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江南】角色(小说)

精品 【江南】角色(小说)


作者:柳晓月 举人,4726.6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291发表时间:2014-07-20 01:39:38

【江南】角色(小说) 一、
   雨“唰唰唰唰”急速而下,拍着树叶,击打着地面,发出很大的响声。苏夏雨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墙上的时钟指向了八点,没有动。平时这个时候她已经起床了。可是,今天她还赖在床上。今天下雨,不是么,而且是大雨,这足以成为赖床的理由。雨很大,但没有风,也就没有雨打窗棱的声音,这雨声听着就有些单调。要是有点风多好啊。夏雨躺在床上想着。或许她的名字叫夏雨,所以她特别喜欢下雨天。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窗幔低垂,帘外雨声潺潺,平日里的叫卖声,汽车声,孩子的哭叫声,犬吠声等等都被雨声掩盖了,世界难得的安静。夏雨喜欢这样的安静。屋子里半明半暗,空气里尚有一缕桂花的香气。这是她昨天带回家的一株桂花枝,找了个细长的玻璃茶瓶,暂当花瓶插了,摆在电视机上。雨声缠绵,暗香流动,一切都暗合她此时的心境,除了没有雨打窗棱的声音。当然什么都不可能十全十美,总有一丝缺憾然后才会有无止境的追求,或者说,心底有一丝难以填满的欲望,然后组成了人生的一部分……
   “还没起来啊?”
   屋子里忽然有了杂音。
   苏夏雨醒悟过来这是婆婆的声音时,婆婆的脸已经出现在床边。苏夏雨慌乱地起床,说着:“起来了,起来了。”动作窘迫得似乎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被婆婆撞见了。丁冬已经出去了,门没锁,婆婆没有敲门的习惯。
   “不急,不急。”婆婆也局促起来,“我就是来看看你起来没有,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看着钟,平时这个时候你早起来了。”
   “哦,没有,今天下雨,顾客不会多,我晚会出去。”苏夏雨开始叠被子,动作一丝不苟,认真得有点过,拽拽被角,掖掖席子,似乎以这种热烈回应婆婆的话语。
   “我还以为你累着了,唉,你说你好好的在公司里,双休不做,要遭这罪……”
   又来了。夏雨赶紧拦住婆婆的话头:“我不累,我没累,雨天嘛,我贪睡了一会。”老提过去的事有意思嘛,夏雨有些烦躁。
   婆婆也看出了夏雨的不悦,换了话题:“今天雨太大了,不去菜场了,昨晚还吃剩一些肉,今天再放一些茭白煮一煮,冰箱里还有鱼干,蒸一些,今天的晚饭就凑乎了。”晚饭通常都是婆婆做的,早上开始婆婆就在盘算了,得空征求一下夏雨的意见,这像是惯例。
   “嗯,雨太大了,你还是不要出去了。菜嘛,将就一下吧。”夏雨顺着婆婆的话头往下说,“反正每天大鱼大肉的,吃得我越来越胖。”夏雨还夸张地拍拍自己的腹部,“看我的肚子越来越大了。”
   “你哪里有肚子了,我才是越来越大了。”婆婆拍了拍自己似乎有五个月身孕的腹部。
