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江南】角色(小说)

精品 【江南】角色(小说)


作者:柳晓月 举人,4726.6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287发表时间:2014-07-20 01:39:38

【江南】角色(小说)
   前几天早上,两人难得的激情,在床上使劲翻腾。婚龄往纵深去,苏夏雨对这事不那么上心了。但是也配合丁冬。两人正欢腾,猛听得阳台上的玻璃门“哗”地移动声。打了一激灵,两人赶紧屏声静气。这是婆婆上阳台晾衣服。房子的格局二楼有个阳台,底楼没有,全家的衣服都晾在二楼。婆婆是不是也听到了他们房里的响动?夏雨一阵耳热心燥,一下把丁冬掀了下去。
   夏雨想起新婚的时候恐怕更热烈吧,那时似乎没那么多顾虑,如今咋这么敏感呢,是不是开始老去的征兆?听着婆婆踢踏的脚步声下楼去了。两人也没了兴致,磨磨蹭蹭地起床。
   “丁冬,我们买房吧?”夏雨犹豫地说。明知这是个无理的要求,夏雨还是憋不住说出来了。
   “买房,买房,你烦不烦,拿什么买房?”丁冬一脸烦躁,动作粗暴地套裤子。夏雨就不敢往下说。可是这个念头早已在她心里生根,且在慢慢发芽。
   丁冬修完水龙头,房里已没了刚才的气氛。两人静静躺在床上看电视,看到乐处无声地笑一下。电视机闪烁的光线在卧室里明灭不定,却又波澜不惊。时间差不多了,关电视,睡觉,这一天就算过了。一睁眼又是一天,桌上摆好的碗筷,婆婆殷勤的目光,女儿娇声的话语,一成不变的早上。苏夏雨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看我多幸福。可她仍有着逃离某种东西似的离开了家。
   傍晚回家走进楼道就听见公公的雷霆之声了。又出什么事了?夏雨听了一下,原来丁冬不理老爸的意见,自顾自地把楼下的水龙头也给换了。
   “你说,你能做什么事呢,就会做些无头事。好好的水龙头你换什么换!”
   夏雨想这嗓门就算在礼堂演讲估计也不用麦克风。
   “哪里好了,早就不出水很久了!”丁冬的嗓门也不轻。
   夏雨站在门外还不想进去。
   “不出水,质量也是一等一,你现在的东西哪能比,你说你都干的什么事,正经事不干,就干无头事!”公公的怒火看来不是一般的大。这是他们当初一点一滴组建起来的家,买这套房子再加上装修,他们老俩口吃了多少苦,你们小辈坐享其成,还一点不知道珍惜。这是公婆酒后常挂在嘴边的话。夏雨几乎能背下来。
   “那我去换回来!”丁冬的倔脾气上来了。
   “你瞎胡闹!谁要你弄东弄西的,有本事你弄点正经出来,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早就在乡下翻新了房子,你弄出点什么来没有。啊!”气头上的人啥都话都能说吧,或许这才是老人怒火的实质吧。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而成龙成凤的都是人家的孩子,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失落,有些不平衡。夏雨很想转身离去,脚没动,手却掏出了钥匙,走了进去。眼看要升级的战事立刻戛然而止。公公咕囔着:“瞎胡闹,简直瞎胡闹。”然后走开了。丁冬有些委屈地嚷嚷:“我反正做什么都不入你的法眼!”上楼去了。苏夏雨自己也不明白,何以自己有这么大的能量,能让雷霆中的两个人迅速消停下来。说到底或许就是自己这个角色身份的力量吧。于是她迅速投入角色中。
   进厨房,亲亲热热地说:“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婆婆正在盛汤,头也不抬地说:“这爷儿俩,都是一样的脾气。”很中立,很客观。端着汤出去了。夏雨取了筷子,到餐桌前,大声叫唤:“吃饭了,宁宁,吃饭了!”女儿应声而出。公公和丈夫也相继出现,像往常一样吃饭,似乎刚才没有过激烈的争吵。
  
   三、
   “苏夏雨吗?”
