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东北风情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东北】《天空之城》(小说)

精品 【东北】《天空之城》(小说) ——中篇小说


作者:七月天堂 秀才,1385.7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762发表时间:2014-04-01 16:36:10
摘要:凌丁洋带着全县人民的厚望,揣着那些分角俱全的家当从大山里走出,来到了这座北方的大都市,读进了最好的专业之一“土木工程”。交完一学期所有费用之后,凌丁洋的手中仅剩下了75块钱。未来的三年?他望向蓝天,那遥远处的一朵白云下,父亲疯疯癫癫站在地头连蹦带跳,母亲则正领着妹妹秋收。她们的草帽下,是一张张赤红的脸,是妹妹也同样怀揣的希望和梦想。


   青年低头用手扣着衣角,嘴唇紧闭着。
   “书记女儿能看上你,那是你小子的福分。你娶了大队书记的女儿,黑的漂白了。从此再也不用起早贪黑干那搂锄杠的活了,小学老师的位置早就给你留着呢!并且,还可以给你那心爱的丫头一个回城的名额,多好!那丫头的咳嗽可有点严重啦!这农村的重活,不是她能干一辈子的。你好好想想。”
   青年脸色惨白,还是低头不语。
   大队书记蹦下地,来到青年面前。“我闺女怎么就配不上你?他妈的我闺女怎么就配不上你?你那资本主义的眼里怎么就放不下个贫下中农的女儿?我看你还是欠揍是不是?是不是?”他照着青年就想抽耳刮子,片刻,又觉得不妥。于是在腿上踹了一脚。嘴里喝问着:“你答应不答应?你答应不答应?”
   青年趔趄了一下,终于站稳,然后又保持着刚才的站姿,依然低头。
   “我实话告诉你!”公社主任明显失去了耐性。“这是最后一年有回城名额了。刚刚开过会,传达了中央精神,明年,会更加坚定执行知识青年扎根农村的政策。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城这样的事儿了。懂吗?就你那个小丫头蛋子的身体,我看活不过今年这个冬天。咳嗽快一个月了吧?”
   这句话,扎到了青年心里最柔软的部位,他泪水一串一串地掉落下来,从高处摔在干涸的地面上“啪嗒啪嗒”。
   良久!
   良久,他终于说话了:“好吧!我同意。”
   公社主任跟大队书记相互一对眼儿,面露喜色。
   “你答应了!你可是答应了的!你们读书人最讲究一言出口四马追不上的。”大队书记兴奋得眼里发光。
   青年坚定地点了点头。
   “那我可告诉你,今晚开始,哈!就是从现在开始,你就再不许跟那个小丫头有任何接触了。否则,就是欺骗领导欺骗政府欺骗人民无产阶级专政的行为。” 公社主任头脑冷静地提醒着。
   “那啥!”大队书记拍了拍青年消瘦的肩膀,面露慈祥。“刚才踹得重了点,别往心里去,也都是为你好嘛!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自己姑爷子老丈人的,爹和半拉儿子的关系。今晚就不用回青年点了,去我家吧!西厢房先跟我儿子一铺炕先住着,明天就到队里小学报到。我立马准备你跟我闺女的婚事。哈哈!”大队书记高高兴兴地拉着青年就往外走。
   刚跨出了队部的门口,被公社主任喊住:“那谁,你先在门外站着等会儿,我还有两句话跟书记说。”他俩返回门里,公社主任在大队书记耳边悄声耳语着:“我说,结婚的事儿要抓紧,生米快点煮成熟饭,这期间一定看住这小子,可别让他跟那丫头见面通气,免得生变化。感情这东西,不好说啊!”
