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东北风情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东北】《天空之城》(小说)

精品 【东北】《天空之城》(小说) ——中篇小说


作者:七月天堂 秀才,1385.7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765发表时间:2014-04-01 16:36:10
摘要:凌丁洋带着全县人民的厚望,揣着那些分角俱全的家当从大山里走出,来到了这座北方的大都市,读进了最好的专业之一“土木工程”。交完一学期所有费用之后,凌丁洋的手中仅剩下了75块钱。未来的三年?他望向蓝天,那遥远处的一朵白云下,父亲疯疯癫癫站在地头连蹦带跳,母亲则正领着妹妹秋收。她们的草帽下,是一张张赤红的脸,是妹妹也同样怀揣的希望和梦想。


   第二天,她就把凌丁洋带到了自己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在我这里工作吧!我给你半工半读期间最优厚的条件和待遇。”
  
   这个大凌丁洋十五岁的校友师姐,有着尴尬的婚姻,她不过是香港丈夫在内地设置的偏房和产业投资的管理人而已。最近一两年里,那个小老头已经不能坐轮椅飞来飞去了。
   一个美丽的夜晚,她把凌丁洋带到了天堂一样美丽的高耸云端——红酒,钢琴,西餐还有三十层高楼下的灯火、车流……
   “告诉我,我还美丽吗?”她笑盈盈地看着他。
   “你,很美。”凌丁洋手足无措。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可以吗?”
   “什么?”凌丁洋一愣,不知如何回答。
   “我爱上了你。”她有些羞涩“我尝试压制我的爱,但是,没有成功。”
   凌丁洋低下了头。
   她盯着凌丁洋。“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我也不奢望占有你一辈子的时间,只到你毕业为止。好吗?有这两年,就足够了。”
   凌丁洋慌乱得不知所措。
   “我负责你学业的所有费用,如果考研,那就更好了,我们就再延长三年。” 她把脸凑向凌丁洋,十分恳切。“一起生活吧!行吗?”
   凌丁洋慌乱地不知是摇头好还是点头好。
   “是同意吗?”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凌丁洋看着女人,满面羞红。良久,终于点了点头。
   她留下了眼泪“多谢!多谢你!” 她拉着凌丁洋的一只手,放到脸边,凌丁洋的手,很快就湿了……
   这个如昙花一样的女老板成为了凌丁洋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可是没多久,她竟在一次车祸中意外死去了,她那辆进口的德国豪车,在高速上成了一堆散碎的铁片。
  
   凌丁洋继续回到打工求学的境遇中苦苦挣扎。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学校门前一家酒吧里的歌手,引领着他走向了男妓的道路。就像很多女大学生步入了红尘一样,这个社会告诉他们:笑贫不笑娼!
  
   不知为什么,足有三个月了,那个美丽富婆一直没有给凌丁洋打电话,更没有带着她的傻女儿开车来找他。凌丁洋心里竟然空荡荡的,这种空,跟金钱没有关系。
   初秋的一天,凌丁洋刚刚报上名,正准备奋力半年迎接考研的时候,她的电话打进了他的手机。
   “能出去吗?老地方。”
   “又换手机号码了!我还以为你们母女对我不感兴趣了呢!”
   “怎么会呢!希达想你都要疯了。这次是五天,你准备一下吧!”
   “这么久,我正准备考研呢!”
   “带着你的书本材料,白天你学你的,晚间辛苦一下就早点休息,这对你是很有好处的。”
   凌丁洋笑了。“好吧!”他没能经得住那优厚待遇的诱惑,其实,也想见见她们娘俩。
  
   她的车子停在大学侧门不远的一个隐蔽处,凌丁洋拉开后门钻了进去。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习惯跟那个女孩坐在后排座了。一上车,那个一贯安静的傻女孩儿竟然兴奋得双手拍打座椅,两脚使劲地跺着地面。凌丁洋一只手穿过她的秀发抚摸着她的头。女孩儿立刻条件反射地开始解自己的衣扣,一粒一粒的很认真。凌丁洋急忙制止,“希达,先不脱衣服,天黑的,等天黑才(再)脱衣服。”女孩儿很听话,她停了手。然后用力抱住凌丁洋,她手臂的分量令凌丁洋吃惊。他知道,从这女孩儿单纯的思想和原始行为里所表现出来的,那是她最真实的情感——她想他。凌丁洋几乎掉下眼泪的感动。于是,他也抱住女孩儿,任她在自己脸上胡乱亲吻,任凭她的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凌丁洋没有任何反感。
   女人回过头笑了。“我说希达想你了嘛!”
   凌丁洋笑了。“希达想我了是吗?希达想我了?”
   傻女孩眼里不但有表情,视乎还有眼泪。虽然这些只有凌丁洋能看得到。
   “希达最近乖不乖呀?”凌丁洋用纸巾擦去她脸上的一颗鼻涕残渣。
   女孩儿用眼睛看凌丁洋,直视的那种,傻子很少有这种眼神儿。
   “希达瘦了,妈妈没给你饭吃吗?”凌丁洋轻轻拍着她的脸颊。
   女孩儿白皙的皮肤上泛着红润。
  