   “嗯,是我,请问哪位?”
   “我是房产公司的,想问一下你几时有空,过来看一下现场?”
   “?”
   “上个月……我们见过。想起来了吗?房产公司的。苏州在下雨那天。”对方竭力提醒。
   “哦,想起来了……你好,你好。”夏雨想起了那个“保险推销员”。一个多月了,原来这生意还在啊,苏夏雨赶紧打起十二万分的热诚,“随时候命,随叫随到,我们有着一流的服务,一流的品质!”其实只有“我”哪有“我们”,苏夏雨为了听上去规模大点,说得似乎自己拥有一个团队。
   “那要不下午过来吧,你先看一下,做个预算,报个价。”
   “好的,好的,我下午就过去。”想不到有这么一笔意外的生意,夏雨不禁有些喜出望外。
   下午夏雨跟春英打了个招呼,骑上电动车匆匆去了电话里说的那个地址。
   到那一看,夏雨觉得那人有点言过其实,这不算房博会,充其量就是一个大型房产展销会。是几个房产大亨联合起来办的一场房产秀,为的是推动现今有些低迷的房产市场。不过规模也算可以了。大大小小好几个展厅,还有休息室,影像播放厅,功能和设备都超过了一般的房地产展销活动。看来那些个老板急红了眼,下了大血本。苏夏雨跟着工作人员兜了一圈,又要了现场图及局部图,心里却一点谱都没有。她没做过这类生意,但是到手的生意可不能黄了,她一定可以接下来。
   完了夏雨才知道,这次房产展销广告宣传早已打出去了,各个步骤早已安排停当,就等着各个房地产商入驻,至于苏夏雨的花木那只是点缀,是一笔小开支,连工作人员都不放在心上,让夏雨赶快做个预算过来,他们也好入账。夏雨从工作人员的话语中觉察出,他们误以为她是夏总的什么亲戚,所以夏总指明要苏夏雨来做这单活。夏雨刚刚才知道那个“保险推销员”姓“夏”,还是个什么“总”。不过如今这满大街总理难找,总经理一扫一簸箕。一个自己既是老板又是伙计的店主也敢称自己是“总经理”。不过,你也真不能找茬,他也确实是总理着一切杂事,又经销着自己的生意。在房产公司,那个什么“总”,这个什么“经理”恐怕比职员还多。在职场混了几年,这些噱头夏雨还是明白的。这个什么“夏总”恐怕也是这类货色。整个下午这个夏总面都不曾露一下。工作人员离开后,夏雨又独自在所有展厅转了一圈,做了必要的记录,务必做到心中有数。胸中有丘壑,方能决胜千里嘛。夏雨信心满满地回了花木市场。没人可以商量,一得空她就跟春英嘀嘀咕咕开了。
   在这个市场,大家销售的货品都差不多,都是花木类,品种也类似,某个摊位的某个品种畅销,不出一天,各个摊位就都有了。日久摊主与摊主之间不免有了嫌隙,所谓同行是冤家或许就出于此吧。苏夏雨跟别的同行也同样保持着安全的距离,无怨恨也无交集。跟紧邻的春英倒是没什么顾忌。自己这边断货时,她还会推销来客去春英那边看看。春英也时常大叫着“夏雨,你那红掌还有没有”,然后客人会来她这边看看。同行为什么就不能是朋友呢?夏雨明白也不明白。有生命的花木,在这里只是可以交易的商品。被人讨价还价,搬过来扯过去,不时地被一双脚碾过,或者被一辆车压过。刚入行的夏雨有些心疼这些葱翠娇艳的花木,日子久了也就有些麻木,手底不自觉少了几分怜香惜玉。只是她越来越明白,自己当初要入的并不是现如今的这一行,绝对不是!自己的想要的或许是山林深处的一块向阳的坡地,自己身处其中,满手是泥地栽种着花草。是花草,而不是可以交易的商品。也或许自己想要的仅仅是一个梦吧。苏夏雨自己也不明白,早已过了做梦的年龄了,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不切实际的梦呢。
   梦想是不能当饭吃的,最重要的还是赚钱。这是春英经常说的。春英比夏雨小好几岁,却要比夏雨懂得人情世故,经常是春英在教导夏雨。
   夏雨跟春英仔细说了那场地的规模,大致估算要用的品种,价位。春英略带嫉妒地说:“这回你真是天上掉馅饼了,接了这么个大生意,恐怕有十几万呢,刨去各项开支,净收入怕也要好几万。”这小女子脑筋转得倒快,已经大致算好了,“你不哼不哈地,什么时候钓到个凯子?”
