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笔尖为暖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笔尖】小燕子,穿花衣(小说)

精品 【笔尖】小燕子,穿花衣(小说)


作者:草古 布衣,208.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075发表时间:2013-12-25 17:12:18


   “对不起,罗哥,我不该问这些!”细心的孙玉娥随即察觉出自己的失言给了眼前这个男人狠命的一击。男儿有泪不轻弹,他眼眶里迅速漫上的泪水告诉她这一击是多么的沉重?这种感觉自己也曾品尝过,那就是痛入骨髓!尽管如此,她一直惦记着那个罗哥。毕竟深深相爱过,他好吗?他快乐吗?无需多说,自己的判断完全错了,她最担心的问题已经有了确切答案。真不该问啊!现在,回避才是最好的选择。
   “罗哥,时间不早,我该回去了,多保重!”孙玉娥说着,心情沉重地跨上了自行车,冲燕燕摆摆手。
   “阿姨再见!”小燕燕的道别唤醒大罗,他的目光随着那辆红色的自行车移动,直到那片红色消失在拐角。终于,两颗大大的泪珠滚下,滴落在孩子脸上。
   “爸爸,爸爸,你怎么哭了?爸爸不哭,燕燕一定听话,燕燕一定做个乖孩子,做爸爸的好宝贝!爸爸不哭……”燕燕仰头看着爸爸,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傻孩子,爸爸没哭,是风把沙子吹到眼里,让爸爸模糊了视线,认不清方向。”大罗挤出笑容,弯腰抱起孩子,“燕燕的歌真好听,来,我们再唱小燕子,唱着回家!”
   “咯咯咯……”燕燕破涕为笑,把小脑袋枕在爸爸肩头唱起来。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穿过一条街道,拐过弯来,眼前出现一片热火朝天的场景,隆隆的机器淹没了父女俩的歌声。夕阳下,一幢摩天大楼,正在紧张的施工。几天前还不过七八层高,今天再看又向上窜了一大截。这小小的县城,在时代汹涌的浪潮中,不甘沉寂,大踏步地向前迈进。大楼两侧各是一块空旷的开阔地,各种各样的建筑材料间隙里,顽强地生长着簇簇小草。一些不知名的小花,色彩缤纷,兀自摇曳……走过这段工地,就到家了,大罗心里清楚。
   “爸爸,荧光蝶,荧光蝶……”燕燕的声音里一连串惊喜!
   顺着燕燕的手指,大罗果然看到两座砖堆阴暗的夹缝里正飞舞着几点淡绿色的蝴蝶,缠缠绕绕,缤纷迷离。这种蝴蝶较少,孩提时在田野里见过,捉过,玩过。好多年没见过它了,没想到在这喧闹的城市竟然也有它们的身影。多可爱的小生灵,与世无争,蔑视红尘喧嚣,活出了自己的潇洒与精彩,难怪孩子们都喜欢!
   大罗一阵激动,他拿过燕燕手里的昆虫标本盒,说:“燕燕,站在这边上别走动,爸爸去捉荧光蝶,捉了给你和艳艳一起玩!”