   路上,傻女孩儿枕着凌丁洋的腿睡着了,两只手还拽着他的一只胳膊。
   中年女人一边开车一边从包里掏出一个银行卡递给凌丁洋:“这里边是二十万,你的名字。密码:六个一。”
   “什么意思?这么多!”
   “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陪希达了,这五天里,我希望你每天都给她性爱。”
   凌丁洋吃惊地看着她。
   “过多的就别问了,你赔好她这五天就行了。”
  
   自从到了那所别墅,电视里一个短发的天气预报女孩儿就开始每天站在地图前指着东南部宽阔海域的一个箭头说:“一股强劲的台风,可能将从我市登陆……”
   那几天,这座沿海城市的天空始终阴沉沉的。第四天的中午时分,终于狂风呼啸了,暴雨滂沱着,象天漏了一般。
   海,“轰隆隆”地怒吼着,如同仇人似的把那些浪高高举起,举得像眼镜蛇的头颈,然后重重地摔在岩石上,粉身碎骨地变成了粉末。风,粗声狂叫着展示自己帮凶的身份,它如同一个找不到家的酒鬼,从大海手里接过半瓶残酒,然后在陆地上挨家挨户地拍打着门窗,毫无教养没有一点礼貌。雨,象被抛弃的情妇,一路嚎啕一路抱怨,摔摔打打地诉说着破裂的情感。激情如柱地顺着房檐、屋脊、落地窗“哗哗”地往下淌,形成股股洪流,然后,又风骚地扭动着曼妙的身躯,没有记性地重新回到大海的怀抱。
   初秋的夜,来得有些早,何况又是这样的天气。才傍晚五点钟,屋外就已经暗了下来。
   凌丁洋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新闻。八点左右,停电了。周围一片漆黑。一定是台风刮断了电线或损坏了变压器。他们三个人只得点燃室内的两棵烛台。
   电视没有了,空调也没有了,屋子里又冷又暗。那母女俩抱在一起,缩在沙发上,今晚的眼神儿格外嬴弱可怜!女人说什么都不回自己房间,非跟他们俩赖在一起。于是,三个人都披着棉被,挤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有女朋友吗?”女人问。
   “没有。”凌丁洋说。
   “没有也好!大学恋爱,成不了。”她把脸放在膝盖上,一脸的青春年少“天南海北的,分手时也痛苦。”
   “是啊!都成不了。”凌丁洋回答。“每年毕业季的火车站台上,太惨!”
   他们俩的目光都茫然地望向巨大房间里正前方的黑暗深处。良久。
   “快毕业了,想好去哪里吗?”
   “还没有。反正远离这个城市,走得越远越好!永远都不会来。”
   巨大房间里,正前方的环形木制楼梯蜿蜒盘旋着爬上二楼,它的身下,一大盆南方阔叶植物在黑暗深处张牙舞爪。
   “嗨!” 她叹了口气,“明白你的想法。理解!”她站起身,取出一瓶法国轩尼诗XO。 “中国大着呢!哪里都是好地方,只要你是个好样的,去哪儿都行。”
   凌丁洋笑了。
   她熟练地开启,然后倒了两杯。
   “之前,您是怎么知道我是大学生的?”凌丁洋接过女人递过来的酒,问。
   “经常喝白兰地吗?”她笑眯眯地,没有立刻回答凌丁洋刚才的问题。
   “混酒吧的,什么酒都喝。但这样的好酒,第一次。”
   “你想加冰还是矿泉水?”
   “这么冷,还是加矿泉水吧!”
   “我是什么都不想加了,天太冷!”
   “那我也什么都不加。”
   她举杯示意着碰杯,喝了一小口,然后慢慢咽下。“不但知道你是大学生,还知道你是哪个大学的,读的是什么专业。更知道你很优秀!”
   凌丁洋盯着她的脸,烛光下,她的目光柔和。
   “否则,怎么会找你来陪希达并给你那么高的报酬。”她窃笑着又喝了一口。
   凌丁洋也笑了。“知道你手眼通天,一定是先调查我了。”
   她神秘地轻声说,“一个熟人。是熟人推荐的。”
   “谁呀?”凌丁洋也喝了一口杯中的酒。“这外国啤酒劲真大!”他学着小品里的台词感慨着。“口感奇特无比!”
   女人被逗笑了,很妩媚。“你的一个老相好告诉我的。”
   凌丁洋沉思了一会儿,“哦!只有那个阿姨知道我的细情。她人挺好的!”
   “是啊!她人挺好。”女人眼里瞬间闪出一股难以琢磨的光亮。
   “那个阿姨怪怪的,她从不要求我陪她做爱。上了年纪的女人,往往有很多隐私。像我们这种人,只要挣钱就是了,太多的不会问,尊重客人是根本。”
   “那你们都干什么呀?”女人笑嘻嘻地充满好奇。把脸靠近凌丁洋,故意压低声音问:“不做爱还能干什么呀?你们!”
   “那阿姨只是要求我陪着她,逛街,聊天,吃饭什么的。最亲近的时候,也无非就是躺在床上搂着我的一只胳膊,或偎依在我的胸前。听我讲故事,学校里的,家里的,只要是我的事情她都爱听。那阿姨挺善良,我的一些遭遇,她经常听着听着就掉下了眼泪。有时候,恍惚间都觉得我们就象前世的母子。呵呵!”