   “嗨,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钓凯子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上次那人来过,我根本不认识。让你乱说,让你乱说……”夏雨说着去呵春英痒痒。胡春英浑身都是痒痒肉,这一招绝对管用。果然她举手求饶了:“我错了,夏雨姐,你知道我人小嘴笨,不会说话,你就饶了我这回吧。”这小女子又装可怜,还装得蛮像那么回事,嘴巴还那么甜。夏雨不饶她,继续呵她痒痒,两人闹作一团,安静的市场中笑声一片,引得别的摊主纷纷侧目。
   胡春英仅初中文化,性子直率,想说什么话冲口就出来了,像她说的,没有读书人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她总说夏雨看书看多了,有点痴,很多简单的事情非要绕那么多坎。“婆婆不敲门进来了打扰到你了,你完全可以直说。”夏雨辩解,婆婆也是把自己当女儿看,女儿的房间自然不用请示就可以进来的。
   “你别自欺欺人了!”春英的话语立刻尖刻起来,“你真的觉得她把你当女儿看?你妈妈用得着陪着小心进来看看?你妈妈进来时你有必要赶紧起来吗?既然觉得不便,你就该说出来。”
   “怎么说?让她下回敲门进来?这样太伤老人自尊了吧?”夏雨觉得自己做不来。
   “你怎么就有那么多绕绕呢,妨碍到你了,你就要说出来。像我,我婆婆把菜做咸了,我就直接说出来‘这菜这么咸,怎么能吃’,然后筷子都不戳一下,换你,肯定闷声不响吃下,说不定还夸几句,你是不是自以为很贤惠,我看你是做作。”春英说话总是不留情面,“你妈要是进你房间催你起床,你肯定很不情愿,说不定还会撒个娇‘妈,你烦不烦,我还想睡会呢’……”
   春英扭捏着身子学得惟妙惟肖,把夏雨逗乐了:“你这死妮子,都像你,这世界都没女人了。”
   “都像我,这世界就简单多了。我婆婆知道我是直筒脾气,像个炮仗一样,‘嘭’的一下,放了就好了。哪像你,看着外向,其实是个闷葫芦,我看,主要还是书看多了,看痴了。”春英总是一副大姐模样教训夏雨,也教导夏雨。可苏夏雨就是苏夏雨,就像胡春英就是胡春英,谁也作不了谁。倒也不妨碍她们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夏雨用三天时间做了个详细的预算表,各种花木品种,试放地点,租赁价格,损耗赔偿等等事宜及细节问题一一标明。再三修改以后,赶紧送到了房产展销场地的相关负责人手中。夏雨也跟那个“夏总”联系过,对方似乎很忙,让她具体跟工作人员联系,他们会按程序给她指示的。听这口气,夏雨全力以赴的大事在他看来似乎是不足挂齿的小事。或许吧,人家早就看惯了几十、几百万的交易,她这点花木交易实在算不上什么,不过苏夏雨可不敢掉以轻心。跟工作人员接触时,有意无意地介绍自己:“叫我夏雨吧,你们夏总的夏,雨天的雨。”她安心让人误会她跟夏总沾亲带故。裙带关系好办事。事情办得很顺利,先期的一笔款子已经打到夏雨账上,然后就是运输问题了。她把丁冬也借用过来了。丁冬跟人合开了一个门市部,生意一直不死不活,白天反正一直空闲得很,就让他来当临时工,上下力。
   分几天时间才把全部货物按照清单一一到位,把苏夏雨夫妇俩累了个人仰马翻。但是这样的生意几乎是没有风险的。连头带尾近一个月时间,其中的维护也不是太难,除掉死伤的,完好的花木仍旧可以出售,最耗成本的是运输,但是这都在预算中,对方没提任何异议。夏雨真疑心那个夏总不会真是他们夏家什么人吧?但管它呢,钱是实实在在的,夏雨和丁冬开心了好一阵子,这点累就忽略不计了。要是一年到头有这样的生意,房子就有指望了。夏雨又开始有了期待。
  
   四、
   房产展销会如期举行。开幕式要求所有有关人员必须全部到位,苏夏雨也被通知当天必须到位。夏雨的第一反应是,不就是让我也去充个数,捧捧场嘛。不然,那些花啊,盆啊什么的又不会长脚乱跑,需要看着。反正如今摊位上几乎空了,去就去吧,不听话不行啊,人家还捏着尾款没付呢。到了现场,夏雨才知道自己想错了——人头攒动的情景超出了她想象的几倍。怎么有这么多想买房的?大概都是来凑热闹的吧。
   夏雨也挤在人群中转悠。
