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华文部落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华文】残缺的完整(小说)

绝品 【华文】残缺的完整(小说)


作者:夜泊一水 秀才,1065.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358发表时间:2014-11-14 11:39:53
摘要:话儿被亲生父母牵出外门的时候,老瘸和翠芬都挺起了腰,挺得笔直的,一辈子也没有这么笔直过,像门前小路一样笔直,两人紧紧的望着话儿,舍不得的话太多,但无从说起。 话儿一步一回头,两只手被亲生父母紧紧抓着,一边挣扎着,一边哭得是撕心裂肺。 话儿的哭声就像是回到了十一年前的那个早晨,回到了从前,回到从前的每一个早晨和夜晚,回到了村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村里的人似乎都明白了,一个个目送着话儿的离去,有的人低着头,眼里淌着泪水,有的老人手里提着一袋鸡蛋,那是留给话儿的,可是他们谁都没有动,他们似乎都在留恋话儿的背影,他们都好像知道,话儿这一走,似乎永远都回不来了。 话儿的身影越来越小,哭声也越来越远去,可是,当人们以为话儿从此就要从这个村里,从这个残缺的家里消失的那一刻,一个美妙的音符从一阵哭声里传来了—— “爹,娘……” 声音很干净,又很纯净,虽然很小声,但却又很清晰。 一阵缄默之后,一个身影踩着童年的小路,像是冲开了枷锁,从那边往这边,蹬蹬、蹬蹬地跑了过来。 那身影由远到近,近了,似乎更近了。 人们又听见了,那身影一边跑着一边用力喊着—— “爹,娘……”

【华文】残缺的完整(小说) 一、
   老瘸每次说“走”的时候,翠芬都会对老瘸裂开嘴,分不清是难过还是苦恼。作为一个又聋又哑的女人,那是她独有的语言。而老瘸一直都不清楚翠芬是否会读懂自己的语言,老瘸实在是很愚昧,夫妻这么多年她早已习惯根据他的表情来判断话里的含义了。因为她是个聋哑人,除了向老瘸裂开那张大嘴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除外,两个人之间的交流,全靠一支笔和一本老旧的笔记。
   老瘸总喜欢拿“走”来要挟她,明知她不会开口说话,但总试图从她嘴里逼出半句不舍的台词。翠芬虽然聋哑,但心却明镜似的明白。而每当这个时候,翠芬都会默默的转过身去了厨房,晚饭的时候老瘸的碗里总会多出几块肉,除了给老瘸夹肉,偶尔也会为老瘸炒上一叠花生米,又温好一壶热酒,不断的向老瘸碗里夹肉夹菜,但从来不许老瘸多喝。
   老瘸高兴的时候想多喝几杯,翠芬便撇着嘴指着他的腿把头摇的跟马达似的,一脸的不快。
   老瘸和翠芬结婚二十多年,一生无子嗣,在那之前老瘸一直认为自己会打一辈子的光棍,自然是因为老瘸那半残的右腿。四十岁的时候,经媒人介绍,这才娶了翠芬,组成了这样一个特殊的家庭,他俩一个半残,一个又聋又哑,在外人看来几乎是绝配。
   日子算是美满了,虽然一生疙瘩也不少,唯独是老瘸他俩一生无子嗣。每每望着别人家的孩子们路过门前,翠芬都会撑着个双手朝孩子们的背影发呆。也就仅能如此了,那时家里又穷得叮当响,两个人相依为命都是个坎,再说结婚的时候又上了年纪,对生养孩子自然没有什么奢望了。