   “是啊!她心地善良!”女人点燃一根香烟。
   凌丁洋苦笑了一下,“拜托,不要跟别人讲我的事儿,即使将来我毕业后要永远离开这个城市,但也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这段不光彩的历史。”
   “不会的,你放心好了。”女人假装很神秘地小声回答。
   “谢谢你的理解。”凌丁洋放缓了语气,笑了。
   “我不但知道你的贫困家境更知道你的坎坷经历。你挺可怜的!”女人恢复常态语气。
   凌丁洋低下了头。
   他们俩都沉默了,都一口一口地默默喝酒。屋子里长时间的冷场。
   良久,凌丁洋起身到房间里又拿出两个毛毯,一个递给女人,一个给希达盖在了腿上。“希达出生时就这样的吗?”凌丁洋漫不经心地问:
   女人抬眼看了看凌丁洋,沉思片刻,她把香烟掐灭,仰头喝干杯里的酒,然后起身来到墙边拎起一只斜靠的吉他,随手拨动琴弦。《天空之城》轻轻弥漫开来。
   ……主旋律过后,女人轻拨和弦,眼睛看着凌丁洋。“给你讲个故事吧!”凌丁洋举杯点头。
   “有一个女知青,她下乡的那年,才十七岁。”女人轻声细语,腔调幽怨……
   “十七岁,多好的年龄啊!现在的孩子本该坐在教室里读‘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回’呢!”烛光照在她美丽的脸庞上,显出她年轻时的娇媚。
   “她是个黑五类家庭的孩子!母亲名门之女,大家闺秀。父亲毕业于黄埔,才华横溢,风流倜傥,是国民党中的少壮将领。48年末被俘于淮海战场上。解放后,这个家庭万劫不复了。进入六十年代,父亲基本就在监狱,母亲领着她和年幼的妹妹过着孤苦而又凄凉的生活。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七十年代初下乡到了深山农村的青年点里,她的生活可想而知。”
   “我是农村出来的孩子,懂得的。”凌丁洋微微点头,给女人的空酒杯里倒满酒。
   “每天繁重的农活,累得她几乎‘奄奄一息’,她都要丧失继续活下去的勇气了。好在这时,有一个同样家庭成分漆黑的男孩子在她心里点燃了生活下去的火种。他们相互照顾相互依偎相互取暖,他们一起盼望着没有盼望的未来。五年,扎根农村的五年中,他们默默忍受默默支撑。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重复着简单而枯燥的劳作。每天清晨早起,就已知回归时的傍晚落阳。一批又一批成分好的或家长有门路的男女青年们被抽回城市,或参军,或上大学,或进工厂。那些梦一样遥远的指标却永远也不会落到他们两个人的身上。他俩默默发誓,回不去城市,就一起生活在这穷山僻壤里,只要能终身相守、生死相依也就值了。闲暇之余,他们俩坐在地头、坐在山顶或坐在小河边,那男孩儿文采四溢,经常给他背诵古文诗词,其中的《孔雀东南飞》最让女孩儿感动!‘两家求合葬,合葬华山傍。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仰头相向鸣,夜夜达五更。行人驻足听,寡妇起彷徨。多谢后世人,戒之慎勿忘。’呵呵!”女人弹着吉他吟诗,声情并茂,竟然韵律和谐、音色动人。
   “焦仲卿和刘兰芝的故事流传千古,长诗的结尾段落确实感人。但古人的诗句情境都不如姐姐你的朗诵优美,琴弹得更是精彩!姐姐真可爱!”
   “小屁孩儿,油嘴滑舌。”
   “后来呢!继续说!”
   女人喝了一口杯中的酒。手,随意拨弦。“后来,那男的却背叛了女孩子,为了摆脱繁重的体力劳动,娶了大队书记的女儿。当上了村办小学老师。”
   “怎么会这样!”
   “再后来,那个心灰意冷的女孩儿,用处女之身迎对公社(革委会)主任,换取了一个回城的名额。从此,人生改变,身心凋零。”女人低头弹奏,那凄苦的音律卷携着万千的过往穿越着不堪的昨天。“一群傻孩子啊!两年后,全国的大返程就开始了,他们为之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其实,他们俩是被公社主任和大队书记合伙给骗了。主任和书记早就已经知道政策有了变化,更清楚不久就会知青全部返城。这两个卑鄙小人,仅仅就是为了书记的文盲女儿想嫁给那个有文化的知识青年而已。他们不但拆散了一双好姻缘,摧毁了两颗年轻的心。更严重的是,造成了两人间的误会长达将近二十年。一颗报复的心,深埋半生啊!差点毁掉了下一代人的生活。”
  