   “那怎么比呢,你这个岁数是要富态点的,那些太瘦的老太太都是有病的,不能跟她们比。”夏雨挑婆婆爱听的,手里并不停歇,在衣橱里找自己今天穿的衣服。两根细带的睡衣松松垮垮地吊在身上,她下意识地往上提一提。却无论如何盖不住裸露的肩膀及小半个背。买这件睡衣的时候,同去的小姐妹还开玩笑,这睡衣太性感了,会勾引得老公一个晚上不用睡觉了。可是……
   苏夏雨觉得婆婆的目光落在自己肩头背上似乎可以捉下来,偏偏又捉不下来。她赶紧找了衣服往卫生间去。
   婆婆的声音在后面追过来:“赶紧洗了脸下来吃早点了,都这会了,三餐不准时,胃容易伤的。”
   “哦,知道了!”夏雨大声回应。
   关上卫生间的门,夏雨似乎也松了口气,慢条斯理地换衣服。
   刷着牙,眼睛盯着镜中的自己,有细碎的阳光透过卫生间狭小的窗户投射到脸上,隐隐看得到眼袋。苏夏雨一惊,牙刷含在嘴里,贴近镜子,伸出手,轻轻抚着下眼皮处,却反而清晰地看到脸上开始有了岁月的斑点。苏夏雨迅速与镜中的自己保持距离,快速刷完牙,用洗面奶洗了脸,擦上护肤水,营养液,防晒霜,又薄薄打了粉底,画了眼线,描了眉,再看镜中的自己,依然是往昔的自己。苏夏雨在心底吁一口气,又侧了两下身子,看一眼自己尚显苗条的腰身,带着“还行”的满意表情走出卫生间。
   婆婆早已出去了。夏雨又把椅子上昨晚未曾收拾的衣物收进衣橱,床头柜上,电视柜上的灰尘掸一下,提起电视柜上的“花瓶”时,香气愈发浓郁。苏夏雨觉得这就像自己的生活,闭上眼,香气扑鼻,而一睁眼,生活的真相赤裸裸地摆在那。
   雨依然哗哗而下,依然没有风,与刚才没有分别,夏雨却已找不到那份静谧。楼下传来凳子摩擦地面的刺耳声。夏雨觉得这是婆婆催自己的声音。赶紧提了包,出了卧室门。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就等自己用餐了。婆婆坐在窗口的凳子上看着窗外的雨幕,见夏雨下来了,赶紧靠拢来,殷勤地把菜往夏雨跟前挪了挪。
   夏雨没话找话地说:“今天这场雨看来一时半会不会停。”
   “是啊,说是有台风来,看来台风真的来了。”婆婆一副拉开架子想要长谈的架势。
   家里人都已经出去了,丁冬今天有事出门早了,孩子由他爷爷送去了幼儿园,家里就剩婆婆一人。
   夏雨快速把粥倒进嘴里。确实像倒的,眼睛还不时瞄一眼钟,似乎很赶时间的样子。
   婆婆说:“慢点吃,慢点,迟点上班就迟点上班。唉,早个五分钟起来,也就不会这么慌了。”
   夏雨嘴里塞着东西敷衍着婆婆的话。并不是她起不来,今天只是例外。每天她都早早起来了,只是不磨蹭到临出门是不会下楼的。她有些怕下楼,怕婆婆“无微不至”的目光,比如此刻,夏雨把筷子移向昨晚的剩菜,婆婆马上热情地说:“这个菜你喜欢吃就多吃点,吃不完倒掉就浪费了。”然后夏雨就不再伸筷子了。她把目光转向墙角多出来的一袋什么东西,还没发问,婆婆立刻回答了:
   “这是你舅舅刚刚送来的芋艿。他们辛苦从地里刨出来,死沉死沉的,还给我们家送过来。”婆婆还在絮絮叨叨,夏雨嗯嗯着已经把粥吃完了。
   “把碗放着,我来收拾,你路上慢点骑。”
   看夏雨要把碗筷往厨房送去,婆婆赶紧接了过来。夏雨也就由她去了。穿雨披,戴头盔,提上包,出门。婆婆的声音追出屋门:“慢点骑,今天雨大!”