   开幕式搞得挺像那么回事,有节目表演,有歌星撑台。最出乎夏雨意料的是那个什么夏总竟然在人流量最高的时候即兴演讲了半个小时。并不是说他选的这个时刻不合适,也不是他的演讲有什么纰漏,是这个人!这个苏夏雨认定的“保险推销员”竟然是一家什么公司的老总,好像还挺大的公司,看看工作人员敬佛似的敬他。夏雨一时没拐过弯了,嘴巴张着老大听完了演讲,根本没听明白夏总说了什么。那个夏总还认得她,微微点了点头,夏雨竟然忘了还礼。
   夏总离场,表演继续,看房的也继续。苏夏雨继续跟着人流涌过来涌过去。那些房型看着都不错,售楼小姐及售楼少爷一个一个口才了得,说得天花乱坠,优惠一个接一个,可是对苏夏雨来说依然是高不可攀的价。不过这不影响她对一个个展区房型的认真研究。要换平时,她也不会专门来这地方,今天她来是为了工作,顺带看看房型。夏雨自我安慰。没有买房的资本总让她有些底气不足,她怕那些势利的眼睛一眼就看穿了她。幸好人很多,挤在中间,并没人注意她。
   “苏夏雨,对哪类房型感兴趣?”
   刚还庆幸没人注意到她,这么快碰到熟人了?
   夏雨一转身,就看到那个夏总微笑着站在自己身后。
   “夏总。”夏雨规规矩矩地称呼一声,“我不是来看房的,我是来工作的。”夏雨指一指身旁的花盆。那副认真的表情似乎生怕对方责怪自己工作不专心,再万一扣掉什么费用,那就得不偿失了。

共 39120 字 8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6...8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作者看似无动于衷的叙述者,却暗藏着波涛汹涌。小说可以说,是关于两个家庭的事情,夏雨这个作者主要叙述的角色是一条明线,而白桦的家庭,或者说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是一条暗线,相辅相成。从表面看,夏雨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婆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给夏雨养成了一种怡然自得的习惯,令人羡慕。但作为夏雨来说,在这样一个平淡而有些压抑的环境中,总是感觉着好像缺少了一点什么。是生活的激情?还是精神上的慰藉?夏雨辞去了会计的工作,开了一家花店,让家人不理解。但婆婆虽然抱怨,但并没有那种像是很生气的样子,照样尽心的服侍着自己的儿媳,也毫无抱怨的照顾着孙女。夏雨和丈夫的交流也很少,也许这才是问题东风焦点。而白桦的家庭,正好和夏雨的家庭相反,他们经常吵架,离婚也是经常挂在嘴上,但当夏雨最后说是要他们离婚的时候,白桦还是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出自夏雨之口。也许,一切的改变来自于夏志忠的出现,夏志忠的健谈以及气质,无形中影响着夏雨的生活,他们最终毫无波澜的走在一起,是那样的正常,有时那样的不正常。小说是以夏雨的自杀来结尾的,所有的人都不会相信,但这个却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夏雨并不是一个自甘堕落的人,她之所以这样,是质本洁来还洁去么?而她,在这平淡的生活中,在为这个家庭默默付出,在生活中,默默挣扎的时候,谁顾及过她的感受?没有。所有在身边的人都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客气、礼貌、相敬如宾,也许是是一个家庭的大忌。生活中的夏雨,一直是不甘心的,所以,他和夏志忠的开始、发展,是一种本性之中的情之所至。但夏雨,也是纯洁而高尚的,所以,她无法原谅自己的出轨。而另外的人物,比如夏雨的公公、婆婆,包括那个春英,让小说更是具有了色彩,给情节的发展起到了添砖加瓦的作用。生活,无时无刻在改变着一个人,我们融入,或者逃避,都不需要理由,但在举步维艰中,牺牲的,也会很多。夏雨一次次的调节着白桦家的矛盾,却走不出自己的困惑。这就显然是一种“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现象吧,别人眼中的光鲜,也许只是表象,而夏雨每次在听白桦倾诉,或者春英的处世之道,她一直是个旁观者,不是一个倾诉者,这个,也许是夏雨致命的弱点。