   我懂我懂。大队书记点头。
   那天的夜晚,格外黑,青年一生中最黑暗的一个夜,黑得铺天盖地。
  
   男青年跟大队书记女儿结婚的当天晚上,同样还是在这间生产队队部里,同样还是那盏没精打采的油灯。这次,屋子里却只有两个人。喝得面红耳赤的公社主任依然坐在那张椅子上,他抬眼瞧着对面规规矩矩站着的那个美丽嬴弱女孩儿。他简直不敢相信,就这样纤细的身体、白皙细腻的脸蛋儿是怎么抵挡住这五年乡野风霜的。
   “你也看到了,那小白脸靠不住哇!以前我就跟你说过的。”公社主任端起写着毛体“为人民服务”字样的白色陶瓷大茶缸喝了一口水,然后继续说:“这苦地方真不是你这样身子骨来的,方圆十里八村的青年点怎么装得下你这样一个仙女呢!”他的目光落在了女孩儿瘦弱而且窄窄的肩膀上,“你这样的美丽肩膀,怎么扛得住锄犁呦……”
   女孩儿不吱声,两个眼泡都红红的,看来是哭了好几天了。
   “那狼心狗肺的小白脸不值得你那样!这小子求我替他跟书记女儿说合,就差跪在我脚下了,他妈的那个熊样儿!嗨!真为你不值啊!看你就可怜。”
   女孩儿被他说得泪水汹涌,然后是激烈地咳嗽。
   “你坐下,坐炕上,看你咳嗽的!站着多累啊!唉!对,坐着。”主任站起身,他把茶缸递给女孩儿,“人呐!难过的时候,就应该有个人倾诉,是不?”他顺势坐到炕沿边女孩的身旁,距离保持得很有分寸。
   女孩儿不好意思地接过茶缸,又轻轻把它放到桌子上。然后依然沉浸在自己的难过中。
   主任若有所思,望棚叹气,“听说你爸爸还在监狱里,你妈身体不好,每天在她的单位里还得挨批斗,妹妹又那么小,真是的!你这样的家庭成分一辈子也没有回城的资格啊!现在,连自己喜欢的男人都抛弃了你,真可怜呐!知道吗?明年,从明年开始,中央政策又改啦!继续坚定执行知识青年扎根农村的政策,以后就再也没有青年抽调回城这样的好事儿啦!”
   女孩儿低头不语,继续抽泣,继续咳嗽。
   “你这咳嗽啊!就是累的,这穷地方太冷!嗨!要是回到城里,扎两天针就能好。不抓紧治,就容易变肺结核。前头那谁他们堡子青年点的那个丫头不就是吗!开始就是这么咳嗽咳嗽着,死啦!”公社主任盯着女孩儿的脸。
   女孩儿有些慌张,之后,眼泪更是一双一对地往下淌。
   公社主任感到这女孩儿实在话少,在她面前很难显示出自己的能力和权利。他想缓解一下这种哭哭啼啼的气氛。
   “给你看样东西吧!”主任说着从自己的破旧皮包里象拿宝似地抽出两张空白审批表。“看,这就是今年的最后两个回城名额。”
   女孩儿终于停止了哭泣,她睁大了眼睛。
   “这上边,我签上谁的名字,再一盖上我这大戳,谁就回城啦!也就永远离开这又累又苦冰凉吧擦的穷山沟子了。”主任很满足女孩子的眼神儿,这就叫权利。
   公社主任从炕上站起身,拿着那个破皮包,又回坐到桌子前的凳子上。
   女孩儿不咳嗽了,她停止了哭泣,情不自禁地站起身,跟随着那张纸来到了桌子前,看到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一边摆弄那张纸一边拿眼瞧自己。
   女孩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能决定一人命运的黑纸白字。如果那上边能填上自己名字该有多好啊!她眼里充满了渴望。回家,回到妈妈和妹妹的身边,就再也不用吃这份战天斗地的苦啦!但瞬间,一个声音提醒她:自己是什么成分?自己是个什么人?女孩儿的幻想立刻就回到了冰点的现实。于是,委屈与无助的眼泪,就又滴滴答答顺着白皙的脸颊滴落下来。她继续咳嗽!咳嗽!就在咳嗽的震动中,女孩儿昏昏沉沉的头脑中就像突然装载了一部时光穿梭机,数十年后她才通灵的官场道理猛地击中了当时的她:“这个男人半夜三更的找我来干嘛?那黑纸白字的为什么给我看?想得到这张纸真的没有可能吗?那就得看看我自己的本领了!付出吧!还顾惜什么?”
   想到这儿,女孩儿的眼泪再次流淌了下来。她想到了心爱的青年,她想到了他对她的抛弃,她想到了月光下柴禾垛上的海誓山盟,她想到了细雨中苞米地里偷偷的亲嘴……“嗨!罢了罢了,我这干净的身体就便宜了眼前这个畜生吧!想活命,想回城,不就是个身体吗!拿去吧!”
   油灯下,女孩慢慢脱去外衣。“给我一个名额吧!” 她又慢慢退掉裤子。“给我一个名额吧!”
   公社主任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这情景即突然而又意外!他张大了嘴。本来,他只是想完成那个跟男青年所定的契约,不过是卖了点关子想讨好这个美人罢了,谁不愿意扮演英雄救美的角色呢?结果,这仙女竟然领会错了意思,意外而主动地把自己整个人送到了他的嘴边。他想伸手,他非常想去触摸一下那城里女孩儿的细皮嫩肉。但他把手又缩了回来。中央三令五申的政治高压线勒住了他的脖子——不能碰女知青。但那女孩子的皮肤在油灯下泛着亮光,白!实在是太白啦!