   “噢,知道了!”夏雨的声音在楼道里回荡,还有匆匆的脚步声,听着有些不真实。
   听到自家的防盗门“嘭”的一声关上了,夏雨反而放慢了速度。今天这么大的雨,基本上不会有生意,去了也只是干待着,不着急。
   如果……这个如果夏雨设想过无数回。如果有一套房子,自己一家三口住,那么今天这样的天气,她就会赖在家里,想什么时候起来就什么时候起来,下午如果无聊也许会去花圃转转;如果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想怎么安排空间就怎么安排,她会让人装一个夸张点的飘窗,挂一道珠帘,就像电影《一帘幽梦》中的那样,雨天,她就可以在那里做做梦;如果仅他们三个人的家,晚上她会做一些精致的菜,看丈夫和孩子吃得舔盘子,那是种幸福。如果……
   围绕着虚拟中的房子,苏夏雨设想过很多很多温馨的场景,有时想得用力了,心隐隐地疼。以现在的房价,以她和丈夫的收入,这就像个遥不可及的梦。
   说实话,现在的住房宽敞,二百多平米,复式跃层建筑,不知羡煞多少人。夏雨认识丁冬的时候,丁家的房子就已经装修好了,什么都齐备,就差一个儿媳的角色。夏雨觉得这个角色可以是自己,也可以是任何一个未婚女性。几乎没有什么波澜,夏雨进入这个既定的角色,入住这跃层建筑,依据早就安排好的,夏雨他们住楼上,楼下是公公婆婆的卧房加厨房,孩子出生后一直由奶奶带,晚上也跟爷爷奶奶一块睡。应该说夏雨的生活空间是宽裕的,然而夏雨总觉得逼仄,一转身,一回头似乎总能磕着碰着,有着避无可避的窘迫。
   缓速骑在路上,披在车把上的雨披凹处很快积起一洼水,夏雨隔着雨披用手掸了掸,雨水很快滑落了。看看路上没有她这么悠闲的。这么大的雨,大家都是一副急匆匆认真赶路的样子,路上不时扬起一阵水花。夏雨想起上次一个同学遇见在雨中赶路的她,说了句:“着什么急啊,前面也在下雨。”这句话很有哲理。你赶得再快,前面还是在下雨,若说为了早点赶到目的地避雨,而错过了这雨中的风景,实在得不偿失;再再,要是路上再有个什么闪失,那亏可就大了。夏雨跟春英解说时,春英笑得直打她,说她这是什么歪理,这么大的雨,都淋成落汤鸡了,还有什么心情赏景,况且雨中又有什么景可赏。
   处在雨中虽说没有处在阳光下舒泰,却也是别一番情怀。自然这主要取决于心态。比如此刻,离了家的夏雨就觉得雨打在头盔上的声音也是动听的,至少不是一种打扰。没有风,雨不会往领子里、裤腿上灌,完全可以悠闲地穿行在雨中,与大自然对话。隔着马路,一男孩把摩托骑得飞快,扬起高高的水花溅了路边骑三轮的大妈一脸,大妈一边抹脸,一边骂,男孩只是转头看了一下,未见减速,很快去远了。大妈还在忿忿不平,却也无可奈何。夏雨只是把这当成好玩的一幕看着,并不曾想要是自己也遇到了,是否还有赏景的心情,幸好这一路苏夏雨都是这么悠闲过来的。
   到了花圃,静悄悄的,没有几个苗木摊位有人守着。隔壁的春英也没来。这么大的雨,哪会有客人会光顾。
   苏夏雨原本在一家公司做着财务工作,也算一小白领,有着不算太低的薪水,也有着让人羡慕的休假制度,只是夏雨一直做得不痛快,老想着跳槽,一听说这里招租卖花,她几乎没有考虑就来了。卖花女,听着像莎士比亚笔下的茶花女?不管怎样,总归是离自然近了一步,每天与花草打交道,总好过于每天面对枯燥的数字,还有公司里的尔虞我诈。只是家里人很不赞同,不说这里的收入不稳定,就是休假也没有公司里富余。人家都是低处往高处走,夏雨完全是高处往低处溜。丈夫不敢太过埋怨夏雨,婆婆却是隔三岔五把这话题端出来热一遍。不仅热成了糊糊,几乎渣渣都捞不起来了,可她还不厌其烦地端出来。很多亲戚朋友也说夏雨太年轻头脑发热,这么好的工作放弃了,如今受这份罪。说多了,夏雨就有些疑惑自己做错了,于是工作再苦再累回家都不敢吭一声。不然后面会跟上很多“我就说……”那些未卜先知的话。