   大罗脱下上衣外套,猫着腰钻进砖堆夹缝。他想用衣服作罩子,在荧光蝶最多的地方来个一网打尽。没想到这些小家伙警惕性极高,大罗刚一进来,一下子全飞散开了。大罗左扑右挡,扑落三四只。大多荧光蝶逃向夹缝深处,那头没有光亮,没有光亮就没有出口,大罗想多捉几只,于是跟着追去。
   一只被扑散的荧光蝶翩翩飞落燕燕脚边,在地上扑腾,显然它是受了伤。多漂亮的蝶儿啊!燕燕好喜欢,连忙弯腰去捡。刚要捡着,它又挣扎着向前飞,飞了两步又跌落地面,燕燕再次跟上去捉,想不到它又挣扎着飞起,就这样,燕燕忘记了爸爸的嘱咐,跟着那只荧光蝶,一点一点地靠近了大楼建筑工地。
   突然,大楼上方传来惊慌的叫喊:“下面的人让开,扣件掉了。”
   原来一只钢铁扣件不知是谁随手搁置在井架钢板上,由于井架处于作业之中,剧烈的震动让扣件跳动着移向边沿。当有人发现这种危险时,惨祸已经无法避免。
   钢铁扣件从几十米的高空坠落,不偏不倚击中燕燕的后脑。“啊——”一声惨叫,可怜的小燕燕正处于楼基的斜坡上,被突如其来的强烈惯性冲翻了两个跟头,一头扑倒在地。
  
   (三)
   工地上的机器纷纷停止转动,一切都安静下来。纷杂的脚步声传递着惊慌与不安,一声声焦急的呼叫隐隐地传进大罗的耳鼓。
   “120,120……城西在建银行大楼工地……一个小女孩被扣件砸中……情况危急,请火速派车救援,越快越好……”
   什么?小女孩?扣件砸中小女孩?大罗钻出砖堆夹缝,一看燕燕站立的地方不见孩子人影,心像是被人猛地扯了一把,他慌忙向工地冲去。
   楼基斜坡边沿,小燕燕头部朝下,静静侧卧着,淡黄的头发沾着零星的泥沙与草屑。双目紧闭,微张的小嘴溢出白色泡沫,点点鲜血顺着后脑发稍滴落,在地面形成一汪红色的小池,慢慢向四周扩散。胖乎乎的小手指头,紧紧捏着一只荧光蝶……刚才还活蹦带跳的孩子,怎么一下子就躺在血泊之中?
   大罗疯了一样分开人群,刚奔到孩子面前,却又大叫一声,一头栽倒在地。脸色铁青,两眼翻白,牙关紧咬,四肢抽搐,众人七手八脚地刚要上前护他,他又挣扎着爬起,跌跌撞撞地扑向孩子。躬下高大的身躯,抱起没了气息的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贴在心窝。
   “燕燕,燕燕,我的小乖乖,我的心肝,你怎么了啊?我的娃,别吓爸爸,爸爸也怕呀……燕燕,你醒醒,醒醒啊……”大罗腾出左手死命锤打自己的脑袋,仰面发出慑人魂魄的嚎叫,“苍天啦……你这是怎样的待我?你是在硬生生地要我的命啊……”
   小燕燕走了,一朵可爱的蓓蕾就这样凄然凋谢!
   无论是在城里,还是乡下,当地都有一种不成文的风俗,那就是长辈不能给晚辈送葬,尤其是未成年而夭折的孩子。一切安葬程序,只能由殁者的直系、旁系平辈或下辈人完成。据说如果违俗,那么长辈就会厄运不断,严重的还会折寿。这种习俗或许滑稽可笑,也显得不近人情,但细细想想,却有它的好处。死者入土为安,也就意味着诀别,从此真正与亲人阴阳两隔。不在现场亲眼望着黄土一点点地覆盖孩子的棺木,死者的长辈多少可以有效地抑制伤痛,这就如同一粒缓释胶囊,把痛苦和哀伤程序化,从而一点一点地稀释。
   然而,大罗自始至终承担着丧女的巨大痛苦,他成为打破这种风俗的第一人。这在当地,无疑是一种新闻。所以燕燕下葬那天,围观的人很多。大罗拒绝所有人帮忙,独自扛着装有燕燕尸体的木箱走向墓地。他把燕燕的坟墓选择在乡下一处背风向阳的河滩。这里一片宁静,有树,有草,也有花,更重要的,还偶尔看到翩翩飞舞的荧光蝶。春天来的时候,燕子也会来,孩子可以在明媚的阳光下,在温和的微风中,望河水潺潺,看蝴蝶翩跹,听燕子呢喃,然后,然后……轻轻地哼唱《小燕子》……尽管围观的人很多,但场面一点也不喧嚣,反而是出奇的肃穆,所有人脸上都是清一色的悲伤。这种场合,人们的心情跟主人保持高度一致。其实,大家关注的焦点不在大罗冲破风俗的行动,而是想看看一位父亲如何一点一点地完成亲情永别的仪式……终于,在人们的叹息中,一座小小的坟茔成型了。人们一定以为大罗接下来会号啕大哭,甚至哭倒在孩子的坟前。然而没有,大罗的脸,显然挂着悲伤,但通红的眼睛里已不是绝望的神情,和燕燕遇难的那天情形完全不同。那张脸,胡子拉碴,一片憔悴,仿佛是枯水期的河床,只留下洪水咆哮汹涌流过的痕迹。好久好久,大罗从怀里掏出两样东西放在女儿坟前:一只昆虫标本盒,透明的盒子里能清晰地看到几只可爱的荧光蝶;另一件是MP3播放嚣,大罗按下播放键。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熟悉的旋律,飘逸着天真无邪,烂漫美好。然而此刻,它却是一首沉重的挽歌,听在耳里是那么的凄婉悱恻,如同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拨动着人们哀伤的心弦,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潸然泪下!
