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江南】角色(小说)

精品 【江南】角色(小说)


作者:柳晓月 举人,4726.6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282发表时间:2014-07-20 01:39:38

【江南】角色(小说)
   看夏雨又在神游,夏志忠又把问题抛回了夏雨。
   “我不知道为什么活着,好像没有理由去死,然后就活着呗。”夏雨回答得比较消极,夏志忠很不满意。
   “你这状态可不是好的状态。人活得幸不幸福其实就是一个自我满足的程度,也就是一份自信。你自信自己可以处理好身边的大大小小的错综复杂的日常关系事物,你就能获得更多的幸福感。人活着就是时时刻刻在处理与他人的人际关系。处理日常的人际关系并不需要多高的智商,只要你用心,用爱心、善心及一份宽容心,那些在别人眼里的的问题你都可以迎刃而解,但是你不能把处理人际关系的过程看作是一场表演,那样你累,人家也累。心累。”
   这些话都是夏雨跟夏志忠出去办事,或者在办公室聊天时说起的。平时并没有私下接触,夏雨懂得避嫌。白桦一直笑话夏雨虽然有着高学历,却属于未开化年代的女人,三从四德二十四孝俱全,就是没有现代女人的自我。
   自我是什么?自我难道就是不顾他人的感受,任意妄为?难道就是以自由的名义玩出轨的花样?夏雨不赞同,这不是她的人生哲学。她有着幸福的家庭,有待她如女的公婆,有呵护她如心肝的丈夫,还有她视若生命的可爱女儿,恐怕没有力量可以把她从这幸福中拖开。即使每天过着重复的日子,那也是幸福。难道每天惊涛骇浪,大起大落才叫幸福。不是说平平淡淡才是真,那些每天恩啊爱的情感剧只是某个写手的小说而已,真正的生活就是这般乏善可陈。苏夏雨自认为已经领悟生活的真谛,按部就班,上班下班,偶尔去逛逛街,甚至白桦的邀约她也一再推辞。重新回到精致的,外人看着光鲜无比的所谓白领区域,家人满意,朋友认同,夏雨也看开了,那些少年的梦啊,想的,是属于少年的,过了那个时段,即使强求来也已面目全非,还是安安分分地过现今的生活,就这样终老也没什么不好。
   夏雨感觉自己已经接近老年的状态,认命地活着,或许还在想着要一套自己的房子,但是这个愿望也不那么迫切了。有了房子就真的有了完全的空间?看那些个活得如鱼得水的女人,恐怕就是住在人群中,同样可以找到她们自我的空间吧。而她苏夏雨,就是给个阿房宫,属于她的空间也是有限的,她这辈子也就只能在幻想的山谷中,在拥挤的人潮中老去,然后死去,当然这还得在不出意外的基础上。
   临近年底,照例的公司年会自助餐。
   一个角落里,夏志忠高谈阔论着人生,哲学,甚至政治。这个男人对什么都有自己的看法,且都让人那么信服,苏夏雨双手交叠着,托着下巴,稍稍歪着头,眯缝着眼,带着一丝微笑,听得入了迷,面前的餐盘几乎不曾动过。忽然夏志忠停下他的大论,舔了舔嘴唇,突兀地说:“小雨,我希望你明白,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你这副样子……我只能理解为,勾引。”夏雨没反应过来,问了一句:“什么?”顷刻却又红了脸。
   夏志忠探过头来,迷离的眼神看定苏夏雨,说:“小雨,走吧。”
   苏夏雨似乎受了蛊惑,不由自主地点点头:“嗯。”
   一个小时后两人从宾馆出来的时候,谁也没有说话,上车,沉默地行驶在路上,到了小区门口,苏夏雨下车,夏志忠摇下车窗,急促地叫了声:“小雨……”苏夏雨回过头给了一个牵强的微笑,没有说再见。夏志忠看着这个纤弱的身影走进小区的大门,目光复杂。
   跟往常一样,进门,婆婆迎了出来,夏雨牛头不对马嘴地嗯啊了几句,赶紧上楼去了。丁冬窝在床上看电视,只说了句:“回来了?”并不曾转眼,夏雨也不回答,一头扎进卫生间,水声哗哗响。老半天,丁冬侧过头,目光依旧盯着电视,大声问道:“小雨,你干嘛呢?”