   即便如此,老瘸也总幻想着上天能赐予他们一个孩子,哪怕是抱养的也好,可惜事与违愿,没有谁会看中这样一个残缺的家庭。
   老瘸时常认为,这一辈子娶了翠芬已经足够了,已经到了六十多岁的年纪了,再说自己那半残的右腿,下雨天的时候时常疼的不知所措,尤其是到了阴冷的天气,疼的更加变本加厉,这是个老毛病。翠芬哑但心不哑,瞅好了天气没等病犯,翠芬都会在家中备好开水,再放在保温盒里,下雨之前拿出来泡上药酒,仔仔细细的往老瘸的腿上抹药酒,这在老瘸眼里是个麻烦事,可翠芬不闲麻烦,做这些麻烦事的时候,翠芬显得格外专注。每次看着翠芬为自己忙忙碌碌的时候,老瘸的心里也好像被抹上了又醇又热的药酒,眼眶里总会不争气的挤出一些泪水,他时常兀自叹息,想着去阎王爷那里去报道,一了百了好让翠芬省点心。
   对于这样的家庭政府每个月都会有补助的,村里的热心人又时不时的帮济,虽然不多,也能维持生活,但两人依然找了些力所能及的活赚点小钱补贴家用。老瘸年轻的时候曾跟着镇里的木匠学过木工,腿瘸了之后干不了力气活,就靠着一些小手工赚些小钱。翠芬还在镇里接了一个缝补的活担,两人平时又没有什么大钱需要,维持生活之余还能才存下一点。翠芬为别人缝衣补鞋的时候,老瘸就开始忙碌他的手工,山里的竹子多不胜数,运竹子的力气活自然是落在了翠芬的手里,一根根的运回家里,老瘸就把这些竹子劈成片,又削成许多细细小小的薄片,用来编成竹筐竹篓还有其他的编织品。有时候忙完了,老瘸总会撑着个拐杖,手里拿着把柴刀进山四处转悠,见到好的杂木就砍下来拿回去削,削的光溜溜的,做成扁担、锄把等工具拿到市场上换些钱。二十几年的光阴,老瘸手里已经存了一些积蓄,就等着哪天钱够了,带上翠芬上市里的医院好好看看,他这辈子就一个愿望,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让翠芬开口说句话。翠芬虽然又聋又哑但心里比谁都明白,她有的时候手里揣着存折,“咿咿呀呀”的对着老瘸的腿指来指去。老瘸总是一瞪眼,说自己这条腿早就废了,自己又是要“走”的人了,这钱不应该花在他身上,翠芬默默的转过身去,不知在想着什么。
   生活总是有意外,意外的是老天给总算给了老瘸一个意外的惊喜。那年他六十七岁,翠芬也刚好满六十。存折里的钱按老瘸的话来说是存得差不多已经够了,老瘸就想着抽空出来带着翠芬上市里的医院给她好好检查检查。多年前娶翠芬的时候媒人就说过,翠芬这病其实还有救的,只是因为翠芬家里穷没有钱治病,把她给耽搁了,再去给医生看看,兴许这辈子还能开口说话。老瘸一直记在心上,无奈那时家里也穷得叮当响,为治自己的腿又活活的把老瘸一家人给拖垮了,老瘸实在没有能力去弄钱给翠芬治病,这在他心头就是一块伤疤。翠芬虽然又聋又哑,但她勤快,人又老实,是个实在人,如果不聋不哑肯定会有不少好人家排着队去她家说媒。再说翠芬嫁给老瘸之后,重活细活全揽在肩上,把老瘸照顾的是无微不至。
   翠芬起得早是全村人有目共睹的。依旧像往常一样,天还没亮的时候翠芬就起床为老瘸准备早餐了。翠芬推开大门的时候,迎面摆着一个竹筐,上面用红布盖着。起初翠芬以为是老瘸编的箩筐忘拿回家了,后来又想想不对,趁着一丝光亮,翠芬揭开了红布,里面放着一层厚厚的大棉袄,细细一看,棉袄里面裹着一个半岁大小的婴儿,翠芬被这意外惊得目瞪口呆,心想这是谁家的父母这么不小心?