   歌曲放完,大罗蹲下身,像抚摸孩子头顶一样轻轻抚摸坟茔的土帽:“孩子,爸爸爱你,妈妈爱你,老师爱你。你安心地上路,记住爸爸的话,走路靠边,小心路滑,还要注意头顶防砸……”
   “孩子,爸爸爱你……”几个小时过去了,大罗就这样反复念叨着。怎么劝,他都不起身;他不走,人们也不愿离去,围着那堆土丘,陪着他叹息,陪着他默默流泪。最后还是孙玉娥两口子硬拉生拽,大罗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没有了孩子,家空荡荡的。这个家,从来就不是大罗温馨的港湾;如今,飞来的横祸夺去了女儿花一样的生命,他唯一的欢乐源头戛然而止,就此枯竭。丧女之痛,如此撕心裂肺,如此令人痛不欲生。梁慧把一切罪责都算到大罗头上,与他的关系愈发紧张。如果说以前梁慧羞辱大罗还有意避着孩子,那么现在的她根本无所顾忌。哭闹,辱骂,甚至劈头盖脸地砸来的各种物器,只要能渲泄心里的伤痛与怒火,她都毫不留情地倾泻而下……大罗默默地承受着,忍耐着;有谁知道,他的心,早已碎成齑粉,血肉糊模。以前,他心里埋怨梁慧缺少温情;但现在,他极力强迫自己去读懂一位母亲的心!
   从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到肇事施工单位赔偿,燕燕的死亡索赔过程都由梁慧一手处理。大罗隐隐知道梁慧获得一笔不菲的赔偿款,却根本不去过问。只是不明白梁慧为何这种当口理会这些事。自己的骨肉永远走了,再也听不到那天真无邪的欢声笑语,与亲情的伤痛相比,再多的金钱又能如何?
   大罗在床上躺了二十多天,才在公司的再三催促中返回工作岗位。可是,坐到办公桌前,他无法驾驭思维。以前轻车熟径的程序与数字,在眼里似乎变成了浩淼星辰。他努力调控自己,却无济于事。图纸设计上的错误无法通过核准,也是一种根本就不能原谅的失职。他接二连三的纰漏,与原来的大罗大相径庭,在同事间引来了诸多猜忌与质疑,最终惊动了公司高层,他受到总裁的亲自召见与警告。看着公司因自己蒙受着损失,大罗十分自责,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在总经理怒不可遏的咆哮声中机械地道歉,再道歉。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下午大罗都没回家,他泡在办公室设计着一张最新产品图纸,这回,他格外谨慎。饥饿,疲惫,困倦,全然不顾,不能再出错了,他心里不时提醒着自己!当完全确认了没有任何误差时,刚好到了下班时分,大罗拿着图纸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请坐!”经理的脸一反常态地露出笑容,并倒了一杯水递上。见大罗一脸惶恐与惊愕,轻轻地拍着大罗肩膀,又重复了一句,“大罗先生,请坐!”
   大罗仍然呆立着,他不敢坐,连日来的训斥,让他对眼前这张肥胖的脸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经理,下一批产品图纸我设计好了,这次,我经过认真计算,不会再有任何问题。”
   经理摆摆手,接过大罗递上的纸张,看也不看就放到一边,然后点燃一支香烟:“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但同情不能代替工作。现在,首先告诉你一个意外消息,原总经理助理章飞天离开了我公司,在距离我们并不遥远的省城广市另起炉灶,开设一家属于自己的私人公司,经营项目与我们完全一致!”
   “无耻!”大罗骂了一句。
   “他的公司已经开张,而且规模不小。但那小子如此顺利,大罗,你功不可没啊!”
