才有了明确区分。也就是从那时起,梁慧就多了一条训斥大罗的理由。大罗百口莫辩,找不出合适的言语解释,谁让孙玉娥曾是自己的恋人呢?一切好像命运捉弄!脸上粘上了没有来由的污渍,听之任之吧,如果擦拭,可能越抹越黑!可大罗不想让无辜的孙玉娥时刻悬挂在梁慧刻毒的唇齿间,所以每遇到这种境况,他才会忍不住辩护一句:
   “树正不怕影斜,我们是清白的……”
   “你正?你清白?谁能相信你的鬼话?只能说你的正和清白用在工作方面。你为公司不分昼夜,不计较个人得失,家里都成了你的设计室了,可这有什么屁用?可笑,正人君子,正得饿死。就你那样教条死板,猴年马月才能升迁?睁开狗眼看看现在什么世道。人家章飞天在你后面进公司,已经混到总经理助理,而你始终原封不动,成天把脑袋埋进文本资料里……”每每骂到这种程度,梁慧会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甚至歇斯底里地吼叫。
   确实,现在的章飞天是企业三号人物,炙手可热,春风得意;但鲜有人知道他和大罗是同学。章飞天初中毕业就混迹社会,不知使什么法子也进入这家公司。从采购供销干起,凭着巧舌如簧,八面玲珑,左右逢源,竟然屡屡获得领导赏识,于是一路顺风,一路飙升,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当学生时代的差等生成为学生班长的顶头上司时,两个人都五味杂陈。一次家庭宴会上章飞天醉意朦胧,喷着酒气凑近大罗:“老同学,天意弄人啊!现在的你不会向老师检举我抄袭作业吧?哈哈,我体会不到学生班长的神气,但你能想像到总经理助理的权威吗?权力和钞票比起奖状与成绩单,孰轻孰重?”大罗血冲脑门,涨红脸刚想说什么,却被紧挨章飞天而坐的梁慧严厉的眼神阻止。只能低下头,听凭章飞天继续山南海北,天花乱坠。临走,章飞天瞟一眼浅笑盈盈,媚眼纷飞的梁慧,拍着大罗肩膀,声音慢条斯里,意味深长:“你还算不错,有绝色佳人夜夜同床共枕。不过,英雄配美女,老同学,别做班长了,踩着我的足迹,做个英雄吧!”
   大罗心痛,痛在梁慧不近情理的讽刺挖苦;大罗心乱,乱在对世态世事的迷茫与困惑。人生每一步都不可预测,这就如同下棋,稍有不慎,就注定了落败;而一旦败局形成,翻盘的几率微乎其微。唉,如果当初那晚拒绝梁慧的生日宴会邀请,如果自己不被灌醉,一时糊涂误入雷池,如果……如果……可人生没有如果,只有冰冷的现实!
   “叮铃铃……”铃声把大罗唤回现实,不知不觉已到幼儿园校门口。眼前,熙熙嚷嚷,人潮涌动。这么多人,都是来接孩子的家长。
   校门徐徐开启,孩子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走出,然后象一只只小鸟,张开翅膀,欢乐地飞向各自的温暖怀抱。
  
   (二)
   “爸爸……”熟悉的,稚嫩的呼唤,仿佛一股春风,吹向大罗。大罗的心,顿时春光明媚,刚才的寒意一时间消失殆尽。
   “燕燕!我的宝贝!”他张开双臂蹲下身子,把眼前这个瓷娃娃一样娇小的身躯抱起,揽入怀里紧紧地拥着,搂着;用满是胡茬的下巴去蹭那圆圆的苹果脸,然后把耳朵移到孩子的胸腔。去聆听天真世界里咯咯不停的快乐音符。
   这一刻,大罗陶醉,大罗快乐,大罗幸福;也只有这一刻,大罗才暂时忘却烦恼与郁闷,看到春天的斑斓色彩!
   “爸爸……”燕燕止住了笑,眨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今天老师教我们唱新歌啦!爸爸,我都会唱啦……”
   “好啊,爸爸最爱听燕燕唱歌。什么歌儿让燕燕这么开心啊?”
   “老师说叫《小燕子》,可我也叫燕燕。”燕燕骄傲地歪着头,忽然用手指着天空,“爸爸你看,就是那天上飞的燕子啊。”
   顺着燕燕的手指,大罗果然看到前方天空一群燕子排着有序的队列,在朵朵彩云下自由翱翔,穿梭翩跹!
   “燕燕真乖,这么快就学会唱了。”大罗亲了一下燕燕红朴朴的小脸,“快教爸爸唱,爸爸也唱《小燕子》。”
   “好的,爸爸,你跟着我唱吧。”燕燕张开小嘴,玉粒般的小牙洁白明丽: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我问燕子你为啥来?
   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跟着孩子的童声,大罗不由自主哼出了声。一细一粗,一唱一应,平和的旋律带着天真烂漫的情调,在街道上飘荡。天空缀满了橙色的鱼鳞,如血的残阳染红了苍穹,也为整个城市披上瑰丽的薄纱。那一群活泼的燕子,仿佛听懂这对父女的吟唱,纷纷停止了飞翔,静静地歇息在空中电线上,宛如五线谱上的欢乐音符,舒展着童真的可爱与纯洁!