   主任咽了一下口水,“她是主动的,不是我强迫她。”一个声音安慰他。主任内心激烈地搏斗着。他想起了跟自己有关的所有女人们:李会计老婆大洋马,妇女主任三胖儿,赤脚医生白霜,外号‘大染缸’的孙寡妇……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一个个粗粗拉拉的皮肤都能在上边搓苞米。那些是癞蛤蟆啊!我也是癞蛤蟆。只有这个才是七仙女!
   “求求你,我只要一个名额。”仙女完全赤裸着躺倒在炕上,那是一个线条如流水般优美的裸体。
   公社主任浑身的血“嗡”地一声全聚到了脑袋上,酒精“嗖嗖”地在体内穿梭。他一拍大腿,豁出去了!“行,我给你回城的名额。”
   公社主任从兜里摸出个避孕套,然后一口吹灭了油灯……
   屋外,林野寂静,黑云漫天。女孩子咳嗽的声音,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凌丁洋听着这个故事,若有所思,那些遥远的年代,那些已久的过往,离他千里万里!
   “其实,当时的女知识青年下乡到农村,村、乡干部并不都像有些影视作品所描绘的那样胡作非为。中央三令五申,要把对待知识青年问题上升到了严肃的整治问题。但这里也不排除一些极特殊事例,我姐姐就成了这个极特殊的事例中的一例。其中的原因很多,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她跟那个男青年的家庭成分致使他们两个人平日不信任青年点里的任何一名知青。日常的批判会、检举会、讨论会,也就造成了他们对所有同龄人们的疏远和排斥。就连青年点的领导——‘点长’在内,平时也很少沟通。”女人感慨地说。“那个年代啊!她那样的家庭成分,什么心里话敢跟别人说?想活着,就得自己想办法。”
   “我在农村的时候,好像听人说过下乡女知青的一些遭遇。但经过那些村妇之口演绎的段子,我总有些不太相信。”凌丁洋说。“但是,这个故事跟希达有什么关系呢?”
   “继续听,精彩的还在后边呢!”女人嘴角妩媚而又顽皮。“知道那个女知青是谁吗?”
   凌丁洋摇头。
   女人笑了,笑得很含蓄。她像魔术师亮出绝活一般的表情,“就是你的那个即善良又爱你的阿姨啊!”女人的声音很轻,轻得飘忽游荡。
   “哦!原来她还有这么一段不幸的经历。”凌丁洋叹息。
   “知道那个男知青是谁吗?”
   “不知道。”
   “呵呵!累死你也猜不到的。”女人停止说话,又弹了一段和旋。之后,她如同颁奖典礼上的开奖嘉宾一般高声宣读:“他,就是…就是,你的爸爸。”
   “谁?”凌丁洋大吃一惊。“你说,他是谁?”
   “你,的,爸爸。唉!你没听错。吃惊了吧!呵呵!”女人开怀大笑。
   凌丁洋脑袋像被谁重击了一下,嗡嗡乱响。
   “女知青丁洋,就是我的姐姐,希达的妈妈。”
   凌丁洋头顶冒出了冷汗,他颤抖着手找到酒杯,然后端起,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女人微笑着又给他倒满酒。“听到丁洋这个名字就明白你名字的由来了吧!这回知道你的那个阿姨为什么不跟你做爱了吧!”
   凌丁洋突然感到头顶的脑皮簌簌地发凉,他猛地站起身。“你,你们!我,咱们!不!这可不是个巧合!你们难道有什么预谋?针对我的!”
   “别害怕,小伙子,你的危险已经过去了。既然都告诉你了,你也就已经进入了安全岛。否则,我也不会说。”女人含蓄地一笑,面露亲近。她又一口喝尽了杯里的酒,然后,又给两个人全都倒满。“我,今天真不是因为喝多了酒才泄漏天机的,这点酒对于我,还早呢!而是今天不说,可能也就再没有说出来的机会了。你这么年轻,应该让你知道危险曾经与你擦肩而过,这对你今后成长是有好处的。臭小子!还是给你讲故事吧!都讲完了,事情也就全都清楚了。”
   女人把吉他放回墙边,重新披上毛毯坐回到沙发上。“姐姐回到城里,不久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天知道那个公社主任的避孕套是他妈怎么一回事儿!总之,我那什么都不懂的姐姐是千真万确地怀孕了。公社主任绝对不敢有意给自己找这种麻烦,我们姐妹多年后提及此事时,断定,一定是在慌乱的黑暗中,在某个环节中出现了某些技术问题!哈哈!也有可能就像一段笑话里说的那样,吃醋的妇女主任发给生产队长的避孕套都是动过手脚的!于是,那一个村子里的孩子都有点相像。呵呵!”