  
   二、
   翠芬赶紧把老瘸叫醒了,冲着老瘸咿咿呀呀的又急又乱的打着哑语。
   “一大早的瞎嚷嚷啥?我知道了,洗个脸我就去吃好不好?”老瘸以为翠芬叫他吃早饭呢,见翠芬依然是摇着个头,指着门口的箩筐嘴里咿咿呀呀的说个不停。老瘸在心里嘀咕,翠芬今天还真是奇怪,多少年没见过她露出这副慌乱的表情了。刚嘀咕完,翠芬便深手过来把老瘸往外搀,指着箩筐又是一通咿咿呀呀的,说完便把箩筐上的红布掀开,指了指里面。
   此时天已经渐渐的亮了,老瘸疑惑的一看,一个半岁大小的婴儿正安详的躺在里边合着双眼沉睡着。
   老瘸连忙拉过翠芬问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翠芬打了一通手势,嘴里咿咿呀呀的说个不停。老瘸一琢磨,似乎明白了大半。
   “送养”是前几年早就出现的社会现状,重男轻女的现象也是老一辈人的封建思想,有的家庭连生了好几个,就是想要一个男孩,但事与违愿,生下的又是一个女儿,家里穷的时候,会把这个女儿托付给有能力的人抚养,如果是个男孩,就算再穷也会咬紧牙关挺过去的。
   老瘸一下子也打不定注意,叫翠芬把孩子从箩筐里抱了出来再说,翠芬便小心翼翼的托着棉袄,把孩子从箩筐里抱了出来。
   老瘸轻轻的扯开孩子的裤裆一看,果然是个没有带把的姑娘。
   老瘸又仔仔细细在箩筐里找了一遍,按理来说孩子的父母应该会留下点“信物”作为纪念。
   找了一通没有找到,正疑惑着,只见翠芬伸来一只手,手里攒着个红色的布包,又指着孩子的口袋比划了一番。
   老瘸明白了,这“信物”放在孩子口袋里呢。老瘸翻开,里面零零散散的放着一些散钱,老瘸数了数一共有三百多一点。
   这下老瘸全明白了,冲那些钱来看,这孩子还真是别人故意放在这儿的。
   叹了一大口气,老瘸心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
   翠芬倒是很高兴,咧开了笑容,像是捡到了一块宝。
   孩子长的很精致,不过看起来有点消瘦,翠芬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孩子。
   这个惊喜算是给这个家以及这个村子带来了一丝波动,老瘸家终于有孩子了,尽管孩子不是亲生的,但老瘸心里很明白,这孩子以后就是属于自己和翠芬的了。
   惊喜之后的第二天,孩子便发起了高烧,老瘸和翠芬连忙请了镇里的王铁手给孩子把脉,王铁手是镇里出了名的名医,祖上三代都是治病的高手,因靠把脉诊断治病被人称之为“王铁手”。王铁手一边把脉一边摇头,露出很疑惑的神情,又伸出手把孩子的嘴给扳开,仔细的盯着孩子嘴往里瞧。
   看到这个动作老瘸就很担心,有一次老瘸带翠芬来看病,王铁手也扳开翠芬的嘴看了一会,看完就说,翠芬这是没全哑,得去市里的大医院整治,但要花费一大笔钱才行。
   王铁嘴看完了之后还是很疑惑,一双大手像个钳子一样钳住孩子的半边屁股,轻轻一捏,孩子便哇哇哇的大哭起来。
   老瘸看得很揪心,王铁手捏完之后又是点头又摇头,然后又叹了一大口气,并对老瘸说,这孩子是发烧了。
   没等老瘸松口气,王铁手又说了,这孩子还有个病,老瘸的心就提到了嗓门。
   “是啥病?”
   “声带有问题。”
   听到王铁手的诊断,老瘸一下子就哑了,王铁手摆了摆手,很是认真的说:
   “你别担心,比你家翠芬好一点。”
   “那能开口说话吗?”