   只是如今这活计似乎发展前景也不大,至少目前看来还没多大发展空间。应该说是自己腾不出手来发展,自己的手脚被这个花摊捆得死死的,别说去度假旅游了,就连个节假日都没有,唯有盼下雨的日子,或者打烊一天放松一下自己。可是没有生意,心里又有些干着急。看来这活也不适合自己。至少自己想象中的房子靠这个花摊猴年马月都挣不来。可是夏雨不敢在家抱怨,似乎一切是她自作自受的。
   上午整理一下花木,该移植的移植,该分栽的分栽,还有些该掐枝,打芽,趁闲着,把平日里没时间做的都做完了。中午买了盒饭打发自己吃了,下午的雨似乎越发大了,整个市场的人打瞌睡的打瞌睡,玩牌的玩牌,今天似乎是休闲的日子。
   整个市场也就一二十人,清一色的女性。大家各自做各自的生意,平日里很少交流,夏雨平时只跟紧邻的春英聊上几句,今天春英大概不会出现了。夏雨不想回家,翻了翻抽屉,只有一本张爱玲的小说《倾城之恋》,看过几回了。夏雨又在别处翻了翻,没有别的选择。捧着书,戴上耳机,偎进躺椅,隐隐有雨声挤进静谧的音乐中,夏雨又有了早上躺在床上的惬意。
   很多文章都说张爱玲深受红楼梦的影响,这话不是空穴来风,夏雨觉得在这本《倾城之恋》尤其突出。白流苏与范柳原就像林黛玉与贾宝玉,原本都是一片真心,偏偏你也以假意试探,我也用虚情敷衍,最后林黛玉与贾宝玉只落得一个香消玉殒赴黄泉,一个剃度离家皈佛祖,千古憾事。白流苏与范柳原终究是幸运的,一场战争成全了这场爱情,那堵残桓断壁终于让两个迷失的人重逢了,只是这过程有点曲折。夏雨跟着白流苏煎熬着,已忘了周遭的事物。
   “什么书这么好看?”
   突然清晰地听到这句话。夏雨的第一反应就是婆婆进来了。抬头,眼前一个男人微笑的眼神。夏雨有些恍惚:他是谁?然后立马醒悟过来,这里是花木市场。
   “哦,不好意思,你需要什么吗?”夏雨赶紧站起身职业地招呼,随手把书放在了矮几上。
   “看的什么书?我叫了你几遍你都充耳不闻。”男人似乎不着急,顺手取过书,“《倾城之恋》,张爱玲的力作。”
   “你也看过?!”夏雨有些小小的意外,如今看书的人可不多。
   “嗯,上学的时候看过,如今可没那闲工夫。”男人扔下书本。
   “哦。”夏雨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我是俗人。”男人似乎一眼就看透了夏雨想法笑着说。
   “我们都是俗人,我还是地道的农民呢。”夏雨举了举永远洗不干净的双手解嘲地说。因为栽种花木,又嫌戴手套不利索,夏雨的指甲缝里永远黑乎乎的,自己都嫌恶。
   “农民怎么了,现在农民吃香了,大家都想往农村转移呢?”
   “这只是暂时现象,农民,不管在哪朝哪代,泥腿子都是赶不上趟的主。您需要什么?”夏雨话锋一转,转回主题。
   “哦,我是房产公司的,我们公司要办个房博会,想要些花木装点一下,最好是租赁的,有专人打理。可我看着这里空落落的,人都去哪了?”
   苏夏雨环顾四周,真的,人都去哪了?雨似乎更大了,这就像放假的讯号,大家都各自找乐子去了吧?可是难道她不是人?