   “我肚子不舒服?”苏夏雨支吾着回答。
   丁冬的视线终于从电视里拔了出来,下床,趿拉着拖鞋走向卫生间,边走边问:“怎么,吃坏了?今天的年会怎样?人多吗?饮食不干净?”手伸向门把,拧了拧,没打开。门从里面反锁了。
   “干嘛锁门啊?”
   “我一会就好,你先别管我。”夏雨有些不耐烦。
   “你这是怎么了?”丁冬站在门外不满地说,转而又说,“我先去给你倒杯热水,喝杯热水会好一点的 ,你一定是馋嘴吃坏了。”
   丁冬踢踢踏踏的声音远去了。
   浴缸里的水快要溢出来了,苏夏雨脱光衣服,跨了进去,躺下,水暖暖的,半天没动。丁冬又过来问了一声,确定夏雨在洗澡,又回去看他的电视去了。
   夏雨躺在浴缸里,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滴,从小水滴慢慢地,慢慢地聚成大滴,终于凝聚了最后的力量,摆脱束缚,滴落下来,新的水滴继续凝聚力量一滴,一滴。
   浴缸里的水渐渐凉了,夏雨慢慢跨了出来,对着镜子用浴巾慢慢擦干身上的水渍,镜子被水汽模糊了,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模糊的动作。夏雨努力想要回想什么,却觉得一片模糊。自己做错事了吗?好像是错了,又好像没什么错事。或许应该有罪恶感,还有羞耻感,有吗?有点。然后,还有什么呢?
   走出卫生间门,看到丁冬,夏雨还在想着还有什么呢?她不知道,但是她明白,她看到丁冬的那一刻,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慌乱与罪恶。是自己不够爱自己的丈夫,还是因为自己不知廉耻?或许仅仅是因为丁冬沉浸在电视里,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吧。上床,习惯地窝进丁冬怀里,两人静静地看电视,偶尔因电视情节笑一下,像往常一样。
   第二天夏雨正常上班,正常工作,夏志忠找借口到夏雨办公室好几回,夏雨并没有任何异常,夏志忠放了心。
   夏志忠再次把夏雨带到同一间酒店的时候,夏雨并没有表示什么,很自然地洗澡、上床。任随夏志忠把她带到她向往的山涧、峡谷,闻着花香,在草地上徜徉。两人不谈过往,不说将来,似乎只是为了做爱而做爱。激情平复后,夏雨很随意地问:“志忠,我现在算不算你的情人?”
   夏志忠警觉地看了苏夏雨一眼,小心地选择字眼说:“‘情人’这个词如今被用滥了,贬性色彩偏重。我明白你的意思。小雨,我爱你,我现在给不了你承诺,但是,请你相信我,我绝不会辜负你。”
   “我没说什么啊,我只是觉得我现如今在人生的舞台上又多了一个角色。”夏雨慵懒地翻了一个身。
   “不,小雨,你必须明白,这是生活,不是演戏,我知道我让你为难了,你爱你的家,爱你的丈夫,你也爱我,这一点你不可否认。我并不想伤害彼此的家庭,可是,小雨,我爱你!”
   苏夏雨转头看了夏志忠一眼。夏志忠有张诚挚的脸,诚挚的眼睛,夏雨觉得,这个男人如果演戏,不用化妆,天生就是一张好男人的脸,他不去演戏真是浪费了。在人生这个舞台上,反倒是自己的角色演得越来越糟。经常加班晚归,婆婆一如既往等着门,嘘寒问暖;丁冬怕她太累,端来洗脚水,给她解乏,夏雨却借口太累,闷头就睡。
   白桦又跟程伟强吵架了,夏雨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架可吵,既然彼此难以相容,为什么就不能好聚好散?或许他们是想在争吵中证明彼此的存在吧。
   白桦强行把夏雨拉出去听她诉苦,夏雨并不言声地听着白桦的“苦大仇深”,有些麻木不仁。
   “哎,你倒是说句话啊,我受苦受难成这样了,你也不表示一下同情。”没人应和,白桦的独角戏唱不下去了。
   “离了吧。”夏雨突兀地回应。
   “啊?……”白桦惊讶地看向夏雨。这不像是夏雨说的话。
   “既然这么不能相容,那就爽爽快快离了的好,给各自一条生路。”夏雨头也不抬,冷冷地说。
   “夏雨,你吃错药了,说什么呢?我为什么要离婚啊?”