生活中,我们需要朋友,更需要倾诉,或者释放,哪怕是一种酣畅淋漓的爆发。于无声处听惊雷,当这个“惊雷”在积压很久之后,无声的爆炸的时候,已经是曲终人散了吗?生活,给予我们的,就只能徒留叹息了。小说人物个性鲜明,情节真实,叙述平淡自然,却暗藏玄机,非常佩服作者布局谋篇的高妙之处。看后印象颇深,也感慨良多。欣赏佳作,倾情推荐。——责编: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721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4-07-20 01:40:42
  问好柳晓月,感谢投稿江南社团,祝创作愉快!
哪里天涯
回复1 楼        文友:柳晓月        2014-07-21 11:29:24
  谢谢编辑老师的辛苦编辑,我对江南不熟,来此投稿完全是为了答谢禹鼎侯老师的盛情,希望江南社团越办越好!
2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4-07-20 01:42:15
  小说真是于无声处听惊雷啊,看完之后感慨良多,学习了。
哪里天涯
3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4-07-20 10:49:09
  又见晓月小说,很欢喜,容读后再来评。先留个鱼影子:)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4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4-07-20 17:40:25
  好小说!大气,细品学习。问好晓月!
重庆霜儿
回复4 楼        文友:柳晓月        2014-07-21 11:30:09
  谢谢朋友光临!遥握!
5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4-07-20 21:26:27
  颇有现实意义的一篇小说,实属上佳之作。
   苏夏雨的悲剧在于,她没有突围出自己的困境,在貌似幸福的生活中,人性,个性,自由,这些元素在她的生活中实质暗潮汹涌。一旦突破道德和理性的底线,就易熊熊燃烧。
   当然,结局利用愚人节来安排人物的悲剧命运,似乎表明了作者对这个人物的同情,故此有心放她一条生路,这也许是善良的作者下意识里,给了主人公不太明确的态度吧。也许生活就是矛盾,于看似不通中有合情合理的一面。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回复5 楼        文友:柳晓月        2014-07-21 11:32:20
  谢谢小人鱼!你的驻足及评论是我的动力,我会一直写下去的,不管好与不好,我能做的只有尽力。夏安!
6 楼        文友:慕容凌云        2014-07-21 10:11:14
  欣赏佳作,凌云来贺。这厢奉茶,遥祝夏安~
慕容凌云
回复6 楼        文友:柳晓月        2014-07-21 11:32:57
  谢谢!感谢您的光临!夏安!
7 楼        文友:宿昔难梳        2014-07-21 11:48:19
  问好朋友,恭喜作品获得精品
8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4-07-21 21:02:37
  来江山,柳晓月的小说是不能错过的。——广告词一句,送给好友晓月。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9 楼        文友:江南编辑部        2014-07-21 22:08:42
   感谢作者大作落户江南,江南写手交流群27125656,欢迎您的到来。
江南烟雨社团欢迎您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