   “得去市里的大医院看看。”
  
   三、
   那天王铁手临走时语重心长的对老瘸说,切莫别再耽误时间了,对孩子好一点,这病越早治效果越好。
   这事之后,老瘸的心里像是又多了一道伤疤。
   翠芬并不知情,只是很专注很认真的抱着孩子,一口一口的细心的给孩子喂牛奶。
   孩子的烧来得快去得也快,吃了王铁手开的药,第二天脸色便变得红润了,翠芬别提有多高兴了,趁着孩子熟睡了,翠芬找来了笔和笔记本,翻开,前面零零散散的字全是这些年老瘸他们俩对话的痕迹,翻到最后找到空白的地方工工整整的写上三个大字“取名字”。
   老瘸一拍脑门,差点把这件大事给忘了。翠芬看了看孩子,想了一会就在笔记本上写了“丫蛋”两个字。
   老瘸摇了摇头,两个人又冥思苦想的取了一大堆名字,都被老瘸一一否决了。
   两个人又没什么文化,给孩子起名字的事在农村到不是什么难事,穷人家嘛,取个贱名好养活,可老瘸深思谋略,眼光看得比较长远,他认为,姑娘家家的,取个丫蛋狗剩的名字,以后长大了会被别人笑话的。取名字这事就好像老瘸心头里的那两道伤疤,当天就搁浅了。
   生活算是美满了,可老瘸心里头那两道伤疤总是时不时的隐隐作痛,对于他来说,那种痛,远远比他的腿痛得更彻底。
   之后的日子里,翠芬成了个大忙人,既要带孩子又要做农活,有时候天气不好的时候还要照顾老瘸的腿,老瘸看在眼里,眼眶里又湿润了,可他却又为翠芬高兴。翠芬有了孩子之后,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得,每天虽然忙得透不过气,可她却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老瘸也是很喜欢这个孩子,这辈子似乎圆满了,老瘸也不再对翠芬说“走”的事了。
   院子里经常传来孩子的哭声和笑声,替代了往日的沉闷,一下子就成为了这个家庭的调剂品。
   有的时候,望着存折里的钱,老瘸时常叹气,分不清这钱到底该给谁用,他活了大半辈子,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翠芬能开口说句话。
   老瘸有时候抱着孩子,认真的问道,“你说你该叫个什么名字好呢?”
   翠芬便又拿来笔和纸,神情很坚定,似乎要老瘸拿定主意,老瘸又是苦思冥想,想破了头也想不出个好名字。
   老瘸问翠芬,“你说咱们的孩子最先学会叫娘还是叫爹?”
   翠芬一脸沉思,指了指老瘸,嘴里蹦出咿咿两个字,又在纸上工工整整的写上“爹”,继续又认真的写上“娘”。
   老瘸乐了,笑得很高兴,可笑着笑着他心里头那道伤疤就开始隐隐作痛了。
   老瘸笑过之后,想起了王铁手说过的话,就在心里像是打定了注意,在纸上无比认真的写上“话儿”两字。
  
   四、
   孩子终于有了名字,翠芬很高兴,时常对着孩子很是艰难的咿咿呀呀的叫,可她再怎么叫,最终只能勉强的发出“啊儿”两个音节。
   老瘸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他了解翠芬,这钱她是不会动一分一毫的。
   老瘸打定主意之后,就想带着孩子上市里给她好好治病。
   存折里的钱是他和翠芬两人存了二十几年的积蓄,对于农村来说,这可是他俩省吃俭用存下的一大笔钱。
   老瘸带着话儿去市里之前拿着存折给王铁手看了一遍,王铁手被惊得目瞪口呆。
   就很疑惑的问他:“这钱哪来的?”
   老瘸不作答,问王铁手,“这钱给孩子治病够了吗?”
   王铁手盯着存折里的数字认认真真的从个位数到了头,“个、十、百、千、万……”
   数完了之后的王铁手连声回答,“应该是够了,只是这病治疗起来是个麻烦事,得需要时间。”
   老瘸又问,“那加上翠芬呢?”
   王铁手很坚定的摇了摇头。
   老瘸接着问,“给孩子治病得需要多长时间?”