   “看你们吵来吵去,没个完的时候,还不如离了,各自清净。”
   “夏雨,不对吧,都说劝人和不劝人离的,你这是吃错哪门子药了?”白桦有些生气了。夏雨这是怎么了,今天尽说这些不够朋友的话,哪有劝人离婚的。尽管她跟程伟强总是把“离婚”的字眼挂在嘴上,那也只是说说,谁也没想真的离婚,夏雨这正儿八经地劝人离婚,这话有点过了。转念一想,又觉得有点不对劲。
   “夏雨,你没什么事吧,看你好像有点不开心呢。”
   “我能有什么事,大概这几天活多,有点累了。”夏雨淡淡的。
   “你也别太拼命,你把活都做了,人家干什么呀,你也给别人留口饭吃。”白桦早忘了自己的“苦痛”,开玩笑逗夏雨开心。
   夏雨仍旧淡淡的:“白桦,你累吗?这一日日,一月月,一年年,重复又重复,演着人生强加给我们的角色身份。你笑为谁?哭又为谁?半夜醒来你知不知道你身处何方?你究竟为什么活着?为了你的梦想,还是只是生活的巨大惯性,一日又一日度过了这么多年,还将一日又一日度过许多年,然后老去,死亡,化成灰,不复存在。”夏雨一句追着一句,语速不快,语调清晰。
   白桦听得一愣一愣的:“夏雨,你今天真的不对劲,你的脑袋瓜里在想什么呢?都一把年纪了,哪还有那么多不着边际的想法。我们活着,我们都活得好好的,“为什么活着”,那是哲人圣人该考虑的问题,我们就是为了自己,为了孩子,为了家人,好好活着。老去,死去,那是不可避免的,孩子大了,我们自然就老了,然后老死,给后来人腾地方,不然,大家都长生不老,地球会爆炸的。”白桦盯着夏雨看,夸张地说着。她知道夏雨又犯糊涂了,当初非要辞去白领的工作,去摆什么花摊,也是这样一根筋。非要什么梦想啊,遁世啊,要去找她的世外桃源。哪里有什么世外桃源,都只是工作而已,工作都是做一行怨一行。是不是又遇上什么不称心的事,又后悔重入江湖?
   “没有,我真没有,真的只是很累,很想休息。”夏雨一副疲乏的样子。
   “如果真的觉得累了,就请几天假,好好休息休息。”
   “请假?休息?”夏雨立刻想到婆婆关切的眼神,“在家更累。”
   “你少矫情了,在家你就一甩手掌柜,你累什么呀,是不是丁冬把你养娇了?”白桦开玩笑地说。夏雨却玩笑不起来。真的好累,不停地变换着人生的角色,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九、
  
   四月一日,愚人节,本地报纸的新闻栏目:本地一家酒店房间,发现一女性遗体,警方在现场搜查到一封遗书。
   有眼尖的一眼认出照片上栩栩如生的女性遗体似乎是南街苏老师的女儿,是一家公司的白领,老公还是老板。她有什么想不开的,要走这条道啊。旁观者啧啧惋惜。照片上,苏夏雨身着白色连衣裙,黑色短外套,化着淡淡的妆,平静,安然,似乎只是睡着了。
   报纸剪短扼要地说,酒店的房间窗户被人用胶带密封了,房间中间一个盆里有木炭燃尽的灰烬,遗书是写给家人的,现场疑似自杀。
   为什么自杀呢?苏夏雨夫妻恩爱,婆媳和睦,邻里关系处得也好,也没听说有经济问题,她没理由自杀啊。苏夏雨的亲人不信,同事不信,朋友同学也不信。
   或许今天是愚人节,苏夏雨只是跟人开了一个玩笑,过了今天,一切都恢复原样了吧?