   凌丁洋捂着嘴乐。听女人讲荤段子还是挺好玩儿的。
   “在当年,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一个年轻女孩子身上,可真是噩梦啊!妈妈气得一病不起,本来就处处受人辖制的她不敢跟任何人商量。她想替女儿去告那个公社主任,这念头在脑海中仅仅一闪,立刻就烟消云散了。就凭自己这现行反革命老婆的身份想去告一个当权派,简直相当于把鸡蛋摔在石头上,只会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最后,落得个连女儿的名声都保不住的遗臭万年下场。姐姐果断地决定去医院堕胎,可到哪里开介绍信呢?我们一家三个无助的小女子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可怜兮兮地抱在一起,只会哭却都没有主意。姐姐开始尝试用从田间地头农村妇女口中听来的多种办法自行堕胎——束腰,长跑,激烈运动,到冰水里站着甚至吃堕胎偏方……你不知道这孩子有多缠人,就是不肯离开。自从发现怀孕,姐姐的咳嗽病竟然其妙地不治而愈。等到有了胎动,姐姐就有些舍不得了,她感受到一个小生命在呼唤她。邻居们已经看出来点什么了,开始指指点点的。就在我们母女三人也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倒腾小买卖当时叫投机倒把的男人来到我家,他向姐姐求婚。这个男人说他愿意接受姐姐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
   女人喝了一口酒,眼里浸出了泪水。“这个三十大几没有工作没人肯嫁的小个子男人娶了我如花似玉的姐姐,他解决了我们家庭的尴尬,也给我们家带来了足够的经济支持。他就是我现在的姐夫。姐姐在妈妈的带领下,名正言顺地拿着街道介绍信来到医院,引产打掉了一个五官齐全的女孩儿。那孩子离开母体的时候,还没有咽气,她竟然睁开眼睛看了一下这个罪恶的世界。正是这孩子眼中的最后一瞥,对姐姐的精神世界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女人哽咽了。

共 22014 字 5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
转到
【编者按】《天空之城》这篇小说,故事内容复杂,张弛有序,人物鲜活,很有个性。虽说是那个年代的故事,但是读起来依然是扣人心弦,引人入胜。小说的凌丁洋一名优秀的大学生,是家里的骄傲也是村里的自豪。但是为了大学生的生活和妹妹能上大学,为了不再给家里增添负担,不得不走上男妓这条路。他本人也知道,这样做不是长久之计,对自己的未来和身体都没有好处,而他暂时也只好“故伎重演”。当女人把他介绍给傻女孩希达的时候,定洋没有表现出男人那种野性与疯狂,而是按照女人的旨意小心翼翼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其实定洋他本身也是个孩子。而在定洋听后女人讲述的一段凄凉的故事后,似乎长大和成熟了!女人讲述的那段知情生活中的爱恨情仇,酸甜苦辣或者说生活中的无奈,让他似乎读懂了世间人情冷暖人性的彰显。之后的三年,定洋彻底告别了他的男妓工作,与他自己心爱女人真真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这对定洋来说无疑是起死回生,浪子回头。凌丁洋扭头向回遥望,自己昨日的那座空城已经渐渐远去,像飘在河里的一片叶子,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最后,永远消逝在了那来时的尽头。过去的就让它永远过去吧!相信每天的太阳依然升起。小说主题鲜明,内容完整,刻画细腻,人物错综复杂,铺平有序。寄予读者很深思考和生活中的鉴戒。欣赏佳作!感谢赐稿!问好七月!倾情推荐!【东北风情编辑:雪梦儿】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403001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宝玉        2014-04-03 11:05:25
  问好文友,情节新颖耐人寻味。
以文字点醒人生,以真情拯救心灵。
回复1 楼        文友:七月天堂        2014-04-03 12:42:44
  问好宝玉!愿意结交文友。
2 楼        文友:彧儿        2014-04-04 21:31:50
  祝贺小说加精!彧儿学习了,感谢赐稿东北!问候七月!遥祝安好!
精彩是寂寞开的花!
回复2 楼        文友:七月天堂        2014-04-04 23:02:41
  感谢彧儿光临!家人祝贺,尤为温暖。问候彧儿!祝安!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