   “我?……”大罗云里雾中。
   “嗯,商场如战场,他那里我刚放了内线,现在他的一举一动我都了如指掌,真正的角逐还在后面。”经理点点头,“我们都敬佩你的敬业精神。可你的妻子梁慧不但支持了他一大笔上马资金,还把你以前带回家的所有图纸都进行了复印,我公司的完整数据现在都成了他的内部资料,有了这种克隆途径,那小子得心应手,想不风生水起都难啊!”
   “也许你是无辜的,但是,公司的机密经你手里流失,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经理用手指弹着桌面,每一句话都象炸弹,“你知道泄露商业机密是违法的吗?不过,念你在我们公司工作多年的情份,我们可以放弃追究你的法律责任。但你近日的状态与情形提醒我,你已经完全不能再胜任设计工作。所以,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从现在起,你正式被我公司解聘……”
   大罗不知道如何走出了经理办公室,他跌跌撞撞地向家里赶去,她要当面问问梁慧为什么要这样做。可当他踉跄地打开家门时,眼前的一切象钢鞭一样抽打着他的心。
   家里一片凌乱,梁慧所有的衣饰都不翼而飞。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留条,上面是梁慧的笔迹:
   “大罗,我走了,请原谅我不辞而别!结婚七年,我们同样走不出七年之痒的魔咒!其实,我们的结合原本就是一个错误。这些年,你没有感受到幸福,我也很痛苦。以前,为了孩子,我们都努力维持这个家。现在,孩子去了,我们的婚姻已没有任何延续下去的内在条件,分道扬镳成了必然,这对你我来说都是一种解脱……家里的一切都归你,但孩子的赔偿款我得带走。孩子夭折在你手里,你没有资格,也没有任何颜面去支配这笔资金……”
   天旋地转,金星飞舞。整个屋子都像在摇晃,在倾斜,大罗眼前一片漆黑。他连连后退扶着墙壁,才没倒下。
   “哐啷”,挂在墙壁上的相框被碰掉在地上,玻璃碎了,照片却仍然清晰,那是一家三口的合影。
   “都去了,哈哈哈哈……散了,嘿嘿嘿……哈哈……我的燕燕,嘿嘿……哈哈哈……”凄惨的声音,一会儿高,一会儿低,一会儿长,一会儿短,回荡在屋子里,像魍魉的呻吟,摄人魂魄,令人心里发紧,头皮发麻。
  
   (四)
   过了春节才几天,春天的姿态已经逐渐显露。那种不动声色的生机,躲在街道两侧修剪过的树木枝头上,埋在小区整齐划一的苗圃土壤中,甚至温情脉脉地含在灿烂的阳光里。它们深藏着,隐匿着,悄然无声地积攒着活力,蓄势待发。

共 13688 字 3 页 首页上一页123
转到
【编者按】大罗和孙玉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私定终身。不料,梁慧近水楼台,主动出击,秋波频频;终于在她的生日宴会上借助酒精的力量俘虏了大罗。从此,大罗和孙玉娥,各自进入两个不同的人生轨迹,虽然生活在同一城市,相距也不遥远,却像是隔着万水千山,天各一方。偶尔,他们会在县城的某个角落相遇,比如农贸市场,比如幼儿园……四目相对,星眸流转;浅浅的一笑,囊括了千言万语。然后,在默默的叹息中让背影消失于彼此的视线。他们的心中,所有的念想都汇成一种祈愿:亲爱的,保重!漫漫人生路,风雨多飘摇。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失恋之觞,妻子责难,痛失爱女,意外失业,婚姻崩溃……一连串沉重的打击,将会给这个苦命男人造成怎样的影响?这个故事,是现实中真实存在的现象,饱含着浓浓的血与泪。如果认真阅读,一定会唏嘘不已,从而衍生更多的思考!小说构架稳实,情节曲折,主题鲜明,令人启迪!好文,推荐赏析!【编辑:航帐】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31226002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航帐        2013-12-25 17:13:39
  感谢草古老师支持!祝圣诞快乐!
我手写我心! 航帐文友群:231199696,欢迎参与交流!
回复1 楼        文友:草古        2013-12-26 12:00:32
  感谢社长,问好!
2 楼        文友:lygjhcs        2014-04-16 10:38:16
  欣赏学习,问侯草古老师。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