  

共 39120 字 8 页 首页上一页1...5678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作者看似无动于衷的叙述者,却暗藏着波涛汹涌。小说可以说,是关于两个家庭的事情,夏雨这个作者主要叙述的角色是一条明线,而白桦的家庭,或者说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是一条暗线,相辅相成。从表面看,夏雨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婆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给夏雨养成了一种怡然自得的习惯,令人羡慕。但作为夏雨来说,在这样一个平淡而有些压抑的环境中,总是感觉着好像缺少了一点什么。是生活的激情?还是精神上的慰藉?夏雨辞去了会计的工作,开了一家花店,让家人不理解。但婆婆虽然抱怨,但并没有那种像是很生气的样子,照样尽心的服侍着自己的儿媳,也毫无抱怨的照顾着孙女。夏雨和丈夫的交流也很少,也许这才是问题东风焦点。而白桦的家庭,正好和夏雨的家庭相反,他们经常吵架,离婚也是经常挂在嘴上,但当夏雨最后说是要他们离婚的时候,白桦还是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出自夏雨之口。也许,一切的改变来自于夏志忠的出现,夏志忠的健谈以及气质,无形中影响着夏雨的生活,他们最终毫无波澜的走在一起,是那样的正常,有时那样的不正常。小说是以夏雨的自杀来结尾的,所有的人都不会相信,但这个却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夏雨并不是一个自甘堕落的人,她之所以这样,是质本洁来还洁去么?而她,在这平淡的生活中,在为这个家庭默默付出,在生活中,默默挣扎的时候,谁顾及过她的感受?没有。所有在身边的人都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客气、礼貌、相敬如宾,也许是是一个家庭的大忌。生活中的夏雨,一直是不甘心的,所以,他和夏志忠的开始、发展,是一种本性之中的情之所至。但夏雨,也是纯洁而高尚的,所以,她无法原谅自己的出轨。而另外的人物,比如夏雨的公公、婆婆,包括那个春英,让小说更是具有了色彩,给情节的发展起到了添砖加瓦的作用。生活,无时无刻在改变着一个人,我们融入,或者逃避,都不需要理由,但在举步维艰中,牺牲的,也会很多。夏雨一次次的调节着白桦家的矛盾,却走不出自己的困惑。这就显然是一种“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现象吧,别人眼中的光鲜,也许只是表象,而夏雨每次在听白桦倾诉,或者春英的处世之道,她一直是个旁观者,不是一个倾诉者,这个,也许是夏雨致命的弱点。生活中,我们需要朋友,更需要倾诉,或者释放,哪怕是一种酣畅淋漓的爆发。于无声处听惊雷,当这个“惊雷”在积压很久之后,无声的爆炸的时候,已经是曲终人散了吗?生活,给予我们的,就只能徒留叹息了。小说人物个性鲜明,情节真实,叙述平淡自然,却暗藏玄机,非常佩服作者布局谋篇的高妙之处。看后印象颇深,也感慨良多。欣赏佳作,倾情推荐。——责编: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721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4-07-20 01:40:42
  问好柳晓月,感谢投稿江南社团,祝创作愉快!
哪里天涯
回复1 楼        文友:柳晓月        2014-07-21 11:29:24
  谢谢编辑老师的辛苦编辑,我对江南不熟,来此投稿完全是为了答谢禹鼎侯老师的盛情,希望江南社团越办越好!
2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4-07-20 01:42:15
  小说真是于无声处听惊雷啊,看完之后感慨良多,学习了。
哪里天涯
3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4-07-20 10:49:09
  又见晓月小说,很欢喜,容读后再来评。先留个鱼影子:)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4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4-07-20 17:40:25
  好小说!大气,细品学习。问好晓月!
重庆霜儿
回复4 楼        文友:柳晓月        2014-07-21 11:30:09
  谢谢朋友光临!遥握!
5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4-07-20 21:26:27
  颇有现实意义的一篇小说,实属上佳之作。
   苏夏雨的悲剧在于,她没有突围出自己的困境,在貌似幸福的生活中,人性,个性,自由,这些元素在她的生活中实质暗潮汹涌。一旦突破道德和理性的底线,就易熊熊燃烧。
   当然,结局利用愚人节来安排人物的悲剧命运,似乎表明了作者对这个人物的同情,故此有心放她一条生路,这也许是善良的作者下意识里,给了主人公不太明确的态度吧。也许生活就是矛盾,于看似不通中有合情合理的一面。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回复5 楼        文友:柳晓月        2014-07-21 11:32:20
  谢谢小人鱼!你的驻足及评论是我的动力,我会一直写下去的,不管好与不好,我能做的只有尽力。夏安!
6 楼        文友:慕容凌云        2014-07-21 10:11:14
  欣赏佳作,凌云来贺。这厢奉茶,遥祝夏安~
慕容凌云
回复6 楼        文友:柳晓月        2014-07-21 11:32:57
  谢谢!感谢您的光临!夏安!
7 楼        文友:宿昔难梳        2014-07-21 11:48:19
  问好朋友,恭喜作品获得精品
8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4-07-21 21:02:37
  来江山,柳晓月的小说是不能错过的。——广告词一句,送给好友晓月。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9 楼        文友:江南编辑部        2014-07-21 22:08:42
   感谢作者大作落户江南,江南写手交流群27125656,欢迎您的到来。
江南烟雨社团欢迎您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