   “罗哥!”身后一声招呼,亲切、熟悉而又遥远,像一枚石子击中大罗的心湖。大罗浑身一阵颤动,还没转过身来,肩膀上就传来了燕燕的嫩声嫩气的问候:“孙阿姨好!”
   哦,孙玉娥!是的,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她。七年多了,他忘不了那甜美的声音。曾经的呢喃私语,象一枚种子,深深地埋在大罗心田,哪怕淋上一点点甘霖,也会迅速膨胀,破土而出。记忆被唤回,一股温馨漫上心头,大罗放下燕燕转过身来。
   “乖孩子,真有礼貌!”孙玉娥推着一辆红色的自行车,车篮里放着几只浅绿色方盒子,跨前一步抚摸着燕燕的脸蛋,“可爱的宝贝,和我的艳艳一个样儿。”
   “你是来接艳艳?孩子呢?”见孙玉娥独自一人,大罗疑惑。
   “不,艳艳已被运河接走了。中午回家时,艳艳吵闹着要什么荧光蝶,说是夜里会象荧火虫一样发光。可能是哪位小朋友逮到荧光蝶在园里炫耀了吧。孩子的猎奇心理都很强,所以艳艳闹着要爸爸也去捉。明天是双休日,运河打算带孩子去乡村田野寻找,让我来买装蝴蝶用的透明盒子。”孙玉娥指指车篮,“这种盒子是专为儿童装昆虫标本设计的,也只有幼儿园附近才有卖,所以我就找来买了……”
   “爸爸,爸爸,荧光蝶好漂亮,好可爱,我也要,我也要……”听懂了荧光蝶的燕燕仰起小脸,抱着爸爸的腿摇晃着。
   “哦,好的,爸爸一会就去买盒子,明天也去给燕燕捉荧光蝶。”
   “爸爸真好!”燕燕欢呼雀跃。
   “不必买了,”孙玉娥笑了笑,“玩具店老板碎钱不够找零,我就多要了两只。燕燕喜欢,那就送一只给孩子吧!”
   “谢谢阿姨!”燕燕接过那只精致的小盒,宝贝似的搂在怀里,圆圆的脸绽成了烂漫的春花。
   “那怎行?你也是买来的。多少钱一只?告诉我,我给你钱!”
   “罗哥!啥时变得这么小气了?”
   罗哥!罗哥!多亲切的呼唤,听在耳里,荡在心间。同样的场合,他们也曾碰面,但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交流。
   “刚才你和孩子唱《小燕子》,我跟在你们后面听了好久。原本不想惊动你,却被你们浓厚的父女之情深深感染。我家奚运河也是,不知道多疼爱孩子了。”孙玉娥甜美的声音透着欣慰。
   奚运河,你小子多么幸运!本来……大罗使劲压抑着心绪,故作平静地说:“这首歌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早期作品,写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曾唱遍大江南北,迄今仍然经久不衰,为孩子的世界源源不断地提供能量。其实,我们都会唱,只要进过校门的人基本熟悉这首儿童歌曲。但现在跟着孩子唱,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孩子是未来,是希望,是父母的心肝宝贝,一点都没错啊!看你们爷儿俩开心的样子,罗哥,我想你的生活一定非常幸福吧!”
   幸福?幸福是什么滋味?大罗心头掠过梁慧声色俱厉的神态,又闪过年少情狂时那幕不堪回首的场景,我幸福吗?我与幸福失之交臂,错过了,永远错过。现在的我身心疲惫,却不知道未来是什么?一种又咸又酸又苦又涩的感觉突然间直冲鼻腔,眼前的行人与车辆,楼宇和商铺,瞬间模糊。大罗一声不吭,狠狠地把头扭向一边。

共 13688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大罗和孙玉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私定终身。不料,梁慧近水楼台,主动出击,秋波频频;终于在她的生日宴会上借助酒精的力量俘虏了大罗。从此,大罗和孙玉娥,各自进入两个不同的人生轨迹,虽然生活在同一城市,相距也不遥远,却像是隔着万水千山,天各一方。偶尔,他们会在县城的某个角落相遇,比如农贸市场,比如幼儿园……四目相对,星眸流转;浅浅的一笑,囊括了千言万语。然后,在默默的叹息中让背影消失于彼此的视线。他们的心中,所有的念想都汇成一种祈愿:亲爱的,保重!漫漫人生路,风雨多飘摇。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失恋之觞,妻子责难,痛失爱女,意外失业,婚姻崩溃……一连串沉重的打击,将会给这个苦命男人造成怎样的影响?这个故事,是现实中真实存在的现象,饱含着浓浓的血与泪。如果认真阅读,一定会唏嘘不已,从而衍生更多的思考!小说构架稳实,情节曲折,主题鲜明,令人启迪!好文,推荐赏析!【编辑:航帐】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31226002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航帐        2013-12-25 17:13:39
  感谢草古老师支持!祝圣诞快乐!
我手写我心! 航帐文友群:231199696,欢迎参与交流!
回复1 楼        文友:草古        2013-12-26 12:00:32
  感谢社长,问好!
2 楼        文友:lygjhcs        2014-04-16 10:38:16
  欣赏学习,问侯草古老师。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