   遥远年代东北山区的一个夜晚,星稀月暗。
   生产队队部里,桌前端坐着披着军大衣的公社主任。他旁边土炕上,盘腿卷着旱烟的是大队书记。地上,低头站着一个蓬头垢面的文弱青年。微弱油灯光亮在他俊俏的脸上上下跳动。
   “就你们俩那点花花肠子,别以为神不知鬼不脚(觉)的。你们想结婚生子?两个黑五类的种子能生出小红花?笑话!难道再给我们公社增添黑五类名额?休想!别说生产队里,我们公社都不会给你们开结婚介绍信。”

共 22014 字 5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
转到
【编者按】《天空之城》这篇小说,故事内容复杂,张弛有序,人物鲜活,很有个性。虽说是那个年代的故事,但是读起来依然是扣人心弦,引人入胜。小说的凌丁洋一名优秀的大学生,是家里的骄傲也是村里的自豪。但是为了大学生的生活和妹妹能上大学,为了不再给家里增添负担,不得不走上男妓这条路。他本人也知道,这样做不是长久之计,对自己的未来和身体都没有好处,而他暂时也只好“故伎重演”。当女人把他介绍给傻女孩希达的时候,定洋没有表现出男人那种野性与疯狂,而是按照女人的旨意小心翼翼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其实定洋他本身也是个孩子。而在定洋听后女人讲述的一段凄凉的故事后,似乎长大和成熟了!女人讲述的那段知情生活中的爱恨情仇,酸甜苦辣或者说生活中的无奈,让他似乎读懂了世间人情冷暖人性的彰显。之后的三年,定洋彻底告别了他的男妓工作,与他自己心爱女人真真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这对定洋来说无疑是起死回生,浪子回头。凌丁洋扭头向回遥望,自己昨日的那座空城已经渐渐远去,像飘在河里的一片叶子,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最后,永远消逝在了那来时的尽头。过去的就让它永远过去吧!相信每天的太阳依然升起。小说主题鲜明,内容完整,刻画细腻,人物错综复杂,铺平有序。寄予读者很深思考和生活中的鉴戒。欣赏佳作!感谢赐稿!问好七月!倾情推荐!【东北风情编辑:雪梦儿】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403001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宝玉        2014-04-03 11:05:25
  问好文友,情节新颖耐人寻味。
以文字点醒人生,以真情拯救心灵。
回复1 楼        文友:七月天堂        2014-04-03 12:42:44
  问好宝玉!愿意结交文友。
2 楼        文友:彧儿        2014-04-04 21:31:50
  祝贺小说加精!彧儿学习了,感谢赐稿东北!问候七月!遥祝安好!
精彩是寂寞开的花!
回复2 楼        文友:七月天堂        2014-04-04 23:02:41
  感谢彧儿光临!家人祝贺,尤为温暖。问候彧儿!祝安!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