共 39120 字 8 页 首页1234...8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作者看似无动于衷的叙述者,却暗藏着波涛汹涌。小说可以说,是关于两个家庭的事情,夏雨这个作者主要叙述的角色是一条明线,而白桦的家庭,或者说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是一条暗线,相辅相成。从表面看,夏雨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婆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给夏雨养成了一种怡然自得的习惯,令人羡慕。但作为夏雨来说,在这样一个平淡而有些压抑的环境中,总是感觉着好像缺少了一点什么。是生活的激情?还是精神上的慰藉?夏雨辞去了会计的工作,开了一家花店,让家人不理解。但婆婆虽然抱怨,但并没有那种像是很生气的样子,照样尽心的服侍着自己的儿媳,也毫无抱怨的照顾着孙女。夏雨和丈夫的交流也很少,也许这才是问题东风焦点。而白桦的家庭,正好和夏雨的家庭相反,他们经常吵架,离婚也是经常挂在嘴上,但当夏雨最后说是要他们离婚的时候,白桦还是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出自夏雨之口。也许,一切的改变来自于夏志忠的出现,夏志忠的健谈以及气质,无形中影响着夏雨的生活,他们最终毫无波澜的走在一起,是那样的正常,有时那样的不正常。小说是以夏雨的自杀来结尾的,所有的人都不会相信,但这个却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夏雨并不是一个自甘堕落的人,她之所以这样,是质本洁来还洁去么?而她,在这平淡的生活中,在为这个家庭默默付出,在生活中,默默挣扎的时候,谁顾及过她的感受?没有。所有在身边的人都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客气、礼貌、相敬如宾,也许是是一个家庭的大忌。生活中的夏雨,一直是不甘心的,所以,他和夏志忠的开始、发展,是一种本性之中的情之所至。但夏雨,也是纯洁而高尚的,所以,她无法原谅自己的出轨。而另外的人物,比如夏雨的公公、婆婆,包括那个春英,让小说更是具有了色彩,给情节的发展起到了添砖加瓦的作用。生活,无时无刻在改变着一个人,我们融入,或者逃避,都不需要理由,但在举步维艰中,牺牲的,也会很多。夏雨一次次的调节着白桦家的矛盾,却走不出自己的困惑。这就显然是一种“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现象吧,别人眼中的光鲜,也许只是表象,而夏雨每次在听白桦倾诉,或者春英的处世之道,她一直是个旁观者,不是一个倾诉者,这个,也许是夏雨致命的弱点。生活中,我们需要朋友,更需要倾诉,或者释放,哪怕是一种酣畅淋漓的爆发。于无声处听惊雷,当这个“惊雷”在积压很久之后,无声的爆炸的时候,已经是曲终人散了吗?生活,给予我们的,就只能徒留叹息了。小说人物个性鲜明,情节真实,叙述平淡自然,却暗藏玄机,非常佩服作者布局谋篇的高妙之处。看后印象颇深,也感慨良多。欣赏佳作,倾情推荐。——责编: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721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4-07-20 01:40:42
  问好柳晓月,感谢投稿江南社团,祝创作愉快!
哪里天涯
回复1 楼        文友:柳晓月        2014-07-21 11:29:24
  谢谢编辑老师的辛苦编辑,我对江南不熟,来此投稿完全是为了答谢禹鼎侯老师的盛情,希望江南社团越办越好!
2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4-07-20 01:42:15
  小说真是于无声处听惊雷啊,看完之后感慨良多,学习了。
哪里天涯
3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4-07-20 10:49:09
  又见晓月小说,很欢喜,容读后再来评。先留个鱼影子:)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4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4-07-20 17:40:25
  好小说!大气,细品学习。问好晓月!
重庆霜儿
回复4 楼        文友:柳晓月        2014-07-21 11:30:09
  谢谢朋友光临!遥握!
5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4-07-20 21:26:27
  颇有现实意义的一篇小说,实属上佳之作。
   苏夏雨的悲剧在于,她没有突围出自己的困境,在貌似幸福的生活中,人性,个性,自由,这些元素在她的生活中实质暗潮汹涌。一旦突破道德和理性的底线,就易熊熊燃烧。
   当然,结局利用愚人节来安排人物的悲剧命运,似乎表明了作者对这个人物的同情,故此有心放她一条生路,这也许是善良的作者下意识里,给了主人公不太明确的态度吧。也许生活就是矛盾,于看似不通中有合情合理的一面。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回复5 楼        文友:柳晓月        2014-07-21 11:32:20
  谢谢小人鱼!你的驻足及评论是我的动力,我会一直写下去的,不管好与不好,我能做的只有尽力。夏安!
6 楼        文友:慕容凌云        2014-07-21 10:11:14
  欣赏佳作,凌云来贺。这厢奉茶,遥祝夏安~
慕容凌云
回复6 楼        文友:柳晓月        2014-07-21 11:32:57
  谢谢!感谢您的光临!夏安!
7 楼        文友:宿昔难梳        2014-07-21 11:48:19
  问好朋友,恭喜作品获得精品
8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4-07-21 21:02:37
  来江山,柳晓月的小说是不能错过的。——广告词一句,送给好友晓月。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9 楼        文友:江南编辑部        2014-07-21 22:08:42
   感谢作者大作落户江南,江南写手交流群27125656,欢迎您的到来。
江南烟雨社团欢迎您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