   王铁手叹了口气,很沉重地告诉他,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十年,也许是一辈子。
   老瘸心知如果带孩子去看病,必定蛮不过翠芬,但是,话在喉咙,他又不知该如何开口。看着翠芬为孩子为自己忙忙碌碌的,把这个残缺的家照顾得完完整整的,老瘸心里很复杂很难受。
   那天,天气很阴沉,似乎又要下雨了,老瘸的腿又开始疼了,翠芬把话儿哄睡之后,便急急忙忙的给老瘸抹药酒。
   翠芬抹药酒的时候,老瘸的疼也就慢慢的缓解了。
   翠芬看在眼里,一边抹一边给老瘸按摩,抬着头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喊声。
   往事如烟,这个场景已经完完整整的重复了二十多年,老瘸的眼眶又湿润了,像是决裂的洪水,比以往任何时候来的更猛烈一些。

共 902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两个人的爱情更多的时候无需语言,行为和肢体也是最好的表达。一个腿疾一个聋哑,这样的组合也能开出花来。爱情只要用心经营,一定不会辜负于人,能让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一壶老酒,半碟花生米,那是岁月恩赐于人的绵绵清香,没有孩子也是两人心头的最大缺憾。接着,一个弃婴把两人后半生的日子再度点亮,而顽疾又让老瘸在那后半生的积蓄中难于取舍,当坚定了为孩子治病时,两口子始终朝着一个方向,救助孩子是他们一生夙愿。在养父母对话儿的爱和坚持不懈的治疗中,在那个特定的时刻,话儿终于喊出了人世间最美的两个字:爹!娘!结尾处非常感人,留白处耐人寻味。非常棒的小说,推荐精品!【编辑:杏叶儿】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11170007】【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41212第279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杏叶儿        2014-11-14 11:40:48
  一水是大家,你的小说百读不厌。问好!祝福!
只顾低头耕耘,不问花开几何
回复1 楼        文友:夜泊一水        2014-11-14 12:36:35
  杏姐,我一想为这篇文章写编的就是你,你勤快、善良、正直,能文会武,还写得一首好编按,留得一段充满了正能量的评论,对啦,借花献佛,在这篇文章下面祝贺你获得绝品 :) 祝福!
2 楼        文友:杏叶儿        2014-11-14 11:42:20
  此篇小说很有正能量,阳光细雨般滋润心田。
只顾低头耕耘,不问花开几何
3 楼        文友:岁月静好        2014-11-14 11:53:08
  爱是永恒的主题!欣赏学习!祝福!
岁月静好
回复3 楼        文友:夜泊一水        2014-11-14 12:37:31
  谢谢文友到访,同样的祝福送给您!
4 楼        文友:胥婉城        2014-11-14 13:58:00
  一水,你什么时候也写个绝品吧,我们都看好你的
婉若倾城。
回复4 楼        文友:夜泊一水        2014-11-14 15:00:11
  额,绝品就好像去西天取经,只有坚持才有正果呀,可惜俺只是个猪八戒,成天想着吃喝玩乐,有时候还想想高老庄的高翠花,更多时候是对着我的文字说,嗨,咱们散伙吧!
5 楼        文友:东辰        2014-11-15 10:58:31
  明珠华文璀璨明,要多殊荣有多荣。今日班门看瑞彩,道道金光直碧穹。
   人间百味浓情墨,感慰人生艰辛中。只有慧眼摹新绢,爹娘世间憾心空。
   不才也敢夫子戏,一首拙诗敬由衷,祝您篇篇五环彩,绝品展部华文荣!(先生您好,弟子拜过。)
6 楼        文友:峰语        2014-11-16 19:43:11
  小说读来很感人,问候一水!
 
回复6 楼        文友:夜泊一水        2014-11-17 14:43:38
  谢谢峰语大哥,问好!
7 楼        文友:墨拓        2014-11-20 21:47:48
  一直的认为一水是有天赋的写作者,明天去品读这篇文章,给你留言问好。
用情感书写人生,用文字记录生活。
回复7 楼        文友:夜泊一水        2014-11-21 15:33:19
  大哥!你好!你和葫芦大哥永远是我最敬重的大哥!
8 楼        文友:墨拓        2014-11-21 17:58:09
  为何葫芦没有音信,我非常的想念他。
用情感书写人生,用文字记录生活。
9 楼        文友:东辰        2014-12-12 20:34:54
  恭贺;绝品呈现。再贺,
回复9 楼        文友:夜泊一水        2014-12-15 17:01:55
  谢谢!
10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4-12-13 09:03:11
  这是一篇震撼人心,令人泪下,感人至深的作品。该文文字细腻感人、语言生动、贴近生活、关注底层,表现出了人间的大爱和善良。结尾处构思精巧,留一大白,突出了作者内心对“善”的理解和广大读者对人间大爱的向往。推荐阅读。
回复10 楼        文友:夜泊一水        2014-12-15 17:02:26
  评议组的老师们辛苦了,谢谢!
共 24 条 3 页 首页123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